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第一天到总部报到的时候,郑微也见过一次周渠,他倒是还记得她的名字,主动跟她打招呼,还给她递了一张名片。那还是郑微有生以来第一次正式收到别人的名片,礼仪课上老师教过的东西她还是记得的,于是像模像样地双手接过,装作认真看了几眼才收到包包里,还不忘谄媚地说了几句,“周主任,久仰久仰。”

当时周渠笑着问她,“你什么时候‘久仰’过我?”

郑微鬼灵精地回答:“那天招聘的时候,周经理的风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样呀。”周渠的笑意就更深了,“那好吧,既然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你又对我‘久仰’,那你还记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

郑微心想,这个问题也太奇怪了,他刚才明明还给了她名片。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她接过名片的时候装作看得很认真,实际上根本就心不在焉,也就记得他姓周,是什么助理和市场部主任,具体名字是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名片是还包包里,可她总不能现在翻出来看吧。

究竟叫周什么呢?郑微张口结舌地愣在哪里,右手无意识地挠了挠头,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

看着她这个样子,周渠当时忍不住就笑出了声,“你看,果然就‘久仰’,仰得太久,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郑微满脸通红,无地自容,只能跟着“嘿嘿”傻笑,看来马屁是拍到马腿上了。此后在总部大楼培训的半个月里,她也偶尔碰见过周渠几次,每次都自觉心虚,尴尬万分,这一回不巧又碰上了他,让她怎么不头疼。

头疼归头疼,他毕竟是机关的部门领导,又是什么总经理助理,中建是个上万人的国企,能爬上总部机关的都大有来头,何况他还是举足轻重的市场部主任,她这样的小虾米除了乖乖留步听候指示,还有什么别的法子。

“周主任找我有事?”她又开始不自觉地把一只手放在头上。

周渠的笑意又开始在嘴角荡漾。这个人干嘛老笑话她?

终于,当他收起笑容说:“郑微,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了下来吗?”郑微才发现,他严肃起来的样子更不好打发。

她想了想,有些沮丧地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说,“知道。是因为你们想录用我原来的男朋友。”

“没错。”周渠面无表情地说。

郑微忽然有些难过,她辩驳道:“可是,我当初面试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会离开,我没有骗你们……”

周渠说,“中建不招女生,并非性别歧视,因为今年我们重点招聘的是工程技术方面的人才,根据往年的经验,很多女孩子都适应不了工地的工作,这对公司,对女员工本人都是一件不利的事,要知道,中建本身就是一个以建筑施工为主业的企业,机关和各分公司的管理岗位毕竟是极少数,绝大部分大学生还是要到基层去的,所以为了职工队伍的稳定,我们尽量不招聘女性的工程技术人员,尤其是你这样一看就知道成长的城市里的独生子女家庭的女孩。”

“我知道的。”郑微抬起头,“但是,也许我并不像你们想像的那样吃不了苦,我也有我的优点呀。”

周渠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的优点吧,也不是没有。G大的建筑工程学院还算不错,你也算正正经经的土木专业毕业生,不过依我看,你的专业知识也算不上拔尖,放到下面,也顶多是个勉强合格的技术员;看起来是一付聪明像,可惜只是小聪明;胆子挺大的,沉稳就欠了一点;还好长得不错,不过也算不上特别漂亮……”

“那个……周主任啊”,郑微知道打断领导的话是很不礼貌的,但是听到有人如此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缺点摊开来说,难堪之余还是有点受不了,“成功人士时间应该都很宝贵吧,您浪费这么多时间,就为了分析区区不才小人我?我有点过意不去……”

“说你做事不够沉稳吧,你还不信,我话都没有说完。”周渠寒下了脸,郑微总算见识到他笑容后的另外一面,有些吓人,她不由立刻噤声,乖乖听下去。

“我跟你说这些目的只有一个,你可能各方面都算不上特别理想,但是你要明白一点,即使当初是因为看中那个挺优秀的男孩子才连带留下你的简历,可中建从来不招没有用的人。你把他称为前男友,也就是说他已经是过去式,那你不妨告诉你自己,你进中建与任何人无关,也与他无关。我要说就就这些,好了,你去吧。”

做领导就是好,训完了人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郑微看着周渠的背影,她问自己,是吗,我真的是靠自己进入中建的吗?

还没想明白,那位疑似黎维娟近亲的男生走了过来,熟络地向她打探,“郑微,原来你跟市场部的周主任认识呀,难怪……”

“什么呀,他刚才问我洗手间往哪走。”郑微没什么底气说。

还好这男生没有再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下去,边跟郑微往外面走边说,“唉,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分到哪里呀?”

郑微茫然地摇了摇头,“你呢?”

“我哪知道,不过留在机关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心理求神拜佛能分到一个好一点的分公司。”那男生说。

郑微问,“分公司还有好的和坏的?”

“你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中建一共有十四个分公司,散布在全国各地,一个妈生的孩子还有好有孬,这些分公司的效益当然也不是一样的,谁不愿意留在好的那一个?能在分公司也就算也,好歹也是主业,听说倒霉的话还有可能直接被扔去三产,那就跟直接放逐就没两样了。”

“你懂得真多。”郑微做了个卡通里两眼冒星星的动作。

“事关前途,不想的是傻瓜……我不是指你啊。”那男生有些苦恼,“听说有些分公司的项目部都在西藏、甘肃那些边远地区,有些住在工地上,一个月才能进城一次。唉,我们都是没有什么后台的,估计也只能任人挑拣了,要是能进二分该有多好。”

“二分?”

“二分就是第二分公司呀,就在我们G市,地地道道的总部嫡系,据说每天最赚钱的工程和最好的设备都在二分,历届公司领导大部分都是从二分提拔上来的。”

“哦。”郑微恍然大悟。

“不过我们是不可能进二分的,里面的职工大多数都是领导的家属和传说中的精英,总经理的儿子据说也在二分。”

郑微一边听一边想,她算是又长见识了,社会真复杂,就连一个单位里边都有那么多门道,她居然什么都不懂,自己都不禁觉得自己的确不是个聪明的孩子。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