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郑微一年的公休用完之后,正式回到二分,她带去的还有自己的辞职报告。

郑微并非不爱自己的工作,她曾经满腔热血地一头扎进中建的深水里,呛过几口,也有人拉过她一把,最后渐渐地习惯,变得游刃有余,也想过在这里奋斗到她职业生涯地最后一分钟。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视为良师益友的周渠会出了这样的事,更难堪的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林静恰恰是这个案子的直接负责人。

在这场纠葛里,郑微分不清谁对谁错,也不想去分,不管林静对二分做了什么,他对她的心意都是真的,同样,不管周渠是不是有罪,都没有办法改变郑微对他的感激。说她放弃了也好,厌倦了也罢,她只是不想再卷进这些男人的争斗里,更不愿意为此背上莫须有的黑锅,再加上她和陈孝正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许离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其实在从北海回来之后,郑微就正式有了这个决定,她跟林静商量过,林静的意见是尊重她的选择。辞职手续办得相当顺利,周渠仍然离职接受调查,张副经理看了郑微的报告,说了几句客套挽留的话,很快还是签了字。

接下来各方面的交接都没有大的问题,只是郑微最后在人事部办理档案转移时,人事部主任告诉她,按照程序,所有的正式职工在离职时都必须得到分管人事的公司领导签字,才能在人事部办理手续,继而到总部人力资源中心将档案转出。二分分管人事的公司领导正是陈副经理。

郑微站在陈孝正的办公桌前,看着自己的档案调出函在他指尖显得削薄而苍白。他很认真地在那张纸上端详了几分钟,而上面地所有文字加起来还不到100字。

“听说你辞职是因为打算结婚了,恭喜你,嫁给了年轻有为的检察长,有了一个好归宿,工不工作都无所谓了。”

他的平静颇有些出乎郑微的意料,不过这对于郑微来说是好事,现在她只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一切了结,所以她也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无澜。“谢谢。陈副,麻烦您在上面签字。”

“签字?容易。”陈孝正扬起那张档案调出函,当着郑微的面,微笑着缓缓将它送入办公桌一侧的碎纸机。

郑微听着纸张被刀片粉碎的声音,说道:“不要紧,陈副你不喜欢这一张,我还有备用的复印件。”

直到档案调出函的末端也消失在机器里,陈孝正才抬头看着站在对面的郑微,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会签字的。”

郑微笑出了声来,“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可以让我的离职手续办得没有那么顺利,但是你阻止得了我结婚登记?要做到那一步,只怕攀上一个欧阳小姐还远远不够。”

要激怒眼前这个人是那么轻而易举,陈孝正隔着桌子探身将郑微拉近自己的时候,额角的青色血管都在脉脉跳动。在他的作用力下,郑微的腿用力撞上了桌沿,她低叫了一声,面露痛楚之色。

陈孝正的表情远比她更疼,他问:“疼吗,微微?如果你觉得疼,那应该知道我现在的感觉。你是不是还打算在婚礼的时候发请帖邀请我参加?”

“我很荣幸,如果你愿意来。”郑微压抑着声音里因疼痛而导致的颤抖。

“你说,你要结婚只是气我,说呀,你不会真的嫁给林静。”他的声音就这么慢慢地低了下来,犹如他的一颗心,终于学会低到尘土里,“微微,我没爱过别人,欧阳和我之间除了一个约定,什么都没有,她根本就……”

“你给她一个挡箭牌,她许你平步青云?”

“你都知道?那为什么不能再等等我?三年,我答应她三年,我以为我一定可以熬过去。”

“你当然熬得过,但我不会奉陪。我嫁给林静,不是因为跟你赌气,陈孝正,你没有那么重要。”

他摇头,拒绝接受这套说辞,敲门声却在这刻响起,郑微如蒙大赦,“有人来了,放手。叫你放手听见没有?”

陈孝正看了门口一眼,咬牙一声不吭地将她抓得更紧。门外的来客显然没有多少耐心,敲了几下,见门锁是松动的,便试探着推门进来。

“陈副,差旅费报销……”何奕站在办公室门口,看到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一丝不苟得不像真人的陈孝正隔着办公桌将郑微的手使劲拽在手里,眼里的狂烈哪里还是平时那个客气而冷淡的人,桌上的文具一片狼藉。

陈孝正看到了何奕,却依然没有放开郑微的意思。何奕干笑两声:“有什么事慢慢说,大家都是同事……”

“谁告诉你我跟她是同事。”陈孝正指着大门的方向厉声对何奕说,“滚,马上给我滚。”

何奕摸摸鼻子,毕竟是顶头上司,在没搞清楚里面的状况时,他也不敢趟这个浑水。

何奕离开后,顺手带上了门,郑微骇笑,“你真疯了。”

陈孝正这个时候才松了手,几步走到门口,将门反锁,然后回过头来抱住倚在桌子旁有些木然的郑微,将她的脸扳过来看着自己,“疯了就疯了。微微,要辞职可以,我跟你一起,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别走,这样可以了吗?如果你觉得不够,那你要我怎么样,你说,你尽管说,我都可以做到。”

他颤抖着将脸贴在郑微的脸上,肌肤是烫的,而泪水却很凉,这样的冷热交融如同绝望里由生的祈盼。

郑微闭上眼睛,听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在她耳边喃喃地重复:“我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要,只要你……”

她不知道自己流泪了没有,一直以来,在他们的爱情里,郑微都是输家,他在面前义无反顾地走,她在身后不停地追,今天,她终于扳回一局,可走到这一步,赢了又能如何。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要地跟我走?”

陈孝正说不出一句话,唯有点头,不停点头。

郑微尝到了泪水的咸涩,“阿正,即使你今天丢开一切跟我走,你总有一天还是会后悔的。我不想让你有机会怨我。”

陈孝正拉开一点距离看着她,“你是不再信我,还是不再爱我。”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少年,郑微的爱是他唯一的凭借。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小的时候有一个洋娃娃,是我从表姐那里抢过来的,所有的玩具里,我最爱它,每天晚上不抱着它就睡不着觉,不管它多旧多丑我都不在乎。

后来,我弄丢了那个洋娃娃,我不停地哭闹,嗓子都哑了,还是找不到它。爸爸妈妈买了很多新玩具来安慰我,我通通都不要,那时候我以为,一天找不到这个洋娃娃,我一天都不会开心,再也不会爱上别的玩具。

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我都忘不了它,直到上了小学,有一天家里大扫除,我才在旧橱柜的角落里找到了它,这时我竟然发现,它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或许在找寻它的过程中,我就已经过了需要玩具的年龄。”

郑微感觉陈孝正的身体渐渐离开自己,原来竟会有这么一天,他已经愿意放弃所有,才发现他的“所有”郑微并不稀罕。

“你不签字都不要紧,大不了我放弃档案,只要我不再回到国企,档案对于我而言意义并不大。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这个时候辞职,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我出卖了周渠,无地自容,引咎离开,再也不会有人猜到,把那些证据亲手交给林静的人是你。”

“林静告诉你的?”

郑微轻笑,“林静当然不会跟我说这些,他恨不得我永远也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交易。”

“我说过不会放过冯德生,就一定要他在这一次付出最大的代价!至于周渠,你那么维护他,把他看成你工作上的偶像,但是他何尝没有利用过你?我这么做有错吗?”

郑微说,“你们都没有错,各为其事,无可厚非。但是别再说你可以为了我抛开一切。”

陈孝正颓然坐回自己的办公皮椅,他是个聪明人,偶尔做一场梦,醒得还是会比别人快。

他最终还是在她备好的另一份函上签了名,写过无数次的“正”字最后一笔落下,他才终于相信,郑微和陈孝正已成回忆。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