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心理治疗马Chase的安乐死过程

11667018908c16e922o

For Chase

Chase是我一起工作过的一匹马,今天早上我们给它做了安乐死。

我是在我马术治疗老师的马场遇见Chase的,它是一匹心理治疗马。Chase是多年前由它的前主人送给我的老师的,送来一年以后,它的前主人就自杀了,所以老师怀疑其实送出Chase也是她自杀计划的一部分。打包送东西是自杀前很常见的行为。

而且我们都觉得Chase可能被虐待过,它的神经容易紧张,鼻子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而且视力出奇的差,差到下雨时看到地面水塘上的反光,都会因为看不清而疑神疑鬼半天——前两天我和另一个学生还聊过这件事,因为当时我们只能在积水的马场遛它,结果它跑得出奇的慢,研究起水塘来没完没了,完全无视我们的要求。

Chase并不是我一起工作最多的一匹马,听说它的前主人是一个精神极不稳定的人(最后自杀了么),经常骑着它疯跑,以至于它跑起来经常撂蹶子。像我这种坐不稳的类型,老师是不让我坐到它背上去的;老师自己几年前骑它都被它搞到骨盆损伤一次,腹腔大出血,差点要了命。但是我还是跟Chase做了很多训练,它在马群中的地位居中,不会太年轻,又比较容易听命令,所以地面训练用到得还挺多。

Chase对人也很热情,基本上见人就会去大嚼特嚼对方的衣服(这是马表示“我跟你好”的方式之一),如果你去了一天都没跟它玩,走的时候它有时会狂冲过来,表示在你走前必须要跟你亲热一番——简单来说,就是继续嚼你的衣服。

听说Chase的腿三年前断过一次。过去一般来说,马如果腿断了,基本就是直接安乐死。因为你很难让马长时间不站着,但它站起来就必然会加重骨折,这样来回骨折老也治不好,对马对人都是一种折磨。而且马是一种天生就神经相当纤细的动物,一旦腿断了连疼带折腾,很容易犯马疝气。

马一犯起疝气来,腹部绞痛难忍,什么也不能吃。本来已经骨折的马再犯疝气,基本上倒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但是现在的兽医技术有所提升,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处理方法,但总之Chase那一次算是挺了过来,否则我跟Chase也就不会遇见。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与上次不同。说起来我们前几天都有注意到Chase脚上似乎伤了一块,但是大家都以为是蹭伤。最近马群里等级变动很多,马之间经常乱咬乱踹导致受些轻伤,所以对Chase的伤,大家也都没有在意,而且Chase走路的姿势看起来也一直很正常,并没有显出是伤到了骨骼或者软组织的样子。听说前一天,隔壁的邻居还骑着Chase跑了一大圈,并没发觉什么。

但是今天早上Chase明显就不行了,脚腕上彻底肿了起来,几乎不肯沾地。我的老师正在别的城市做工作坊,根本回不来,他的老婆早上叫兽医给它来照了X光,兽医看了片子说,骨折的太厉害,又是和上次同一只脚,这次已经不行了。

我本来是为了给另一匹马做激光治疗过来的,但是我来到马场的时候,就看到Chase已经躺在地上了,水还可以勉强喝一点,东西已经不吃了,明显是犯了疝气。但是它这个状况,我们连止疼片也喂不进去,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兽医快点来做安乐死,大家不忍心看着Chase继续痛苦下去。其他的马都感觉到它出了问题,连一向脾气暴烈的母头马,都过来蹭了蹭它,公头马更是一个劲儿地给它舔伤口,可是大家其实都知道,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老师的老婆不忍心看着Chase死,但兽医来的时候有马认识的人会比较好做,我就答应留下来陪着Chase。老师的老婆又给她的一个邻居打了电话,让她过来看着,就自己开车走了。走的时候,看她已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了。

我们读咨询的多少都知道点“临终关怀”之类的事情,但是给马要怎么临终关怀呢?我觉得Chase其实明白会发生什么,它只是一直躺在地上,眼睛似乎看着太阳,亮亮的,并时不时喘几口粗气。它对声音还是很敏感,外面马路上一有车经过就想爬起来看,但是挣扎两下,它就又会躺下了,大概是实在没有什么力气了。

我跟Chase就这么呆着,它紧张的时候我就摸摸它,让它稍微放松一点。我告诉它很快就不会痛苦了,也不知道它听不听得懂。马痛起来是很隐忍的,Chase也是这样,等到邻居过来的时候,它基本已经眼睛半闭了。

有了邻居在,我就跑到远处有信号的地方收了一下短信(山里的马场手机信号很差)。老师给我的电话留了言,说知道是我在陪Chase,很谢谢我,然后希望我能剪一撮Chase的鬃毛留给他,因为Chase死后很快就要运走,他是没机会再见到它了。

老师是个六十多岁的美国爷爷,平常很少流露感情,但是我听电话留言的时候,明显老师在那边已经哽咽了。真不知道今天他要怎么做完工作坊……我之后也有给老师发短信告诉他情况,他也只是说“谢谢,晚些时候再联系”,我想应该是很悲痛吧。

兽医是个挺年轻的女生,大概也就20多岁,带了两大针管的药,再加上一些镇静剂。兽医刚想给Chase打镇静剂,Chase却突然站了起来,拼命想要跑开,连针管都差点留在了它身上拔不下来。邻居只好给Chase套上绳套,用力拉着它。

兽医看着Chase就哭了,说前两天也是去给一匹马做安乐死,那匹马足足逃跑了45分钟……即使已经不行了,但是求生本能还是驱使着它们不停地挣扎。明明知道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但即使作为兽医,看到这样的情况也还是很痛心的。

两管镇静剂下去,Chase终于不再挣扎了。打进去药以后,不到一分钟Chase就突然横着倒下。倒下之后,它又抽搐了好几次,兽医说是全身机能停止的时候,身体还想要吸氧作出的条件反射,兽医只能压着Chase的头。

没有一会儿Chase就去了,眼睛还睁着,想要让它闭上也闭不上,身体虽然是温热的,却是已经僵了,就维持着最后一刻挣扎的姿势再也不动了。我想我明白为什么老师的老婆一定要离开,她养了Chase这么多年,这样的场景是决计看不下去的。

兽医让我们把Chase盖上。因为运尸体的人还要好几个钟头才能来,如果一匹马就这么倒在马场上,路过的人有可能会打电话叫警察。剩下的马都过来看了看它,邻居说即使它们不过来看,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马对周围的能量变化有很敏锐的直觉。

她说她有一匹马安乐死的时候,她的另一匹马在很远的地方,根本什么也看不到,估计听也听不出什么来。但是那匹马一倒下,另一匹马就突然高叫一声,像疯了似的冲过来。她说那之后连续好几天她都做噩梦,梦见另一匹马冲过来的那个瞬间。

我剪下Chase的鬃毛后,我们就把Chase盖起来了,用了好几块盖马的大毯子。我们不得不把别的马赶到围场锁起来,因为一不注意,少不更事的小马就会跑过来翻我们盖住Chase的毯子,我们又不能总在那看着。

其他马对被关在围场很不满,而且马场出现了这么大变动,它们全部都很焦虑。给它们水喝它们会全部踹倒,一给它们送水,它们就挤在门口恳求着我给开门,用马饼干都哄不住,我也只好不管它们一个人默默离开了。

离开马场之前,我又看了看被毯子盖着的Chase,毯子下面Chase的眼睛仍然睁着,就像它还活着一样。我趴到Chase身上,都两个小时了,Chase的身体还是温热的。但是我知道,Chase已经不在这儿了。如果马也跟人一样,会有出体的濒死体验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它也正飘在周围看着我呢?或者也许以总是跑得这么快的Chase,它说不定已经早早冲到另一边,冲到它想去的地方了吧……

这一年土星回归,遇到很多和死亡有关的事情。不是工作的机构里有人要自杀,就是来访者有人要自杀,自己也认真考虑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事情,不过就发生在眼前的死亡,这大概还是头一次吧。我从没想过要避开死亡这个话题,所以这一次也选择了直接去面对。对于生命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是出生,一是死亡,是不可以不去深刻了解的。

在马术治疗中,我们并不把马当成低自己一等的生物,而是当作共同成长的同伴,或者甚至说我们从马身上学到的东西,要远远超过马从我们身上学到的东西。马并不需要我们,但我们需要马。就像Chase,原本是一匹野马,它从来也不需要我们照顾,人类捕获它是为了满足人类自己的需要,并且它之前的主人也并没有好好照顾它。但不论是我,我的老师,还是与它做过马术治疗的无数来访者,应该都从它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无数与它相遇和工作过的人中,Chase把它一生的最后一刻留给了我,也把它一生所能教授的最后一课留给了我。我知道此时Chase的身体一定已经运走了,这一生我都再也不会见到它了。但在那最后一刻里,Chase要告诉我的,究竟是什么呢?它留给我的最后一课,我还要花很长时间慢慢思考吧……(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