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哪怕蓝鸟丢了翅膀,也渴望飞过忧伤的海

“蓝鸟”是一种忧伤的鸟。我想,现在我就是那只忧伤的蓝鸟,渴望,飞过这忧伤的海。

117350864727b6f206l

哪怕蓝鸟丢了翅膀

文/乐小米

1、于小意 断章

我一直觉得于小意是一个见解很自我的人。譬如,他称天空为“大盘”,称海鸥为“蓝鸟”……将董晓洁叫做妞,将米扬叫做老鼠,不过,将林多多还是叫做林多多。

林多多就是我。

我总在天空很蓝的日子,想起于小意。想他的时候,唇角就会轻巧的弯起,这时,米扬总会夸我漂亮。

我很诚实的对米扬笑,我说,我在想于小意。

米扬低头,见我鞋带松了,便俯身极熟练的打好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抬头冲我微微的笑,说,我知道。

垂柳温柔的枝条,拂过米扬饱满洁净的额头。我突然惧怕长大,因为我不知道,长大后,这个柳树下的少年,是不是还会对我这样温柔的笑?

米扬扯了扯我的衣袖,说,多多,该吃饭了。

我告诉过米扬,我吃过最有创意的饭是和于小意一起。

那天,天蓝得通明,云朵缓缓来去。

董晓洁背着手,脚尖一踮一踮,仰望着天。于小意坐在草坪上,懒洋洋的,妞,别看了,破大盘有什么好看?

我在一旁用铁锨烧鸡蛋。董晓洁讨厌于小意我知道。按她的说法,于小意只要张嘴,白开水立刻变成墨水。

“虫子钻你耳朵去了,是不是?”于小意将小土块扔她身上,一脸痞气。

董晓洁懒得看他,跑到我身边,故作惊诧,“多多,你的锅还在河里游泳啊?”

我笑。今天是三月三,学校突发慈悲,组织高三年级野炊,说是考前放松。分派任务,我负责带锅。路上,于小意执意帮我用单车驮着。过桥时,他突然要表演特技,于是连车带锅骑到河里去了,我的锅就随着小河流水哗啦啦了。还好,我们带了铁锨,除了挖锅灶坑,还能用来烘鸡蛋。

于小意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梳子,对着小镜子梳理湿湿的发,一边冲我感恩戴德的笑。

我撇撇嘴,冲他吐舌头。低头时,鸡蛋已糊了。

董晓洁直摇头,完了,别吃了,我不想得癌症。

董晓洁很漂亮,是那种连女孩子都喜欢的漂亮。于小意曾和我住一个院,初一,情窦还没开,他就对董晓洁动了破心思,我是早知道的。只可惜,他初中没念完就下了学,跟着他唯酒肉是命的老爸混迹社会最底层。董晓洁当然不会看上他。

再补充一点,董晓洁是我好朋友,于小意也是。但我还是坚决响应她的号召。她说吃糊鸡蛋会得癌症,我就跟她一起绝食。那天中午我同她坐在草坪上看于小意一个人吃烧鸡蛋。

于小意走时,问董晓洁,妞,我用单车驮你回去吗?

董晓洁翻一个白眼,拉我去老师那儿集合,说,你要真好心,记得赔林多多的锅好了。

于小意故作很帅,摔摔头,看了董晓洁一眼,骑车走了。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不像米子的风格啊。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