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2013法国高考作文题新鲜出炉:我们欠国家什么?

一年又一年,又到了法国中学毕业会考(由于作为大学录取依据,所以性质上有点类似中国的高考)的日子。

48670cb2gdf5431be8ff2&690

按照惯例,法国高考的第一天上午(法国时间早8点到中午12点)是作文——哲学作文,而且66.5万考生不论你是文科还是理科都跑不了。和中国一样,法国的作文题马上就成为媒体和网民热议的焦点,以下就是刚刚出炉的2013版法国中学毕业会考作文题(译文仅供参考)——

文科(série littéraire),以下3题,任选其一:

——语言是否是工具(le langage est-il un outil)?

——科学是否只是在确认事实(La science se limite-t-elle à constater les faits)?

——评述笛卡尔在1645年与伊丽莎白公主通信中的一段论述。

经济社会科(série économique et sociale) ,以下3题,任选其一:

——我们欠国家什么(Que devons-nous à l’Etat ? )

——我们是否在弄不懂的时候才需要去解读(Interprète-t-on à défaut de connaître)?

——评述中世纪意大利哲学家安瑟伦在《论上帝的预知、预见、恩典同自由意志的和谐》一段论述.

理科(série scientifique),以下3题,任选其一:

——工作是否能够使人自我发现?(”Le travail permet-il de prendre conscience de soi?” )

——人们能否凭道德行事非而不受政治倾向影响?(”Peut-on agir moralement sans s’intéresser à la politique?” )

——评述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在《思维与虚无》(La pensée et le néant)中的一段论述。

法国人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学哲学靠哲学,连英国人都觉得不解。在这次法国高考的前几天,英国BBC驻巴黎记者Hugh Schofield 还专门写了一篇报道,题目是Why does France insist school pupils master philosophy? BBC中文网的译文转载如下——

法国学生谁也躲不过“烤”哲学。

法国“高考”就要到了。哲学是高中生的必修课和高考的“皇冠科目”。有人戏言,“烤”哲学似乎成了法国的成人礼。BBC常驻法国的记者斯科菲尔德反思,法国为什么如此推崇中学哲学教育。培养思考能力?打造开明公民?学多了哲学有没有副作用?

站在女儿身后看她复习功课,我真是满怀钦佩。令人心惊肉跳的哲学考试就要到了,17岁的女儿在做最后一搏。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感谢上帝,我不用忍受这等折磨!

你能想象吗?6月的一天早晨,你要用四个小时的时间,写一篇冗长、但必须连贯的论文。

命题包括什么呢?我给你举几个例子:要和平还是要真理?没有暴力、能有权力吗?事实相悖、你还能是正确的吗?

也许,你想选答B卷?考生要围绕指定的文章节选发表看法。比如,一段斯宾诺莎1670年的神学政治论;不喜欢?塞涅卡的利他主义怎么样?

这些例题,都是我从女儿的复习指南中挑出来的。看着女儿必须研读的那一大串题目,我的心都在为她流血。

女儿选考的是法国人所说的文科的最高证书Bac。当然了,还有其他一些更偏重理科的选择。但是,不管文理,都包括哲学。不过,选读文学Bac,哲学是“王”。

这就意味着,每星期必须上八个小时的哲学课,考完试算总分的时候,哲学占的比重最大。

这还意味着,你必须学会一大堆法国人所说的“观念”或者“主题”。我再从女儿的书中给你挑几个例子:意识、他者、艺术、存在与时间、物质与精神、社会、法律、责任、幸福。需要参考的作家包括柏拉图、奥卡姆的威廉、康德、黑格尔、叔本华、海德格尔、萨特。

为什么法国这么重视哲学教育?

其他国家毕业考试可能包括思维的历史、宗教史等等,但是,法国人说的很清楚,他们要考的与此有别。

学哲学的目的不是要懂得人类思维的历史,而是要跳入人类思维状况的长河。研习康德、斯宾诺塞曾经说过的话,目的并不是要单纯地读懂他们的论点论据,而是要利用他们的论点论据。

1809年,拿破仑推出Bac。有史以来第一次,考试的科目之一就是哲学(不过那时候是口试,用的是拉丁语,只有31个男学生参加)。

要求研习哲学的出发点本身也非常哲学。

在新创立的共和国,打造模范公民非常重要。大作家、思想家孟德斯鸠本人就曾说过,共和国必须具有“美德”,而美德包括每个人发挥自由形成的判断力的能力。

所以,从理论上讲,教授哲学的目的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完成对年轻人的全面教育、允许他们去思索。

懂得有关个人与社会、上帝与原因、善良与邪恶等等这些普世观点,有助于摆脱眼下看似很紧迫的那些思潮的束缚。我指的是,日常生活中,政府、媒体、时尚、政治正确等等等等强加给我们的那些观点。

你不禁会想,这是多好的一个主意啊!这不才是我们所说的文明吗?

是吗?说不定,这也是法国特色之一:理论很好,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现实却与预期有差异?

因为,这种以思想为基础的社会构思、将思想提升到如此高度,后果之一是,人们可能真的开始相信这些思想,然后就可能认为,需要为这些思想而战、甚至为这些思想而死、而杀。然后又该怎么办?

几天前,一个法国人在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外开枪自杀。多米尼克·文纳(Dominique Venner)是哲学家、极右派作家。他死前发表的最后一篇博文引述海德格尔说,人生最后一个瞬间和一生同等重要。

按理,我们可以说,这个人沉溺于对自己思想之爱吞枪自尽。多么法国啊!

但是,这只是病态。

返回来再说我们家。女儿开始学哲学以来的变化令我敬畏。一年前,她不知所措,哲学的深奥、抽象令她恐慌害怕。现在,女儿不仅仅非常放松、而且满怀热情。

一个思维的世界真的向她敞开了大门。

那么,欲求不可能真的很荒谬?你能肯定自己是正确的吗?艺术是真实的吗?

看来,我还是得去请教女儿。(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