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华裔脱口秀演员黄西回国发展:这里有更多的机会

“在美国,一般都认为中国人比较擅长数学。回国我才知道,原来中国人最擅长化学。”黄西感叹:当年他考中科院的研究生,有机化学考了满分100,“即使这样,我也不知道三聚氰胺是个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在美国立足脚跟,脱口秀演员黄西还是决定回国:这里有更多的机会,事事都在往上,尽管有很多人抱怨。但他也有担心:空气质量和食品安全让他觉得对儿子过意不去。

好不容易在美国立足脚跟,脱口秀演员黄西还是决定回国:这里有更多的机会,事事都在往上,尽管有很多人抱怨。但他也有担心:空气质量和食品安全让他觉得对儿子过意不去。

18年过去,华裔脱口秀笑星黄西成了美国人,却想重新回到中国。

事情起源于2011年底,黄西在国内出了自传《黄瓜的黄,西瓜的西》,在七八个城市做了讲座。多年未见的中国让他想到了文艺复兴——“很多事情都在往上上,尽管大部分人都在抱怨。”于是,他回中国的次数越来越多。

2013年3月,央视找到他:你来做主持人怎么样?此时他刚刚在过去的春节里,分别出现在中国的两台电视节目中,北京卫视的《环球春晚》和央视财经频道的《中国夜》,还是做脱口秀。

重新回中国的决定已经做出,这个全美最受欢迎的华裔脱口秀笑星还是惶恐,他要面对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空气污染、食品安全……

如今黄西在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一档节目,叫《是真的吗》,专门针对与生活相关的“网络流言”:茶饮料里不含茶叶,是真的吗?柚子皮可以吸附甲醛,是真的吗?……

霸王龙的肉吃起来像鸡肉,是真的吗?黄西的解释是:“我觉得恐龙的肉吃起来会比鸡肉更好吃,所以我们已经把恐龙吃得光剩骨头了。”

每期节目以黄西一段五分钟的脱口秀开场,之间也靠他的小段子穿插过渡。他用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讲着美式逻辑的段子。“我相信房价一定会降得惨不忍睹。我说的是底特律。”“我想成为一个大器晚成的富二代。我在玩儿命地让我爸爸努力工作。”像这样做电视主持人的机会,在美国不多。

笑点这件事

南方周末:抱怨意味着脱口秀有很大的市场吗?

黄西:对对,如果任何事情都十全十美,我可能就没饭吃了。其实人抱怨的本性都一样,美国人也在抱怨,除了一些比较落后的地方,尤其是支持布什的那些州。他们是比较保守的基督教教派,什么都交给上帝,觉得这都是上帝照顾好的。

南方周末:这么多年在美国积累的人气放弃掉,会不会很可惜,尤其是对黄皮肤的人来说?

黄西:美国比较知名的有色人种脱口秀演员,除了我还有一个印度裔的。但他出生在加拿大,英语是母语。美国做得好的,母语不是英语的几乎没有。除了我,国内再没有第二个人到美国以后做脱口秀,所以我有时候确实感觉很孤独。

2002年,我第一次接触脱口秀。当时我已经在美国待了八年,英文也确实不错,可是脱口秀我只能听懂一半左右。幽默这种东西很难通过另外一种语言表现,文化背景你要很明白才行。很多华人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年都很少去看脱口秀表演。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做脱口秀表演很难。收入?那时候根本没有收入,你免费讲,人家老板都不愿意接受,怕你砸俱乐部的牌子。后来做得逐渐好了,2010年我辞了那份生物化学研究的工作,专心做脱口秀的演员。到2012年8月,我才开始用中文,给华人讲。现在正是做得比较好的时候,所以的确有些可惜。还好已经和太太商量过了,她同意回国。太多的事情还没有考虑到,美国的房子怎么卖?小孩在中国怎么上学?我在中国怎么安排现场演出?等等。

南方周末:今年春节期间你给我留下印象比较深的段子是两个:一个是说方舟子的,一个是说你在国外“为国争光”,想创造个极限骑马纪录,结果刚上去就被甩下来了,立刻一个鞠躬,“撒哟娜拉”。你在中国讲脱口秀,主要题材是哪些?

黄西:名人的段子是两国人都喜欢的。比如说那个方舟子的段子,还有我前几天在北师大讲的关于李咏、潘长江的段子。一般人以为美国人最喜欢政治段子,其实大部分美国人去俱乐部不是看政治段子,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性笑话,荤段子,那些笑话笑完以后回家就算了。但这些段子上不了电视。

后一个段子有点民族主义的意思,在美国的华人区里面也是反应特别强烈。我在中国主要想讲两块,一块是我多年前在中国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一块是我这十几年在美国的所见所闻。这个分两方面,一块是美国人怎么看中国的,另一块是中国人在美国的境遇或者他们的生存状态。

南方周末:美国观众和中国观众的笑点有哪些不同?

黄西:美国人一看到我,就觉得我会把事情搞砸,觉得我比较无辜,甚至会不会说英语都不知道。平时我跟别人讲,说“我也做脱口秀”,这一句话他们就笑了,觉得根本不可能的事。结果我一开口,说的还是比较正宗的英语脱口秀,他们就有一点惊喜的感觉在里面。

到了中国不这样了。我觉得中国观众比较习惯看那种表达能力特别强、特别有自信的演员。一看到我,就是个“搞理工的”。这样,我在中美两边都比较尴尬。

国内的单口相声基本都是给观众讲一个虚构的故事,铺垫得长一点,把笑点包在里面。美国人性格比较直接,觉得你应该把那些没有用的故事情节抛开,光是把好笑的东西拿出来就行了。美国人喜欢冷段子,逻辑搞笑的东西,像这个:“大家结婚之前非常害怕,有50%的婚姻都会永远地持续下去。”跟你讲这个段子,你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是在美国反应是非常强烈的。

户籍制度还在啊

南方周末:你在美国待了18年,怎么看待中国这18年和现在?

黄西:有一句俗话,“出了国都是爱国者”,其实有点道理。在国内大家都在损中国,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但是出去如果听其他人说一点中国的坏话,心里特别不舒服。

我刚去的时候觉得非常不适应,非常痛苦。有时候实验室的人开玩笑不太注意,我就跟他们闹别扭。慢慢地才感受到:好像美国人遇到困难和我的反应也差不了太多?这样才有一点自信。

这个痛苦我想主要是文化的原因。不光是整天自己在实验室做就行了,你交朋友、被大家认可的程度等等,对人的自信心和存在感是很重要的。我这次准备回中国,有很多美国的华人也不是很高兴。他们觉得我应该在美国发展,这样美国的华裔也有一个声音。

现在想起来,其实有时候也是过于敏感。欧美人以前对中国的偏见是挺强的,就觉得中国是特别落后、贫困的地方,能够来美国都是特别幸运的,觉得中国人穷,怕跟你沾上了,怕你管他们借钱,怕你求他们办事。到1990年代末起美国的各大赌场就开始有会讲汉语的经理了,现在美国人觉得中国是特别有钱的,百货商店里都贴着中文的提示。当年我到美国的时候,觉得美国人工作效率比中国人高多了;现在这种感觉倒了过来。

南方周末:搬回中国来发展,有什么让你担心的吗?

黄西:有啊,比如北京的空气污染。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我儿子年纪还小。要让他呼吸这么多恶劣的空气,我有点过意不去。这是实话。

我在美国听都没听说过PM2.5,到中国以后才听说,当然美国可能也有人在测。我确认我这样绝对是美国人中的正常情况!你去问任何一个美国人,他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在美国社会完全不重要。可你去问任何一个北京人,没有不知道的。

回中国让我担心的除了空气质量,还有食品安全。在美国,一般都认为中国人比较擅长数学。回国我才知道,原来中国人最擅长化学。当年我考中科院的研究生,有机化学考了满分100,这个不是吹的。可即使这样,我也不知道三聚氰胺是个什么东西,是回国以后才听说的。

南方周末:除了空气污染、食品安全,回国还有哪些事情让你比较吃惊?

黄西:很多。有些是我出国前就有的,比如户籍制度。我有一点儿吃惊:它居然还在!也有些是我出国前没接触过的,比如中国的招聘广告,居然敢写“要求年龄30岁以下”,有些还要求附本人照片,这在美国都是不可想象的。美国人最忌讳歧视,招聘广告绝对不可以写对年龄的要求,怕雇主歧视年龄;也绝不允许要应聘者的照片,怕歧视长相。尽管最后决定时可能因为年龄原因拒绝掉你。有一点虚伪的意思。

南方周末:那你在美国讲脱口秀,是不是要很注意避免触碰美国的这些忌讳?

黄西:是啊。比如肥胖、智力有问题、妇女,这些都最好不讲,讲了之后会有麻烦。文化不一样,在中国接受的东西可能在美国接受不了。但我调侃奥巴马的肤色可以,因为我自己也是有色人种。

南方周末:那你在中国的这些惊讶,可以拿回美国的脱口秀俱乐部里讲吗?

黄西:这个比较难。因为美国人对这些东西知道得很少,喜剧需要产生共鸣才有效果。比如户籍制度,我跟美国人说,美国人根本理解不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