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评前铁道部长刘志军: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成败之别

前铁道部长刘志军

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成败之别

文/石扉客

以下这篇文章《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成败之别》,写于2011年7月13日,时刘志军已被双规近半年,二十天后7点23事故爆发。近日刘案公诉,以此旧文和各位分享。

关于刘志军,有不少传言。我对贪腐多少个亿,睡遍某剧组、多少个情妇什么的,完全没兴趣。坦率说,只要是个正常的人,到了刘这个级别,贪污和腐化,根本不是问题,人性的正常释放而已。或者这么说,如果换了是我,哪怕是做到县委书记这个级别,不贪腐也不算是人了——这是实话,道德主义者可以不往下看了。

那么,衡量这种人,标准是什么?做官做到督抚这个级别,有两个可称为规律的看法,一是经济上出问题,一定是政治上出问题在先;二是大凡下台的官员,多半是能吏,如陈希同、陈良宇等。

我看,刘,基本也可划入这个范围。

先分析刘的履历和个性,都知道他是草根出身,无背景无关系,1972年2月参加工作,从最基层的武汉铁路局养路工,到2002年正位铁道部长,干到这个行业的金字塔尖,他用了整整30年。尔后再到2011年2月下台,刘在这个塔尖位置上停留了近十年。

从养路工干起的这39年中,刘有过四次在职进修(华东交大、西南交大和中央党校),除却1992年8月到次年2月,有6个月时间是在湖北省国防工办党组书记任上外,始终没离开过铁路一天。

在这39年中,我印象里,至少他从1996年任铁道部副部长开始,就以铁路改革和列车提速著称。此后15年中,关于刘的外号有很多,刘跨越、刘高铁、刘疯子等。这些外号,多是从他的个性和政见出发,颇有意思。现任铁道部长盛光祖,据说也有一个外号叫盛高祖(阻),盖因其上台后即高铁降速之故。

说这些,是想说刘的个性风格,这种不常见的个性鲜明官员,下台后往往会被妖魔化为飞扬跋扈。其实反过来说,也是强人政治的必须。种个性伴随其履历而来,也在强化其心理上的路径依赖。也就是说,或许在刘看来,这这种悍的个性,正是其30年来爬到顶点的有力保障。

再接着说刘的高铁帝国。毫不夸张地说,当这么一个个性鲜明的部长,手里掌控这上万亿资金,万千权柄聚于一身,在硕大的版图上游刃有余地编织着最新最美的高铁帝国网络时,哪怕放眼全球,都会有种帝王般的感受。

的确如此,没有哪个国家具备刘所面临的这种条件:适合铁路投资的广阔版图、年年春运难的现实需求、缓解金融危机的四万亿政府投资、威权体制所保障的决策高效率、十五亿人口流动的巨大运力市场。除此之外,还有地方政府的百般逢迎,还有巨大商业利益驱使下的全世界各大牛逼公司的围追讨好。

我揣测,当刘这种老资格的铁道发烧友,在畅通无阻地编织他的高铁帝国时,一定会有诸如“志军创造高铁,高铁改变中国”的梦幻般的畅想。正是这种畅想,在驱使他像疯子般的不断下基层添乘,即是在下台前的那段时间,也是高密度全国范围内巡演般的添乘。

不妨文学化地想象一下,当刘站在高铁机车头上指挥不断加速时,多半会有1949年的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南望神州的感觉(对此感受,王怡在《僭主政治》一文中曾有深刻的剖析),一定会有主席1949年后多次坐专列南巡的感觉。

但,刘部长毕竟不是毛主席。

我相信刘不会认识不到这点。他以这个性格,站在这个位置上,必定会招来众多敌人。利益受损的基层铁路职工,敷衍得不够周到的铁道系统老干部,分肥不均的各大利益集团,等等,都是在他头顶上空日夜盘旋虎视眈眈的秃鹫,随时准备等他倒地,撕咬他的尸身和血肉。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时候,干净与不干净,贪腐与不贪腐,都已经不是问题了。在他这个位置上,必定要倒下,这几乎是宿命。

我相信,刘对此会有深刻的认知,他会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会常常从噩梦中惊醒。

但刘不同于常人之处在于,这种草根起家,摸爬滚打了近四十年的平民枭雄,任何时候都具备强烈的自信。这种自信与自大经常会纠织在一起,肇源于对过关斩将的过往荣光,强化成天命攸归的幽思迷信,最后甚至会胆大妄为成“天下事无不可为”的挑战与僭越。

换了是我,也多半会想,既然“志军创造高铁,高铁改变中国”,又有什么不能创造和改变的呢?当正部级干部已经快十年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三十九年前,我也本就是一放牛孩子而已。

于是有了花几十个亿,整合各派政治力量,弄个副总理当当等传闻。

刨除所谓在春运民工中组党的无稽之谈来看(这个传闻,应是肇始于嘲笑铁道部有中国最早的在野党——黄牛党的段子),刘有这个想法其实太正常了,完全符合这九十年来的党国逻辑。

首先,刘非常清醒地意识到,要保平安,退让是不可能的了,学高严也不太现实,更不符合他的个性。唯一的出路,便是更上层楼——在威权体制下,唯有做更大的官,才能保得平安。

而当下的基本政治逻辑是:无论惹下任何乱子,只要能进入会议室,成为坐在政治局里的那25个人,可以保命;其中更上一层,能挤到桌边,围坐在一起的那9个或7个人,则可保平安。所谓“入局不死,入常不罪”。

刘不是薄书记和俞书记,他是草根出身,没有天潢贵胄的先天身份;不是汪书记和张书记,他是众矢之的,不具备政坛明星的超级人气。

他有什么?

银子。

拿银子来买人心,换位子,实乃最为可行之道。这是个经济逻辑,也是个政治逻辑,归根结底是个政治经济学逻辑。

和五十多年前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高岗对陈云邓小平说的“咱弄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其实是一个逻辑。

和薄书记唱红打黑,俞书记上党课看京剧,张书记上大巴扎夜市,汪书记笑谈思想解放,也都是一个逻辑。

在没有选票的情况下,贪官、色魔和野心家,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只隔了一张纸。

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成败之别。(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老百姓的真心话 除了航天通信部分军工项目外,能让中国技术领先世界的,只有中国的高铁,中国汽车不行,足球不行,中国人伤心太多,该枪毙人太多。例如河北沧县地下水污染事件,20多年的持续不断污染,首先厂长该枪毙,环保局长该枪毙,因为这是不可饶恕的严重反人类犯罪。铁道部长刘志军作为领军人物,对中国人民及事业是有大贡献的,老百姓都明白,说实话,一个人,如果能给中国贡献1000亿,贪污6000万,老百姓是感谢的,应该按正真贡献对待每一个人民功臣,如果因为功劳太大而遭打压,是灭亡之道。

    (9)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