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爱情是件可怕的事,谁能游刃有余呢?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喜欢为爱撒一些谎。自以为圆满的谎。但是,那又能如何呢。或许几年来,许安生终究将我放下。我不过是他青春的小小插曲。

11498530787810ac42o_副本

锦瑟年华谁与度

文/Q点调皮

1、第7个耳洞

我在果冻房打我第7个耳洞的时候,我看到了许安生走了进来。他似乎是第一次进女生的饰品店,涨红一张颇为英俊的脸,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很局促。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时候一枪打在我的左耳软骨上,我没有防备地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尖叫起来,疼,好疼,比心里还要疼。

我的眼圈本来就是红的,这么一疼痛,我的眼泪几乎又要滚落下来了。薇奈担心地问我,骆瞳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继续看着许安生。

我没料到,他竟然径直朝我走来了。

“你是我们学校的吧。我见过你。”他这般说。虽然常常看见他,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如想象中的好听得就像是美酒,然后他指着我发红的耳洞皱了下眉头,“很疼吗?”

我摇了摇头。

许安生便笑着道出了本意,我要给我的女朋友买生日礼物,她只有两个耳洞。我不会挑,你帮我试戴一下可好?

2、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略微的熟悉,我才道出:“其实我跟你住一个小区。”

他却没有半分惊讶,许久昂起头来,嘴角是一抹淡到极致却叫人感到舒服不已的笑容:“其实我都知道,我知道你住19幢314号。跟我刚好是相反的方向。”在我惊讶地O起嘴时,他复又说道,“我还知道你是校广播台的主持人,你的声音真叫人心疼,你该去支持悲伤纪年那个栏目。”

我得说一下,悲伤纪年每周五在广播里播一些叫人心疼的小心情,细碎思绪,以及细碎的青春。而主持这个栏目的正是许安生的女朋友——苏锦葵。

我顿时觉得许安生有些胳膊肘子往外拐的味道,于是只是笑了笑。

谁料他继续说道,我想认识你很久了。但连锦葵都不认识你,她说你甚至不来开会。没想到今天在店里看到了你。

我顿时觉得受宠若惊,我不过是个姿色平庸看起来又营养不良缺心少肺的女孩子,竟然令得许安生这样被大美女苏锦葵青睐的大才子想要认识。

我真的不是高傲,我是天生不知道如何和人交谈,于是我匆匆想要结束掉话题,我说,许安生,有人在等我,我先走了。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沉默寡言,亦总是一张不笑的脸。我没有任何办法。我爸爸妈妈离婚以后,我便觉得我没什么好笑的,被判给爸爸,他却将我丢在奶奶家。我跟着奶奶长大。但是奶奶很老很老了,她也不喜欢我,她喜欢叫我短命鬼,她甚至曾在睡梦里想要把我掐死。

喏,我就是这么长大的。我不觉得有什么好抱怨,我相信命运,但我不相信任何人。

其实我没骗许安生,真的有人在等我。他叫白歌言。我们的关系很简单。他是我哥哥。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很简单,我的爸爸和他的妈妈结婚了,于是他成了我的哥哥。他要负责的就是,在我每次对他伸手掏钱时,十分大方地给我,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骆瞳,你要开心点。不要老是抽烟。

我不喜欢白歌言,他总是一副他亏欠我很多的样子。他总喜欢在我抽烟的时候夺下来,像个小孩一样任性地用脚踩灭它。然后望着我眼神里露着悲伤。

其实我根本不怪我爸爸和我妈妈。有些东西,都是上帝已经安排好的东西。

包括,我遇见许安生这件事。

那段时间,我缺钱——极度极度的缺钱。我终于无法再忍受奶奶无止境的唠叨,决心要搬出去住。我快满18了。但是我没有任何的钱。爸爸给的生活费只够开销。而倘若我向他这般要求,他一定会严词拒绝我。于是,我寄希望于白歌言。他从不会让我失望。

在他拿到钱之前,我就在果冻打工。店主薇奈是我的好朋友。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现在哪还有这么唯美的爱情,书上写写而已,明知道是假的,但还是向往吧

    (10) (1)
  2. 看你写的文 字,会让我想到安妮宝贝,上学的时候看完她写的所有小说,冷艳还有些许消极的情绪,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后来偶尔也会关注,但很少看了。

    (0) (0)
  3. 你写的这份爱勾起了我的回忆,多少年来,我竟然忘记了曾经的那份感动,那份执着和那点点相思泪。我得谢谢你,

    (0) (0)
  4. 除了结局 一切都那么美好。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