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爱情起源于一场你情我愿的耍流氓

爱情起源于一场你情我愿的耍流氓

倘若我是史太君,打死也不能让孙女孙子们看《西厢记》和《牡丹亭》,否则唱至关键之时,我恐怕要以咳嗽掩盖至于吐血而亡。

贾政将“花气袭人知昼暖”怒斥为淫词艳曲,不知是他装纯洁还是真天真,总之真正的淫词艳曲另有出处,在杜丽娘的春梦里,在崔莺莺隔帘初见的千回百转的眼神里。而那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也蕴含在这一来一往的暗送秋波,眉目传情的勾搭中。

且要说说柳梦梅和杜丽娘的故事,这起源倒很有一种上不得台面的味道。

且说杜家有一独女,生在深闺之中,家教颇严,又有严师悉心教导,很令偷阅过《题红记》、《崔徽传》的杜小姐生出风霜刀剑严相逼的感慨。恰逢着一日,春光正好,杜小姐悉心打扮一番,“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小姐叹道,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便趁势在废园中散步一番。此时也正是百花争锦,芳团锦簇的好时节,可惜未有悦己者,小姐自也觉得这绮丽风光全是白费,云鬓花颜也只能在孤寂中付与那断壁残垣。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柳絮朦朦里忽地走出一面若玉冠,长身玉立的翩然书生,两相端详里他拉起她的袖子笑道:“小姐,咱爱杀你哩!”她面带嫣红,颔首而笑,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地施施然和他走到了花丛深处。

你若要说这是爱情,恐怕连生于现代自诩重口的我都不能接受。不过恰逢着你情我愿,又耽于皮相之美,干柴烈火一相逢,便胜却单身岁月无数,眉来眼去里都是浓烈的情欲。丽娘昏昏睡去,悠悠转醒,书生已然不见踪影。原是这园中的花神怜她,引来书生入梦同她共赴云雨,以慰寂寥。不想丽娘情深意重,日日思念,竟至于患上痼疾,中秋之夜,望月悲叹,便将芳魂消耗。

去年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剧院上演,立在最后一排踮着脚看,大抵是演到诊祟这一出,丽娘穿着一袭白裙,长长的红色披风从阶梯的顶端洋洋洒下,背景是考究写意的一轮中秋冷月,两展清清的纸灯缓缓升起。旦转过脸来,唱腔凄惨,情似诀别,那一刻,不过是附庸风雅也不尽懂戏的我们,竟也觉得眼眶酸涩,心内感动。情深至此,何以不能言爱。

爱情起源于一场你情我愿的耍流氓,这其中的真意难以用理性或者道德来衡量。

譬如潘金莲故意打翻的一双箸,李瓶儿翻过的那一堵墙,尤二姐娇滴滴地留下的九龙佩,这热辣辣赤裸裸的勾搭虽然昭然若揭,然而有那么几瞬也可以感受到其中熨帖的欢喜,那是受到恋情中的男女炽烈的感染,且不论这是感情还是奸情。然而金莲嫁入西门府后也曾掏心掏费地说过几句窝心的话,李瓶儿临终托孤之时苦心孤诣地向西门庆诉说治家之道,尤二姐囿于贾府受尽欺凌也不过将一颗心尽放在贾琏身上,而权当所受之辱是赎罪罢了。这一场源于勾搭的私情里,也掺杂了几缕令人鼻酸心热的情感,如同广漫河沙里熠熠生辉的几颗金子,让这荒蛮晦暗的河滩有了一点珍贵的光彩。

《霍乱时期的爱情》里费尔明娜·达萨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爱情也是源于如此。他们的初恋凝结了一切年少时期所期盼的纯洁清澈的美好。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邮局工作的少年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因为工作原因要到少女费尔明娜·达萨家中送一封电报,他在走廊里看到一间房里一位少女在朗诵课文,他瞬间觉得这位长着杏核眼的美丽少女是他梦寐以求的姑娘。

从此他开始了孤独狩猎者的秘密生活,从早晨七点起,他就独自一人坐在花园中一条不易发现的长椅上,在杏树的树荫下假装读一本诗集,直到看到那位渴望而不可即的姑娘走过,或者在周末的时候远远看到她从大弥撒教堂中走出来,便感到心满意足。然后他开始写下一封封的情书寄给她,她终于发现了他,他们相互感到惶恐,紧张,甚至产生了呕吐病倒的强烈的生理反应。未经世事的他们分别向智者和长辈请教,长者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啊。”

这句话点醒了两个受着折磨的年轻人,他们的感情终于有了往来。她开始给他回信,虽然她觉得这有些傻,然而这仅仅是爱情的开始。由于费尔明娜·达萨父亲的阻拦,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爱情受到了严峻的打击,他在深夜爬上她房子后面的坟山,对着她的窗口拉小提琴;她被父亲流放到遥远险恶的荒蛮之地,却剪下了自己珍贵的头发给他当做订婚的信物。

当他们历尽艰幸相见时却又发现彼此之间的爱意居然消失了,就像程佳瑶千里迢迢找到郭靖时那微妙的心理一样。于是他在妓院中放纵自己的肉欲,她也嫁作了他人妇,彼此纠缠错过了半个世纪后,才发现当年那些蕴藏在来往书信里的爱情的火种从未熄灭过。于是年逾古稀的他们坐上了名义为霍乱的船只,重新开始他们的爱情。

我是如此地相信这本书里所诉说的爱情,因为它的真实,它所诉说的爱情的美好、琐碎、肮脏、悲伤和痛苦,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是活在尘世里的看得到摸得着的凡物。然而我认为最值得也是最容易被诗化和冠以所有美好幻想的阶段,就是小荷刚露尖角时的相互试探和勾搭,因为神秘而渴求,因为羞涩而悸动。

不禁想起了莎士比亚写过多首十四行诗,批评乃至诅咒剩女。他说剩女只和自己的明眸定情,把自己当燃料喂养眼中的火焰,将一片丰沃的土地变成荒田。他呼唤四十个冬天来围攻剩女的朱颜,让她独自死去时,只有肖像和她一起。他甚至恶毒地宣判,剩女未用过的美将与她一同进坟墓,成为死的胜利品,为蛆虫所享用。

莎老口味之重,心腹之黑实在令我汗颜。殊不知剩女没有爱情已经颇为惨烈,莎士比亚还不忘再加上一只脚,可见不会勾搭技能的人算不得完满的人,其一生都是苍凉惨白的冬天;而掌握着主动权的男女是两根跃跃欲试逶迤向前的青藤,在探索里触到一起便绵延开来,漫出一片新绿,春光烂漫,芳华遍地。

然则还有一种更为悲剧的情况,谓曰“求之不得,辗转反侧”。那是一个人朝着寂寞的山谷空喊,只得到深沉的哀伤的自己的回音。

《汉广》有云:“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汉之永矣,不可方思。”这个含蓄内敛的男子始终没有对江水那边的女子表达出自己的心意,直到她出嫁的队伍从道上走过,他站在江水里望着送亲的队伍,以一个沉默的祭奠般的姿势。他的爱情自生自灭,不留痕迹。

单相思是在沉寂浓黑的春夜里坠向广袤泥地里的一颗花种,被湮没得毫无痕迹,只留下了对明日花影摇曳的无奈苍凉而又美好伤感的幻想。(来源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爱情一次耍流氓,但大家都想….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