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们自称爱母亲爱得要死要活,却没问过她们哭不哭

他不在乎母亲过得好不好,母亲为了他过的越不好,他越觉得伟大和得意。总之他需要的是一个随时愿意为了他去死的母亲,如果母亲还能真死翘了,他简直觉得伟大透顶了。其心可诛。

0_80821_c8435bb8_XL

哭泣的母亲

文/囧之女神daisy

几天前和几个同事在海底捞吃饭,不知怎么就说到之前公司出的一个事儿。公司给员工有考评,若打C就比较危险,连打两次C就会激活劝退程序。但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给怀孕和哺乳期女性打C。但既然不成文,那就意味着你实在不遵守它也是可以的。

去年有位女性在怀孕期被连打两个C,她自认工作成绩问心无愧,是受到了性别歧视,于是除了正常的申诉外(被打C可以申诉,有机会推翻这个C),她还愤然把这件事儿捅上了公司内部BBS,一天之内就有数千人参与,对她表示同情和支持。

但也有不同意见,支持她老板的判断的,认为怀孕不得作为工作不力的理由,她老板连打两个C,必然有非常严重的原因。这个事儿旁人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谁对谁错这里不讨论,总之结果是:闹大了一般就死不了,这位女性被转了岗位,不再被劝退,保住了工作。

但上面都不是我说的重点,重点是聊到这里后,一位同事说:难怪某某公司(行业内另一家大公司)社招女员工只招已婚已育的,校招的女生不管,大部分都没结婚。但是社招的只招已婚已育。已婚都不够,还要招已育的才觉得够保险。老板都是人精,白发几个月薪水的事儿谁都不愿意干。

我们惊讶之余,另一个同事说:所以现在女的是生了孩子反而比较好找工作?

我们其他人立刻说:不会啊,如果你有了孩子,一般人就会默认你会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孩子和家庭上,不会太用心工作,更别说熬夜加班什么的,还会更不好找呢。

最后的结论是:反正怎么都是难。

你看,这就是社会的现状。所有的男人都要讨老婆,生孩子,一般情况下这个老婆还要出去工作和他一起养家,可他自己却在职场歧视别人的老婆,别人的老婆要生孩子时,他很不乐意给她发4个月的奶粉钱。所有人都有妈妈,都说妈妈好伟大,但却不愿意雇佣别人的妈妈,因为别人的妈妈要花时间去照顾自己的孩子,就像自己的妈妈当年要“伟大地”照顾好自己一样。

如果女性们说我受不了了,反正我一结婚,生不生育都就很难找到好工作,那干脆我不结婚吧,不生吧,总可以了吧,还不行,男权社会会用最尖酸刻薄的语言挖苦她们是剩女,她们不正常,还要告诉她们:女人不嫁人不生育就是败犬,一条狗。

来,快来结婚,快来生,然后面对惨淡的职业生涯。那这个时候,有个把豁出去的女性说:妈的,老娘不上职场了!老娘就靠男人赚钱!那更好了,婊子和郭美美就是你了。

女性从古至今面对各种无孔不入的歧视和压制,而且这些歧视和压制,最喜欢附身在生育这个问题上,偏偏生育这件事又带有某种“伟大性”,所以传统男权社会是这么做的:用歧视和不公,把你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的丰富的层次,全部压缩压扁到“母亲”这个小小的身份上,不然你涉足其他任何领域,告诉你:你作为一个女性,只要当好母亲,就万事大吉。

同时,在这小小的一亩三分地上,又极力歌颂你的付出,“忘我”就是你生活的终极目标,用道德绑架的方式让你付出一切。越付出越歌颂,越歌颂越付出。于是就诞生了古怪的,名声伟大,却备受歧视和煎熬的母亲。

在家庭内,母亲理所当然地要承担更多的家务和照顾孩子的责任,丈夫可以理所当然地用“你是当妈的”来推卸很多责任,“宁要要饭的妈,不要当官的爹”这种俗语,反映了社会对父母不同的双重标准:父亲无论处境好坏,不照顾孩子虽然可恶,但不是死罪,但一个母亲,即使连自保都做不到,快饿死了,都得把最后一口饭给孩子,不然她就比那个吃着鲍鱼却不管孩子的爹还更有罪。

这种观念是如此深入人心,连小孩子们都会用“谁的爸爸比较有钱”“谁的爸爸更有趣有风度”来比较彼此的爸爸,却用“谁的妈妈做菜比较好吃”“谁的妈妈每天都给他换干净衣服”来比较彼此的妈妈。在这样的环境下,“成为母亲”这件事,会花掉女性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她再用于其他方面,比如职场的时间和精力就自然被压缩了。

而职场会因为女性对家庭的付出就会对女性更宽容么?完全没有。我们和我们的母亲们从来没有因为“我们更不容易”而多拿一分钱,考核从不会因为我是女性就给我自动调高一级,裁员时也不会因为我是女性就不开我,一切以业绩说话,标准是完全相同的。一样多的压力,一样残酷的竞争。

但事实上你仔细一想,这连公平竞争都谈不上。如果一位女性和一位男性竞争某个职位,这个职位都需要他们花很大的精力来经营,在男性那边,他的太太会为他安排好家庭和孩子,方便他更能专注地投入到这个职位上,而在女性这边,她的丈夫常常并不会为她分担家庭重担,相反,她除了工作外,还要花比男性对手多几倍的时间和心血去照顾她的丈夫和孩子,谁更有优势高下立判。

这还是在表面公平的情况下,大部分时候连表面都不公平,就像前面举那些例子一样,公司会为了回避各种风险和麻烦,直接不招生育过或未生育的女员工——全看他们更讨厌哪种风险和麻烦。但对于男性,很少有这种限制。

这就是女性面对的双重标准——在职场和社会上,需要我们出业绩时,我们就被泯灭了女性身份,要做和男人一模一样的事儿,“男人能扛50斤大米你为什么不能?”但需要规避风险时,我们又会被强调女性身份,就成了随时会白拿公司4个月薪水的潜在骗子,和随时准备偷奸耍滑,敷衍工作的小人。

在家庭里,我们除了听上去很伟大的“母亲”身份,什么身份都没有,自然也不准有别的欲望,追求,和爱好。反正随着男权社会的需要,我们有时必须是女性和母亲,有时又必须不是女性和母亲。

写这些是因为最近母亲节,铺天盖地都是肉麻宣传。前几天看到一个“全世界的人都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只有她关心你飞得累不累,她就是妈妈,快给她买个洗脚盆吧”,看的我哈哈哈大笑,果然这是广告学的精髓,用无责任逻辑来煽动起情绪,然后给你指条明路:买洗脚盆就万事大吉。

但这里不讨论广告,只说前半截的无责任逻辑。反正我看完之后发了一条:“什么鸡汤瞎文案,大部分时候没有一个人关心你混得好不好,你算老几啊还要别人操心你的前程和状态。而为数不少的妈妈……她们也真的只在乎你混得好不好。”

因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无节制神化母亲和母性的玩意儿,后来今天看了这个东西,《被“好儿子”们所歌颂的“伟大母亲”》,里面明确地指出神化母亲的目的所在:几乎所有肉麻的对母亲的歌颂,都是在歌颂“母亲为你做牛做马不求回报”,妈妈就是“那个为你做牛做马的女人”,按照“为你做牛做马的女人就是妈,你怎能不爱她?”的逻辑,反过来便是:“一个值得男人爱的女人就是一个甘愿为他做牛做马的女人”,而女人只有甘愿做一个“为他做牛做马的妈”才算是好女人,甚至这才是女人应尽的天职。

冷血才女的推荐语是:这种对于“好母亲”(而“好”的标准,就是无私奉献、一切以家庭和孩子为重、毫无自我诉求)的道德化唱高调,不仅是种令人恶心的骗局,而且遮蔽了为人母者的真实处境,使我们严重漠视现实中女性生育所面临的困境。我们从来没有尊重过母亲本身,我们只是在利用和玩弄“母亲”这概念。

我赞成这两位的说法。作为母亲的女性已经面临了太多的苦难和压力,可今天的大舆论是:我们自称爱母亲爱得要死要活,却少有人提及母亲们真正的生活状态,没人见过她们遭受家务压力,失业,歧视等时流下的眼泪,因为在这套逻辑里,母亲永远不哭,都是笑眯眯地完成孩子的一切要求和愿望,比机器猫还夸张。

一句话,我们试图用温情脉脉的歌颂,来继续绑架和压榨母亲,却没问过她们哭不哭。说真的,大众哪怕有他们声称的一半那么爱母亲,都会努力想办法改善母亲们的生活状态,把她们从职场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解放出来,而不是一在地强调你是多么爱她。不断地强调爱,其实是因为我们不怎么爱。

本来写到这里差不多就快完了,但我想起了另一件事。前几天听罗振宇的讲座,他说到建立在消费上的传统商业社会里,一个很恐怖的事实就是:所有享受着你的产品和服务的人都巴不得你去死。什么意思呢?你辛辛苦苦弄了个微波炉,用户说这东西好呀,我早上热饭容易了,但是要一千块,太贵啦,20块给我行不?互联网服务也是,用了十多年的软件万一突然要交钱了,用户恨不得拔了你的皮:你居然敢收费啊周鸿祎!你怎么不去死啊马化腾!一句话,他不关心你赚不赚得到钱,你饿不饿死。

我总觉得那种努力讴歌母亲付出的人,其实就差不多是这样。他不在乎母亲过得好不好,母亲为了他过的越不好,他越觉得伟大和得意。总之他需要的是一个随时愿意为了他去死的母亲,如果母亲还能真死翘了,他简直觉得伟大透顶了。其心可诛。

当然,事实情况很可能没这么严重,大部分人转发这些玩意儿不过是因为人人都在做,还没想到这么远。不管怎么样,这一类玩意儿我已经觉得腻味透了,是时候谈谈母亲们的哭泣的时候了。(来源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的心底一片悲凉,这是身为女性逃不掉的悲哀,也许以后我会被冠以自私的母亲的称号,这让我对母亲这个身份充满无奈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