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余秋雨发声明驳斥离婚谣言:锁定造谣者(全文)

余秋雨老师又被离婚了……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得需要辨别一下才能略知一二啊。

f543dd18c52c66bd4aedbcdf

余秋雨:锁定造谣者

前几天有关我和马兰“离婚”的谣言一出来,周围的朋友立即喊出同一个名字。几项推断很有逻辑:

一、他选择马兰的生日发布这个谣言,可见他知道马兰的生日,因此是我们以前认识的人;

二、他替我伪造了一个“前妻”,又伪造了马兰的“声明”,这种“角色化的台词”一出现,证明他不是网络上的一般造谣者,而有“编剧”的职业病;

三、他明明知道马兰是一个真实存在,完全有能力反驳,却还要借她的名义造谣,证明这个人还停留在文革造反派“以势堵口”的等级。因此一定上了年纪,而且脑子已经出了问题。

不错,只能是这个人。有人说是某个青年女作家的自我炒作,我不相信。

二十年来这个上了年纪的人不再编剧,只忙着编造我的谣言,而且越编越急迫,我都鄙之不理。但这次,我真的愤怒了。马兰刚刚料理完我母亲的后事,又要转身照顾我的重病的大弟弟,而她的父亲也在住院。与此同时,她又在争分夺秒地主持着上海戏剧学院的戏曲音乐剧专业。看到她疲惫奔波的身影,我流着眼泪为她过了一个生日,而邀请来参加的,主要是为亲人们看病的医生。就在这个当口、一个伪造的“假马兰”的“离婚声明”居然在网络上铺天盖地!

这一来,不能不让我多说几句了。

我认识这个老编剧是在一九八八年。原因是,他在文革中写了一部最不道德的戏,诱骗学生废弃学校,上山下乡,当时的上海市左派头目曾下令家家户户都看。二十年后,一大群看了戏下乡的学生已进中年,却没有专业,集合起来要质问他,而且极有可能爆发围殴事件。他来求我解围,这才第一次见面,我严肃地批评了他那台戏,但又觉得他只是一个投机文人,不应承担全部责任,因此亲自到现场平息了一场一触即发的围殴事件。从此他满心感激地靠近我,还求我为他的作品写了序言。我看他认错态度还可以,就推荐他担任了一个剧团的行政职务,但只要一有机会,都会规劝他汲取文革中投机的教训。

谁知一年以后,他的投机面目再一次大暴露。几乎天天在见风使舵,还在关键时刻代表单位发表了一个极左声明,使我的好友胡伟民大导演连夜与他激烈辩论而突发心脏病,第二天去世。我打电话去质问,他哀声求告道:“我是处级干部,又是新党员,没有办法。”

我当即怒斥:“你是处级,我还比你高两级,知道上级没有让你发表这种极左声明!”就此摔了电话,立即寄出一纸绝交信,并在胡伟民的追悼会上宣布了这个决定。

胡伟民的死亡,加上我的绝交,给他带来了极为负面的社会影响。二十年来他不断造我的谣,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一次次编织“绝交的原因”。他似乎要让别人相信,绝交,是他“主动”的,是因为他“发现”了我的什么问题。

开始,他贼喊捉贼,造谣说“发现”了我的“文革问题”。他知道周恩来总理为了纠正他们一伙鼓吹的“上山下乡”运动,在一九七一年之后组织我们这些人回城市编写教材准备复课,他就造谣说这是“文革写作”。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文革中出现过很多笔墨,大善大恶紧咬在一起,恶中之恶,正是出于此人之手;

“文革谣言”揭穿后,他改口,说是因为发现我在汶川地震中“诈捐”。只可惜,灾区的很多师生天天看到,我捐建的三个学生图书馆一直屹立着,书籍、设备齐全,墙上还挂着王蒙、白先勇、余光中、张贤亮、冯骥才、贾平凹、刘诗昆等大批文化巨匠为三个图书馆的题词;

这次,雅安地震又发了,他为了防止人们联想起我五年前捐建图书馆的往事和他们造谣的真相,急忙拿出一个“离婚”的老谣言来掩盖。

为了从整体上洗去人们对他历史的记忆,近十几年来,他又一次运用投机的本事,摇身一变成了“异议分子”,而且言论特别暴烈。连全世界都肯定的抗震救灾壮举,他也全盘否定。在我看来,真正的“异议分子”应该尊重,但他的“异议”,无非是用文革的一套来反对今天的中国。而且全是谣言,全是民粹,全是起哄,全是编剧,严重败坏了“异议分子”的名声。

绝交那么多年,现在我只想劝他一句:一辈子活在自己编写的剧本里,还不腻吗?不如走出表演的幻觉,过几天真实的人的日子,而且老兄的年岁也已经“玩”不起了。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