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驳斥石述思:为什么我们必须饶恕陈水总?

陈水总微博截图

陈水总微博截图

点评石述思:《为啥有人同情陈水总?》

文/亦忱

前言

供职于《工人日报》社会周刊编辑部的石述思主任,今早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啥有人同情陈水总?》的博文。

老朽在阅读之后,在新浪微博上予以转发了。在转发的简评中,我这样写道:“老朽跟这位义正词严的作者@石述思 持唯一不同的观点是,我像美国人饶恕了枪杀了32个学生与老师的恶魔赵承旭一样,不仅饶恕了陈水总,而且,对陈水总的家人深感爱莫能助的悲哀。我之所以选择饶恕而不是仇恨,因为仇恨会制造更多的陈水总。

未料想,石述思很快注意到本人的转发评论,他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别吹牛,假如被陈水总干掉的有你的父母家人,你还能理直气壮滴抨击俺吗?菩萨低眉,还必须有金刚怒目。

对此,我则如此回应道:“我的父母其实在受虐待数十年之后已经作古,我早已经原谅了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自然,你可以继续选择仇恨,但愿下次陈水总第二展开报复社会的恐怖活动时,你恰好刚刚离开那辆公交车或地铁车厢。祝你好运!

下面,我就分段点评石述思的这篇奇文,看看他究竟在事实上和逻辑上,乃至在基本的立论上存在什么问题。

以下,黑字是石述思的原文,红字是我点评石述思文章的内容。

(亦忱于2013/6/13)

为啥有人同情陈水总

文/石述思

这是一起无比骇人听闻的纵火杀人案。(亦忱点评:错!根据厦门警方的调查,此案是陈水总在满载的公交车上,用自焚的方式报复社会泄愤案,那些死于烈火中的无辜者,是陈水总为报复社会泄愤拉来垫背的人,他们遭遇无妄之灾,纯属一种必然性中的偶然。

6月7日18时20分许,福建省厦门市一公交车在行驶过程中突然起火,共造成47人死亡、34人因伤住院。

这个惊动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恶性案件迅速得到侦破。

犯罪嫌疑人陈水总,厦门本地人,1954年生。经警方深入、细致地侦查和技术比对,并在其家中查获遗书,证实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并被当场烧死。(亦忱点评:我很好奇的问题是,石述思为啥不敦促厦门警方公布陈水总留下的遗书,以搞清此人之所以选择在公交车上拉人垫背自焚,而不是到公安局自焚或去投海自杀。希望石先生能解释一下,这是不是你被愤怒的情绪壅塞了自己的心智?

在这个贫富对立,阶层固化的年代,整个社会弥漫着令人不安的焦虑与仇恨,盲目而炽烈。(亦忱点评:石述思在这一段中,哪怕稍微简短论述一下这个社会之所以会“贫富对立,阶层固化”的原因,并对“整个社会弥漫着令人不安的焦虑与仇恨”给出两三句合理的解释,我也会会对他肃然起敬。

随着犯罪嫌疑人身世的披露,网络对罪犯的谴责声讨突然让位于对其不幸遭遇的同情,甚至个别人将其包装成对抗不公正社会的另类英雄。(亦忱点评:究竟是谁在同情陈水总?请石述思点名道姓加以严肃批评,不要对空乱射天箭,好不好?

但假如你站在受害的无辜者的角度,或者你的亲人就这辆驶向地狱的公共汽车上,你一定不会这么想。(亦忱点评:我很好奇的问题是,石述思是不是有亲人在这辆被焚毁的车上死于非命?他是否采访过这些痛失亲人的当事人?请给予解释。

陈水总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至于他如何成为恶魔是另一个问题。(亦忱点评:陈水总是恶魔吗?石述思有什么资格给陈水总册封恶魔的称号呢?是谁给了石述思为这个生在太平盛世,却绝望到拉人垫背自焚的厦门人,册封恶魔封号的权力呢?是石述思供职的《工人日报》社吗?我希望石述思能就这三个问题作出必要的澄清。谢先!

任何一个有起码良知的人,都不会将47个也在为生活苦苦打拼的普通百姓送上自己复仇的祭坛。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者,是整个人类的公敌。(亦忱点评:陈水总是个没有良知的人,对此有异议的人肯定不太多。谈到陈水总用拉人陪葬的方式来自焚,究竟是复仇还是向整个社会宣战以泄愤,我更倾向于来自厦门警方的定性。至于石述思说陈水总是整个人类的公敌,这一论断是不是有良知,建议请中国那些力挺基地组织和哈马斯恐怖分子的人来表态,我不想对此发表观感。如果石述思非要我就此表态,我会说,陈水总在我眼里,不过是个失去理性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的疯子而已。我可怜他,但并不同情他,更不会去仇恨这个不珍惜他人生命的疯子,这就犹如我不会仇恨派出亡命之徒去制造9·11事件的本·拉登一样。

如果不能恪守住这样的是非底线,整个社会将人人自危。

仇恨不能救中国。(亦忱点评:对,石述思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仇恨岂止不能救中国,仇恨甚至会毁灭中国。但仇恨会给石述思带来快感,则是毫无疑义的事情。这从石述思将陈水总册封为恶魔和人类公敌的说辞中,不难看出其牙缝里泄露的仇恨。如果那些跋涉在暗无天日上访途中的潜在陈水总们,以为石述思的文字洋溢着理性和悲悯,我很愿意向石述思表示歉意。

在古代封建专制的窒息中,为人称道的是水浒中的梁山好汉,但这些对抗者有着鲜明的底线——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匡扶正义。从未见任何人将贫弱百姓当做泄愤的对象,倒是鲁智深为了素昧平生的弱女子打死镇关西,摊上了人命官司。(亦忱点评:石述思这是在鼓励潜在的陈水总造反吗?如果石述思有意从事“煽颠”教唆,其实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大可不必借陈水总的酒杯,来浇自己心头的块垒。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石述思的思想犹如一钵糨糊,毫无逻辑可讲。

根据案犯的自白,陈水总他悲催的一生中也曾挣扎过,努力过,试图实现自己最卑微的中国梦——活着。中间赶上文革被迫下乡,回城后生活艰难,在街头练摊,又被城管取缔,熬到六十岁想退休,又因有关部门写错年龄无法办理社保,找公安改错又被踢皮球,终在绝望中携带汽油,滑下反社会、反人类的深渊。

陈水总验证了世间最凄惨的活法——人活着,却已经被世界抹去,没人曾留意过他的艰辛,他的奔走,他乞求的眼神和无助的慨叹——尤其是那些该留意的被纳税人供养的老爷。临终前那把罪恶之火与其说是发泄内心的愤怒,不如说是证明自己的存在。他成功了,现在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陈水总的名字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被憎恶被赌咒。

但他已经无法知道这一切,他的家人也只会收获耻辱,而不可能由此改变生存的窘困。(亦忱点评:石述思凭什么断言陈水总的“家人也只会收获耻辱,而不可能由此改变生存的窘困。”对这种论断,我真不知他是怎么得出来的?希望这位公知给出证明的过程。谢先!

正常情况下,每个人的内心都装着天使和魔鬼,人活成天使或魔鬼,则往往取决于周遭的环境在召唤什么。也许,生活在最底层的陈水总即使不最终变成魔鬼,也不会像很多人嘴边天天挂满民主正义博爱,而仅仅是盼着活得好一点。像太多草民一样,他按照社会设定的轨道,认真地忙碌着,奔波着,顺从着,央告着,一次次试图点亮希望的火光,但一次次目睹这样的火光被绝望掐灭。他最后顿感穷得只剩下命了,于是他变成了可怕的恶魔,将命做成可怕的人肉炸弹,只为毁灭——目标:任何人。

这貌似一个极端的个案。主流媒体习惯性表彰同样是极端个案的穷人慈善家,而将这些生不如死的天使包装成感动中国的正能量,营造出整个社会充满爱的假象,而习惯性将恶魔当作意外和事故,处理成孤立的个案,不深入探究其普遍性成因——尤其是制度性痼疾,然后匆匆遗忘。

在这场以生命为赌注的零和博弈中,所有人都是输家:陈水总和他的家人,无辜的死者,冷漠的看客,推诿的官员。(亦忱点评:在此顺便教育一下缺乏常识的石述思:任何恐怖活动的功效之一,都是冀望收获具有全球性关注的轰动效应和整个人类社会最大、最强烈的仇恨。本·拉登制造9.11事件达到了这个目的,被石述思定义为恐怖分子的陈水总也达到了这个目的。你凭啥说陈水总是输家呢?

结合整个时代严峻的贫富分化、道德沦丧、价值扭曲,当大官大款大腕成为多数人追逐的目标,平凡而普通的中国梦便会被轻易地碾压得粉碎,怨气甚至仇恨就会累积升腾,动摇整个社会稳定的基石。

陈水总不可饶恕。但更多的人需要反思和忏悔。(亦忱点评:正告石述思先生,你无权代表那些愿意饶恕陈水总的人。这就像中国人无权谴责美国人愿意饶恕那位枪杀了32个同学和老师的赵承旭一样。为此,我愿意在此再说一遍,本人在此以自己一钱不值的良知为基础,公开对陈水总这位陈姓族人表示宽恕,并对他的家人表示安慰,坚持认为陈水总的行为跟其家人没啥关系。我还真诚地祝愿陈水总即便下到18层地狱,也能心境获得安宁。并奉劝那些准备步陈水总后尘的人,在采取极端行动之前能给我来信,我会耐心说服他们用更好的办法来主张自己的权利。来信请寄:chengp001@vip.163.com/。老朽保证每信必复。

在中国,像陈水总那样绝对贫困的人,目前超过一个亿。他们同样有着自己的中国梦。

正如每个生命的尊严都是无价的,中国梦实现的前提是每个中国梦都有公平放飞的可能。尤其需要认真倾听那些卑微的呼喊。

预防下一个绝望的陈水总走向疯狂,人人有责。(亦忱点评:最后忠告供职于《工人日报》石述思:我们只能深入到那些中国式的恐怖分子内心,去探寻这些深陷人生绝境的人,为何会产生加害无辜者的念头,然后,再对症下药,去改变他们心跳的方式,进而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我们这个社会才能从日益走向暴虐,而改弦更张,日渐走向和谐与安祥。如果我们继续漠视他人的苦难和绝望,没准你我就会成为下一次悲剧的道具。一言以蔽之,当中国的绝望者选择一个人展开的超限战方式跟全社会宣战,我们这个国家和社会,将永失安宁与和谐!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