【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没过多久,太子爷半夜骑摩托车跟朋友飙车,撞到隔离带上,差点没变成残疾青年,他倒也懂得利用机会,在医院里哼哼哈哈,声称没有韦少宜来看他,他什么都吃不下。总经理和夫人气得无可奈何,韦少宜再度成为话题女王,机关政工人员,瑞通的领导挨个来找,当郑微抱着花到医院看天才少年何奕时,果不其然地发现脸色冷过北冰洋的韦少宜恨恨地坐在床边给笑得傻乎乎的何奕喂食,只是她的那个表情让郑微强烈感觉她往他嘴里塞的不是白粥,而是砒霜。

何奕的伤还未完全痊愈,中建内部就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第六分公司和瑞通公司一个月相继发生两起严重的安全事故,两次都是高空作业的建筑工人坠落至死。本来国内建筑行业和采矿业的安全形势就已风声鹤唳,各大企业纷纷自危,行业内有句话说的是,少干活还饿不死,但出了大安全事故大家都有可能饿死。六分的人身伤亡事故发生后,由于事故完全是因为恶性误操作导致的,中建的有关领导已经面临很大压力,事故报告刚呈交上去,瑞通的爬手架散落,再次有三人当场坠地死亡,这简直就是天要亡中建。

六分和瑞通的经理当即被内部免职,而中建的安全第一责任人,也就是何奕的父亲立刻面临问责。本来事情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六分和瑞通被吊销投标资质,总经理和分管安全的副总行政处分,然而正应了墙倒众人推这句话,何总经理刚一落难,关于他往日各种职务犯罪的证据一夜之间就被人捅了出来,大家心知肚明,这无非中建高层内部权利争夺的结果。紧接着,检察院介入,证据确凿,昔日无比风光的中建集团总经理当即落马,原来分管当晚工作的中建党委书记临危受命,暂时主管全面工作。

牵一发尚可动全身,何况是这么大的一场风波。那一阵,就连周渠也不得加倍谨言慎行,上下奔波,力求在这场企业内部内部的权利更替过程中占得先机,明哲保身。这个时候人人又开始为韦少宜庆幸,还好她头脑清醒,没有被何家表面的烈火烹油之势迷惑而嫁给了何奕,只有郑微知道,自从何家出了事,老爷子被拘留,老太太哭都来不及,韦少宜一个人夜夜守在尚未伤愈的何奕身边。她不知道韦少宜这样的举动究竟是出自怜悯还是一个女人最本质的善良,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别扭而又怪僻的韦少宜让她刮目相看。

郑微也偷偷去医院看了何奕几次,那样叽叽喳喳,神采飞扬的何奕忽然安静了下来她真有点不习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不断地重复,“凡事往好处想,没有过不去的坎。”

她离开的时候韦少宜破例送她到门口,依旧没说什么好话,只不过叹了口气,“半个月前这里探视的人还要排队预约,花篮都快摆到走廊尽头,出事后,想不到你还是公司里惟一一个来看他的人。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比任何一出戏都要精彩。”

何奕出院后没多久,他就和韦少宜注册结婚,郑微成了当晚他们宴请的仅有一个宾客。

中建原党委书记姓欧阳,欧阳书记暂兼总经理一职,党务行政两手抓,不久,他就对机关中层和各分公司诸侯进行了一次大换血,不少分公司一把手纷纷旧貌换新颜,让郑微庆幸的是,二分除了年近五十的钱副经理被要求提前退居二线之外,周渠稳如泰山,不但如此,总部对他们二分似乎更青眼有加,不但批准购进了一台大型起重设备,还直接给二分输送了一批新的技术人员,其中也包括了直接空降任命的技术负责人兼经理助理。

中建的经理助理是个特殊的岗位,待遇仅略次于副经理,而且这个职务通常意味着晋升前的过渡,这次新上任的二分经理助理虽然听说年纪不大,资历并不深,只在工地呆了七个多月,可大家都知道,他极有可能是内定的主管二分市场和技术开发的钱副经理的接班人。

经理助理报到的当日,周渠亲自驱车到总部将他迎了回来,他的办公室紧挨经理办公室隔壁,里面的办公设备和条件郑微听从周渠的吩咐,一律按照副经理待遇精心布置。

回到公司后,周渠将集中在会议室的公司中层和管理人员骨干一一向他引荐。年轻的经理助理并没有少年得志者常见的轻狂狷介,看上去便是个用心用眼甚于口舌的人,虽眼神略显疏离,好在举止有度,笑容得体,话不多,偶尔几句也恰到好处。

介绍到郑微的时候,他跟前面一样笑笑与她握手,“我在机关的时候就听说二分的郑秘书年轻能干,是周经理的得力助手,今后只怕还要你多多指教。”

郑微连连自谦,“哪里的话,陈助理太过奖了,您是名校海归,年轻有为,前几天周经理还说,真要多谢总部领导偏爱我们二分,有什么好的人才设备第一个想到我们,才把陈助理您指派了过来。办公室的布置有什么不妥或是今后办公过程中有什么需要,请尽管说。”

走回办公室的路上,经理工作部另外两个年轻的小后勤跑了过来,扯住郑微的衣袖就问,“郑姐,怎么样,怎么样?”

郑微有气无力地抽回手,“什么怎么样?”

“他们都说新来的经理助理挺有味道的,我们都还没看见呢。”

郑微懒得理会,“我鼻塞,什么味道都没闻到。以后天天在这里上班,还怕没机会看见。”

“那倒也是,对了,郑姐,你的胃又不舒服呀?”

郑微“嗯”了一声,把自己锁进了洗手间。

晚上周渠牵头,让郑微在二分附近最好的鸿宾楼设了三桌,与全公司中层以上负责人一起为陈助理和新来的几个技术人员一起接风洗尘。郑微忙上忙下的招呼,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好不容易坐了下来,周渠就走到她身边低声说,“你怎么脸色那么难看,先吃点东西,等下去过敬他一杯,以后工作中你们接触的机会还很多。”

郑微点头,胡乱地吃了点菜,端了个小酒杯就朝另一桌众人环绕的中心走去,她一过去,大家都对陈助理笑着说,“我们的二分之花来了。”

郑微站到他身边,笑吟吟地双手举杯,“陈助理,我敬您一杯,今后的工作中争取向您多多学习。”

“大家都是同事了,郑秘书你不用太客气。”

“叫我小郑,叫我小郑。”郑微压低杯沿轻轻与他碰杯,“我先干为敬。”

陈助理也干完了杯中的酒,他今晚显是喝了不少,脸上有淡淡的红,眼神依旧清明。

“我听说陈助理是G大念了本科才出去的是吧?那不就跟我们郑秘书是校友了?”有人问道。

他点头,“说起来我们还是一个学院的。”

“那你们两个大学的时候应该见过吧。”

郑微笑着说,“也许是见过的,只不过后来忘记了。”

她酒量不错,周渠很久都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喝完之后脸色不红反而泛着苍白。

“郑微你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

“我知道,今天只是胃不好。”郑微低声说了句,然后起身走向洗手间,在里边吐得一塌糊涂。

她扶着墙走出来,用冷水洗了把脸,抬头望着镜子的时候,她忽然顿住了手中的动作,水珠沿着脸颊滚落。

镜子可以看见她的心吗?

“微……郑……”他欲语却又迟疑。

她转瞬回过神来,转头对身后的人笑笑,抽了张面纸擦去脸上的水痕,重新朝席间走去,

晚上,韦少宜搬走后的宿舍更显空荡,不过这也是好的,至少她坐在自己房间的墙角号啕大哭,没有人会来敲她的门,她不必对谁微笑,不必理会任何人。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