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马伯庸:末日焚书(亲王的极品吐槽体小说)

亲王神作,祥瑞御免!神级吐槽,笑死我了!

4413536619_406d42483b_z

马伯庸:末日焚书(一)

我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挥出消防斧。这一次斧子准确地切入小松树的凿口,把它拦腰砍断。它的上半截直挺挺地倒在雪地里。我放下斧子,迅速搓了搓双手,然后掏出一卷尼龙绳拴住树干,拽住绳子一端,一步一滑地往回拖去。尽管已经做足了防护,但极度的严寒仍让我感觉自己什么都没穿。寒风好似一个狰狞的刽子手,先用低温绑住我的四肢,然后一片一片地切削下血肉。

五分钟后,我终于把松树拖到图书馆的正门。只是短短几十米的路程,我的三层口罩和护目镜上已经挂满了白霜,脸和指头微微呈现青灰色。再多呆上几分钟,倒下的恐怕就不是松树,而是我了——不,也许不会倒下,我会直接僵立在无边的雪地里,成为一根人柱。

我咬紧牙关,抬起几乎冻僵的胳膊敲了敲门。正门旁的通道“吱呀”一声打开,三、四个把自己裹成粽子的人伸出胳膊,七手八脚地把松树和我拽进去,然后迅速关上门。这短短一瞬间的开关,就有一大片雪花呼啸着从缝隙钻了进去,发出古怪的呜呜声。

图书馆里一点也不暖和,只比外头高那么三、四度,但至少没有风。在大堂前头的地板上,有一堆火正熊熊地燃烧着。这个火堆不算很大,里面扔着劈碎了的桌椅和衣柜,还散发着油漆和三合板胶的刺鼻味道。十几个人围坐在火堆周围,裹着各种样式的衣服,个个神情忧郁。我把消防斧扔给徐聪和邵雪城,让他们把松树劈开,然后冲到火堆前,脱掉手套,恨不得把双手直接架在火上烤。周围的人挪了挪屁股,给我腾出点空间来。我带回了至少能维持四个小时的燃料,有权享受一下温暖。

有人给我递过来一杯水,这是用雪化的,水很温,里面漂浮着各种可疑的PM2.5悬浮物,但我没计较,一饮而尽。这时候徐茄走过来问道:“老马,外面还有多少松树?”我告诉他,这是附近的最后一棵。再想要砍,只能去隔壁的科委大院,那里还有几株景观植物。徐茄听完忧心忡忡:“那起码有六、七百米远吧?”

我把靴子脱下来,翘起脚凑近火焰,僵硬的脚趾头在火焰舔舐下,传来一阵酥麻:“对,这种天气里,任何人都撑不了那么远,更别说往回运燃料了。我跟你说,咱们这次,真完蛋啦。”

“这都是政府的阴谋!从有狗那年开始,他们就有计划地削减城市园林规模,为了把我们冻死!”祝佳音从毛毯里探出头来,嘟嘟囔囔地嚷了一句。我瞪了他一眼,他悻悻缩回去,继续摆弄手里的收音机。那收音机几天前开始就收不到任何信号,只有各种噪音。只有祝佳音认为这些噪音肯定隐藏着特别的规律,每天神经兮兮地抓着旋钮倾听,我们谁都懒得去说,随他去折腾——顺便提一句,祝佳音还是我们当中唯一一个可以一字不差唱全《忐忑》的人。

徐聪和邵雪城已经完成了那棵松树的肢解工作,抱过来几十条长短不一的柴火。徐茄挑了半天,拿起一块短柴,扔进火堆里,火堆发出噼啪的声音,稍微旺盛了点,还有一股松针的清香。他环顾四周,看到所有人都可怜巴巴地盯着他,叹了口气,又扔进一条长的去。

我们这一批人之所以会被困在图书馆里,纯属意外。简单来说,在正月十五那天,寒流突如其来,等市民们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倒春寒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暴风雪已将整个城市彻底封锁。无论是机场还是高速路,都彻底瘫痪。在这一个只要一点小雨或小雪就会导致全城交通堵塞的城市,可以想象暴风雪会造成多大麻烦。每一辆汽车都朝着出京方向缓缓移动,许多人就这样冻死在三环、四环或者西直门桥上。临死前还保持着一边按喇叭一边把头探出窗外大骂的姿势,还有的人试图下车遮住车牌,就这么手持光盘活活冻僵,特别悲壮。更多人选择了徒步离开,他们的结局甚至无法想象。

我们几个朋友来到这座图书馆,是为了做一个课题而搜集资料。结果拖延症爆发,我们在空无一人的阅览室玩了三局杀人和五局三国杀,完全把查资料的事抛到脑后。等到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图书馆已被大雪包围,整个建筑里只剩下十三个人,包括十个读者,两个工作人员,还有一个拿撒勒人耶……哦,说错了,是一个中国犹太人,叫李超。他是地下教会的基督徒,非常多疑,总认为别人会出卖他。只要别人靠近他,他就尖叫着喊道:“你们当中有人出卖了我!”

这座图书馆是一座苏式建筑,非常厚实,钢筋水泥里流淌着俄罗斯民族的耐寒特性。在它的庇护下,我们总算暂时免于严寒的侵袭,成为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不过随着温度的进一步下降,图书馆也开始冷得让人无法忍受。我们曾经试图离开,寻找另外一个落脚点,但被暴风雪挡了回来。极度的寒冷,让任何户外活动都变得致命。他们不得不退回图书馆,就地取材,把桌椅柜箱等木质材料拆散点燃,充做燃料。

这场严寒侵袭是怎么来的,波及范围有多大,没人知道。电视和网络在这种酷寒天气里已经彻底报废,只有收音机多撑了一阵。根据祝佳音从噪音里解读出的消息,整个中国北部都已经被白雪吞没,政府宣布迁都三亚。他还告诉我们,前几年三亚各类高价宰客的行为,其实都是政府在暗中筹集重建资金。

“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偶然,这一切都是有联系的。如果我们勤看《环球时报》和《人民日报》,就能更早觉察到其中的蹊跷。”祝佳音在毛毯里蠕动着絮叨,活像一头星球大战里的贾巴。他这种奇怪的话特别多,今天说自己前世是机长,明天说自己曾经去过印度,没人当真。

“操!净扯些没用的,赶紧想个办法保持供暖吧!”邵雪城不耐烦地嚷道。祝佳音猛地跳起来:“还有你!你这名字起的有问题!你出生的时候,肯定有什么征兆!你爹在国家什么部门呆过!他一定参加什么计划吧?”邵雪城勃然大怒,举手要打,被其他人赶紧拦住了。

这时候,郑大姐慢悠悠地开口道:“年轻人,你们急什么,这里头能烧的东西,可多着呢。”她提着一袋薯片,笑眯眯地看向老王。我们的视线,都移动到老王身上。老王立刻变得特别紧张,他从地上抄起一条柴火,使了一招华山派的“苍松迎客”,颤颤巍巍地喝道:“你们休想打书的注意!莫怪我掌中宝剑无情!”

老王和郑大姐都是这个图书馆的资深老员工,暴风雪来临的时候他们在值班,结果也被困住了。郑大姐对生存的反应速度,连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自愧不如。她在暴风雪爆发的第一时间,就飞快地吃光了自己的盒饭,然后用一枚硬币,把自动售卖机的零食和饮料都取了出来。我们如果想吃,必须得向她买。她甚至旁敲侧击地搞到了所有人的体重,我偶尔看到她写在一张纸上的脂肪计算公式,才明白她的深意——顺便说一句,我的顺位排名,还挺高的……

而老王则是另外一类人。他把那些书视若珍宝,坚决不许任何没借书证的人碰一根指头,谁胆敢违反,他就会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他嘴里喊出来的武功招式变化多端,但实际上只有一招:扫帚迎头乱打。老王到底有多老,谁也不知道。根据郑大姐的说法,老王是图书馆管理员界的一条资深好汉,跟主席共过事,为马克思修补过地板,亚历山大图书馆被焚的时候他在哪不知道,但孔子去找老子请教那天,老王肯定是休病假了。

这样一个老家伙,不让我们碰书,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燃料充足的情况下,我们乐得尊老,保护人类智慧的结晶。但现在大家都面临生存危机,究竟如何选择,并不是多么难的事。

“老王,我们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人命关天啊。你看,我们这里还有女生呢,她们体质太弱,肯定撑不过严寒。”我劝慰道,指着几个缩在角落的女孩子,试图激发起他同情心。

“你们可以用体温帮她们啊,何必烧书!”老王的反击也很犀利,直接击中了个别人的要害。在那一瞬间,几道暗恋、炽热的眼神交错,大家都迟疑了一下。

“重点不在这儿!总之您得让开,尽快打开书库!燃料已经不够了。”我尽量平心静气地说。老王一晃脑袋:“除非你从小郑的尸体上跨过去。”

郑大姐跳起来大叫:“老王头你别把我扯上,我都不是正式编制,逢年过年发东西没我的份儿,这会儿想让我拼命,没门!”老王没了援军,只得抓起柴禾,倒退了几步,眼神坚毅,一脸的不妥协:“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你们不能烧!知识就是力量!”

“法国就是培根。”大家一起习惯性地跟了一句。然后我毫不客气地说:“现在对我们来说,知识就是热量。再说了,又不是这一家图书馆嘛,咱们政府不是已经迁都三亚了吗?他们肯定带了不少书去。”

“废话!这种假设你信吗?”

面对老王的质疑,我没法理直气壮地回答。老王见我气势稍弱,挺起胸膛,长长叹息道:“现在外头信息断绝,说不定现在全世界都已经毁灭了,就剩咱们这一处。你把书都烧了,咱们人类几千年的文化,可就失传了,绝种了,到时候咱们怎么跟后代交代?可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毁了一个物种啊。

“跟他一个西城区的奸贼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打晕了完事!”

忽然那一个人厉声喊道。说这话的是田骁。他在电视台当编导,但骨子里是个狂热的宣武门复国主义者。自从两年前首都宣布取消宣武区编制,将之合并入西城区以后,他一直倍感耻辱,在各个场合表达自己的不满,同时对西城区出身的人有刻骨的仇恨。老王赶紧说他是海淀的,田骁压根不听:“海淀也是西方的!”他捋着袖子走上来,一把将老王拽开,却不防被老王一扫帚打中脑袋,登时就火了,两个人推搡起来。

我其实也有点犹豫,都说尊老敬贤,可在这生死关头,谁还在乎几本破书啊。老王活了这么久,就算是殉书而死,他也值了。我们可还是八九点钟的太阳,还没活够呢。这时候,一个女生从角落里站了起来,细声细气地说:“大家别吵了,在这个紧要关头,我们应该同舟共济才对。”

“同舟?”祝佳音立刻精神起来,“这你可问对人了,我知道方舟在哪,它根本不在西藏!这可是个政府的大阴谋!”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
    真是一个悲剧。。。。。。。。。。。。。。。

    (3)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