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穷逼的喧嚣和孤独

1137772197d47b7327l

文/王坏

穷逼在公共场所大声的喧哗,一不小心就陷入了孤独。

某次动车,我见识了一帮穷逼的喧哗。一入座就有个拎着假杀手包的女士找我换位,表示他们四人想换到一起——注意,这是第一个穷逼出现的信号,当你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一个不需要换座照顾老人的青壮年以“我们是一起的”理由换座的话,穷逼概率高达80%——他们的理由简单而粗暴,但你不能简单粗暴的拒绝,这会让你显得很不体面,于是我就换了,而且出于对耳朵的爱惜,主动走到了一个隔着五排位子的空座上去看书。

然而,亲爱的世界,我又一次低估了穷逼的战斗力,火车刚开始移动,假杀手包女士就开始了高分贝的谈话,她对她同行的朋友们说“……是的没错,我们需要一件貂……你有没有买过MIUMIU……既然这样,你的丈夫有没有见过国家总理……不会吧,他在x行做事肯定见过的……呵,我就知道,这没什么好遮掩的,你这种人,在我们xx话里叫做……”扣人心弦而又充满真知灼见的高分贝谈话让我无法投入到任何文字当中,只能接受语言的洗礼。

到站后,假杀手包女士和他的朋友们完成了最后的对话,假杀手包女士站在过道最中间,她的朋友们环绕着她,假杀手包女士慷慨做最后陈词:“好的,xx,我告诉你,这次你回去之后,第一要买一件貂,第二,你要在X安区买一块地建房子。”说完她挽起身边一位穿皮尔卡丹运动裤和黑色皮鞋的男士,让开过道,随着汹涌的人流走向地铁口。

是的,朋友,很多人对我说过:如果你想获得安静的环境,请选择飞机。在我刚拿到身份证的时候,这个建议确实是有一点意义的,人们体面——或者说因为高空密闭环境的紧张感,而矜持营造了一种体面的错觉。

近几年不行了,人们适应了飞行着的密闭空间,去年底我乘一班从三亚回北方的航班绝对堪称代表。一上机便有阵阵喧哗传来,探讨自己买到的工艺品、乌木筷子、免税店买到的东西以及自己在做什么大生意。

“你买了雅诗兰黛?我对他家除了香水之外的产品不感兴趣。”、“可能你找对地方了,买的红木这么便宜,我买的筷子要300块的”。我身边的先生对我频频摇头,说“太吵了太吵了,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我对这位先生微微一笑,表示对他的观点不置可否,却没想到招惹了一个巨型穷逼。

在接下来的航行中,我听这位先生讲述了自己的欧洲游,他认为,现在的国内游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真的想玩,还是要去欧洲。“您去欧洲几天?”我试着不让他尴尬。“十日六国。”我说哦,不知道怎么说了,我陷入了尴尬,我没去过欧洲又不想扮演一个渴望听闻二手异国见闻的年轻人。“是从北京出发到法国巴黎……你知道巴黎的机场叫什么吗?”“戴高乐吧。”我说,这位先生(以下称戴高乐先生)登时表现出“孺子可教”的表情,他活了。

戴高乐先生对我说他是“国内最早开始旅游的一群人”,“大概在90年代末期就开始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并在2005年完成了他的欧洲游,“2005年,那时你还很小吧。”我说是的,我那时候还远未成年。

“欧洲是个好地方,”他说,“特别是地中海。”他提高分贝,“跟地中海一比,海南岛海就像是脏水沟”,舱里沉默了,那些正在说着海南的海如何清澈渤海黄海如何污浊的人沉默了,戴高乐先生胜利了。他击垮了那些“不体面”的人,也击垮了我,尽管我内心非常想告诉他——一个体面的人是不会愿意用高分贝在公共场所喧哗并拉着一个可怜的年轻人絮絮叨叨,直至让别人把那个可怜的年轻人当成他的旅伴,投来鄙夷的目光。

伴随着舱内“没见过世面”的人此起彼伏的“你看回北方就是就是不一样,看树叶都是黄的”之类的声音,戴高乐先生对我发表了最后陈词:“年轻人要多出门,看看外边的世界,不要像那些人一样,出门呆三天就忘了形,加油!”这个加油让我非常不明所以,并产生了恐惧,在飞机落定之后飞速解开安全带狂奔出去,飞贼一样的爬上一辆戴高乐先生追赶不上的机场巴士,再见戴高乐先生,你让我恐惧了。

戴高乐先生绝不是我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遇到的最惊人的穷逼,甚至现在回忆的话还觉得他有点可爱,我人生最大的阴影(可能之前我已经讲过)是一个夜班硬座火车,我身边坐了一个陪孩子艺考的家长,他在不漫长的旅途中对我讲述了:1、他现在如何成功,每天仅烟酒消费就要40块;2、他非常有钱,陪孩子考试都要住300多的宾馆;3、你们完了,世界现在是世袭制,我是编辑我的孩子也会继续做传媒,并且x大的校长我简直不能更熟,我的孩子将来要进央视的,而你们这些傻逼大学生,完了。

我一生不懂拒绝,无数次充当喧嚣穷逼沉默的帮凶,可能有性格的原因,另一方面就是这次糟糕的行程让我认识到:有时候你不沉默,他就会变本加厉。如你所知,当时我是个傻逼大学生,对这个世界有一种“我不相信!”的愤怒,在那位家长炫耀他的职业和关系并打击以我为代表的傻逼大学生的时候,我喊出了“我不相信!”很不幸的是,我怀疑他的目的就是在等我发言,因为接下来他提高分贝并把唾沫喷了我一脸,太可怕了,他终于找到了对手告别了孤独。

很久以后我才认识到穷逼是有多孤独,他们活在狭窄的生活当中,捉襟见肘,四处碰壁,缺少一个伸展的机会,所以当空间变大,他们的触手就开始蔓延,侵犯公共空间,野蛮生长,完全不会去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太憋闷了,他们太想透气。

公共场合每一个高分贝都在暴露着一个穷逼,无论他在说着什么,奢侈品、高职位的老公、书籍、梦想、音乐以及其他。太穷困了,生活狭隘到他无法在自己的生活当中获得满足,无法在自己的生活当中获得关注,只能在人多地方喧嚣,换来目光,那些鄙夷,他还以为是赞赏。

穷逼的一生罕见尖峰时刻,缺乏高潮,只能在人多的场合大声叫卖自己的人生,穷的只剩下(一丁点)钱的穷逼叫卖自己的富贵生活,穷的只剩下理想的穷逼嘶吼自己没意义的理想。但谁会在意你叫卖的无价值人生呢?最后只剩下穷逼自己站在广阔当中,又喧嚣又孤独。(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