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珍重别人的悲喜,修行自己的人生

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无天雷地火的惊喜与悲伤,不过是人生平淡,需要波澜度日。于是这波澜的调料只好往自己的内心里去寻,炒一盘酸甜苦辣出来。

1164094851461fc103o_副本

转角在世

文/艾明雅

我和一个单身女友一起去逛商场。在下自动扶梯的时候她看着我拎着的几件衣服和鞋子打趣我说:你平日里购物或者洗头需要像做贼一样吗?我猜她的意思是要不要对家里那位谎报价格隐瞒行程。

我摇摇头说:我这点小爱好,谈恋爱的时候就嚣张地摆出来了,他从没多过嘴,所以我也不必故意隐瞒。她望着我的大包小包继续问:那他有什么爱好也不必隐瞒的?

我仔细想想:看看小说,也喜欢打个小麻将。还有吃,对吃的要求特别高,给他炒剩饭吃肯定是要愤愤拂袖而去的。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能打扰,惹毛了会发火,六亲不认。

她大概是觉得我这话颇有些“此年,你与天斗与地斗与老公斗其乐无穷”的喜剧感,于是哈哈大笑起来。

逛到下午四点,我几乎要挪下身去,吵着要回家。她跳起来:我们还有一层没有逛呐!我苦笑:岁月薄待,体力不支,你去逛,我先走。

于是就那样不经意的先走,转角居然遇到了长沙的晴天落日。那样昏红的一片,映着湘江里的片片碎金,我的心里居然有了久违的细密情怀——想起我之前说的那些关于老公的剩饭睡觉的言论,居然一个人边走边傻笑了好一阵,想起走到左手与右手相知的地步,平日里锅与碗的磕碰碰出了彼此的尊重与底线。

这一年,纸婚年,尽管有那么多的夜晚我痛哭流涕,一眼仿佛望不到天明;有那么多的时刻他沉默抽烟,不愿意与我多说一句话,那些心酸与争吵时刻,由得时光与心态来打磨,最后居然统统归于平静,我们像两只过冬的老鼠一样磕磕碰碰地度过了磨合的冬天,勉强混完了一年的不离不弃,达到相处的高阶段,不争不吵,有事好商量。

有喜欢我文字的粉丝小妹,现实中见到我说:雅姐你真是和文字里判若两人,整个一个哈哈嫂,一点都不像忧伤的鸡汤。听到这话,我继续哈哈。相比起两年前,雅姐相比起小雅,的确是快乐了很多。

我从不掩饰这是稳定的关系赐予的能量,随时随地有人在身边,摊上大事了有老友可以拉出来商量。因为知晓不论未来如何,这世上有些人一定是上天给你的恩赐。他们不因时光而渐渐失去光华,反而如同晴夜里的月光,你披上那样的温柔,就不惧漫漫长夜。

有女友二十九岁,许久未见,致电给我说找了男朋友。我在超市里把馒头往购物袋里装,哦了一声。她大叫:你居然一点都不惊喜!我打趣她:奇怪了,又不是给我换老公,我惊喜什么?!她叹口气:别说你不惊喜,我也没惊喜。

说来惭愧,我是真的不惊喜。过了那个任何一个女友找了新男友都会抢着看照片的年岁,便知道那照片上的脸不能当饭吃,头三个月的表现基本全造假,醒来的王子也许比龙还可怕。于是你只盼着那人好好地待她,而那人是火影忍者或是三寸丁全无所谓。

但旁人或是以为我的不惊喜,是因为心中早已有一个很自私的定论——看你们这些早年不断折腾的女人,还不是迟早有一天会嫁人。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并不是那般狭隘到希望身边所有人,都要如我这般以婚姻来收场,只是我心中有一个猜想却是真的:总觉得迟早有一天人人都会被什么收入囊中,甘愿或是不甘地如同上了天的妖精终于回了原形,她们总以为我坚持认为的那个收服者是男人,不,并不是,这年头谁会甘愿被谁降服。

我是认定了谁都有举旗投降的时候,一夜疲惫厌烦起眼下的生活,大忙人突然辞职,单身的跳脱出单身,结婚的另择密偶,浪子突然回头,甘愿败在时光的大手之中,寻一阵子跳脱之感。

她叹一声:恋爱就是吃饭睡觉看电影,老娘怎么也到了中年人的心态了。

时光真有意思,你看它把你身边的人都变成中年人。这个中年并非年岁心态,而是度日的方式。虚妄的盛世,流年飞快,一头淹没在人山人海里的年轻人才懂得那理想与梦遥不可及,水电物业费却是月月要交。爱情不再是我的你是从那巷口走出来的丁香花,感情关系不过是你管房贷我管饭。

于是,搭伙过日子,那些手心里攥着爱的人,过出眼泪过出花,也过出未来过出梦——十年一觉,日复一日,醒来已近三十,顿生流年残酷,只觉虚度光阴。本该行在路上的年轻人也是忙碌的中年人。本该安享晚年的父母也是疲惫的中年人。我们这个国度貌似一辈子都在中年着。

所以,两个人度日比起一人,好处无非是彼此有个见证,你看他的皱纹他笑你的赘肉,便知道这时光没有虚度,等到危急时刻,帮你在手术单上签字。于是有人惧怕这平淡的日子,问我,结婚后的乐趣在哪里?我想笑。我是真的不愿说。因为每对夫妇都知道,有自己独到的悲伤与乐趣,如同独家配方的老坛酸菜不舍轻易示人。

某位姑娘在北京没有寻到那个在手术单上能签字的人,也吃够了沙子受够了房东,对我说:老子要和北京拜拜了!老子要跑路了!第二天,她在豆瓣上变卖物资。

但据她自己说做这个决定之前一夜未睡,颇有一点壮士要一去不复返的气势。她自演了一晚上的内心戏,这却让我想起两年前的我决定回长沙,也是这般风萧萧兮易水寒,好似电影一般地剧情,如今回头再看,无非是把生活从一处搬到另一处,揣着同样的一颗心,亮着同样的一双眼睛,根本无任何改变不值得有任何挂念与畏惧,更不必有值得痛哭流涕之事。

行动力如此牛掰的姑娘,你会怀疑她的未来?开玩笑。混哪哪好。这样记得自己本来面貌的人,在哪里生活都一样。活在这里与那里单身或者已婚,都不过是看着一方风景。只是女人的心思总是更加细密那么一些,每走一步那样艰难一些,错了更难回头一些,却没有什么理由也不往前走。有的人,人生是追求最后。我的人生,不过是看风景而已。

有很多有作家梦或者艺术梦的人也都拼命地看风景,从不停留。有一个问我:安稳会不会让一个人再也没有字写?

这句话让我我想起欲望都市里的情景。凯莉在big逃婚后问她的朋友们:我会不会从此都不会笑了?她的女孩们说:亲爱的,当有好笑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就会笑了。

那么我也是,当有喜欢的事情想要记录的时候,我就会写。文字和一个人是有缘分的。当你们没有缘分的时候,它就会走,但是它会留下礼物。这礼物,或许比一个作家的身份更珍贵,而在此之前,你要尽情书写,因为终有一天,你再也写不出当年的情怀。女作家这年头谁都给面子叫你一声,实则比起男作家好难的三个字,难的,是活出那股别人学不了的风格。

也曾有杂志调侃我,说我写字的初衷不过是太爱说话,只能对自己说。十二说自从《女心》出版之后,她也逐渐变成一个懒于写字的人,是因为她只写她喜欢写的东西。我也是。而我更多的原因并非懒惰,而是心中有那般多的话已经不需要对人说,也没有什么浓的化不开的悲伤需要排解。

曾经写过的字变成了一棵大树长在路口,有人偶尔注视那枝繁叶茂,而我自己知道我已走远,走过很多转角,但是我真的没有忘记当初。我不希望我是为了写一本书,去写一本书。我本已在写好厚一本书,叫做生活。

写完《闺蜜》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给丈夫做饭或是和朋友吃饭。在这个城市里,我变成最最普通的一个女人。我曾经取笑十二姐怎么不运动,腰身还可以减减。我自己却发现女人年纪往上走,再多的运动也挡不住地腰身日益丰满,根本无法控制;如同挡不住单身的要嫁人已婚的要吵闹,挡不住风雨飘摇挡不住岁月匆匆,也挡不住旁人的悲欢离合。

好在不再惶恐不安。每一天只觉比减肥更重要的事,是在珍重别人的悲喜修行自己的人生。想来,那些好的女作家的风格,不过就是她们自己的风格,手边到处都是素材的风格,一粥一饭一碗一碗素材也能写成细雨纷飞的情调。

可是,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无天雷地火的惊喜与悲伤,不过是人生平淡,需要波澜度日。于是这波澜的调料只好往自己的内心里去寻,炒一盘酸甜苦辣出来。使劲放调料的年岁,是心有不甘;而只愿意品那一粥一饭的本来醇香,是心已满满。我想我是幸运的。这是虚妄的盛世这是我们的盛世,不需要在炮弹声中牵起范柳原的手,才知道这岁月珍重。

于是我继续烹饪,逛街,写字,交友,喝茶,御夫,争吵,和好,静默,八卦,大笑。偶尔狂妄,偶尔烦躁。

谁都看得到你我混在凡尘。祝好。(来源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联系我好吗?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