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49岁的张朝阳:我们这代人没价值观,也没原则

zhangchaoyang

张朝阳:媒体业变化太大了。前两年是要请很多记者到酒店开发布会。现在变成了跟媒体人一一对聊。

程苓峰:发布会出去的信息是零碎、表面的。单聊的信息是整体、深入的。社会化媒体又把这些系统的信息再扩散出去。说明你们在与时俱进。

下面说正事。搜狐的内部创业在行业里做的相对好,有了比较成功的多元化。游戏、输入法、搜索、视频,都是这样。你们怎么做到的。

张朝阳:它们先是自然形成的,后来我们顺水推舟。

刚开始做游戏,我们屡战屡败,从韩国引进到在国内找开发公司,都不成功。后来看中王滔团队,说等你做到什么地步就分给你什么东西。后来一下子做成了,我就必须兑现承诺,然后就形成拆分的状态。

对于有点历史的公司,有大锅饭的问题。当时王滔来搜狐,如果做不成也就什么都没有,他是背水一战。后来我觉得游戏这种模式可以推广,使得一群人集中精力做一件事而且有明确的目标,并且这个目标实现和不实现是有区别的。

后来就有了搜狗输入法、搜狐视频。

程苓峰:选团队、给承诺之后,你的角色如何转变。

张朝阳:具体的财务指标、销售还有日常竞争、战术层面我不太管。但我管的一个是产品的竞争力,另外一个是营销。拆分以后好像我不管它也能正常运行。我的介入是要实现超越,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们在做一件事。第三个,当我觉得需要重大变革,或一个产品可以整合搜狐其它部门的力量实现突破,我就介入。

程苓峰:那你们有没有因此对内部创业形成制度。

张朝阳:不能。公司是一个有机体,不能一般化,必须具体项目具体对待。要选对项目,选对领域。

程苓峰:为什么不能一般化。

张朝阳:公司是个生命体,你要跟着它的生命形态、生长过程顺手推舟。不能像积木盒或机器化,说你们都可以创业了,洒一批种子下去。这样不行的。必须精心看它怎么长,长的方式跟具体的人有什么关系。有人适合有人不适合创业。

如果一个部门做得有声有色,说明部门领导人有能力,就有可能让他创业拆分。到底是否选择这个人,当然是种感觉。他们都是共事很多年的同事,相当了解。这种了解是一种感觉。

程苓峰:但搜狐手里的几个东西都遇到瓶颈。

张朝阳:新闻客户端异军突起,挑战是如何在强大的微信面前不被边缘化。搜狗的三级火箭,本来可以直捣百度敌营。但冒出来360,现在的挑战也是巨大。

视频的瓶颈是流量和品牌。如何让“到搜狐看视频”成为一种大众习惯,过去两年搜狐视频的营销做得不够。另外UGC也是做得不够。两方面共同导致流量处在一个瓶颈。UGC是用户原生力量,如果没有UGC,那就在跟数学在赛跑,跟原子弹赛跑。你是跑不过数学和原子弹的。

光靠内部创业和拆分还是不行的,光靠我撒手不管让大家自我奋斗也是不行的。现在搜狐新闻客户端,没有分拆,也很成功。不能简单说拆分解决一切,游戏的成功并不一定能复制。

程苓峰:这些瓶颈的背后,有没有共通的原因。

张朝阳:通过拆分,使得各个战线有强力的队伍在做,没太大失误。但又因为我的没参与,导致有缺失。一是整体搜狐的品牌营销。就像08年奥运会,09年打盗版。这两年搜狐品牌有点弱。一是没有产生爆发性的以数学规律爆炸的东西,无论微博还是微信。

本来2010年我在考虑下决心打UGC这场仗。紧急从白社会调人到微博打仗,搞微博相亲、刘烨登山,当时搜狐微博的势头有起来一点。但后来终止了。

程苓峰:江湖上有个说法。搜狐老出能独当一面的人,龚宇、古永锵、李善友、陈一舟、王滔、王小川。这跟你的风格有关。“张老板在后面。下面人要想清楚,然后去急、拼、要资源,逼着你成熟”。另一个风格是陈天桥。“桥哥很快,想清楚后直接画张蓝图给你;但下面跟不上,揠苗助长”。马化腾和马云处于两个风格之间,比较平衡。

张朝阳:我部分认可。我的姿势是lay back。更多是观察形态,看它的生长。不像陈天桥那种。主观的计划性往往跟不上现实。尤其互联网,哪里能爆发这个事难以预测。

如果要想预测,你必须深入的潜入这个产品当中,你才能准确预测。这就是腾讯为什么做得好的原因。战略计划的推进的前提条件是,你必须成为一个最好的产品经理,你在第一线能摸得着方向,能判断,开启战线。

我介于马云和马化腾之间,我没像马化腾变成深入浅出的产品经理。但也不像马云那样,那么不是一个产品经理。我以前在营销上做得很多,在产品上花时间不多。我曾经深入过,但没特别在第一线做产品经理。这样的话,我太主动规划产品,方向就可能错。我就坐在旁边看怎么生长。

程苓峰:你怎么看搜狐新闻客户端长起来的原因。

张朝阳:人们拿着手机,碎片化的时间来了解天下,是刚性需求。以前是中移动的短信新闻,后来这个界面变成互联网之后,需要有两种基因组合起来才能成功。一种是内容本身,一种是渠道。

市面上的公司有的是强内容,有的是强渠道。之前我觉得搜狐的技术、内容、和产品部门割裂得厉害,就决定整合内容、产品包括无线部门。我们经历过SP时代,01年跟各地运营商和终端厂商都有经验和资源,这就是渠道能力。

这样我们这个组织的基因比较全面。产品比凤凰强很多,内容比新浪强很多。

程苓峰:不同公司的做法还是跟CEO个人禀赋有关。你觉得自己相对最强在什么地方。

张朝阳:公司内部比较宽松、随意。没繁文缛节、条条框框。我不想让条条框框遮蔽我对问题的认识。还是比较敏锐,能看到一些机会,或者让同事能表达出他们看到的机会,然后抓住它。

我对营销的感觉非常好,能迅速把一个事变得“天下皆知”。但做营销的过程又会占用我对产品的悉心研究的时间。以及我的勤奋度又不如马化腾。我之前晚上就不工作了,就出去玩。这就是我的优缺点。

程苓峰:你现在最想“天下皆知”的是什么?

张朝阳:人生的意义。

以前目标就是把搜狐做好,让员工都赚到钱,然后就休闲娱乐。现在觉得人生意义在于参与和创造。这是人和动物的区别,人要创造价值,活着才有意义。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存在。

人存在的意义以及快乐的前提,是人要跟这个世界充分的交流。这样就能理解为什么默多克70多了还在拼命为公司工作,为什么盖茨那么成功还要做慈善事业,每天乐此不疲去解决人类的问题。

以前我不太理解,以前我觉得我人生太快乐了,有那么多好玩的事,为什么要工作。但那些好玩的事很肤浅,人存在的深刻意义在于他必须参与。做一些有价值的事。

程苓峰:做搜狐是件有价值的事吗。

张朝阳:比如搜狐有一万个员工的责任,比如搜狐做新闻媒体,有社会责任。中国娱乐业以前很糟糕,后来我们打盗版,现在版权起来了,做内容的能赚到钱了。

现在中国娱乐业处于爆发前夜。我在美国亲眼看到好莱坞的伟大,让美国文化输出全世界,让美国人民生活有趣。我希望在中国的娱乐业爆发过程当中推一把力。同时搜狐作为新闻平台能以建设性和向上的力量推动中国进步。这样在人生存在的意义又增加了一层。

这都是脱离小我、脱离低层次的赚钱、花天酒地的那个层面。这也是人类的进化所选择的,引起人类深刻的快乐而不是浅层次的快乐。几十万年前有很多物种,物种如果不创造价值让自己快乐,就不能延续。

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不会产生规则、秩序、精神力量、道德尺度。那个环境里没有谁有序的去创造,那样的物种会消亡。

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类大脑皮层极其发达,对理智的精神的超越,不是动物层面的愉悦感。愿意利他、而且创造价值,人类才能发展。其它物种消亡了,人类存在,这是大脑的进化选择。

如果说我以前规划的人生是赚很多钱出很大名,自己享乐渡过余生。现在觉得那个东西持久不了。必须还要工作创造价值,活到老工作到老。

程苓峰:中国娱乐产业处于爆发前夜。为什么。

张朝阳:市场规模很大。两件事促进了它。

一个打盗版,涓涓溪流到现在成为洪流。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使影视作品能赚钱,这很重要。一些私营制作企业即使没关系卖到电视台,也可以卖给网站。网站是民营的。

二是民营的文化地产院线起来了。比如万达影城。以前都是国营电影院。现在要帐算的清楚,要能赚到钱。这两个推动力导致中国对内容的制作产生前所未有的爆发,品质越来越好。

程苓峰:刚才你说2010年本来想发力UGC但终止了。为什么。

张朝阳:当我下定决心、整合力量做这件事时,我自己休假了。

程苓峰:为什么。

张朝阳:抑郁了。碰到一些事焦虑,在雪山上缺氧,受到刺激,抑郁。

程苓峰:我不相信是偶然的事故会导致抑郁。应该有以往生活经历的原因。

张朝阳:我在2010年以前是非常阳光、非常快乐的。

程苓峰:那两年时间你干嘛了。

张朝阳:在跟自己的精神搏斗。这方面我不想多谈。

程苓峰:这个过程当中让你逐渐转变,走出来的一些事。

张朝阳:尝试过很多方面。尤其理解大脑的工作原理。从中医、佛教、西医、西方心理学、脑科学、行为科学各个方面全面了解。

程苓峰:听说你至少五六年前就开始打坐了。

张朝阳:以前不是真打坐,包括以前练瑜伽、登山、对健康极其关注,身体也好。但那些都是小儿科,我这两年还真打坐了一段时间。

程苓峰:真打假打有什么区别。

张朝阳:以前打坐就是自己思考问题。真打坐是不思考,关注呼吸。我倒没有出禅,但体会到清安的感觉。进入到什么都不想、一种快乐的感觉。

这两年是人生观整体在苦难中成长。现在看我之前,那时真是快乐的不知所以然。

程苓峰:在苦难中成长。你的苦难是什么。

张朝阳:这个我不想多谈,这是一个精神问题。

结果是我对大脑必须有关注。了解到所谓神经原可塑性原理。如果你的思维不管好它,如果朝负面走,像漩涡一样,很可怕。往正面走就很好。大脑是任意的,思维是可塑的。

一个痛苦的人可以变成一个快乐的人,一个快乐的人如果钻牛角尖也变得痛苦。脑子是可以变的。但改变大脑的方式不能靠思想,而是靠重复性的行为。只有行为可以改变脑子,而且要重复。

佛教已经证明这一点,西方科学也在证明这一点。佛教几千年来让多少人摆脱了痛苦。通过重复的打坐念咒,重复性的行为。修为,是说你的人格一定是要修的,靠思考是出不来的。一定要修,修的话,需要重复性的行为才能改变。

程苓峰:怎么样形成重复性的行为。

张朝阳:要有一些原则和一些坚持,也就是所谓的价值。有了坚定的价值观和原则,就会坚定不移重复去做很多事。当重复做很多事,长时间后你的性格就会被改变。价值观、以及原则的重要性。

程苓峰:这就是佛教里的“戒”和“定”。

张朝阳:对。

我们这代人尤其是成功的人,出现精神危机的很多。比如在美国就不是。像盖茨、巴菲特,基督教文化以及整个国家的价值观很牢固。基本的谦卑,做事有一定的规则,有媒体、公众、上帝看着他。所以美国成功的人没有发展成精神问题。因为他认为自己在上帝面前是谦卑的,他有规则。

如果不按照这个规则。像泰格·伍兹那么多女朋友,社会和媒体就一棍子打死,他没法活。

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的观念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但利他概念被中断了。文革这些多年。共产主义信仰大家也不信。

我们这代人实际是没价值观的,也没原则。所以有丛林法则,各种各样的原因你可能就成功了。你开始利用而不是遵守原则,利用的尺度很大。最后你放弃了谦卑,开始自我膨胀。

神经原可塑性原理就是说,你管理不好自己就到负面,思维很容易陷入。尤其当你获得很多、自我膨胀时,神经原可塑性原理就会从负面角度来攻击你。

神经原可塑性原理是2000年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证明的。近几十年人类大脑最大的科学发现。

程苓峰:中国很多人是为所欲为。

张朝阳:对,没原则。导致中国现在的精神危机、抑郁群体非常多。尤其在企业家里面。

程苓峰:外面人很少知道。

张朝阳:很多人都不说。

程苓峰:他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张朝阳:中国心理学发展不够。靠药物。

程苓峰:中国的儒释道能解决这个吗。

张朝阳:传统这一套有几千年了。可能解决。但中断了很久。汉地的佛教被官化了,寺庙变成民政部的单位,汉地佛教很悲惨,近60年没出什么大家。没一个整体的全民族的整体文化,每个人都探索各种各样的方式。

程苓峰:互联网这种技术本身,对这个有帮助吗。

张朝阳:互联网把西方价值观带进来了。搜索引擎能找到各种东西。那些潜移默化的行为方式,通过美国电影进来。现在年轻人挺美范儿的。但好莱坞的电影并没准确反映美国社会,美国真正的社会是非常善的。我们电影里整天看的是枪击、凶杀。到美国小城市,人们非常善良,有很强的价值观。

光靠引进美国的文艺作品,对价值观的树立还是有限的。我们现在需要中国年轻人的精神导师,或者确立中国的大家,给中国年轻人提供价值观。

程苓峰:生长于本土。

张朝阳:对,植根于本土。不止嫁接于好莱坞文化,那个只是有帮助。

程苓峰:这两年你去了什么地方。

张朝阳:看佛教去尼泊尔、西双版纳。也跟西方的心理医生接触讨论。读一些书。还有中医,各方面都尝试。挺不容易的。希望是一种成长。

程苓峰:你64年生。今年都49岁了。

张朝阳:对。

程苓峰:你几点睡觉。

张朝阳:12点。

程苓峰:几点起床。

张朝阳:7点。

……

后来我问了张朝阳的助理。“他还单身吗”。回答是“还是”。“他这次回来复出跟以前的不同?”回答是“更定得住”。(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