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千古第一大汉奸孙之獬

586554_13098627336gD1

文/甘德霜

今天本来是想说一下张学良的故事的,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在一篇文章当中痛骂他是千古罪人,今天下笔的时候,预备着是写千古天下第一大汉奸张学良,后来想想,张学良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臭皮囊,当汉奸倒不至于,顶多也就算一个蠢货(请原谅我这么对一个已经身故的人,本来中国人一直为死者讳的)。后来我就想啊,那一定要骂一个千古第一大汉奸。

关于谁是最大的汉奸,之前我跟朋友们不止一次的争论过,其中有骂汪精卫的,有骂吴三桂的,也有骂洪承畴或者石敬瑭、秦侩什么的,不可否认,这些人是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最近除了一些无耻文人给秦侩翻案之外,也就是汪精卫有些争议,不着急,有机会慢慢说。

我今天想说的这个千古第一大汉奸孙之獬很多人可能不清楚,甚至有些朋友都不知道这个大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我这么反感他,听我讲完今天的故事,可能除了一部分满族看官不会唾骂他之外,大部分看官必定对大骂一声“狗汉奸!”

看到这儿的时候,有的看官就猜出来了,这个孙之獬是明清之际的一个人。但也有看官会说,这投降那引路的吴三桂耿精忠尚可喜什么的都不算么?唉,怎么说呢?这些人只不过卖地而已,孙之獬这个狗汉奸卖的是华夏子孙的精气神。

孙之獬原本是明朝天启年间的进士,做官时正是魏忠贤当权时期,阉党吃香,他便成为阉党成员,着实过了一段好日子。崇祯元年魏忠贤倒台后,明崇祯帝下令毁掉由阉党编写的以排斥、诛杀异己为目的的《三朝要典》,孙之獬曾抱着《三朝要典》到太庙痛哭,为士林所不齿。这年八月,朝廷“削孙之獬籍”,让他回乡居住。可以说在浩浩荡荡的中国历史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不值一提。

但是,很快明廷在李自成和满洲军队的轮番攻击之下倒下了。1644年清军入关,满清对降清的官员积极接纳,并封孙之獬为“礼部侍郎兼翰林院侍讲学士”。本来,如果仅仅是降清的话,那么与其他投降的官僚一样,顶多进到《贰臣传》里,但是,他在此时所做的一件丧尽天良的事情,无数血性的华夏子孙失去了性命!

《清稗类钞》:“世祖初入关,前朝降臣皆束发,顶进贤冠,为长袖大服。殿陛之间,分满、汉两班,久已相安无事矣。淄川孙之獬,明时官列九卿。睿亲王领兵入关时,之獬首先上表归诚,且言其家妇女俱已效满妆,并于朝见时薙发改装,归入满班。满以其汉人也,不许;归汉班,汉又以为满饰也,亦不容。之獬羞愤,乃疏言:‘陛下平定中国,万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独存汉旧,此乃陛下从中国,非中国从陛下也。’奏上,世祖叹赏,乃下削发之令。”

我担心有人说《清稗类钞》不是正史,是我诬蔑来着,特地摘选《清实录》奉上,“孙之獬于众人未薙发之前即行薙发,举家男妇,皆效满装。……摄政王谕曰:‘……皆系恪遵本朝法度者’”之说。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从中国历史讲来,即使蒙元铁骑的兵力踏遍中原,也是尊重各民族服装选择的。即使降清较早如吴三桂者,也是穿着汉装、坚守几千年来汉人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观念,以“衣冠束发”的外在标志列班清廷的。汉满各占一列,也成为了清廷的惯例。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来满汉两班也就和平过渡了,结果这个狗日的孙之獬自己给剃度了,顺便也让他们自己家的女人也穿上了满装。妈逼的,你丫自己穿就自己穿了吧,这狗操的玩意儿(原谅我用这么多粗话,后边还会有,毕竟想起来就很气愤,比北宋灭亡还气愤)。之獬身为汉人而着满装,成了朝廷的一大奇观。他想当然的要进入满族官员的行列,但是自谓高人一等的满族官员,却将其赶出了行列。于是他又企图走进汉官的行列,但是却在遭到一通冷嘲热讽后,再次被挤出行列之外。

因积极邀宠却自取其辱、狼狈万状的孙之獬,自以为深受欺负,于是他一怒之下向朝廷上书,提出清朝应该在所到之处统一剃发留辩,也就是要让天下的汉人统统统一到满族的装束之列!孙之獬充满卑劣心态的举止,是真正的空前绝后,而另一个在清兵入关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大汉奸吴三桂,见此孙德如此举动也深感震惊,当面劝阻多尔衮,停止剃发令的实施。

但是孙的这一举动,却让当时把握朝政、急于施展自己权威的多尔衮“大悦”。顺治二年(1645年)6月间,正式发出了“剃发令”!规定,清军所到之处十日内,以10日为限,“文武军民一律剃发如满族式样,不从者治以军法”。

要知道,在明末的时候,许多地方的百姓和官僚认为只是一次简单的改朝换代,该干嘛就干嘛吧,反正谁当皇上都要交皇粮,就投降了。但是剃发令一出,我刚才说过了,中国人崇尚的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观念。哪儿有压迫哪儿就有抵抗,就这样轰轰烈烈的抵制剃发令的活动就开始了。

在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江阴守城记》当中提到的,本来江阴已经投降了,但听闻要剃发,“诸生许用等大言于明伦堂曰:头可断,发决不可薙也。”热血的华夏子孙起来抗争了,在经历了80多天的围城之后(江阴城内几乎没有正规军,都是不愿剃发的老百姓),清兵二十四万大军携二百多门大炮围城,一共损失的士兵有七万五千余人。江阴方面,守城八十一日,城内死九万七千余人,城外死伤七万五千余人。上演了“江阴八十一日”的历史传奇故事。

好吧,今天并不具体展开如何抗清和剃发令的事情,还是说一下这个畜生孙之獬。王家桢的《研堂见闻杂记》有这么一段记载这这么说的:“于是削发令下,而中原之民,无不人人思挺螳臂,拒蛙斗,处处蜂起,江南百万生灵,尽膏草野,皆之獬一言激之也。原其心,止起于贪慕富贵,一念无耻,遂酿荼毒无穷之祸……”

哎,要不我多次说读书越多越痛苦,每次看到这种事情,心中那激愤啊,恨不得穿越过去活活鞭死这种垃圾。但是此时的孙之獬却官运亨通起来,又担任了“招抚江西提督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翰林院侍读学士”等职务,并在之后得意洋洋的回家省亲。

说了那么多恶心痛苦的事情,大家知道这个傻逼玩儿孙之獬的下场么?来我给大家说说。虽说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但是我觉得这点报应根本就不算什么。就在他回家省亲的时候,山东爆发了农民起义。“衣锦还乡”的孙之獬被起义军抓获后,在通衢街头,孙之獬被扒光衣服,将他的头发一根根扯下来,再用针在头皮与身上扎满针孔,将头发一根根插进去,直至血尽而死。随后将其肢解,暴尸街头。爽么?爽!不爽么?不够!!!

孙之獬死后,顺治帝命吏部讨论抚恤之事。侍郎陈名夏、金之俊建议,恢复孙之獬的原有官职,并给予抚恤;马光辉及启心郎宁古里建议,孙之懈已被削去官籍,不应当给予抚恤。“两议上,命用光辉议”。即两个议案一同上报朝廷,顺治帝最后采用了马光辉的建议,没有给予孙之獬任何旌表和抚恤。

各位看官,看到这儿,你们是否也认为千古第一大汉奸“孙之獬”这混蛋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了吧。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结局仓促了点,个人觉得吧,他比不上卖国贼的,这只是窝里斗,还有人的自私极致体现出的报复心理。别说得那么有意义,如果他这样是第一大汉奸,那现在有无数的汉奸。人迫于生存,迫于压力,必然会做出违心的事,小到个人,家庭,大到家族,国家,只是影响力大小来说。

    (0) (0)
  2. 我和一楼有同感。!

    (0) (0)
  3. 我还是觉得张学良才是千古第一大汉奸。。。

    (0)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