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基情故事: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与他的十二年(二)

不管是LES还是GAY,他们的故事,总是比普通人的路更难走一些。有情人终成眷属,以前觉得不疼不痒的一句话,现在看来却那么让人嫉妒。

116733696504959dado

高三下学期刚开学我就听说凌珑放假时闯了祸,不知道怎么惹了一帮小太妹。

一天我听说社会上的一些小流氓要了结和凌珑的账,我担心小笛会卷进去,于是分别一年半后的那天我第一次主动去找他,怕他有麻烦的心情远远超过了一切。

那天我到九班找小笛,他抬头看到我在门口的时候,很明显地不相信的表情,我一路上想好的台词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忘得一干二净。他走出来,我们在楼梯拐角那儿都沉默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什么。他抬头看着我,等着我开口,那双漂亮的眼睛很认真很安静地看着我,让我有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错觉。

“那个,苏毓笛……”我尽量平静的语气开口,“凌珑最经是不是惹事了?”

“……”他的眼神忽然冷漠下来,沉默着没说话。

“那个……”我避开他的眼睛,继续说,“如果是真的,你别插手,别管闲事……”

“那不是闲事,”他忽然开口说,声音还是变声期的微微沙哑,但很冷淡,没有温度,“她是我女朋友,她的事我当然会管。”

她是我女朋友……她是我女朋友,这句话在我脑子里回旋半天我才缓过神来,呵,是啊,她是他女朋友,我才是来多管闲事的那个。

“……呵,对,女朋友,我忘了,”我抬头对面无表情的他笑了笑,“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恩,还是告诉我吧,我尽量帮帮你、们……”

“不用,我们的事不用麻烦别人,”他冷漠地看着我,说出的话言简意赅,“不用你操心了,没事我走了,快上课了。”

“哦,好……”

我看着他毫无留恋利落地转身进了班,顺手把门一甩就把我隔在门外,我看着刚才他站过的地方,自嘲地笑了笑,小笛,苏毓笛,我们竟然走到这一步,究竟是谁的错。

一天我课间的时候忽然接到张扬的电话。

“若飞,你不是让我帮着盯着点苏毓笛吗,他上节课没来上课,凌珑也不在,任行他们也不在。”

“什么?那他们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我想是不是因为凌珑那事儿。”

“……我知道了,你等一下我去找你。”

刚要走,隋朗叫住我,“你去哪儿?都快上课了。”

“隋朗,小笛好像有事,你帮我和老师请假吧。”

“小笛?苏毓笛?”隋朗皱眉头,他对他一向没辙儿,敬而远之。

“对,我得去找他。”

“……我和你一起去,那小子因为凌珑那事儿是吧?”

“好像是,反正他们班好几个人没在,都是和凌珑小笛关系很好的人,所以我怀疑,”我和隋朗说着就往九班走。

“哼,那小子没事儿找个那么漂亮的媳妇儿,不就是等着惹事么,活该。”隋朗骂骂咧咧地,不过脚步倒是挺快的,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到了九班和张扬了解了更细致的情况,张扬也要和我们去,我不想连累他就劝住了他。我和隋朗翻墙出了学校,我怎么打凌珑的电话她都不接,任行也一样,焦急的心情让我越来越失控,“我靠!他们怎么不接电话啊!”

“哎,你先别急,你想想这附近有什么地方有可能装下那么多人?”

我尽量冷静地思考,如果是谈判不需要走那么多人,而且对方不像个讲理的人,难道真的是打架?社会上混的要多狠有多狠,我真的快担心得疯了,把所有能联系的人都联系了个遍,我恨不得都想打110了。我甚至给宝宝都打了,慌不择路地问他有没有看见苏毓笛,他终于听懂我说什么后执意要过来,我根本管不上他了,脑子里除了找到小笛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我和隋朗柯俊宝三个人找了附近所有的巷子口都没有找到,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柯俊宝说去江边看看,我们于是去了江边。

沿着江边转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我们忽然注意到大坝下有个废弃的空地,我们三个人一下子提起了精神一步步走了进去,刚走到拐角就看到一群人有男有女,能有十三四个在那儿打得乱七八糟的,我一眼就看到小笛,他身后护着凌珑,身上没什么伤。我和隋朗柯俊宝对视了一下,然后我们三个一下子拐进去,隋朗大吼了一声,“住手!”

那几个人一愣,全看过来,任行他们看到我立刻一脸惊喜,小笛则是愣住,眼神忽然间复杂起来。我看了看那些人渐渐放下心来,看来不用我们来他们貌似也能搞定,真是多此一举了,受伤的基本都是“敌方部队”。所以很快在我和柯俊宝、一米九的隋朗三个人的入伙下那七八个人没多会儿就趴下了,我们这边基本损失微乎其微,我都觉得乌龙。

我听说这事儿是凌珑在外边惹到一个挺有势力的混子的女朋友,凌珑走到那个被揍得挺惨的女的面前,蹲下身子笑道,“所以我说你别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仗着个男人就狐假虎威,我最看不起你这种靠男人养的窝囊女人!哼。”她起身要走过来,忽然那个女的疯了一样跳起来,血红着眼睛吼道,“凌珑你个臭婊子,我杀了你!!”说着就朝她冲过去,我们所有人都呆住,她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

我听到身后小笛的声音,“小心!”我在听到他的声音回响的一瞬间猛然冲了过去,一把拉过凌珑,我看到同样冲过来的小笛,还没等我看清楚,一阵剧痛从我右胳膊处传过来。

“哥!!”我听到小笛的喊声,那么遥远,又那么近,快两年了,这声我以为他早已遗忘的哥,竟然还会回荡在我耳边,哥哥,小笛,好想听你再叫一遍……

我咬紧牙,推开怀里的凌珑就要夺那把刀,那个女人还在疯狂地叫嚣,“凌珑我杀了你!”所有人都跑过来要压住她,小笛冲过来抓住我不住流血的胳膊,嘴唇都苍白地颤抖,“你怎么样?疼不疼?疼不疼啊?!”

我有种被放血的感觉,浑身凉飕飕的,我摇了摇头,刚想说没事儿,那女人忽然跑了过来,她拿着刀那些人没法彻底压制住她,竟然让她过来了。

“小心!”那女人从小笛背后冲过来,我一把抱住小笛,立刻转身推开他,然后用已经受伤的右臂挡住那把刀,胳膊疼的已经难以用语言形容了,但我已经管不上那么多,趁那个空隙左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用所有力气往下掰,然后立刻一脚踢过去,我听到咔的一声,她的手腕一定是脱臼了,刀被我夺了下来,她惨叫一声倒地上抽搐,我则是右胳膊两道长长的血口,夺刀的时候左手手心也被划了一道。

“哥哥!!!”那声哥哥,像是从他心底吼出来一样,撕心裂肺的喊声,或许就是那样了。我扔下刀,痛的站不稳,一下子坐倒在地上,眼前一晃,那个我思念了二十个月的人就那么不真实地跪坐在我身边,他想抓我的手却怕碰到我伤口,两手抖得很厉害,“哥,哥哥,你怎么样……疼吗?疼不疼啊……”他的声音哽咽着,过一会儿我看到他忽然哭了,眼泪不停地流。我看着心疼得不得了,我伸左手想抹他的眼泪,却把手上的血带到他脸上,他摸了一下脸上的血,看了看,眼泪流的更凶了,“哥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