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爱情

世间人的爱情大多都是挫折和失败构成的,一旦真的有一个人下了狠心,爱情说走才是真的就走了。

11554771220c631844l

2012年7月21日,北京暴雨。

我从法大研院下课,先是在公交车站里泡了大半个小时,好不容易上了车,等到了老虎庙那一站下车,水已经淹到了我的大腿根儿。等我游回宿舍,内裤里已经可以养好几条金鱼了。踏进宿舍门,我整个人都瘫了,但还强打着精神站了起来,当务之急是好好去冲个澡。于是我脱了上衣,又拽下自己都烂成一滩泥的裤子,认真看着自己的小蛇。还好它没被泡坏。

就在这个时候,老段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老段是我高中时期的好友,也在北京上学,他在昌平,而我在海淀。

虽说我们关系好,但是这孙子轻易不给我发短信,上一条短信还是追溯到三个月前的那条“有片儿没?给爹传一个来。”

但是这一次的短信比较奇怪。

“出来喝酒吧,我到你学校了。”

我赤条条的晃悠着胯下的小蛇,站在男生公寓十二楼的窗台前,看着外面的雨点像是亿万颗手榴弹狠狠的砸在窗户上。这么大的雨,他从昌平跑到海淀来找我喝酒?我觉得他肯定是闲的无聊在玩弄我的智商。于是回了他一个“傻逼,你以为我信啊。”之后我光着屁股就跑到浴室洗澡了。

洗澡的时候内心还稍稍有些忐忑,这傻逼别真抽风来找我喝酒了。等我洗完澡回来,发现他没回短信,于是肯定这厮在忽悠我,就没再理会。等到十二点,躺床上睡觉,突然我的手机震了一下。

是老段发的。

“漫天皆雨,坐困愁城。”

我实在接受不了老段这么文艺的风格。因为他一向是以猥琐示人的。无论是在我看来,还是在其他人看来,老段都是货真价实的猥琐少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长相和猥琐没有半点关系,但是每次去酒吧喝酒,周围的姑娘被他逗得花枝乱颤临了还要加一句“你好猥琐啊!”

老段是吃火锅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你金针菇的学名是see you tomorrow. 再把英文名的来历讲解一遍,之后一脸坏笑的看着你,嘴里说快吃吧,趁热。他的笑话都很有猥琐的调调,比如他和我们去酒吧,会问姑娘白雪公主掀起裙子,打一个碳酸饮料。等女汉子抢着回答雪碧的时候,他一定要挑一旁最羞涩最惴惴不安的妹子,盯着人家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是七喜。

所以他发了这么文艺的短信过来,我一时震惊了,等过了几分钟慌忙给他回了一条大哥你没事儿吧。这一次他回的很快:明天再说。

第二天中午我接到老段的电话,电话里他告诉我,他在宿舍楼下等着我一起去搓一顿。我坐电梯下去,看着老段一脸幽怨的看着我,一身衣服皱巴巴的贴在身上,老远就好像能闻到潮湿的霉味儿。我俩见面没有赘言,直奔学校门外的小餐馆。点完了菜,老段还单加了四瓶小二。

“我昨晚就来了。”老段说。

“哎卧槽,你丫真来了啊!”我惊诧的问。

“你他妈这么大雨还跑过来,疯了?”

老段冷眼瞧着我,嘴里说着:“老子昨天给你发短信,你他妈也不下来。我自己一人喝个毛的酒啊,就缩旁边的宜家睡了一觉。”

讲到这里,他的脸色立刻猥琐起来。“刚进去就收到小卡片了,哎呦我操。”

“喊小姐了?”

“哪儿敢啊!老子撸了一宿!”老段咳咳几声,老脸一红。

“出息!”我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要是试了,记得汇报一下感想。”

“滚蛋,说正事儿呢。”

“有点儿事儿,没人能说,就想和你讲讲。”老段从兜里掏出黄鹤楼递给我一支,自己也抽了一根。

“你说。”

“我分手了。”

老段和他女朋友是高中同学,俩人好了挺久了。他女朋友我熟,个子不高,戴个眼镜,不丑。配老段那是绝对没问题。我一度还认为那姑娘能不嫌弃老段的猥琐,简直是丧心病狂,审美观差到了极点。那姑娘在上海,老段在北京,从大学就开始异地。中间已经分分合合挺长时间了,这一次他俩闹别扭我觉得也没啥好奇怪的,不知道老段发什么神经非要来找我喝酒。

菜上了,酒喝了,话就多了。

老段和我说这一次不一样,原来和他女朋友吵架,就算吵得再厉害,挨过一段时间也就好了。但是这一次吵架,闹分手,第二天姑娘就找了一个新男友。说到这儿,老段还激动起来,拿着筷子梆梆敲着桌子,周围一圈虎背熊腰的大哥都看着我们,我赶紧按住老段,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老段晕晕乎乎的摇着头,说不知道。

他一边吃着菜,一边喝着酒的和我讲原来和女朋友在一起的事情,从高中一直讲到大学。

他和我讲高中时候自己每天从早饭钱里省一部分,给女朋友买酸奶,每天一瓶,雷打不动。他女朋友也不错,只要有条件,就从家里给他带饭,平时帮他收拾书桌都是小事儿。上大学,俩人异地,老段每天都给女朋友发短信,早中午各五条,有空就给姑娘打电话。老段的家庭条件一般,平时就从生活费里抠一点儿出来,慢慢攒着路费,等到长假的时候就北京上海来回跑。他怕花钱太多了,就坐硬座的慢车,一路上腰酸背疼浑身臭汗。圣诞节为了给姑娘惊喜,假装自己还在学校,其实偷偷带着礼物跑去姑娘学校去了……

讲到后面,老段实在是喝多了,几乎是哼哼唧唧的说话。再到后来,直接趴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除了老段说,我其实也没少说话。

因为我问老段,还想不想挽回这感情。老段在没倒下之前,红着眼睛和我说,谁他妈不想,都谈了五年了。可是她这……这又重新找一个。我安慰他说,说不定姑娘是骗你的。你要不再试试?

试试就试试吧。

老段是这么回答的,在他意识还清醒的时候。

老段真试了。

他开始整理这五年来,和他女朋友有关的任何东西。情书、互相送的礼物、短信,甚至还有高中时候传的小纸条,很多东西他都装在自己那个空的德芙巧克力大盒子里。那是姑娘给他买的。他开始每天认认真真给姑娘给发短信,不多,就一条。但是每一条都挖空心思,短短几十个字都想半个小时。我问他为什么不多发一点儿,他说怕姑娘看了烦。

可惜短信,姑娘从来没回过。

老段挠挠头,说原来再吵架,她都会回我短信的。

就这么慢慢从七月熬到了九月初,老段在Q上和我说,这么行动怕是没什么作用,还是得去看看情况,两个人面谈。我说好,但是万一你碰到自己女朋友和别的男的在一起怎么办?

老段冷冷一笑,很有高人风范的说你以为老子长这么大是吃素的,从小武当少年横行太保鱼肉相邻那是假的?李天一在老子面前都要装孙子,你信不信?

我拜服大叫好汉饶命。

老段说道俺老孙去也。

之后老段就去了上海,但是只待了一天。

他发短信让我去车站接他,我看着他背着包,低着头从出站口出来。我兴冲冲问他战果如何,老段抬起头轻蔑的说道简直是秋风扫落叶一般爽快啊!

我狠狠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说厉害啊!

老段笑呵呵的说道那是。

自这一次接站,我和老段就好像又恢复了从前,很少联系。

直到2012年圣诞节的第二天。

老段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兄弟,再来接我一趟。

我看到老段的时候惊呆了,他的鼻梁上两道血痕,一边眼镜扭着,大冬天的半边袖子撸起来,上面缠着纱布。

“大哥,你他妈是咋啦?遇到劫道的了?”

老段摆摆手,没直接回答我。我俩坐上车,一路上老段都是沉默的,不再说话。

我一直把他送到了昌平的学校,之后帮他拎着包到了宿舍楼下。我说兄弟,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头也不回的对我说,等我放了包,请你吃饭,你在这儿稍微等一下。

老段的速度很快,等他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眼镜也换了一副。

“走吧,今天再喝点儿酒。”

老段领着我到了路边的一个小馆子,我俩对面而坐,我能很明显感到他精神不振,但是他看着我还是嬉皮笑脸,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这一天他点了不少菜,也点了不少酒。

一开始,我俩并没有多说,直到白酒下肚,老段才开始正题。

“我九月份过去,她就已经有男友了。我亲眼看到的。”

“哎呦我操,你那时候不是说自己秋风扫落叶么。”

“扫个鸡巴,我是阶级敌人被扫了好么!”

“那你这次还去啥啊?”我问道。

“不是不甘心么。”老段有些无奈的回答道,“我还是想试试看,我原来真是有精神洁癖的人,老觉得姑娘只要和我分了,再找其他男的,老子绝对不吃回头草。”

“可是我还是不舍得。我后来想,就算回头草,我也吃了。我是真舍不得。”

“我发现做梦都会梦到她,上课的时候想她,下课的时候想她,无聊的时候想她,看书的时候想她……”

“我每天给她发短信,当然她还是不回。”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我都不敢打飞机,就怕射的时候脑海里想的人是你。”

说到这里,老段似乎又恢复了猥琐本色,只不过我听着他的话,觉得他猥琐的有点儿心酸。

“那你这是……”我试探的问道。

“我听说她和现在这个男朋友闹别扭了,我就想再给她好好过一个圣诞节,原来就答应过她,每年都和她一起过圣诞节。”老段撑着头,脸上和眼睛里都泛着红。

“哎呦我操,我从九月份就开始准备礼物,换了一批又一批。联系她学校的熟人,套取她每天的情报。”老段轻轻摇着头,一仰脖把酒喝了。

“你这不会是被她男朋友打得吧?”我皱着眉问老段。

“打个鸡巴,还没老子高,还能打我?”老段喘着粗气说道,“我去了,人家根本没闹矛盾。或者换句话说,就算有矛盾也早好了。我本来想着是不是趁着姑娘伤心,就让她再感动一回,偷偷摸摸带着礼物潜伏在那儿。正碰上她和她男友一起,我站台阶上怕她看到了,一转身就他妈摔了。”

老段咬着牙齿,脸上笑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特别猥琐,特别没种吧?”老段呼呼向外喘着酒气。

“你不用劝我,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毛病不少。姑娘分了也就分了,只是执念重啊!我不甘心啊!”

“明明谈了那么久了,明明都说好了,我毕业之后,随她去哪儿都成。”

“真是他妈失败。”

之后我和老段的联系又少了,我忙着考研,他也忙着自己的事情。

直到最近,到了2013年天儿渐渐热起来,我们才又在网上聊起来。

他说董小姐其实挺好听的,但是歌词不行,应该是爱上一匹野马,可头上都是绿色的草原。他又和我说张嘉佳的小说,老段说那篇《你会不会说话》写的多好啊,嘴巴毒的儿子和嘴巴毒的老妈,最后收获了完美的爱情。老段很有代入感的说,我简直觉得自己就是那嘴巴毒的儿子,可惜我不敢让我老娘牺牲。我说得了吧,你丫不是说话毒,纯粹是说话猥琐。

他QQ上半天都是正在输入,可是过了很久才发来几个字。

其实那些都不是真的。

我气极反笑,大哥,你丫又整歌词呢?是不是下一句说你其实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老段打字说:其实现实里哪儿有那么多好的爱情?

我对老段说:大哥,要不我把你这感情经历po到网上吧,反正你也没人人账号,大家都不知道是你。

老段回我一个:盒盒盒。

我一看就知道丫现在表情肯定像是刚偷完小母鸡的老狐狸。

老段在Q里说:兄弟啊,你想写就写吧。但是你写了,大家一定不爱看。

我问为啥。老段说:你想啊,恋爱里的成功者都各有各的姿态,但是恋爱里的失败者都是同样一副屌样。我就是千千万万个失恋老光棍中的一个。你说你写我的故事,和写他们的故事有什么区别?

我们为什么喜欢听这些歌?为什么喜欢看这些故事?不就是因为我们其实并没有那么完美,没那么好,没有那么让人愉快的结局吗?你付出了很多,最终收获的不就是那些吗?考研的人那么多,最终考上的有几个?恋爱的人那么多,从一而终的又有谁?

当我们听歌的时候,我们看故事的时候,总是把自己代入其中。但是自己就是平凡啊!我老段就是个爱情里的失败者啊!道理我都懂,什么理想现实异地和距离,什么面包牛奶,但是输了就是输了。

所以我……所以我们才会羡慕故事里的不一样。

我抖动了一下窗口说:大哥,你怎么开始文艺了?

老段又恢复正常的说:咦嘻嘻嘻,其实我最近已经走出了失恋的阴霾,又物色到一个新妹子了。

我惊道:真的?

老段回我:骗你的。其实我还是想她。你瞧老是有文艺小清新说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爱情才是啊!

世间人的爱情大多都是挫折和失败构成的,一旦真的有一个人下了狠心,爱情说走才是真的就走了。(来源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忘不掉前男友的女生看起来那么可气,可是忘不掉前女友的男生,看起来怎么感觉那么心疼。。。。哎!

    (1)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