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第二季要来了!

混世和洗白,哪个更难?聪明一些的,两样都容易;不大聪明的,两样都难;胆力再差一些的,两样都没做过,比如世界上的大部分人。

《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第二季要来了!预告篇已经出来了!豆瓣上特受追捧的帖子!佳人会关注更新的!阅读《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第一季的佳友,点这里

12903442773840

预告篇

文/海棠

1、

关于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前几天我请两个给我画漫画的师妹吃饭,她们说:她是一个神通广大的贱人
关于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很多人催第二季,我也想快点写,可又希望她活得慢一些

2、

第一季里,有很多人问:
讲故事的人在陈白露的故事里,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我一直逃避这个问题,逃避到无法再用上帝视角讲下去,所以干脆结束
第二季里,我会写我和陈白露的关系,我们如何相识,我们曾经闹翻,我们争执的焦点是什么,为什么四五年的红尘翻滚,昔日的朋友来了又去,最后我身边剩下她,她身边剩下我

3、

你知道,世界上有许多特别的人,发现他们,只要有一双不太笨的眼睛
可是要把特别的人讲成故事,需要一颗特别的心

我得到过许多,比陈白露多
我失去过许多,比陈白露多
我不能讲出来的故事有许多,比陈白露多得多
写第二季的时候,眼泪落在键盘上,不知道哪一颗是给她,哪一颗是给我

4、

写完第一季的时候,我们的生活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个朋友,90年的女孩子,突然去世了
她出事时是在深夜,我先在网上看到,不能相信
打电话给她的家人确认,网上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
再刷新,消失得一干二净
微博时代,能把扩散开的信息抹得如此干净,只有国家机器
关于她是谁,如果你心里有了人选,那么八成猜对了

5、

这件事给我和陈白露的打击是巨大的,整个朋友圈子也着实懵了一阵:
所谓“钟鸣鼎食”吃外人不吐骨头,人人都是知道的
原来吃起自己人来也毫不含糊
那么这个残忍的庞然大物,真的值得付出整个人生去追求吗?
陈白露这样问我。
我说,我不知道。

6、

陈白露给她起了一个好听化名,叫程雪粟
她是第二季真正的主角,虽然篇幅不多
正如同她的命运:一个生前最显赫的姑娘,死后却连葬礼也不准有

7、

我后来才想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
陈对程,白对雪,露对粟
陈白露寄托程雪粟喟叹自己的命运
太阳底下无新事
早十年,晚十年,早晚都是这么回事

8、

如果说十七八岁时,眼见楼起楼塌还是新鲜事
那么长到二十四岁上,便习惯得连喟叹都觉得矫情
第一季里短暂出现的工体阔少
陈白露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铁打的club,流水的朝阳V姐,我真是看不起。”
我在一旁听着,只觉得这一句动人心魄——

要旁观了多少回合的人来人往,才说得出这一句“看不起”;
而那些醉生梦死的光阴、徒劳无功的勇气、渐行渐远的爱人、百发百中的失望,
最后都汇成对自己的质疑,又岂止一句看不起

9、

现在回头看,第一季都是黑历史
或者说,是黑历史的冰山一角
如今财富累积、年岁渐长,加上程雪粟的死带来的打击
她开始洗白
从2012年夏天,到2013年夏天,是努力洗白的一年
是为第二季

10、

第二季里,有一部分是我写的,有一部分要还原细节的,是陈白露的亲笔
我们拿给一些朋友看,新朋友一般看不出是两个人的手笔
但相识很久的人都说,很明显,暖一些的是她,冷一些的是我
老读者们也可以找找看,练练眼力

11、

写完第二季的那天晚上,我和陈白露在意大利使馆旁边的餐厅喝酒
时为暮春,使馆街杨花柳絮
“你小时候爱烧柳絮吗?”陈白露问我
“当然,划根火柴,一条火龙,倏尔熄灭。你爱吃串红的芯子吗?”
“当然,据说有毒,可是吃了二十年,还是好好地活着。”

12、

“你知道喝酒时开心的秘诀吗?是只喝开心酒。”
“那么伤心的时候怎么办呢?”
“伤心的时候,就饿肚子,饿到无法忍,再吃一碗茶泡饭。”
“然后呢?”
“然后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情脉脉。”

13、

混世和洗白,哪个更难?
我没问过陈白露,我猜这只与聪明有关
聪明一些的,两样都容易
不大聪明的,两样都难
胆力再差一些的,两样都没做过,比如世界上的大部分人

14、

上个月,我和陈白露一同去《北京遇上西雅图》的庆功宴
一个话多的小朋友,不停地讲着海天盛宴的八卦
描述之夸张、意淫之荒唐,直到陈白露忍不住脱口说:“其实并不会——”
我看她一眼,她忙打住
又有朋友聚会的时候,有人带来小模特
冷艳高贵,给菜不吃、给酒不喝,见了陈白露却俯首帖耳——两年前她房租都要交不起,陈白露带她去澳门
这些时候,陈白露就会很尴尬

15、

陈白露现在的男友对她一无所知
她经历过什么、她身世如何、她念念不忘的爱人是谁
大学毕业三年,她的工作履历是空白,那么她的生活费从何而来
谁供给她铺张的消费、她又如何得来现在的人脉
当一切都没有答案的时候,旁人往往简单地叹一声:有人天生富贵命好

他自信位高权重,而她是个年轻的、富养的、眼神干净的姑娘
他不知道她心机深不可测、做事不择手段
有时候我觉得她如履薄冰
有时候我觉得他也是

16、

还是上个月,农展馆的艺术博览会上
我问陈白露:这一路向上攀爬,艰难险阻,可有退路?
她说,退路么?我做前台总有公司肯要吧
我说,你才不会去做前台
她又笑:我可以的,还有站展会、做家教,当年的功夫一样没撂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正刷卡买下一幅标价58万的画
而对面的展台,正是她遇到子弟之前工作过的地方
那时候穿着高跟鞋站上一天,薪酬是150块

17、

每次有没读过故事的人问我:“这是个什么故事?”
我总是想很久,然后勉强说:“是个爱情故事吧。”
可是要告诉老读者的是,我从未把它当做一个爱情故事来写,因为陈白露从未把它当做一个爱情故事来活
否则她就不是今天的陈白露,你也未必像现在一样有兴趣读

18、

又有一天,一个电影圈的大咖来找我们,我没有再敷衍,说:“这不是个爱情故事,我也不会写一个爱情故事。以后也不会,除非有一天我变了。”
这人说:“这话不可以让读者和观众知道。人们总是爱看爱情故事,你要讨好她们。”
陈白露冷笑说:“我呢,什么都学得会,就是学不会‘讨好’。要我讨好读者,还不如要我去死。”
这人被噎住,气氛顿时尴尬,我打圆场:“你还学不会‘省着点花’。”
她笑:“我还学不会省着点花。”

19、

如果说这几年旁观和亲历的生活教会了我什么,如果说人类的历史曾经告诉我什么,那就是:除非你笨到无药可救,你欲念中想要的,总是可以得到的。
陈白露说:“好女孩得到一个‘好’字,坏女孩得到所有。”

20、

那天看完艺术展之后,我们又一同去《钢铁侠》的首映,黑暗里她尖叫连连,我并未在意,散场后,我才发现她脸色煞白。
当天我们同睡,我夜里醒来,天光已经发白,大约是四五点钟。她闭着眼睛,眼角淌下一条细细的泪痕,枕上冰凉一片。我以为她做了噩梦,推醒她,她说不是噩梦,是被电影吓得睡不着。
我愣在床上,她当年远走柬埔寨,也没流过一滴眼泪。
她叹气:“其实我胆子很小,最害怕看残肢和人们成片地死去。每次误看了这种电影,我都是一夜睡不成了,只希望有人能拍着我,说:‘别害怕,电影都是假的。’”
我拍了拍她,却没说话。
我去洗手间拨通子弟的电话,算时差,他那边正是晚饭时间,一片说笑声,杯盘相撞发出脆响——
他说:“嘿!正要告诉你,我交了一个新女朋友⋯⋯”
我挂了电话。
我回到卧室,拨开她被泪水和虚汗黏在脸上的头发,墙灯微弱的光线里她面朝墙壁,闭着眼啜泣着。我说:“别害怕,电影都是假的,现实也是假的,连我们活着也是一场梦,过去的已经过去,永远不会回来。”(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