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G市开往S市的城际列车还是在下午六点多始发,大约到了上车的时间,政委给阮阮打了个电话。阮阮说她已经到车上了,出门的时候在小区门口遇到了老张,非把她送到了车站,再亲自送到月台。

“那我就放心了,你的腿,还有肚子里的宝宝都要留点神。早去早回吧,赵世永要是敢欺负你,你可别给他机会啊。”郑微说。

“没事的,别想的那么可怕。车要开走了,我回来后再打电话给你。”火车的汽笛声在催,阮阮的声音是愉悦而轻快的,这让郑微觉得仿佛时光倒流到当年,沉浸在爱情甜蜜里的阮阮风雨无阻地去赶她的火车。

这时郑微也开始觉得,即使她赴的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约会,但为了这一刻的快乐,还有什么不值得的?

仿佛心灵相同一般,阮阮在挂电话前轻轻说了一句,“微微,我现在觉得幸福。”

郑微在大院食堂里解决了自己的晚餐,回去洗了个早澡,就躺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看电影。很奇怪,千看不厌的《大话西游》这天晚上也没能让她笑出声来,心里莫名地闷的慌。

紫霞仙子说:“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郑微迷迷糊糊地睡去,梦里辗转不安。

半夜,手机铃声将郑微惊醒,本来就睡的很浅,静悄悄的夜里突兀的音乐声更让她莫名地心惊。

郑微最怕半夜的电话,总觉得那是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的先兆。上一次午夜被电话惊醒,是妈妈在家里胃出血,被送到医院急救,现在想起来还惊魂未定。但是她更不想关机睡觉,总害怕会错过什么。

手机屏幕显示的是陌生的电话。

“请问,是郑微郑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郑微的心像是被鼠宝的爪子挠了一下,“我是,你是那位?”

“我是XX公安局XX分局的干警,请问你是不是阮莞的家属或朋友,她现在人在XX医院,伤的很严重,你的号码是她手机里的最后一条通话记录,能否麻烦你代为通知她的家属,尽快赶到XX医院急诊室。”

郑微的脑子哄的一声,后面那个干警说了什么完全听不清楚了。她所有的不安的预感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印证,跌跌撞撞地披上外套,抓起包就往医院跑。

上了出租车,司机问,“请问要去哪里?”

郑微机械地回答,“XX医院,麻烦快一点。”

司机在后视镜看到她的模样,问了句,“小姐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郑微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整章脸都是湿答答的。不会有事的,谁都不会有事!阮阮这样的一个人,老天也会庇护的。

她这才想起要给吴江打电话,阮阮所在的医院并不是吴江工作的地方,他接到电话也下了一跳,说立刻就会赶过去。

郑微一路飞奔到急症室,手术室里的灯是亮着的,门口站着好几个带着大盖帽,穿着不同警服的人。

“阮莞是不是在里面?”郑微白着一张脸问。

几个大盖帽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负责人的人打量了郑微一会,“请问你是……”

“我是郑微,她的好朋友,她到底怎么样,不会很严重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在上火车前还是好好的。”

那个负责人神情严峻地把事情的原委跟她说了一遍,其实过程很简单,火车开到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候,铁路公安局的警察在车厢里发现了一名重案通缉犯。在逮捕的过程中,那名歹徒竭力反抗逃脱,并且手重持有凶器。参与围捕的干警中有一名年轻的警官,年轻冲动,一时情急之下居然不顾规定在人群密集的车厢里开了两枪,一枪正中歹徒后背,另一枪则不偏不倚地射中了在慌乱的人群中闪躲不及的阮阮。

“这是我门工作的重大失误。真的很抱歉。开枪的干警已经被拘留,一声也在对阮小姐进行全力的抢救,关于这件事情,我门一定会给家属一个交待。”

郑微欲哭无泪,警匪追逐,枪战上演,这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好像只应该出现在电视剧里。而她和阮阮都只是普通人,平凡地生活,挣扎地去讨一点幸福,然后甘之若怡,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边,发生在她最最要好的朋友身上。枪伤!阮阮那么柔弱的身体,还怀着刚满月的孩子……她靠在急症室的墙上,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郑小姐,还好吧”她在朦胧的视线中看着重叠的焦虑面孔。

“车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她?”子弹是不张眼睛的,难道老天也看不到吗,这样对待一个怀揣着最后一点甜蜜的女人又是为什么?

郑微手忙脚乱地擦眼泪,心里默念:定可以度过这一关的,阮阮是这样,孩子还是!

她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所有的神佛不都应该站在善良的人这边吗?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白大褂上血迹斑斑的医生走了出来。郑微屏住呼吸,听到医生清晰地说,“很抱歉,子弹嵌在心脏三尖瓣膈瓣,我们通过手术切开右房后,发现弹残片没入心脏表面难以取出,病人送来的时候已有心包填塞心源性休克,由于弹头引起的室颤,最后还是抢救无效,请问那位是死者的亲友?”

“郑微心里有一面镜子,被人重重一击,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是无数细碎的破裂声,延绵不绝。

医生的嘴巴一张一合,她只听懂了一个词:死者!美丽通透的阮阮,陪着郑微走过青春岁月的阮阮,成了医生口中的”死者“,郑微第一次发现,白色原来是世界上最绝望的颜色。

身边的大盖帽脸色也变了,有的相互交头接耳,有的在跟医生交涉,还有的似乎在安慰。郑微浑然未觉,指甲牵进了掌心的肉里,痛也是钝钝的。她在短暂的静默后爆发出了一声渗人的号哭,她的阮阮,她对幸福的那点期待,再也回不来了。

郑微不顾一切地痛哭,迸发的眼泪能否把心中的苦痛冲刷之稀薄?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愿望无疾而终,但是不应该是阮阮,她本应该过着最平静的生活,现在却为了一个完全没有理由的意外死在了手术台上。

熟悉的电话铃声在正郑微对面的那个警察手里想起,“……我们都是好孩子,最善良的孩子,相信着爱能永久啊……”这首《我们都是好孩子》是阮阮最喜欢的一首歌,还是郑微替她下载的手机铃声。

那个警察打开手机,“是一个叫赵世永的打来的,你要不要接一下?”

郑微这才想起了也许还在S市苦苦等待的赵世永。“我接。”她拿过电话,“喂”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痛苦,让他的声音改变,赵世永居然分辨不出电话那头并非阮阮,他吞吞吐吐第说“阮阮,对不起,我未婚妻和妈妈今天突然到我这里来,我现在暂时去不了S市了,你能不能等我一天,我明天马上飞过去,一定要等我……”

如果赵世永此刻站在郑微的面前,她好不怀疑自己克制不聊撕碎他的欲望。

“你没来!”

是他给了阮阮一个不得不赴的约定,而他居然没有来。郑微在流着泪长长的叹息。

赵世永终于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你不是阮阮?郑微?是郑微吗?阮阮在哪里?她是不是不想再听我的电话,你告诉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让她等我。”

“她等不了你了。”郑微咬着自己食指的关节,才能让声音连贯。

“你是在哭?出了什么事?”赵世永也开始害怕。

“阮阮她死了。”

电话那端安静的诡异。

郑微忽然哭不出来了,这就是阮阮爱着的男人,她飞蛾扑火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他甚至不配做火焰,只不过是一捆半干不湿的废柴!然而如果阮阮还在身边,她会不会也只是苦笑着说:“是我决定要去见他的,没有人逼过我,他有什么错?”

郑微对赵世永说:“你害怕了吗?不要怕,她是死在火车上的一场意外,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在法律上你没有罪,就连在道德上,谁也谴责不了你,你只不过是有事不能来,即使你来了,她也永远到不了你们约定的地方,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去结婚,好好过日子。”

郑微听到了细碎的哭泣,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说下去:“赵世永,我只是想知道,拟于下来的后半辈子,如果梦到了阮阮,会是什么感觉?如果我是你,我一生都不得安宁。往后的日子,我不管过得多幸福都会觉得自己可耻。赵世永,死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你!”

电话是被身边的人从近似崩溃的郑微手中夺走的。她靠着墙缓缓蹲坐在地板上,法律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她居然不能把这种男人判为死刑。我们希望负心的人不得好死,可是他偏偏活得好好的,短暂的伤痛过后,他还是会结婚生子,顺利老去。

郑微为阮阮不值,也为她庆幸,如果这场劫难注定避无可避,阮阮死在了到达S市前的火车上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因为这样,她永远不会知道哪个男人的失约,永远不会失望。

在阮阮临终的最后一刻,向着赵世永在等着她,心里想必是幸福的。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