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三联记者北京买房,在白云观磕了一个小时的头

北京买房有多难?竟令一个三联的女记者在白云观磕了一个小时的头!更感慨的是,大多数人还是羡慕这名女记者,毕竟她有了房子。

3月5日,新“国五条”实施之前,大批需要进行房产交易的居民在上海浦东房产交易中心外排起长队等待办理手续

3月5日,新“国五条”实施之前,大批需要进行房产交易的居民在上海浦东房产交易中心外排起长队等待办理手续

文/杨璐(三联生活周刊记者)

北京的“国五条”细则出台那一天,我刚好去中介公司拿房产证的复印件。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长,3月底还很冷,虽然是个晴天,可是太阳像蒙了一层滤光纸,浑浊而压抑。我长出了一口气,连滚带爬终于在细则出台前过户交税,规避了风险,再也不会横生枝节。然后我爸打电话问我,除了房产证还应该有一个土地证在哪里。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土地证这个东西,可我再也不能听到任何关于房子手续的事情了,直接把电话递给中介,让他们解释给我爸听,我站在一边想,出什么事就这样吧,爱怎么着怎么着,不要再逼我了。我不是一个内心强悍的人,年底抢房是活到30岁心理压力最大的事情,数度崩溃、失眠、拷问自己的人生。看到我买房的小区里桃花开得热闹,也高兴不起来,当天晚上我的扁桃体就肿得咽不下水,第二天开始发烧。

从不买到买

去年12月下旬,跟我同时决定买房子的朋友在中国传媒大学旁边的西街上花127万元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两居室,南北通透,是一个顶层的砖混老房子。在她之前,这房子半年里转了两手,涨了10万块。我和朋友啧啧称奇,开玩笑说世界上赚钱最容易的职业就是卖房子了。聊完房子的第二天我去乌坎出了趟差,来回花了10天的时间。北京的二手房市场就悄无声息地涨了起来,最后写稿子的两天,每一个中介都跟我说,西街的一居室没有150万元买不到,不要再说你朋友的房子多少钱买的了,现在如果不继续涨价都是靠谱的业主。我吓得取消了原定在深圳的玩乐活动,急急忙忙回北京,一头扎进了年底的抢房硝烟里。

买房子从来不在我的人生规划里,我终归是要结婚的,在东北人的概念里买房子的事情怎么需要女方来操心呢。所以虽然北京房价高涨的新闻年年报,可我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对房价的粗浅印象都来自学校周围。刚读大学时候,京通快速路上还没有八通线,进城需要挤扒手特别多的小巴到四惠转乘地铁1号线,学校对面的“珠江绿洲”4000块钱一平方米,老师上课时候还讲过,那叫塔楼,没有正南的朝向,为的是房价平均,总价最高。当时看那房子就像长在荒草里一般,怎么可能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再关注到房价已经到了2011年,同学在学校旁边的西街买了一套一居室的老房子做婚房,2万块钱一平方米。当时同学们都觉得这就是定福庄西街房价的顶点了,怎么可能还会再涨。

在新房4000块钱一平方米涨到老房子2万块钱一平方米的10年间,我读完了大学本科和研究生。2008年从学校毕业之后,我跟同学在东五环附近朝阳路上租了一个精装修的两居室,每个月的房租只要2200块钱,住到2011年我们搬走时,房租也只不过2500块钱。这个房租分摊到我的头上,占我收入比重非常小,没有任何压力。甚至我的生活跟读大学时候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合租的同学从本科时代就住对门宿舍,互相非常熟悉和习惯,那几年大学同学来北京都住在我们家,人来人往没有拘束,跟宿舍生活没区别。

2011年夏天,同学因为工作调动要暂时离开北京,一直以来找什么房子,搬到哪里住包括日常生活的大事小情都是同学在拿主意,面临人生真正的独自生活,我一边找房子搬家,一边对动荡和没有方向的未来心生恐惧。

研究生毕业三年,我相了好多次亲,相亲对象遍布各行各业,可我没有成功地把自己嫁出去。我的工作出差很多,要见许多陌生人,说许多话。不工作的时候,我更愿意把时间消磨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碟看书听音乐,或者只见我最熟悉的人,同学、同事。应酬陌生人,我的内心特别抗拒,最极端的时候,三个人以上的聚会都会让我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没结婚过上稳定的生活,又要适应新的出租房,让我第一次动了买房子的念头。2008到2011年的3年里,北京的房子已经飞涨了一轮,2008年我到编辑部工作时候,刚好经历了一轮同事的买房潮,买在二环到三环的位置,价格在每平方米1.5万元以内,也有同事买在东四环外青年路附近,那边的楼盘刚开盘,价格也低。2011年夏天,我在找新的出租房的间歇浏览二手房买卖时发现,1万多元的房子只能在接近通州的管庄和黄渠才有了,新房子都是40年产权的商住开间。这样的房子人员杂,流动性又大,不适合我这样独居又经常不在家的人。

我新租的房子在呼家楼,这是我生活的圆心。研究生毕业之后我的生活轨迹就是在三里屯吃饭、逛街、看电影,然后到新光天地再逛街,等到商场闭店,马路对面的光合作用书房也闭店之后,我再打车回家。搬到呼家楼,我的日常生活就都在三里屯和世贸天阶解决,因为有太多大大小小的餐馆,我连锅都收了起来,不再自己做饭,心中积累了一幅CBD的美食地图。

便捷生活的代价是CBD昂贵的房租,搬到呼家楼两年,房租涨了两次,每次房东开口的价格都要涨500块到800块,2011年10月份涨房租时候价格已经高得离谱,虽然后来价格讲下来一些,可是房东觉得吃了亏,不是很满意,日常来往就不那么顺畅。我住得也不满意,搬进来时是夏天,采光好,安静,南北通透到北京炎热的夏天里连空调都不用开。可是到了冬天,因为窗户的密闭性不好,依旧是南北透风,屋子特别冷,搬进来的第一个冬天,12月底一次出差坐夜班机回家,发现暖气居然是冰凉的,我因为身体不好,特别怕冷,那一夜根本没法睡。

2012年春节,我爸妈送发烧的我回北京,发现我过的日子没有一点热气,觉得到了必须买房子的时候了。再找个新的房子搬家实在是耗费心力,而且更实际的计算是CBD的房租眼看着就涨过了我买房的月供,每个月把钱交给别人我妈特别心疼。买房子正式进入我家的家庭计划。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