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吴官正:阿璐嫂

吴官正,江西余干人,中共第16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原书记。近日,吴官正最新作品《闲来笔潭》出版,讲述了一位领导人的心灵随感。

1149188190379da61bl

璐珊是个好女人。

她今年四十—岁,身材匀称,眉清目秀,乌黑的短发往后用橡皮筋扎了个短辫子;眼角上的皱纹记录了她经历的风霜,也刻卞了挥之不去的忧伤,偶尔笑起来也很灿烂。她勤勤恳恳,干事麻利,是非分明,心地善良,人们称她阿璐嫂。

阿璐嫂十七岁那年,家中生活困难,加上父母生病,高中只上了一年,就背着父母休了学,忍痛去南方打工。开始在一家小餐馆做杂活儿,一天,她看到老板把运来的死猪肉卤了卖,心里很不安,就对老板说:“这不好吧,要是吃出问题来,还了得。”老板瞪了她一眼,呵斥道:“你闭嘴。”她没敢再做声。不久,附近一些人得了怪病,她感到很难过。

―天上午,她在门前打扫卫生,看到墙壁上贴了张广告:“本店从江西买来优质生猪,用祖传秘方制成卤肉,味道鲜美,欢迎选购。”许多人看了广告,信以为真,陆陆续续排起了长队,老板脸上堆起了笑容,她却站在那里发呆。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壮汉走了过来,低声对老板说:“你真行,昨天那头死猪是人家扔的,你能卖得这样火,我捡来也不容易,你得再给我二十元钱。”老板一把将他拉进去,说到里面商量。

璐珊觉得老板心太黑了,轻轻地与排队的一位年长的妇女耳语了几句。人群很快爆炸了似的,人们一边骂一边离开,说:“卖死猪肉,丧尽天良,要去告发!”老板怀疑是璐珊泄露的秘密,炒了她的鱿鱼,还扣了她两个月的工资。

璐珊只好另找工作,她看到一则招出租车用机的广告,决心去试一试,结果顺利通过了面试。在第一年试用期间,每月只给三百元生活费。她十分努力,车开得很好。到第二年,公司每月给六百元工资,她十分高兴,除了自己吃用外每月寄三百元给父母。

她二十岁那年复天,天气闷热,气温高达三十九摄氏度。出租车空调坏了,车里热得像个蒸笼。快到植物园门口时,听到有人大喊:“把那辆车拦下来,救人要紧。”

她急忙停下车,看到两个女靑年扶着一位女子,三人都在二十岁左右,浓妆艳抹,头发染成枣红色,迷你裙短得不能再短,上面穿得也很暴露。被搀扶的女子耷拉着脑袋,披肩长发遮住了半边脸,看上去病得不轻。

璐珊虽看不惯,但救死扶伤容不得她多想,便把车门打开,问:“到哪里去?”一个女青年说;“到附近医院。”璐珊加大油门,十几分钟就把病人送到医院门口。下车时,其中一个女青年说:“不给钱了,回去找你们朴经理要。”

璐珊问去向经理报告了情况,经理朴克问:“这个女人漂不漂亮?”璐珊说:“漂亮,只是脸色苍白。”朴经理又问:“她腿上是不是有个小疤?”璐珊说:“没注意。”朴经理说:“你先回去吧。”

过了两天,这三个女青年来到出租车公司,向朴克表示感谢。那个被救的女青年说:“你还算够意思,要不是你派司机送我,说不定再也见不了面了。”扑克脸皮比墙角转弯处还厚,嬉皮笑脸说:“没什么,应该的。”另一个女人说:“你别光当口头派,拿出实际行动来。”朴克说:“好,应该!”随手从口袋里抓了一叠钞票塞给她,两只眼睛紧紧盯着这女人的肚脐眼。

朴克担心璐珊己经清楚自己与她们的关系,怕璐珊惹出是非来,找来璐珊,严肃地对她说:“你今天就离开公司。”璐珊不解地问:“朴总,我没犯错啊!”朴克说:“你用公司的车随便送人,随意‘免费’,破坏了公司的规矩。不仅要开除你,还要扣你这个月―百三十元工资。”璐珊明白了,她什么也没说,匆匆收拾东西回了江西老家。

她二十五岁时,在牛背嘴加油站找了个临时工作,一个月五百元,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同乡小毕。小毕追女人有点儿本事,说奉承话。献殷勤,缠着她不放,璐珊隐约感到这人有些靠不住,但并没有和他中断交往。

―天晚上,天黑得像刷了墨汁一样,他们俩在帽子山脚一棵枫树下约会,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小毕说:“我去方便一下。”刚走了不到两分钟,树丛里突然蹿出两个人,一个动手动脚,一个用刀子在她眼前晃,说:“你敢嚷嚷,马上破了你的相。”璐珊吓得不知所措,又被捂住了嘴,在那里死死挣扎。

这时小毕突然冲了上来,夺下那把刀,将一人打倒在地,两个坏蛋落荒而逃。小毕说:“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惊了。”璐珊很感动,抱住小毕说:“你真勇敢,嫁给你我放心。”不久,两人结了婚,第二年生了个男孩。

结婚两年纪念日时,璐珊对小毕说:“我们已有了孩子,你要攒点儿钱顾家啊。”他说:“那当然。”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存折给她说:“这笔钱是定期,孩子五岁以后,确有困难时再用,一定要保管好。”璐珊激动得眼泪直流。小毕有时一两月给个两百元、三百元的,生活过得紧巴巴的。

孩子四岁那年,小毕失踩了。后来从公安局那里得知,他不务正业,当年在帽子山下与同伙演的那一幕是专门给璐珊看的。璐珊眼前一黑,差点儿晕过去,在梦中常惊叫:“上当了!上当了!”

她从箱底拿出那本保存了几年的存折,去县工商银行取钱,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地:“这里面原存有890元,现在只剩下1元。”她气得将存折扔进垃圾桶,说:“大骗子,大坏蛋,我瞎了眼。”

有一天,孩子发高烧。她让同事小姜替她请两小时假,送孩子去医院。这个加油站的老板却揪住这事不放,说:“你没请假,未经批准擅离岗位,加油站着了火找谁去?”小姜说:“璐珊确实要我向你请假,是我没来得及向你报告。”

老板火气更大了:“让你当好人,明天你们俩都不要来了,我小姨子的亲戚还在那里等着工作呢!”璐珊很内疚,怪自己连累了小姜,但也没办法,一直在家里默默流泪。

璐珊在家里待了几个月,生活没着落。后经人介绍,到厚来公司去当司机,每天把鸽子粪送到珍珠养殖场去。那天秋高气爽,璐珊心情不错,送完了鸽子粪,在珍珠场的棚子里坐着看养珍珠。

这时老板过来了,她站起來小心翼翼地说:“八年前,我来过这里,当时水清得一眼看到底,现在水浑得很,上面漂着绿苔,真有些可惜。”老板立即板起脸:“这是你管的事吗?”璐珊说:“我只是随便说说,哪敢管你的事呢?”

第二天,厚来公司老板告诉她,你明天不要来上班了,珍珠场老板说你好管闲事,不辞掉你,他就另找运输公司。璐珊垂头丧气回了家,全家人抱头痛哭。

以后几年,璐珊仍没有正式工作,有时帮人卖蛋糕,带孩子,扫街道,挑水浇菜。周围的人都说阿璐嫂是个多面手。她十分坚强,对未来仍充满信心,决心好好活下去,只要儿子好好读书,总有出头的曰子。

现在璐珊的孩子已十四岁,正上初中,住在她弟弟家,璐珊到省城张部长家帮忙,正式称呼是公务员,大家都叫她“璐公”。这家人都很尊重她,她也很开心,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经常同儿子和弟弟通电话。

弟弟觉得姐姐心情舒畅,要她珍惜,说好人会有好报。儿子也说:“妈妈,你放心,我在舅舅家很快乐,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懂事早。”璐珊忍不住热泪直淌。

善良的张部长说:“阿璐嫂,想儿子吧?要不要回去看看?”她又笑着说:“不用,他很好,已经懂事了,还嘱咐我要好好工作呢。”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