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无法调和的不满,不知所踪的欲望

很琐屑的“初为人母”的心情,生活有时并没有什么大悲大哀,但似乎就有无法挣脱的沉闷与压抑……

12860095044888

初为人母

1

结婚一年,顾明岐生下儿子张秋和。公婆非常高兴,照顾得很周到。丈夫张元朗也几乎天天守着她。明岐在研究所上班,工资不高,但待遇不错。产假给得足,没人有意见,反正上班也闲。

小孩子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初为人母的恍惚喜悦感动很快就过去,接下来是无尽的操劳。养儿方知父母恩,此言不假。明岐情绪常有低落,张元朗说:“你妈妈上次过来没呆几天,你是不高兴了吧?父母之恩是还不尽的,他们也没想着要儿女还。父母应该有这种觉悟。父母恩是要还到自己儿女身上的,这样才是代代流传不息。”

明岐认为丈夫这番高论不乏道理。虽然被请来的阿姨照料得很妥当,但明岐身体一直不太好,此前还流过一次产,总有些这里那里的小毛病,令她心情无法彻底轻松,总觉得哪里悬着什么,睡眠也不安稳。儿子也常生病,每每令她焦头烂额。

她的婆婆不是张元朗的亲生母亲,张元朗父母离婚,继母没有生育过,对带小孩同样不在行。张家上下都信赖大夫,有什么去医院好了。所以产后好长一段时间,明岐成了医院的常客。婆婆对养生很感兴趣,常找中医开调养的方子。连带得明岐也一起跟着喝些又苦又甜的浓汤汁或吃些稠得化不开的药膏。婆婆一番好心,亲自送上门监督她吃药,也不好拒绝。

婆婆年过半百,看来雍容富贵。喜戴珍珠翡翠,愈衬得她气质高华。婆婆送过明岐一些首饰,有串淡水珍珠项链,粒粒饱满光润,拿在手里非常漂亮,但挂到明岐脖子上就不像。明岐本偏瘦,生产后又胖在不该胖的地方,肤色一直不好,被这美妙的珍珠衬得很黯淡。明岐当着婆婆的面戴过一回,表示收到长辈礼物的欢喜,第二天就再没戴过。

婴儿作息不定,半夜必然会醒,又哭又闹,尿片湿了、饿了都还好,最怕没有缘由的大哭,哭得气断声噎,满脸通红,且容易发烧——这样就又该去医院了。张元朗公司很忙,经不起这样折腾,自然是明岐照顾孩子。

她很想请住家保姆,但婆婆和张元朗都不同意。“哪能放心外人住家呢?带孩子都是辛苦的,有经验就好了。”婆婆很温柔地劝说,又建议,“你知道,你们爸爸那边,我是走不开的——不然我也多想帮你们带秋和呢。要不然,请你妈妈过来住一段时间?她也应该特别想你们。”

张元朗很同意继母的建议,恨不得立刻就要买机票请明岐母亲上京。明岐不是不想念母亲,只是近来父亲身体也算不上康健,老家事情又多,不好意思麻烦妈妈。只好继续摸索“经验”。

老友钱浣君的儿子已经上托儿所了,明岐很羡慕。她们虽然都在北京,但一个住北五环一个住通州,其实很少见面,偶尔也就打电话发短信。人的精力实在有限,明岐深深感慨。她再也不抱怨那些结婚生子日渐疏远的朋友了。一旦有了家庭孩子,哪有余暇顾及朋友?

儿子周岁,张家在酒店摆宴席,来客甚多。有张元朗爸爸生意上的朋友,也有张元朗自己生意圈的朋友,排场做得很足。明岐父母本也是要来的,但最终未成行。明岐爸爸心脏不好,不想坐飞机。火车只有一趟,要走十个小时,实在吃不消。他们快递了一大盒给外孙的礼物,有各种小衣服小鞋帽,还有各种婴儿用品、书籍,藉此表达心意。

散席后,张元朗说要带妻儿去个地方。明岐不知吃坏了东西还是着了凉,肚子很不舒服。去了两趟厕所,仍是肠鸣不已。她面露倦色:“去哪儿?明天不行么?”张元朗也不说话,只顾把车开出去。她又问了句。正好遇上堵车,张元朗脸色不善。想了想她问:“是去南边家里?”指的是元朗住在城南的生母。他们平时以住处区分两位母亲,继母和父亲住在海淀,就叫“海淀家”。

但这回不知怎么触怒了张元朗,他冷冷道:“什么南边,那是我亲妈。”明岐一面忍着腹痛,一面忍着堵车的无聊,还要照看怀里的孩子,心情总也不好,遂也冷下脸来。一直到南边婆婆家,才换了笑脸。

南边婆婆对前夫痴心不改,一直未再嫁。她分到不少财产,生活无忧,养了一只小叭儿狗。逢年过节前夫还会来看她,送点节令物品。这也令她充满感慨,认为前夫顾念旧恩,毕竟是好的。

这点明岐很不以为然,也觉得可悲。她还没结婚时,就因为和张元朗议论此事而吵过一大架。张元朗说:“我妈就觉得我爸好,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了?”当时他们为了这事闹到要分手的地步。钱浣君劝她:“这虽然是价值观的问题,但确实和你们两个人没什么本质联系。何苦为了这点事就分手呢?”分手确实痛苦,吵架也痛苦,不如磕磕绊绊在一起,都会磨平的。明岐这样说服自己。事情就过去了。

南边婆婆给秋和红包,小孩子还不会说话,只会动来动去咿咿呀呀,发些单音节。这已足够令老人兴奋。她留儿子一家吃晚饭,张元朗温声说好。他在母亲跟前很温顺。明岐望着丈夫,心头一软。自己最初就是被他这种温柔的声音与神情打动的吧。

当晚回家,明岐安置秋和睡下,准备翻会儿闲书也睡觉。张元朗推门进来,在婴儿床边看了会熟睡的儿子。明岐便也侧过身去看。小孩子不吵闹的时候确实很可爱,何况是自己生养的骨肉呢。

明岐突然发现丈夫正含笑看着自己。“今天我睡这儿吧。”他说着就挨上床。明岐迟疑:“你明天一早得出门,他晚上要醒好几次……”话未落音,丈夫的吻已经过来了。他吻得很细,很认真,几乎让明岐觉得陌生。这才想起儿子出生后,他们还没有过。有一瞬,明岐惊异地意识到自己是真正的妇女了。好像青春期还没过完,二十多岁的日子还不远,时间怎么可以这么快。中间发生了多少事,像一页纸轻轻翻过去了。

她还记得当初一起租住的小屋,经常吵架,总是哭。而他只要温柔起来,她就能原谅。她好像没有真正记恨过他,所以也谈不上原谅。吵架很消耗体力,她渐渐体会到沉默和冷战的好处。他的吻很漫长,她看见他微闭着眼睛。床头灯在他脸上投下阴影,他的样子还算好看。然而不知为什么,她的身体迟迟没有任何反应,她很努力地配合,抱紧他。他也意识到她干涩的身体,很抱歉似的停下来,又抱抱她:“你太累了,我们睡吧。”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没有过多对悲伤气氛的描述,但文中处处透露出沉重。生活就是这样,常常让你喘不过气而又无可奈何。只有耐心熬过,等待命运救赎。

    (5)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