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亦舒30年不认亲生儿子蔡边村,如此无情?

德国《注意柏林》(achtung berlin)影展一出参赛纪录片,近日引起香港及全球华人热议。导演兼主角蔡边村(Choi Bin Chuen)拍摄《母亲节》(Mother’s Day),纪录其寻找生母的经过和心路历程。他最后一次见母亲在11岁,寄给对方的信件也从未有回音,他的母亲不少香港人也知其名,但没有人知道她有一个叫蔡边村的儿子,她就是香港著名作家亦舒。

也许,就如亦舒写过的一个短篇《妈》(点击阅读全文),是一个关于年轻人寻找母亲的故事,小说里有这样的一句话:“你父亲已经浪费了她的前半生,现在你又要去浪费她的后半生?”40年的爱恨纠缠,已为人父的蔡边村,似乎仍找不着答案。

这帧老照片,是蔡边村在香港翻箱倒柜后找到与亲母亦舒唯一的合照。

这帧老照片,是蔡边村在香港翻箱倒柜后找到与亲母亦舒唯一的合照

亦舒为何不认子?

文/黄佟佟

旅居德国的艺术家蔡边村拍了一部Mother’s Day入选欧洲各大影展,写的是他寻母的过程,这本来是件艺术圈的事情,但偶然被香港影人看见,主流大报惊天大爆料,“亦舒三十年不理亲生儿子”在母亲节A1版出街,原来狂恋男影星抛子而去的自私母亲竟然是香港言情祖师奶奶,这一出狗血剧情对素来刻薄以低调取胜的女作家还真是颇有点讽刺。

44岁的蔡边村,旅居柏林逾20年,既是画家也是导演。

44岁的蔡边村,旅居柏林逾20年,既是画家也是导演

其实对于写专栏的女作家来说,一切都在专栏里有所佐证,亦舒早年与画家蔡浩泉相恋,19岁怀孕生子,三年之后即告破裂,独生子归蔡浩泉抚养,最初几年偶有探望,但随着蔡浩泉另娶,亦舒与男明星岳华相恋而渐成陌路,亦舒很少提及儿子,到后来简直当没发生过,所以她的侄儿甚至在专栏中讽刺她“怕这儿子问她要钱”。

有关这场失败的婚姻,亦舒的哥哥倪匡的表态是:“我不怪蔡浩泉,这个人顶有艺术气质,到现在还大哥前大哥后,亦舒的脾气不好,男人受不了,乃人之常情。”亦舒是情绪化的女作家,而蔡是忧郁的男画家,一生都过得相当落魄,时刻处在失业的边缘,“喝了别人三辈子才可能喝得完的酒”,亦舒本人对他的评价是“才华他是有的,只是稍欠人格。他多疑、暴躁、妒忌、忧郁、自觉受了许多委曲、怀才不遇,他要叫所有接近他的人吃苦。”

蔡浩泉有没有让别人吃苦不知道,反正他让亦舒吃尽了苦头,两个暴烈男女生孩子太早,双方都还是孩子,又怎么顾得上下一代,父母双双各有归宿,这段错误婚姻的结晶就一直交由祖母照管,十几岁蔡边村独身去了德国,有网友回忆年轻时代的亦舒儿子,用了八个字“清秀忧郁,一脸落寞”。

蔡边村陪伴患癌父亲蔡浩泉,2000年蔡浩泉因病去世

蔡边村陪伴患癌父亲蔡浩泉,2000年蔡浩泉因病去世

孤单长大的儿子成了艺术家,很晚才与女友结婚生女,有了女儿之后想去寻找母亲,这部纪录片拍出来还一再担心母亲会不会受到伤害,生而无母是人生至大伤痛,而最大的伤痛是他寻母到温哥华巧遇母亲,竟然也也没有得到母亲的一个拥抱,我想他应该不想问年过60的母亲要钱,只有“一箩筐话要问她”,但如果他仔细看过亦舒的小说,母亲的劝告都写在了书上“许多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多说无益。”

亦舒与蔡浩泉的婚姻只有三年

亦舒与蔡浩泉的婚姻只有三年

每一段破碎的婚姻里,所有人都是被伤害的人,儿子是最无辜的,但母亲又末尝没有苦衷,亦舒早年经历的全都是惨淡的恋爱,好不容易相亲港大教授结婚,四十多岁博尽老命生了一个宝贝女儿,对女儿如珠如玉,她不是不能爱孩子,只是她更爱自己,“聪明人从不报复,他们匆匆离去,从头开始。”

亦舒的文友杜杜写亦舒“喜欢得最长久的一件事是幸福。假如她诉苦,不满,不停地写稿,见朋友,躲起来,努力挣扎,只因为她依然在盲目而不可理喻地追求幸福。这或许是她唯一不自觉的事,而推动她追求幸福的,是在她心里的那一点疯狂固执的忧伤,坚不可移。”

在六七十年,社会保守,就算脱俗的女作家也身陷其中,当整个社会,包括女人自己,对幸福的标准只有一个,嫁人生子,那她又如何能接受自己随身携带一个前度破碎婚姻的副产品——所以,在带着儿子再嫁备受白眼的东方社会,不认儿子的无情女人特别多,远至电影《人证》里优雅美丽的设计师妈妈,近至真实生活里我母亲的师范同学,无一不是将耿耿寻亲的孩子关在门外的的铁血母亲……但有什么办法?如果顾了你,我就顾不上自己,我只是一介软弱的女人,所以亦舒最著名的金句“要怪就怪社会吧”。

每一个好不容易从上一段血肉模糊的感情里挣脱出来的女人,急不可耐地要抹掉一切从头开始,活生生的儿子就成了她们最想抹掉的现实,人们哗然于女作家的无情,大约因为母爱是世间人性的最后一道防线,但这世上有把五个儿女都送去孤儿院的卢梭,行过走过不认女儿的成龙,也就有33年不认儿子的亦舒。

人性既懦弱又复杂,人生既漫长又曲折,男女概不例外,我们都倾向于相信所有亏欠的感情终有一天要偿还,所有伤害都得到弥补,但我们又真正看到世事并非因果分明如此。所以,每一个在惨烈中愤愤不平的人都要的起心肝学习忘记,在这忘记里习得人世间最伟大的一种智慧,这种智慧叫“接受无常”。(来源

亦舒小说《情结》由蔡浩泉负责画封面

亦舒小说《情结》由蔡浩泉负责画封面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