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镇上的男老师,与青春期的我们接触最密切的男人

到中学后女老师越发少了,在基本都是留守学生的乡镇中学,男老师,是与青春期的我们接触最密切的男人。那时他们的艰难与扭曲,很容易被朝夕相处的孩子习以为常。如今长大成人的学生回头看去,那眼光里有冷笑也有理解。

1144139616ea4a56c6l

文/陈静(四川大学)

到中学后女老师越发少了,在基本都是留守学生的乡镇中学,男老师,是与青春期的我们接触最密切的男人。

张火柴

张火柴老师,瘦高,教语文,学校主任,略有文人气质。

一个冬日早晨,他和他妻子做爱。情到深处忘记拉上窗帘,而他家在一楼,卧室窗口正对着操场。学生们都在做早操,于是他无意中给我们上了堂稀缺的性教育课。

那时我们年级上,有女生初潮,跟爷爷奶奶长大的她以为自己患了绝症,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近一周,想饿死不拖累老人。直到班主任去家访。班主任是男老师,默默地去村口给她买卫生巾。回校后啼笑皆非地告诉同事,“快给自己班女生讲讲,流那个血是不会死人的。”

初一课本上有一章讲生理知识,我第一次看到“手淫”俩字,惊得满脸通红。同学都偷偷摸摸地在反复翻看那章,生怕被人发现。

有女生被强暴后怀孕,不堪其辱去跳河。被同班男生救起,送到三轮车上陪着回学校。一身水草垃圾,衣服在挣扎中被撕破,目光呆滞地在大家的观望中走回寝室。我现在才知道那些观望的残忍,并庆幸我不在其中。她父母知道后,让施暴者给了一万彩礼,把那个女生嫁到了他家。

就是在这样懵懂压抑又不时有惊爆消息的环境里,张火柴老师,在上百位学生的注视里,与妻子做爱。

他终于发现,暴怒异常。跳出被窝,一把拉上窗帘,拖着两只不一样的拖鞋就跑到操场,把离窗口最近的男生一脚踢翻,再扯起头发给了男生两巴掌。那只亮色的女士拖鞋,像是骤然加速又失去燃料的火箭,飞出很远,倏尔坠落。

火柴老师的妻子是他的表妹,或是因为近亲的缘故,儿子有先天重疾,医生说活不过二十岁。因为小孩不能走路,他的家都在一楼,他孩子所在的教室也在一楼。我看过他送小孩上学,先从家里背出来放到摩托车上,再开车到教学楼下,然后背着孩子去一楼的教室。他常常在学校陪儿子玩溜溜球。儿子玩,他在一旁看得呆呆的。儿子一手扶着他,一手飞快地转动。不一会又因为莫名的原因——可能只是觉得有人在看他,就赌气不玩了。个性里有残疾孩子特有的敏感和暴烈。

听说火柴老师什么事都很迁就他的儿子,觉得要在他活着的时候给他最好的。

那个小孩,如今已经有十八岁了吧。

李大手

李大手老师,教历史。小眼高鼻,有费翔似的大背头。颇有才华,书法极佳,写得一手漂亮的板书。上课时声如洪钟,总是笑嘻嘻的,讲到激情处,头向上一昂,再猛地拍下桌子。学生们在下面开小差,互不相扰。把他惹急了,他就把铁质的保温杯用力砸到墙上,水花四溅,“不听课就给老子滚出去!”下节课还是笑嘻嘻地走进教室。我曾请他帮广播站写材料,他很爽快答应了。次日就来教室给我,字体苍劲飘逸。没有多的话,交给我就走。

歌咏比赛时(就是那种全班一起穿校服唱红歌,每个学校都有办过的歌咏比赛)我才知道他居然弹得一手好琴。学校没有像样的电子设备,伴奏都很难准备。他摆半张桌子在副台,琴边放话筒,给我们伴奏。

我记得那个春天,油菜花与粪水的味道一阵阵地光顾学校上空。他在春风里微闭着眼,学生在台下嗑瓜子,领导打着呵欠张开了大嘴,旁边的同学声嘶力竭地吼“红星闪闪放光彩……”,空气中看不到的花粉和粪水,和春风一起附着在他油腻板结的头发上。我知道他通宵打牌,妻子常年在外面打工,家境艰难,他嫖娼,患性病,他花了很多钱也没有治好……这有什么关系呢?他在春风里微闭着眼,舞台风大,没有人在意他的琴声,流水行云动人心魄。

这有什么关系呢?

再后来,他妻子回老家,过年的时候他们经营鱼摊,我去买鱼。他殷勤招呼我,我只觉得心酸——真的不用这样的,我是你的学生呀。

我也不用忘记他为我杀鱼时手上划出的大口子,粘稠的鲜血流到鱼肉上,他的疼痛和尴尬。

我也不用只记得他那个春风沉醉的下午,粪水的味道和琴声。

这些都只是他的人生。

周西服

周西服老师从来不和除李大手外的老师深交。周西服,教历史,瘦高,眼镜,初三时,学校第一次发奖学金,年级第一50块,依次递减,第四的我20,后面的一人5块。而他在我们初一时,就自费上千块,给学生买学习机,班会给学生买烟,他带的班历史平均90+,而其他班班平不及格,学校第一名到不考试的混混都喜欢听他的话。

西服老师才情与大手老师比肩,但较大手老师努力。用高三实验班的要求我们乡镇学校初三的学生。我们没考上九十分的同学,自己走到讲台摔手——就是把手狠狠地摔到桌上,而且大家都心服口服,觉得对不起老师。

我们自习他在教室晃悠,西服背面全是干硬的米粒和油污。妻子是介绍的,没文化,不爱他,据说只是看上了他的教师身份。他讲一战拿学生会举例子,说学生会是学校的走狗。我当时是学生会主席,同学们转头看我的反应。晚上放学回家,路上已经没有人,他停下摩托车载我,告诫我一定要考名牌大学挣大钱出人头地……这些话由他讲出来,居然听着不刺耳。绝口不提学生会走狗的事情。

西服与大手老师一样,时运不济。

这里不得不提一位女老师袁气球,气球老师梦想让儿子出国。她名义上的爷爷与她母亲生的她。名义上的父亲,事实上的哥哥是个弱智。不知道是否是这样的出身给了她屈辱感,她一直以异常亢奋激进的方式赚钱,希望能送儿子出国留学。初三她请假去看她生病的爷爷,同学都惊讶她年近四十爷爷居然还在——我心里冷笑,公爸爸。不觉得自己刻薄。卖教辅、刻光碟、办英语辅导班,学校赚钱的生意他们夫妻都在做,做到让人厌恶的地步。

因为西服老师办的班比她人气高,她于是举报,教辅班这种事情本来就说不清楚,可大可小。

但西服老师被罚了巨款。妻子照样天天打牌,索性饭都不做了。生日给他短信,“女子啊,老师在河边钓鱼……”他总是称呼我们为“女子”,用方言喊出来亲切得有宠溺的味道。

我当时在想,何必为气球女保密。天真地想以这样的方式帮西服老师出口气,最后还是不屑于揭人短。而今我才觉得,西服和气球是同一类人,心比天高,一心想摆脱小镇的荒芜给人的绝望。只是西服通过与学生真切交流,给自己建造世外桃源;而气球的目标只有一个,逃离,彻底摆脱这个地方。

再后来,西服辞职考公务员,县城里的小公职,任务主要是陪人喝酒,我们高考填志愿,他给同学发短信“老师对不起你们啊,现在不能帮到你,但再等两年,我立稳了脚,一定会尽力帮你们的……”这些话,如果不是他讲的,我们都会觉得虚伪。那时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与他联系,更未指望他帮忙。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县里等车,他已不太记得我。他对我这个曾经被他称作“走狗”又叮嘱要出人头地的学生,微微寒暄然后转身离开。

我看见他的西服,背面还是皱巴巴的,大腿的位置有米粒。

钱大眼

我真正接受老师嫖娼,是在知道钱大眼老师的秘密之后。

钱大眼,具体教什么不记得了。矮胖,头大,笑起来肥肉颤颤,憨憨的。和学校谁的关系都处得好,教书很烂,赚钱能力一流,负责给学校大小活动拍照,垄断了学校的证件照毕业照的生意。

当时我在学生会,负责帮他发放照片,顺便收钱。他因此不收我的钱。活动照上有我的就送给我。毕业时对我各种叮嘱。

我觉得跟这老师关系不错。

后来我就毕业了。

再后来,我陪一个社会女青年去他那儿拍照。好久不见,我以为他会与我寒暄,他却只与那位女青年朋友聊天。他矮,我朋友更矮,他的目光很低,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他在把目光分成了三份:一份是跳动的,用来诠释“眉飞色舞”,好像在心无城府地聊天;一份是涣散的,假装漫不经心地扫视身边的人;最后一份固定而真诚的,用来看她的乳沟。掩饰得很好,把其他俩份疲惫不堪的目光都逗开心了。

她浑然不觉。我让她换了个姿势站。

再然后,我就知道了他年轻时候当团委老师,在放鼓号队器材和褪色纸花的活动室强奸了很多漂亮女生的事情,都是那种能歌善舞的水灵女孩。

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他那颗油亮的大头,还是在学校的文艺晚会上扭动着,选位置,拍照。

不出意外,我们都还有几十年的路,我会比他们活得长。我可以看着他们,衰老,枯朽,死亡。

我们都安守各自的命运吧,看上苍在死亡之外,还会赠与这样的他们,怎样的结局。(来源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人一下子是不能定义好与坏的,只能说无奈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