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洪晃:我所知道的“例外”和“无用”

“例外”经营得很好,但是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这两天算是紫得都发青了。彭丽媛还不是第一夫人的时候,就热爱的“例外”成衣。

彭丽媛与坦桑尼亚第一夫人贾卡亚·基奎特

彭丽媛与坦桑尼亚第一夫人贾卡亚·基奎特

扑天盖地关于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和中国设计品牌“例外”的消息把我雷醒了。很多人都在议论彭丽媛陪同习近平访问俄罗斯时穿的衣服是“例外”,也有人说是“无用”。不论怎样,第一次亮相中,第一夫人为中国设计师做出的瞬间的市场效益,是我十年经营的好几倍。而且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让我感觉真是瞎忙了十年。

关于这件事情,这两天接到无数电话要求采访或者写点什么,我还是在这里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吧。

“例外”是设计师毛继鸿和马可在1996年联合创立的;“无用”是他们离婚后,马可创立的新品牌。第一夫人到底穿的是“例外”还是“无用”,我也没法说。

但是首先,第一夫人不论穿他们哪家的高级定制都是件好事,不仅对品牌是好事,对所有中国设计师都是好事,对我这个做点中国设计小买卖的小商人更是好事,因为从此,质疑中国设计的声音就会少很多。

我上个月把一盒子我开的中国设计师精品店里的商品,送给一位官员,她还打电话跟我说:“你怎么能送我东西哪,不过我打开一看,也没什么值钱的,就收下了。”我想以后,她不会再这么形容中国设计了。

“例外”这个品牌脱颖而出也是应该的。这是中国第一个设计师品牌,也是奋斗了最长久的。大家都羡慕这个品牌能够一步登天,而服装行业里的人知道这是多少年努力的结晶。

记得“例外”投资的方所——一个既有咖啡馆又有画廊的书店——开业的时候,我采访了毛继鸿,他回忆说,当时他和马可都是北京服装学院的学生,在一个摇滚派对上碰到,由于都喜欢Ramones的音乐,两个人就聊上了。毕业的时候,有不少服装公司给他们发出聘书,但是他俩在恋爱中一起决定不去做服装公司,要创建自己的品牌,表达自己原创的服装理念。

毛回忆说,1996年“例外”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在广州花园饭店对面的一个小店里租了一根杆,买卖是从这么一小步做起的,缺钱了就去给酒店设计制服,是一点一点做出来的。

不过毛继鸿的战略,的确和其他中国设计师品牌不一样。比如他参加了各种中国官方协会并任职,他现在就是“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而其它独立设计师几乎更在意海外的行业协会和时装秀。

大概四、五年前,我去“例外”就听毛继鸿说,彭丽媛是他们的大客户。

但是我一直以为“例外”是一个成衣品牌,并没有高级订制,这次是第一次听说。而根据第一夫人在俄罗斯下飞机时候的打扮,我只能说“例外”的成衣和高级订制的风格很不一样。

熟悉“例外”成衣的顾客都知道,“例外”向来很有一番文艺女青年的飘逸,我一直认为这是“例外”在中国女性中走红的原因之一,在我们心目中永远有一种对五四女学生的向往。这是外国品牌捕捉不住的中国感觉。

“例外”的板型更多是东方感觉的平面剪裁,就是西式的立体剪裁也会缠夹很多东方元素,比如不对称等细节。这些“例外”的、或东方剪裁特点,似乎在“例外”高级订制里面都没有了。

有人说这不是“例外”,是“无用”。但是我们今年看见的第一夫人穿着和“无用”的风格差得更远了。无用最初是马可的纯艺术、纯试验性品牌。2008年曾经参加了巴黎高级订制时装秀。

秀是在巴黎大皇宫的花园里面做的,制作团队是邀请了巴黎的街人来做模特,由奥运会开幕式的编舞设计的动作,所有服装全部是棉的。朴素得不行,场地上还摆设了从棉花到染布的传统设备。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马可,她是不接受采访的,她的名言是:你吃鸡蛋非得见老母鸡吗?

我懂,从此以后我没有再要求采访她。

多年来,“例外”经营得很好,但是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这两天算是紫得都发青了。红得这么快,这么热,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网站先崩溃了。随后店里也会火爆,但愿大家不是去买第一夫人穿的高订款,而是彭丽媛还不是第一夫人的时候,就热爱的“例外”成衣;也希望不管“例外”现在的首席设计师是谁,我只知道不是马可了,后来两个小设计师也走了,不管你是谁吧,希望你hold住。也希望毛继鸿毛总还会接我的电话。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