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85后超级奶爸写给女儿的故事:乳房乳房乳房

世界上的乳房有不同的模样,却佩戴着同一枚勋章,她的美丽带着伤,她的眼泪充满希望。我们都有机会拥有一对乳房,能摸的就轻轻摸摸她,不能摸的就给她一个微笑,告诉她,姐们儿,你奶肉之躯,扛了这么多事儿,辛苦了!

12616330561885

乳房乳房乳房

文/袁方

女儿你好,在《乳房乳房》一文中,老爸给你讲了乳房的故事,介绍了乳房从怀孕到分娩的变化,也向你坦承了我对乳房的一些看法。

那篇文章后来被一家著名报纸的小编要走了,说是要在家庭专栏里刊发。两周后,文章被总编毙了,原因是立意低俗,不符合该报形象。小编一再表达她的遗憾,说总编上岁数了,无法欣赏这样的文章。我为总编感到遗憾,她失去了一个向乳房致敬并提升报纸格调的机会。

我也希望在你心中,我是一个上天入地的超人老爸,但超人也有歇菜的一天,所以我更希望你尊敬我是因为我面对你时的真实和纯粹。作为成年男性,提着一箱情商面具出门讨生活已经很累了,回家面对老婆孩子,让我做自己吧,咱们继续聊乳房。

活了78天的你,和两个月前一样,没有乳房,但我给你洗澡时会帮你按摩,希望对你将来有帮助。

你妈的乳房依然保持在C,一个我们共同希望可以永远不变的型号。拜她的奶水所赐,你除了乳房没长大,身体其他部位都长大了,比如肚子和大腿,已经失去了你这个岁数应有的矜持。

其实我小时候是个非常依恋乳房的孩子,睡觉时一定要把手放在我妈妈的乳房上才能睡着,嘴里还喊着我要摸奶,她用了很长时间纠正我这个行为。我还想起我五岁时,我的小姨生下我的表妹,她给我喝了一口她的乳汁,那口甜味儿我回味至今。我曾认真和你妈开玩笑,生了孩子以后我也要喝她的奶。

等了这么多年,机会终于来了。我看到乳汁像露珠一样挂在乳头上,欲滴不滴,我像食蚁兽一样伸了伸舌头,凑了上去,停在离它一厘米远的半空。看到那里挂着奶水的感觉有一点奇怪,丝毫不淫荡,但也没有我想象中的美好。我确定我没有因为哺乳而嫌弃这对我深爱的乳房,但她实在和我熟悉的模样相差太远。

我终于还是舔舐了一口,使劲咂巴着嘴,却没有尝到我期盼的味道,这让我掩饰不住地失望,原来乳汁不甜,在我味蕾上凝结了那么多年的那股甜味儿一下子就消散了。

我彬彬有礼,你却毫无淑女之风。你每次都如恶虎扑食,又好似精确制导的导弹,一仰头锁定了乳头,便把自己牢牢挂在上面。在你玩命吸吮时,我时常在旁边提醒你起步要慢中途要匀速,可你明显是一辆没有制动的跑车。

为了应对你的粗暴,我们学习了相关的哺乳知识,尽力保护你妈的乳头。但在你出生两周的时候,她还是因为双乳皲裂,重伤倒在床边。我们去看了哺乳医生,她叽了呱啦半个小时基本没说什么有用的,最后临出门了才神秘兮兮地掏出一个东西,让你妈喂奶的时候戴上,帮助哺乳。这是一个神器,你妈能活到今天全靠它,我管它叫护胸。

护胸是一个小小的透明保护罩,哺乳时套在乳头上,可以避免你的鹰嘴与乳头的直接接触,在不影响哺乳的同时给乳头恢复的时间。护胸虽小,但任你铁齿铜牙,都无法近乳半步。每次喂你之前,我帮忙清洗护胸时,都会非常得意于我给它起的这个名字,我觉得叫它护胸特别有圣衣的感觉,因为你妈在我心里是哺乳界的黄金圣斗士。

圈外人不了解哺乳界,通常以为乳房的大小决定了战斗力的高下,但咱们家的黄金圣斗士证明,高强的战斗力还可以全方位改变乳房的大小。由于你妈的奶水充足,她消耗奶垫儿的速度和你消耗尿布的速度相差无几。奶垫儿本来是薄薄的一片,垫在胸罩里,过不了一会儿,就会被溢出的奶水浸得又沉又厚,是难得的丰胸神器。本来就变大的乳房现在又有奶垫的衬托,仅就外观而言,对你妈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

说到这里,我想起中学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共同保持了多年的一个恶趣味。那个时候的我们,一帮青春期男生,夜里翻画报,白日梦春宵,大马路上看见个胸,恨不得一头撞上去。我们最喜欢上的课是体育课,但那并不是因为我们热爱运动,而是因为体育课上会有让我们兴奋的事情发生。

班里面有发育比较快的女生,别人胸前只有小笼包时,她们已经架起了蒙古包。无论是长跑还是短跑,蒙古包们都无法逃脱我们火辣的视线,我们从终点到半程,分布在跑道的每个角落,假装和旁边的人说话,假装眺望远方,其实目光死死钉在那些因为跑动而上下颤动的蒙古包上,思想随之奔跑在草原上。虽然是年少时的恶趣味,但我们真心没有玷污那些女生,在我们青春的幻想中,那随着步伐跳动翻飞的分明是可爱的小白兔。

这种事情,我本没打算跟你交待,直到前些天,你妈略显兴奋地跟我说:“我现在走起路来就感觉胸前一跳一跳的,就跟我有时候看见的其他女人一样,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我怎么可能不明白?!

那一刻我懂了,我们站在跑道边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我们,小白兔装饰了我们的幻想,我们装饰了女人们的理想。既然大家都看过,那就说明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让我暗暗敬佩的是,你妈居然可以隐藏得这么深,如果她不是自己等到了这一天,应该不会轻易涉及这个话题,我也会继续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男人是猥琐的。

另外一个好消息来自于乳房颜色的变化。之前跟你说过,从怀孕中期开始,乳房颜色的变化让你妈感到苦恼,平白无故仿佛老了十几岁。这一情况在你出生一个半月时得到显著改善,荔枝的外壳终于被剥掉,隐约可以看到大半年未见的粉嫩,深厚的乳晕也浅薄了几圈儿。美中不足的是,可能由于增长速度过快,在乳房上可以看到一些纹路,应该和妊娠纹是一个原理,幸亏都集中在乳房下部,自然的下垂刚好可以遮掩。

有好消息就有坏消息,坏消息是乳房依然没有摆脱中看不中用的状态。因为奶会外溢,所以需要奶垫儿,放奶垫儿就需要胸罩,于是除了喂你奶,你妈几乎二十四小时不摘胸罩,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应该已经开始戴胸罩了,有兴趣的话自己试一试。

我一直努力做一个好丈夫,所以晚上睡觉时总要抽出一点时间对你妈进行胸部按摩,但这两个月来我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因为那可能会导致奶水横流。我刚刚描述过看到乳汁滴出来时的感觉,摸到乳汁流出来的感觉更奇怪。

因为产量的增加,你妈已经不会因为一滴乳汁的浪费而着急落泪,但她依然在乎每一个细节,比如乳房上长了痱子也坚持不抹痱子粉,因为害怕你吸进粉末;再比如她虽然很想运动,但害怕奶量减少,只能意念减肥。

我们从未像这些日子一样关注着乳房的一举一动。

一个月前,工作需要,你妈需要连续三周去上班,留下你这个每三个小时因为饥饿狂叫一次的小闹钟。为了保持对你的母乳喂养,你妈只能像恐怖分子一样去上班。

美国波士顿前不久发生了一起恐怖爆炸,双肩包和电饭锅是主要作案工具,现在普通老百姓上网购物如果同时搜索双肩包和电饭锅,还没完成付款,FBI就可能上门了。你妈每天出门都要带一个鼓鼓囊囊的纯黑色双肩包,四四方方,或背或提,从不离手,形迹可疑。她每天会在固定时间找到一个幽静无人处,打开书包,快速地安架起书包里的仪器,开始进行只针对于她自己的恐怖活动。

黑色书包里装的是电动吸奶器,她外出时需要在固定时间把奶挤出来,回家以后喂你喝。虽然已经不会像刚开始用吸奶器时那样痛苦,但一个插着电的仪器,叮叮咣咣地挤压着她的乳房,然后眼睁睁看着流出来的乳汁一点点装满小瓶子,细想想还是有一点恐怖的。

略显尴尬的是,有时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并不是那么简单。其中一周她参加一个培训,找不到地方被逼无奈只能去厕所,她站在厕所里的小隔间里,双手扶着接奶水的两个小瓶子,为你制造晚饭。那一周,你换下来的尿布比平时臭好几倍,不知道是不是和奶源产地有关系。

你妈对你的喂养节奏变成早晨六点起床胸喂你,然后吸奶,白天要靠早晨吸好的奶和之前储存在冰箱里的奶喂你。中午你妈需要在外面吸一次奶,下班回家后用胸喂你,晚上也是用胸喂你,睡前还要再吸一次奶。有时候这个顺序会稍微打乱一下,但无论如何,一天三次把吸奶器连接在自己身上,是她怎么样也避免不了的。

有一天你妈抱着你,跟你说我把你生成女孩儿对不起你啊,将来你还得受和我一样的罪。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平白无故的美好和幸福,什么事情都是提前匹配好的,跳得高,崴脚的时候更严重,哺乳好,乳房就要更遭罪。

其实这些话,说来说去,不过都是翻来覆去地从乳房的外观说到尺寸,再说到功能。从怀孕到母乳,女人的身体经历了一番千变万化,对于男女双方而言,都是一个了解女性身体的好机会。我想到初中时的生理卫生课,老师告诉男生要我们解除掉心里对女性身体的神秘感,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句屁话,神秘感带来求知欲和探索心,这种人类历史发展的源动力哪是说解除就解除的。

鉴于我妈和你妈再加上你都是女人,所以我把更好的了解女性身体视为我爱你们的方式之一。通过观察和记录,知识上我已算是略有小成,更重要的,是我第一次感到我对女人身体的那种神秘感消除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责任感。

从发现怀孕到现在你已经两个多月大了,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妈妈一会儿变成一个气球,一会儿变成一摊软泥,一会儿又变成一头奶牛。在她身体的诸多部位之间,我选择乳房来描述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她的突出,总是让人们第一时间关注,如果我写一篇文章叫《小腹小腹》,也许不会让你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因为坚持十个月边看电视边吃薯片,可以达到和怀孕相同且更长久的腰腹效果;二是因为乳房的显而易见,她虽然私密,但却人人可见、可评,还有一个重要的器官在怀孕到分娩期间也经历了重大变化,写出来的话叫做《阴道阴道》,我实在不忍下笔。

现在我感觉乳房就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陪伴我从婴儿到现在,刚刚过去的几十天里,我对这位老朋友了解得更深了,面对她时内心更坦荡了,以致于把什么都写出来了,有点女人即白骨的意思。

我不认为你看完我的文章就能和我一样拥有这颗“平常心”,更不指望你的男朋友或者男朋友们会像现在的我一样看待你的身体,我就是和你聊聊,回头你会明白的。而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心里其实无比盼望我的这位老朋友恢复正常的那一天,可能还要几个月,甚至一年,但没有比这种等待更甜蜜的等待了。

十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你妈突然很紧张地说她可能乳腺炎了,她的乳房里有一个很大的硬块让她很难受。那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你奶奶出马,帮你妈揉啊揉啊揉啊最后愣是把硬块揉没了。这让我感觉身体真是太奇妙了,原来哺乳期间,如果不及时把奶排出来,奶水就会在乳房集结形成一块奶酪。如果天气足够热的话,多等一会儿,你说不定还可以喝上酸奶。

几天前我出门逛街,看到另一个新生儿的妈妈,穿着一件超低胸的衣服推着婴儿车走过。多年以来养成的臭毛病,让我的眼睛又不听话地瞥向了我的老朋友,虽然我只看到露出来的上半部分,但我可以轻松想到下半部分的模样,同样的浑圆硕大,布满青筋。以前的我,和她擦身而过以后,多半会转个身走过她,然后再转身制造偶遇,但现在轻轻的我走了,心里留下了一声问候。

乳房乳房乳房,我已经拿不出更多词语将她赞扬,只能多念几遍她的名字。世界上的乳房有不同的模样,却佩戴着同一枚勋章,她的美丽带着伤,她的眼泪充满希望。我们都有机会拥有一对乳房,能摸的就轻轻摸摸她,不能摸的就给她一个微笑,告诉她,姐们儿,你奶肉之躯,扛了这么多事儿,辛苦了!(来源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奶肉之躯,扛了这么多事儿

    (1) (1)
  2. 我很喜欢这篇文章,期盼恢复正常的那一天尽快到来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