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微微,你是不是……”林静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郑微憨憨地笑着挠头,“衣服太厚了,手机震动都没听见。”

林静看着她满是沙子的外套,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大衣裹住她,“你非得把每件衣服都弄成这样吗?”

郑微嘻嘻的笑着又坐回到她的外套上,仰着头拽了林静一把,他先是不肯,抵不过她故作无辜的表情,无奈的笑了起来,小心的坐到她身边。

她捡起刚才的石块,继续在沙滩上涂鸦,写完了几个大字,自己看着直笑。林静凑过去一?看,写的无非是:林静是坏蛋。

他笑着抢过她的石块,在另一端也写上:郑微是笨蛋。

郑微佯怒的拍打着他的肩膀,非要把石块夺回来,无奈屈从于身高的差距,他抬起手,她怎么都够不着。林静侧身避过她的攻击,顺手抹去了多余几个字。只留下了两人的大名,然后在两个名字之间加上了两个字,末端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郑微忽然就不闹了,她轻轻咬着下唇,手悄悄的背到了身后,还好夜色掩盖了她的面红耳赤。

林静去拉她背在身后的手,被她泥鳅一样躲开,他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嗯”了一声,郑微知道他是在寻求她的答案。

还在别扭间,又一波海浪扑过来,林静拉着她退后几步,等到浪花退了下去之后,刚才在沙滩上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无踪。

林静有些失望,于是郑微便顺理成章的赖皮,“噢噢,刚才你写什么,我没看见。肯定是骂人?的话,算了,不跟年计较了,我好累,回去吧。”她拖着他的衣袖往回走他却一步也不肯动。

就在郑微打算继续贫嘴蒙混过关的时候,林静却不期然的单膝跪了下来,郑微吓了一大跳,“这是……是干……干什么?不要吓……吓……吓我。”

林静反手握住她的手腕,“这样你看见了吗?”

她掩耳盗铃的慌慌张张用另一只手捂住眼睛,却忘了塞住耳朵。

“我是很认真的。微微,你嫁给我吧,这句话我只说一次,但是我会一辈子照顾你,给你幸福。”半跪在沙滩上的林静抬头看着郑微,她仍旧是单手捂住眼睛,什么也不说。他等待了一会儿,终究按奈不住心里的忐忑,强行将她捂住眼睛的手拉了下来,那只手的手心却是湿的。

“哭了?为什么?”他没想过她会在这个时候哭泣。

他求婚的宣言一点创意都没有,但是郑微没有想到,同样一句话在港剧,韩剧里听到烂熟的对?白,当主角换成了自己,那种震撼简直难以言喻。这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这就是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大的赞美?她想镇定一点,眼泪却不大中用。这曾经是她从小时候起最大的梦想啊,人生若能如初见,让他们回到当年的小飞龙和林静,该有多完美无缺。

她想起了那双深黑色的眼睛,想起篮球场上圆满无缺的月亮,想起施洁脸上的绝望,想起了林静的妈妈孙阿姨……她如果伸出了手,就不会允许自己回头。

郑微说:“对不起,林静,太突然了,我没有准备……”

林静的脸色微微变了,他从跪下来的那一刻起,心里都一直忽上忽下的,他最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但这一回不得不让自己赌上一把。郑微的回答让原本没底的一颗心开始发凉。

“你的意思是……”他试着让自己的喉咙没有那么发紧,不到最好一刻,他不会放弃——不,应该说,即使她拒绝,也未必是最后一刻。

郑微流着眼泪微笑,“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是个好妻子,但我愿意试。”

她在林静喜出望外的拥抱中抬头,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那弯上选月,月亮只有一夕如环,夕夕长如玦,何况是人?那就一辈子吧,大多数女人都没有嫁给最刻骨铭心的那一个,她得到了林静?,并非不爱,何须伤感?

一起走回酒店的路上,郑微说:“林静……”

“嗯?”他的手抓得太紧,郑微的掌心带着点疼。

“我是不是应该收到一个戒指?”

他笑了起来,“出来的时候走得太急,忘在房间里了。”

“还有,你刚才的表现真的很土。”

“我也是第一次,没有什么经验。”

……

回到G市,林静继续上班,郑微的公休还剩最后一天。

林静做事一向效率第一,既然决定了要结婚,就索性速战速决。他原来的打算是一回来,通知了双方家长,就即刻注册登记。他妈妈那边的反应始终是郑微最担心的一件事,虽说从小孙阿姨就把郑微当女儿看,但是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任何一个普通的女人都不会接受自己婚姻第三者的女儿,成为自己的儿媳妇。

给孙阿姨的电话是林静回到G市以后的第一个晚上打的,郑微在旁边,只听见他把事情的大概经过解释了一遍,表明了和郑微结婚的打算,之后就拿着话筒,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挂断。想来,电话那边传来的绝对不是祝福。

看着郑微面露忧色,林静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别怕,一切都交给他。这是他的问题,他说他会解决。

郑微父母这一关则好过许多,爸爸更多的是惊讶和对宝贝女儿即将出阁的伤感。妈妈问过了孙阿姨的反应,叹了口气,说:“他妈妈那边一时想不通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如果你决定了要嫁给他,时间长了,也许什么都会好的。林静是个好孩子,你跟他在一起妈妈是放心的,你们早就该在一起了,都是我的错……”

妈妈再婚了,对象却并不是郑微爸爸,而是一个退休的中学教师。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五年前妻子去世,有一对成年的儿女,跟郑微一样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在身边。他对郑微妈妈不错,两人的日子过的很平静,几乎从来不拌嘴。也许对于妈妈来说,这样的普通和平静是她余生最渴望的东西。

妈妈得知郑微和林静有立刻去登记的打算,上了年纪的人毕竟比较讲究风俗,她还是翻了翻皇历,建议他们把登记的日子改在半个月之后的一天。林静想了想,虽然只是注册结婚,但是挑个好日子也是应该的,于是他决定尊重老人的意思,婚期就正式定在半个月之后。

林静的房子设计的相当有格调,但是,在郑微正是进驻之前,未免失之单调,书多,装饰物少,家具多是冷色调,虽然整洁,但是缺乏生活气息,郑微并不喜欢,所以她搬过来的最初一段时间,就建议林静把窗帘换了,沙发套也改成暖色调,房子的各个角落都添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摆件,虽然乱了一点,但林静喜欢这个改变,他说郑微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该怎么改变,怎么布置,大权全部在她手中。

郑微今天动动这个,明天挪挪那个,居然也有了点小主妇的快乐意味,鼠宝上蹿下跳的,跟她一样什么都新鲜。

她忽然想起林静说过,他原本的床单被套什么的,颜色非蓝即白,太过冷清,希望等到注册那天,把它们全部换成喜气大红色。

趁着有时间,郑微一个人去了商场,在五楼家纺区转悠了一大圈,一无所获,最好视线停留在一套大红提花的贡缎六件套。她用手抚过样品的表面,手感很细腻,花型也很精致,虽然价格贵了一些,但是她实在喜欢。

年轻的店员走过来,殷勤的说:“小姐,您眼光真好,这套六件套用在新婚之夜再适合不过了,除了样品之外,我们店里也仅有最后一套,您现在购买的话,我们还有一床同色系的$羊毛薄毯赠送。”

郑微听到“新婚”两个字,联想到床单,忽然有些脸红,她想,就是这套了,林静应该也会喜欢的。

正打算让店员开票,却看到另一双白皙的手轻轻碰触床单上的流苏,不经意抬起头来,两人视线相对,俱是一愣。

还是对方先反应过来,淡淡的打了个招呼,“郑微,好久不见。

“是啊,毕业之后就没再见过了,曾毓。”

郑微和曾毓原来也算不上特别熟,她们两人最大的联系也不过是源于曾经喜欢上同一个男孩?,简单问候过之后,一时无话。

曾毓继续把玩着那柔软而纤长的流苏,打破了“你想要买这套床单,准备结婚了?”

郑微说:“是啊。”

曾毓把那点小小的惊讶收敛得很好,她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新郎并不是阿正吧。”

“你不也一样吗?”郑微反问。

“在学校的时候,怎么会想到有今天。那时,你们是那么好,我是恨过你的。”曾毓坦然地说。

郑微笑了,“现在不用狠了,到头来谁都没有得到,扯平了。你后来不是跟他一起去了美国吗?”

曾毓也像在说一个关于自己的笑话,“那时候还小,以为感情是做选择题,没有了你,他就只有我。其实我一开始就想错了,也许你不是适合它的那个女人,但我也不是,我和你的区别在于,他至少是爱你的。”

“爱和不爱,结果都是一样的。现在讨论这个毫无意义,他也找到了适合他的女人,欧阳家的千金,也许才是陈孝正梦寐以求的吧。”郑微扬手找来店员,“小姐,麻烦把开好的票给我。”她把小票捏在手里,对曾毓说,“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还有,顺便也恭喜你。”

郑微朝收银台走去,曾毓却叫住了她,“你还爱他吗,郑微。如果爱,就那么结婚你会后悔的,欧阳根本不喜欢男人,在国外时,同学的圈子里大家都知道,她是有爱人的,只不过是同性。阿正只爱过一个人,还需要我告诉你她是谁吗?”

购物小票在郑微手里骤然被捏成了一团,那个让她终于决定永不回头的晚上,陈孝正用绝望之前的狂热抓住她的手,他得话犹在耳边,“如果我说我跟欧阳之间有特殊的理由,你会不会再相信我?”这就是他的“如果”。

郑微不是没有试过为他想尽各种理由,为他开脱,也让自己好过,然而当她终于从曾毓口中得到了一个答案,这才发现,真正的答案原来早已在自己心中生根。她笑着向曾毓,“这对我来说有区别吗?”

是呀,有区别吗?即使有,这区别也只是属于陈孝正,而不是属于郑微。他们都不懂,让郑微彻底斩断来时路的原因,从来就不是他不爱,也不是他的离开。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曾毓。”郑微对若有所思的曾毓说,“其实我想说,当年我也一样恨过你。”

曾毓的笑容终于也释然,他用小女人特有的调皮调侃道,“那现在呢?”

现在?一笑泯恩仇。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