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如果这城市只剩我和你,我们会不会在一起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一定会有个喜欢以“嘿”字开头讲话的小青年,他留着并不惹人嫌的胡渣,立在某个报亭低头翻看印有“艾希”两个字的全部杂志。

1143309233cceb33ffl

如果这城市只剩下我和你

文/墨小芭

我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句话,是说,所谓的成熟就是,曾经怎样努力都得不到的,现在不想要了。

顾晨曦,如果这句话不是哪个没有道德的人写来骗稿费的,那么此刻的我一定是被注入了苍老的灵魂,所以才会对你,选择了放手。

001 它怎么会崩溃呢?哦,这个啊,它的生活压力太大了

第一次遇见顾晨曦的时候,他留着浓密但并不惹人嫌的胡渣,戴一副正正经经的黑框眼镜,嘴里叼着烟,苍白且修长的手指在黑色的键盘上敲了几下,告诉我,它崩溃了。

“它”指的是我的笔记本电脑,又笨又重但跟了我三年。

我虚心请教:“它怎么崩溃了呢?”

顾晨曦抬眉看了我一眼,说:“哦,这个啊,它的生活压力太大了。”

说完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声音爽朗得很。但平心而论,他的话真的没什么好笑,还有点冷,所以我只是象征性地抽搐了一下嘴角,希望他能给予一个好的解决方式。

那天的阳光有些晃眼,刺目的白成群结队地扑棱到雪白墙面上,过滤掉七分灼热,余下的三分温暖爬上顾晨曦的额。他眉头皱着,胡渣上满是和煦的光斑,一粒一粒看起来分外抢眼。

作为一个电脑盲,我能够做的,只有在他埋头鼓捣我电脑的时侯,傻愣愣地站在一旁看着。二十分钟后,顾晨曦朝窗外望了一眼,然后跳下椅子快步走了出去。

我又傻愣愣地在维修部站了约三分钟,推门进来的却不是顾晨曦了,而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想必是这里的老板没有错。哦对了,我忘了说,根据目测,顾晨曦的年龄顶多比我大个两三岁,是可以用少年两字形容的小青年,所以我才对他年轻的胡渣那么感兴趣。

那男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电脑,抬手一拍脑门,大喊不妙:“糟了,你的电脑一定也是遭到了那小子的毒手,里面有重要的文件吗?”

我点点头。

中年男人怜悯地看着我说:“那真是不幸,凡是遭过顾晨曦毒手的电脑,总没有好下场,小姑娘,你节哀顺变。”

阳光继续扑棱着照进来,直直地落在我的天灵盖上。

据中年男人回忆,在十二天前,顾晨曦来这里安装软件时,不小心被他彻底删除了一个图片文件夹,这让顾晨曦“兽性大发”了,他将店老板从祖宗骂到重孙子之后,抱着电脑泪奔着跑了出去。

再回来时,顾晨曦就练就了一手绝活,便是但凡经过他手的电脑,准保不住任何一个文件。

店老板苦着脸告诉我,我十分荣幸地成为了第十六个“一不小心就羊入虎口”的倒霉客人,并向我表达了衷心的歉意,以及想要关门大吉的未来规划——顾晨曦总有办法在老板去吃午饭时潜进店来,像一个固执的且迷恋着搞恶作剧的孩子。

这种幼稚的报复行为,在我看来真是十分的孩子气,不禁在心里感慨着老板没有报警的善举,并诅咒着顾晨曦这个倒霉孩子,不过后来我听说,那个文件夹里放着的是顾晨曦和女朋友在一起时,拍摄的全部照片。

再后来我还听说,那个文件夹里被他视若珍宝的女孩子,已经不在人世。

以上两条,导致我不会继续在熬夜赶稿的深夜里,诅咒他一辈子吃泡面找不到调味包。

事实上自从做枪手以来,我还真就没有过一个靠文字吃饭的人该有的自觉——熬夜与吃泡面。

泡面我倒是时常吃,熬夜却从未有过。

拜顾晨曦所赐,我觉得自己对一份来之不易的职业该有的使命感,从心灵上和肉体上都得到了一次升华。

这份工作是陆小肥隔着千山万水为我谋来的,他在鹿特丹喝着香味浓郁的蓝山告诉我,他要回国了,在这之前,他为我找到一份薪资丰厚且低调的工作,那就是为一个笔名为艾希的青年女作家做枪手。

这果然是一份低调的工作,我十分感谢陆小肥。

陆小肥其实不叫陆小肥,顾名思义,是因为他身上的多余脂肪堆积得太厚,才得来这么个名字,他本名叫陆向北。

陆向北在回国前给我打了个越洋电话,他说:“周晓啊,这么多年了,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要娶你来着?”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