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操蛋的摩羯啊,是不是都是这样?

或许她从来没醉过,只不过是借着酒劲呐喊出来。我想,来了北京之后她应该没有这样放肆地和谁说过这些陈年旧事吧。她一点不像是拿旧痛说事赚同情的人。只是今晚正好伤口发酵,又碰上一个不知深浅的陌生人,便索性一股脑吐出来。

10137588503b89b78b

太阳照常升起在北京

文/陈博

W姐在一家艺人经纪公司做总裁助理。在北京这个数不尽大龄剩女的城市里,见面后的话题自然就溜到了身边有没有优秀靠谱男青年介绍。我沉思了一阵,不忍心告诉她我只是一个九零后,身边男童级别的比较多。

虽然她比我大四岁,但第一次见却差点以为不过是大学生而已。但很明显我被她的休闲装欺骗了。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已经穿上了成熟的职业正装。一路上她娴熟地和演出主办方商量场地、排期,和艺人敲定公告细节、档期安排,还抽空在微信上向老板报告,并时不时向我解释一下圈子内的名词,作风干练,紧凑。

但我在那天晚上她请我喝酒闲聊时才知道,她在一年半前还是重庆的一个初中语文教师。

“你知道哦,那时候学校订校服,我们老师有提成。但我就叫小孩子们不要订新的,反正旧的完全可以穿,”她笑着回想起,“结果主任还大发雷霆呢”。

W姐熟练地点好酒,但明显不想多喝。过多的深夜应酬早已经塞满了她肠胃的酒精额度。但她烟可没少抽。一包纤细的中南海女式烟,半个小时就去了一小半。她的嗓音已经有些沙哑,而这种沙哑把她的音度硬生生降了下来,以至于在三里屯“壹楼”酒吧的二楼吧台轰鸣的音乐声中,我要聚精会神才听得见她的话语。但她明显很适应这样的环境,我看着她吞云吐雾,毫不费力地听清我有时略为含糊的话语。

“你身边没有适合的吗?”我接过她的话茬问。她愣了愣,说,有啊,不过都是老板介绍的,全是富二代啊。

“那不好吗?”

“呵,看着好,但是都太夸张了。有一个认识第二天就叫我去马尔代夫旅行。我觉得还是别这样吧,总之,像在两个世界的人,可能合不来的终究。”

演艺界和富二代富一代从来联系紧密,她解释。因为商业汇演往往是这些人出钱举办的。老板和他们关系很好,但问题是,毕竟不像是一个世界的人。

哦,我点头。但我还是很好奇,她是怎样从一个初中语文老师转行到这里:烟和酒,娱乐圈和富二代,应酬和商演。

她却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还不是因为男人……”

城市爱情故事。我的脑海中条件反射地浮现出那些分分合合的桥段,也没太在意。

“分开之后我就一个人来了北京。”

“在一起多久来着?”

“很久。”

“三年?四年?”

“不。十年。整整十年。”

轮到我愣了一下。我还在慌忙地算着这要多早的早恋,她已经告诉我,如果从认识就起算甚至不止十年。因为家庭缘故,她从初中起就特别依恋她的男朋友,到后来近乎成为了她在混乱分崩离析的家庭外仅存的精神靠山。

也许就因为如此依靠,才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容忍背叛。那些恶俗的,类似折返回家看到高跟鞋在门口的桥段,上演了三次。直到最后一次,才彻底让她离去。

她像叙述琼瑶剧一样地把故事说出来。但后来我才明白,她那天仅仅说出了故事,没说出情绪。

就像所有男生一样,他们一开始都很单纯。走过了高中,走过了大学,他进入了金融业,月收入迅速地膨胀起来。后来他开始找上了其他的女人。在那个圈子,太正常了。

“第二次,第二次,到第三次的时候我还在问他能不能重新开始,他拒绝了。我们还一笔笔攒钱买下了新房。但最后却没有机会以妻子的身份住进去了。”

“故事就是这样的简单。”

烟雾缭绕中她的脸隐没了。

我还以为那又是一个简单的背叛故事。后来我发现,确实,这还是一个简单的背叛故事。只是我被她第一次叙说的轻描淡写欺骗了。直到有一天,半夜三点的时候她打来电话,语气全是醉意。

W姐家离我不远,出租车停在我门外,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她想要清醒下吹吹风,就当仁不让麻烦一个还单身的人一起走走。也只有这种人能麻烦了。我顿时觉得膝盖有些疼痛。

但我没想到她走起路来那么艰难。有的人喝醉了歌唱,有的人骂人,有的人昏沉。她看起来像是没有喝醉,却弥散着一个女强人平时怎么也不会有的悲伤感觉。

就像一团海绵堵在胸口,随着每次呼吸,把她所有的力气、动力、斗志都吸收得干干净净。

我们走着。后来我不得不搀扶着她。但她的身子越来越沉,竟慢慢地蹲了下来。我把外衣给了她。在我厚沉外衣的覆盖下,她的身躯在地上看起来像是一只蜷缩起来的黑鸟。

我也拉不起她,就任由她蹲坐着。半夜4点15分,寒气弥漫。远处休班的的士司机好奇地向这边瞥过一眼,但又很快扭转过头。大概对这座城市里夜幕下的悲伤男女见怪不怪了。

“我过的并不好,真不好,为什么你们都说我好……”她还在反复地说,本来就略带沙哑的声音更加低了下去。我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一直安慰她说,瞧,现在你也过得挺好。这根本就是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

已经离开了那个男人一年多,但她还是没有忘怀。也许她已经忘记了那个人本身。但她还是记住了那些刀割般的细节。就像她蹲在地上时告诉我的。

还是那间结婚用的新房。本来按照之前的打算一直是归于她的名下。分手后也是如此。但是有一天,她前男友又回来,哀求她将房子给他,而他会给一笔钱作为补偿。他已经有了新的未婚妻,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这一次,他们从相识到订婚只经过了半年不到。在半年的时光里,他们一步跨过了要十年走过的路。

“你就这样把房子给了他们?”我本来想说“他”,但还是不经意说成了他们。

“是啊,我就是受不得他那样的低眉顺眼地哀求我,说他急需一套房子才能结婚,才能过新人的丈母娘那关。房子我给了他,我让他把钱打给我妈,也没有问多少。我不想为难他,好聚好散吧。我是不是太傻了?朋友都说我傻呢。但我还是不想因为钱的事情毁了十年的感情。”

可是感情早已经毁了,我心里想,没有说出来。但我转念一想,她又何尝不知道关系和感情都早已经毁了呢?那她还想保留下来的究竟是什么。

但她在重庆的生活毕竟毁了。她在重庆如何再待得下去呢?十年时间,从懵懂年少第到待嫁婚龄,但要结婚的却不是自己。但整座山城的记忆都已经和另一个人紧扣了起来。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商场,每一个公园,从东头的马路压到西头。

“我们那时候很艰难,想买东西都要存着钱。但后来我才发现他给他的女朋友买东西却很大方……”她还在断断续续呢喃着,我已经分不清她指的是哪一个出轨对象了。但不重要,如果之前买的是包包之类的奢侈品,那给最后那一任买的就是房子——的确都很大方。

但我却始终明白为什么她的男朋友宁可待新的未婚妻那么要好,也不愿意给在一起十年的她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不是她不原谅他。她从来都宽容,从来都期盼能重新开始。只是,就像她说的原话——“他再也没法面对已经千疮百孔的关系,没法假装什么也未曾发生,重新开始。他宁可重新对另外一个人,纯净、彻底的好,没有负罪感的好。”

她最后补充了一句,“操蛋的摩羯啊,是不是都是这样?”

我默默地抗议了一句。却不知道怎么说是好。这个时候不要因为自己的星座就和女人为敌显然是聪明的。但我确实能明白那个男人想法。

一起选购、装修的房子最后却成为了别人的新房。想一想就让人奔溃的重担压在她瘦弱的身躯上。于是,她离开了待不下的城市,到了陌生的北京。有多陌生?在这里她没有一个亲戚。只是先前的朋友介绍到了现在的公司。

好在老板对她算是器重,她做了近一年的总裁助理,已经跟了好几个艺人的项目。公司也给了一套在良好地段的高档独居室房供居住。可闲言碎语也渐渐升起,公司有人说这是因为她傍上了总裁。说到这里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摇摇头,两手一摊。表示对这些风言风语无可奈何。

“他自然在外面有的……但怎么可能看上我,都是模特级别呢,哈哈。”

我蹲在她旁边,两腿有些发麻,便站了起来。这时候她的哭声也变成了小声的啜泣。我便把她使劲拉了起来,拖到路旁的石丫子上坐下。最后几步路她已经完全是自己在走了。我意识到她已经醒过来了。或许她从来没醉过,只不过是借着酒劲呐喊出来。我想,来了北京之后她应该没有这样放肆地和谁说过这些陈年旧事吧。她一点不像是拿旧痛说事赚同情的人。只是今晚正好伤口发酵,又碰上一个不知深浅的陌生人,便索性一股脑吐出来。

她验证了我的想法。几分钟以后,她已经静静地坐在路边,拿出烟包,一根根抽了起来,神色自如,没有一点晃神。我们并排无声地坐了一阵子。这时候太阳爬了出来,驱散了夜色,天渐渐地蓝了起来。我脑海突然回荡起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旋律,不停,不停的回响。

在随后的十分钟内,我打断了她像一个小姑娘似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她问我北京有什么山爬。我说香山。我拦下了她马上启程去爬香山的想法,告诉她如果不想冻成冰棍的话就别去冒险。然后我又劝阻了她去看升旗的冲动,指了指已经升起来的太阳,告诉一脸错愕的她国旗和太阳同步升起。

清晨的北京很安静,勤奋的的士司机时不时开过空旷安静的小路。远处已经有鸟叫声,和隐约的早点叫卖声。她告诉我好想吃豆浆油条。离开重庆后,在北京她每天生活从来都从11点开始,出租车上下班,离豆浆油条很远。

我哄小孩一样把过度兴奋的她推回了家。卸妆的过程中她不停地讲着,以前喝醉后把隐形眼睛放在面霜盒里的糗事,夹杂着艺人的内幕,和对豆浆油条的渴望。等到她最后洗漱完钻进被窝的时候,我还倒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的阳光发呆。一会儿她就睡着了。我不禁哑然失笑,看来我还真是让人信任啊。她就这样滚进梦乡去了。

最后的最后,我关上了房门,在深藏功与名的氛围中回去补我的回笼觉了。

太阳总是会升起来的吧。(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想继续看下去,想知道结果。但是人生怎会如此就那么快能得到结果呢。但还是很好奇后来的他们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