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九月下旬,二分经理办公室有个两个意外来客,这两个客人的来访让在工地视察的周渠接到电话匆匆赶了回来。那天郑微出去办事,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周渠送客到门口。

她听到周渠说,“林副检察长一定要赏个脸,让我们有机会请你吃个便饭,难得你亲自过来,我事先又不知情,结果让你久等了,实在是太过意不去。”

正值盛年的年轻检察长笑了笑,“你们中建二分是我们院辖区内最大的企业之一,按理来说平时我们之间应该加强沟通和交流。平时一直都是我们反贪局的粱副局长负责跟你们联系,他工作很到位,我平时杂事又太多,所以直到今天才第一次拜访。饭就不吃了,以后工作需要有麻烦到周经理的,还希望谅解和多多支持。”

周渠连声说,“林副检察长说的就见外了,我们二分一向依法经营,也很愿意跟检察院配合,只是平时请也请不到两位,要是不留下来吃个晚饭,我心里实在很遗憾。”

另外一个年纪大一些的检察官郑微见过几次,姓粱,是他们城区检察院下属反贪局的副局长,二分这一块的工作平时都是由他直接负责的。粱局长平时过来,都不怎么拒绝周渠等几个二分的领导人的宴请,不过这一次见顶头上司婉拒,他也顺着话风对周渠说,“周经理,并非我们不承你们二分的情,实在是林副检工作比较忙,要不下次,下次有机会再一起聚聚。”

郑微站在电梯口,退了不是,直接离开也不是。她看到周渠对林副检察长看似礼貌实则疏离的态度流露出些许忧色,便主动说了一句,“林副检、粱局,现在也快到下班时间,就算工作再忙,也不能耽误了吃饭呀,身体还是革命的本钱呢。我们是真心留客,如果你们不肯赏脸,反倒显得二分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了。”

林副检看了她一眼,假装忽略她一闪而过的局促。他笑着转头对周渠说,“周经理这是你的秘书吧。”

周渠点头,介绍道,“对,这是我的秘书小郑,小女生,工作还不错。”

林副检察长笑道:“介绍倒可以免了,我跟这个小姑娘挺有渊源的,不但是老乡,父母都在同一个单位,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了,一直听说她在二分工作,不过还是第一次在你们公司遇见。你说是不是呀,郑微。”

郑微只得点头。

周渠顿时面色一喜,“我倒是从来不知道有这层关系。这样一来林副检就更应该一起吃顿饭,抛开工作的事不提,旧友相见,也该一起叙叙,我们没有这个面子请到你们,只有托托郑微的福了。”

粱局长一听笑逐颜开,“我说林副检的老家怎么这样人杰地灵,果真是出人才的地方,难怪我早看这小姑娘也是怪机灵的。林副,于情于理,周经理这顿饭都师出有名。”

林静含笑看了一眼郑微,见她恳切点头,于是只得对周渠说,“既然这样,我再拒绝未免不近情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前往酒店的路上,林静和粱局长自己开车,郑微坐在周渠的车上。周渠问,“原来你认识林静,他真是跟你一个大院长大的?”

郑微点头,“嗯,我们以前是邻居。”

周渠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看他对你态度挺友好,你们过去很熟?”

郑微吃了一惊,立刻说到,“小时候两家还算经常来往吧,不过他比我大四五岁,平时也不怎么跟我们玩在一起,后来又出国念书,很久都没见了,今天遇到了挺意外的,难得他还记得我。”

她的话倒也算不上谎言,林静从小就是个挺有想法的孩子,并不跟她们这些野孩子一样整天在院子里疯疯癫癫地跑,他跟她这个年龄段的小孩都不怎么熟――只是,唯独对当年的小飞龙例外。不过,这个时候郑微不愿意把跟林静的这段往事示于人前,就连她一向崇敬的周渠也不行,因为她不想将个人的私事与公事夹杂在一起,尤其是林静以这样特殊的身份出现在她们公司,她更应当谨慎。要不是看到周渠留客时的无奈,当时她甚至想装作不认识蒙混过去,只是不知道林静会怎样看待她的装聋扮哑,见他方才举重若轻地几句话轻描淡写把他们的关系带了过去,句句是不假,但又句句话外有话,她猜不透他的用意。

周渠开着车,跟郑微一样一路沉默。遇到等红绿灯的路口,他忽然对郑微说,“今天全靠你才留住他,你也知道,这些公检法部门的,如果肯赏个脸吃饭,才可能有说话的余地,要是他老端着,反倒有点麻烦,以前老粱过来都是例行公事,他不难打发,但是今天林静亲自上门,说是顺道拜访,但我也猜不透用意何在。他比老粱年轻,职务尚且在老粱之上,城府也比老粱深,又是检察院分管经济犯罪的领导,虽说我二分没有什么把柄让他可抓的,但是这个敏感时期,谁见了检察院的没有三分心惊?”

郑微想了一会才说,“领导,真像你说的,如果我们完全没有授人以柄的地方,是不是也不用忌惮他。”

周渠叹气,“那个国企没有几分烂摊子。郑微,你知不知道,我们中建的前任总经理何绪山的专案就是林静负责的,当然,我们内部也有人推波助澜,但是林静在何绪山落马的案件中绝对起了关键作用。他年纪不大,但绝不简单。”

他们两人到达预定的包厢时,张副经理、书记和陈孝正都已经提前等在那里。没过多久,林静和老粱也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了进来,周渠立刻起身一一为林静引见,介绍到陈孝正的时候,周渠说,“林副检,这个年轻人是我们二人最年轻的中坚力量,目前是我的助理,陈孝正。陈助理,这位就是我们XX区的林副检察长。”

“你好,林副检察长。”陈孝正微笑伸出手去。

林静回握,“你好,陈助理。你年纪应该比我还小几岁,果然年轻有为。”

“在林副检察长面前说年轻有为,岂不是让人笑话?”陈孝正笑道。

“何必客气,我们年纪相仿,你可以叫我林静。”

林静……林静!

不知道林静是否察觉他刚才握住的那只手松开之前短暂而轻微的一抖。陈孝正抬头寻找检察长的那双眼睛,是呀,他一直疑惑,明明是初次见面的人,为何有挥之不去的熟悉。他怎么能忘记这双眼睛,自信而淡定,照片里的他将“他的小飞龙”拥在怀里的时候,那眼里还有淡淡的温情。这双眼睛,曾是陈孝正午夜梦回时嫉妒和失落的根源,那是他渴望而不能拥有的一种本质,如果他也有着这样与生俱来的自信,他是否也能向全世界毫不迟疑地宣告:那是他的小飞龙,他的!

郑微站在后面,看着这两个男人稍长停顿的一次握手,汗水湿透手心。

菜很快端了上来,林静被周渠邀请至主宾席,郑微陪在末席,陈孝正谦让地把靠近主桌的位置留给了张副经理,自己坐在了郑微的身边。

周渠发了话,大家都纷纷举杯,酒过三巡,二分的几个领导人都分别敬过了林静,周渠便笑着说,“今天说到底,我们能有幸请到林副检,不是我们二分的面子大,而是靠我们郑微的面子。郑微,你真该敬敬林副,他乡遇故知已经不容易,难得你们还自幼相识。”

郑微入梦初醒,她今天怎么就忘了这个规矩,大概她下意识里仍然没有办法把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描红的那个人视作公司的座上贵宾。她见自己的小酒杯里还是空空如也,连忙斟酒,林静远远地用手制止了她,“你用饮料就行了。”

郑微“哦”了一声,张副经理就说到,“郑微,林副检那是客气,你怎么能真用饮料代替。”

跟随林静前来的粱局长也笑道:“林副,你是不知道,你这个小老乡酒量相当的不错,我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林静淡淡地说,“我一向不主张女孩子喝酒,意思到了就行。”

郑微左右为难,周渠替她解了围,“林副检既然这么说了,你就照办吧。”

郑微走过去跟林静碰杯,“林副检,我敬您。”

他扬眉,笑着对在座的人说,“小姑娘长大了,以前她跟在我屁股后面林静哥哥,林静哥哥地叫,现在她叫我林副检。”大家都笑了,陈孝正也笑着说,“是呀,郑秘书,大家都知道你跟林副是旧识,太客气就未免矫情了。”

郑微低头喝了口饮料,匆匆回座,真希望这场晚宴越快结束越好,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中国人的酒文化就是奇怪,一到了就桌上,好像没醉几个就不能体现主客尽欢,就不够酣畅淋漓。难怪都说,“你朦胧,我朦胧,大家正好签合同。”周渠一行人纷纷举杯轮番向林静二人敬酒,他们二分今天来的人多,每人几杯,他们检察院就喝得够呛,没过多久,粱局长就已满面通红地跟张副经理称兄道弟地说着豪言壮语,哪里还有来时的半点矜持,通常这就是他们主方最希望达到的效果。林静喝得不比粱局长少,脸上也有了微红,但至少神志清明,谈笑自若。郑微不知道他的酒量究竟有几分,小的时候他们时常一起吃饭,他从来滴酒不沾,太多东西,都是他们在离开对方之后学会的。

书记方敬罢林静三杯,林静刚喝了口茶,陈孝正又执杯站了起来,“轮我敬林副检了,今后的工作还希望多多指教。”他手中是拿的是用来分酒的酒樽,五十六度的烈酒,那里边至少有近一两的量,林静微微蹙眉。

“怎么,虽然我们不是旧友,但林副检的情面除了卖给郑秘书,也要分一些给我们吧。”陈孝正半开玩笑地说,陈副经理他们纷纷点头,附和称是。

林静又喝了口茶,也没有说什么,只将面前的酒樽加至跟他等同的量,“指教谈不上,大家相互学习。”

郑微看了陈孝正一眼,林静刚喝了三杯,气都没喘一口,这个时候苦苦相逼又是何必?

然而陈孝正面无表情,并不看她。

林静举杯的时候,眉间的褶皱明显加深,郑微没有办法不想他那从小就不怎么好的胃,着急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已起身阻止,“不过慢慢喝,何必急在一时。”

陈孝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果然是一起长大的情义,林副检的酒量摆在哪里,你又何苦这样心疼的护着。”

郑微咬唇,她为他的话感到难过,但更多的是气不打一处来。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就偏要明目张胆得护给他看,于是露齿一笑,“既然都说是一起长大的情义了,那么陈助理的这杯酒,我代林副检喝了,也没什么吧。”

她倒满自己面前的酒杯,不由分说地跟陈孝正的酒杯一碰,仰头就喝了下去,她喝得太急,呛得满脸通红,转过身去剧烈咳嗽。陈孝正的悔意和懊丧一点点吞噬着他,面上偏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手却急着去拿桌上的餐纸。然而林静立刻起身走了过来,拍着郑微的背,埋怨道,“我也不是喝不了。”他起身的那一刻开始,陈孝正抓住纸巾的手便停在了桌面上,纸巾在他手心悄无声息地揉成了一团,没有人看见。

郑微在林静的轻拍之后咳嗽慢慢缓解,低声对他说,“不用了,你回去坐。”大多数人对这一幕看得都是颇有意味,只有周渠冷眼旁观,一声不吭。

结束的时候大家相送走到酒店门口,除了郑微各自都开了车过来。只有陈孝正跟她一样住公司大院,周渠说,“陈助理,要不你负责送郑微回去,路上小心点。”

陈孝正说,“不好意思,周经理,我等下有点事可能要赶过去,不知道林副检住得远不远,要不林副检麻烦你送郑秘书一程。”

郑微冷眼看他,面带微笑。

“当然没问题,郑微,那我们走吧,各位再会。”

大家各自上车离去之后,郑微摇头对林静说,“你喝了不少,我打车就行了。”

他不由分说,抓起她的手就往自己的车走去。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