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第十九章

回到住处,刚关上门,林静便把她抵在门背,两人激烈地肢体纠缠,购物袋散落在一边。鼠宝好奇地挪了过来,它对成年人的打架不感兴趣,伸出爪子在袋子里搜寻它的妙鲜包。

郑微不顾一切地回应林静的热情,似乎透过彼此的体温在求证些什么,他扯着她身上仅有的衣物时,她喘息地制止了他,“不要在这里。”她还不习惯在鼠宝面前如此裸露。

林静打横着把她抱回床上,直奔主题,郑微推了他一把,欺身跪坐在他的身上,她上班时盘好的头发披散下来,好几缕垂落在他胸口,“让我在上面。”

以往这种时候,林静都乐得纵然她,这一次却例外,他不顾她的抵抗,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挺身进入。在沉重的呼吸声中,他说,“我还是喜欢这样。”

身体的疲惫让郑微早早睡去,恍惚间,她和林静仿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爱欲纠缠,她在快乐中泥足深陷,即将忘记所有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喊她,“微微,微微……”

她颤抖了一下,如坠冰窖,先前忘我的激情荡然无存,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漂浮在云端,而陈孝正却在不远处的峭壁半中央冷冷看着她。她慌乱地找寻东西蔽体,可是身边不见寸缕,除了虚无缥缈的云,就只有林静,只有他能遮蔽她,所以她把林静抱得更紧。

陈孝正悬空挂在峭壁上,支撑他的仅仅是一根细得不能再细的绳索,他单手握紧绳索,风一吹过,摇摇欲坠,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知道那双眼睛是幽深的,黑得看不见底。

他说,“微微,如果我跳下去,你会不会伤心。”

郑微说,“你不会的。”

陈孝正笑了起来,分离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这样开怀的笑。“微微,我走到了这里,终究差了一厘米。”

他说完,手上的绳子骤然断裂,整个人便如同断线的纸鸢一般往看不见底的深渊坠落。

“阿正!”她大叫一声,痛彻心肺。弹坐起来,没有悬崖,没有坠落的人,只有台灯昏黄温暖的光线,和半靠在床边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敲着键盘的林静。

“怎么了,做噩梦了?一头冷汗。”他有些担忧地替了抹了抹额上的汗水,她才发现自己的睡衣都被汗打湿了,黏在身后。

“林静,你别走。”她在他的安慰下躺了回去,手却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

林静说,“我不走,只不过还要赶一份报告。你先睡吧,听话,不要想那么多,就不会做噩梦了。”

郑微这才松了手,闭上了眼睛又睁开,?“我刚才在梦里有没有说什么?”

林静帮她把黏在额头的头发拨开,笑道:“你说你很爱我。”

“骗人!”郑微不信。

“知道就好。”他把注意力转回自己的笔记本上,“你什么都没说,快睡吧。”

郑微再一次入睡前,残存的记忆里只有这橘红色的灯光。她忘了自己有没有说过,从小时候开始,这样的灯光就让她感到安心。

清晨上班的高峰期,从二分到区检察院约有25分钟的车程,林静习惯提前几分钟到办公室,所以他通常都比郑微起得早。出门的时候,郑微还迷迷糊糊地赖在床上,林静拍了拍她,“该起来了,再不起来连吃早餐的时间都没有了。”

郑微含糊地“嗯”了一声,听见他走出去喂了鼠宝,然后说:“我接下来几天可能都要忙到很晚,加班的话就有可能暂时不过来了,冰箱里还有牛奶,你记得喝。”

他关门的时候郑微就清醒了,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

早上,郑微在文印室门口等待的时候遇到了工会的李阿姨,一向关心她感情生活的李阿姨笑眯眯地说,“郑微啊,今早上我上班的时候又看到你谈着的那个男朋友去车库取车,小伙子真不错,长得一表人才的,也有礼貌,看见我这个阿姨老打量他,还跟我笑着打了个招呼。”

这已经不是李阿姨第一次问起关于林静的事了,郑微不好说什么,只好使出万能的微笑。

李阿姨见她不说话,就一副了解的模样说道:“还害什么羞啊,你年纪不小了,身边有个人再正常不过,现在又不是我年轻时候那会,结婚前牵牵小手都脸红,社会风气变了,住在一起的多得是,阿姨也不是什么老古董。不过啊,你早有了这么好的,一早就应该告诉我,省得我还老瞎操心,给你乱牵线……”

文印室旁的小会议室门轻轻被打开,陈孝正站在门口客套地对李阿姨说,“李主席,麻烦您两位尽量轻点声,里面有个会议。”说完又重新掩上了门,回到会议室里。

第二十章

李阿姨在单位里是老资格,年轻一辈的公司领导,包括周渠在内都对她还算礼遇,陈孝正这几句话口气虽客气,但言外之意颇让人难堪。

郑微也觉得有些尴尬,正待回到文印室看看自己的文件复印好了没有,以便尽快离开是非之地,是非之人。李阿姨扯了扯她的衣袖,有些讪讪压低了声音,虚指了一下紧闭的会议室大门说道:“在公司的内部网站上看到他的任前公示没有?年轻人爬得快,不过这脾气……算了,谁叫人家准备是领导了呢,我们就忍着点吧。”

郑微回到自己办公室,刚把二十多份复印文件装订成册,就接到了陈孝正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郑秘书,麻烦你把我要的资料送过来。”

郑微暗暗庆幸自己正好将他要的资料文件整理完毕,便急忙抱在手里,走过去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门是开着的,他坐在办公桌后,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他。

郑微在称呼他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还该不该叫他陈助理,任职公示已经张贴出来,如无意外,他七天之后就是二分的副经理,于是她选择了和大多数人一样及时改口,“陈副,你的文件在这里,请您过目一下。”

她把东西双手放到他面前,他若有若无地扫了她一眼。郑微赶紧低眉敛目,等待他初步看过没有问题,自己就可以顺利撤离。

郑微听着陈孝正缓慢地翻动纸页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他确实看得很仔细,还是自己度秒如年,时间过得很慢,可是他始终不说话,她也没有理由擅自离开。这个等待的过程过于漫长,当她终于忍不住看了看他翻阅的进度,正好发现他合上了文件,刚吁了口气,整叠文件就被他单手推回了她面前。

“陈副,有什么问题吗?”郑微有些不明所以。

陈孝正沉着脸说道,“郑秘书,文档工作没有任何技术要求,最要紧是细致,这个你应该明白的。”

郑微赶紧拿起一份翻看,果然,双面复印的文件,由于复印机卡纸,第六、七页重复出现了两张。她心里懊恼自己没来得及认真检查一遍,赶紧承认错误,“对不起,我马上重新装订。”

陈孝正冷笑道,“重新装订是小问题,我不过是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肯把投入到私人感情中的时间稍微放一点到工作中来,这个错误绝对可以避免。”

这一句话堵得郑微又羞又恼,自从周渠让她协助陈孝正以来,她整整有一个星期,每天待在办公室的时间超过十二小时,他要的东西往往临时起意,又容不得有半点延误,要不是赶得太急,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他居然当面指责她为了私生活延误工作,这简直是再明显不过的找茬。

他静静靠在椅背上,仿佛在等待她的发作。郑微确实有股冲动,想要把这推文件统统砸到他的脸上,然后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陈孝正,你算是什么东西?”

可是她忍住了,抛开在他职务在她之上不提,她也看出来了,他不过是想激怒自己,她越失态他就越得意,可她偏不让他如愿。于是郑微毕恭毕敬地把他推乱了的文件整理停当,带着点歉意地说,“不好意思,陈副,我昨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检查的时候没有专心,下次不会了。”

郑微成功地看见陈孝正眼里的平静被打破,虽然面上还是漠然的,可他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她。她离开的时候,听到他低声问了一句:“你晚上会不会做梦。”

她想起了昨晚自己梦醒后的一身冷汗,他坠落的那一刻,自己的痛的感觉是那样清晰。但梦里那个人跟眼前的他是同一个人吗?现实中的陈孝正永远不可能为了他生命中仅有一厘米的感情行差步错。

郑微笑着回答:“我睡得很好。”

中午的时候,郑微下楼到饭堂吃午饭,正好看到办公楼搞清洁的阿姨急匆匆地往六楼走。郑微对这些清洁工、杂工一向和气,彼此都算熟悉,这时并不是清洁的时间段,所以她问了一句,“阿姨,这个时候匆匆忙忙地去干什么?”阿姨见私下无人,偷偷对郑微说道,“陈副经理把杯子弄破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摔的,听说掌心都是血,现在好像在医务室包扎。”

郑微“哦”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去吃饭。

看得见的伤口,迟早有一天会痊愈的。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