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咪蒙圣人请卸妆系列之辛弃疾:文坛杀人兴趣小组组长

《圣人请卸妆》是重口味笑侃历史的合集,作者咪蒙,曾在《独唱团》首期发表文章《好疼的金圣叹》。内容颠覆常识,天马行空,文笔风趣幽默具有很强的阅读性。圣人也是常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囧人糗事……

se12290945

辛弃疾:文坛杀人兴趣小组组长

文/咪蒙

众所周知,宋词分为两大流派:攻词和受词。前者以苏轼、辛弃疾为代表,“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种词是练了健身的,充斥着肌肉和热血。

后者以柳永、秦观为首,“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种词则是练瑜伽的,肢体柔软,娇憨性感。

不过,能把诗词写得滋阴壮阳的辛弃疾,其实压根就不想混文学圈,人家的人生明明想演成一部重口味血腥武打片,却活生生被误会成文艺片。

1、阳痿范儿南宋,遇上古装李小龙

公元1162。北宋已经挂掉35年,赵家王朝猥琐地躲在南方。

济南。新任知州张安国很high地在府里大搞庆功宴——多年观影经验告诉我们,一开始就出场的角色,如果他长得不帅,还特别嚣张,那他的定位就是炮灰。没错,张先生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演完这一场就可以下去吃盒饭了。有手下报告,熟人找他,张安国借着酒意,刚踏出去,就被一个高大猛男擒住,扔到马背上。猛男策马,以磁悬浮的速度,往南方奔去。

该猛男就是青春版辛弃疾。

本来,张安国和辛弃疾都是混同一个帮派的。

在金人占领区出生的辛弃疾,从小就被爷爷辛赞努力调教成战争狂,以杀伐征战、推翻金人统治为己任,把其他男生玩魔兽世界的时间,拿来狂读金庸小说,苦练降龙十八掌。

辛弃疾22岁时,他的盖世武功终于有了合法展示的机会。

金人首领、色情小说最佳男主角完颜亮同学大力征伐南宋,北方各地趁机起义。辛弃疾集合了2000多个弟兄,投奔带头大哥耿京,说好了一起配合南宋抗击金兵,结果辛弃疾去南宋谈判,张安国这个叛徒把耿京杀了,去金人那里邀功。辛弃疾得知,一怒之下带着50个小弟,硬是闯入超过5万人的金兵大营(50比5万呢,功夫片还是科幻片啊,辛弃疾简直是古代李小龙呀),活捉叛徒张安国,带回建康交给南宋最高法庭处决。

南宋一帮忍者神龟,哪里见过这种铁血男儿,新鲜啊,一时群情振奋:“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连皇帝本人都带头讴歌了,大家还不赶紧发明各种谄媚方式跟上?辛弃疾红了,“民族英雄”、“奥运健儿”、“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等桂冠嗖嗖嗖地飞来,挡不住的呀。

事实上,辛弃疾已经算克制了,没有一刀宰了张安国。之前,他们帮派还有个和尚义端,嫌在帮里位置太低管的地盘太少,没什么搞头,就偷了起义军的大印潜逃。辛弃疾施展轻功,捉拿义端,义端一看对方面露杀气,大叫“我识君真相,乃青兕也,力能杀人,幸勿杀我”——据说辛弃疾早年曾经遇到某位仙人,说他的真身是“青兕”,就是古代传说中的青色犀牛,体型巨大,威猛无比。

呃,不能因为长得壮点黑点,就暗示人家是牛魔王嘛。话说如果让宋代文人排一部《大话西游》,辛弃疾演牛魔王的话,让柳永还是李煜来演铁扇公主呢,好纠结。

辛弃疾到底是不是犀牛变的,这个问题太高端太深奥了,他“力能杀人”,这个问题比较浅显,义端和尚用他的脑袋就验证了。

杀人对于辛弃疾来说,显然不是问题,不然人家练降龙十八掌是拍MTV用的啊。

辛弃疾后来几十年在南宋当官,受到弹劾的一大重心,就是嗜杀。皇帝派他维稳——镇压起义的茶商军团,已经投降的义军赖文政,他照杀不误。后来在湖北当安抚使,黑社会猖獗,治安混乱,他才不搞文官温柔敦厚那一套,上来就搞“严打”,偷个杯子都直接砍头,连审问过程都免了。这招够狠,当地黑社会成员伤心啊,写了好多诗词,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尼玛会武功爱杀人的官吏我们伤不起啊。

公元1187年,也就是辛弃疾遭到王蔺弹劾,被撤职后的第六年,左丞相王淮想向宋孝宗打报告,再次推荐辛弃疾,右丞相周必大拼命摇头摇头,头都快摇断了。王准不懂了,辛弃疾是个帅才啊,为什么不用他呢?周必大说,你傻啊,用了他,他倒是爽了,问题是他杀的那些人命,就要我们这些拿笔杆子的人来负责了。

没错,辛弃疾就是历代文人中少有的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上一个是混过黑道的李白),即使当官,也是铁腕作风、搞大刀政策,把怀柔的文官们统统吓哭。清朝人陈廷焯就说:“稼轩有吞吐八荒之概而机会不来,正则为郭、李,为岳、韩,变则为桓温之流亚。”

他认为,要是给辛弃疾发点军队、再发点人民,辛弃疾就可能成为恒温一类的奸雄。可惜整个南宋都是阳痿范儿,擅长走割地赔款拍马屁的丢脸路线,勇猛嗜血风没市场。

2、铁汉柔情这招,就是女生的春药

还好有辛弃疾,南宋文坛才不会被人妖文学统治——咦,有同学举手说,貌似写秦观、柳永时,我也是吐血讴歌他们的才情呀。哎哟,这位同学就不懂了,见风使舵是写手的基本职业道德,OK?

读辛弃疾的词,最大的感受,就是这厮人格分裂比较严重。

时而豪气干云,大搞雄性荷尔蒙博览会:“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永遇乐》)“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贺新郎》)英雄吧?爷们吧?在南宋一团愁云惨雾的诗词里,这样的句子简直是文学界伟哥。难怪网上万人签名呼吁辛弃疾拍《花花公主》封面,要求他展露出8块腹肌,提升南宋女性和GAY的幸福指数。

时而他又琼瑶附体,把忧郁和寂寞玩到极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摸鱼儿》)——把这些词多读几遍,千万别以为是李清照或柳永写的,辛大叔会告你侵权的,OK?

人家可以用写《美芹十论》、《九议》等牛逼军事论文的才华,来给你写情书;人家用在战场上残酷杀人的双手,来给你搞浪漫。据说铁汉柔情这招,就是女生的春药。不然言情界那么多美女与野兽的组合是吃素的?不就是为了说明女生所享受的,就是生猛雄狮在你面前,甘愿化身为狗腿兮兮的贵宾犬嘛。

时而他走幼稚风,耍可爱,使劲卖萌,跟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调情:“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贺新郎》)“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如何?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西江月》)这率真,这情趣,这赤子之心——可以想象,辛老师在闺房,必定是要来点角色扮演、制服诱惑戏码。你演医生,我演护士。你演小贩,我演城管。

怎么搞的?这篇文怎么从武打风默默地转变成情色挂了?

话说辛弃疾还真够复杂,单是关于他的感情生活的细节考证,就让后世专家头痛到爆,白白便宜了静心口服液的生产商。尤其是,中国历来有神化名人的传统,辛弃疾这种顶级爱国诗人,怎么能有绯闻、有八卦、有狗血、有奸情呢?在90%提及辛弃疾的文字里,都假装他每天都苦大仇深、忧国忧民,人生极其苦逼。有人说,怎么很难发现关于辛弃疾的性生活的记录?一个文人,一个猛男,如果在正史和野史中都没有一次勃起——那不是男人,那是天线宝宝。

于是,有毅力的前辈们一头扎进史料,疯狂寻找辛弃疾的情感线索,发现,这家伙精力充沛啊。据考证,他正妻就有三个,赵氏、范氏、林氏,而侍妾保守估计至少有6个:整整、钱钱、田田、香香、卿卿、飞卿,其共性是名字都别具夜总会韵味。这些名字多是从辛弃疾的词中考证出来的,“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何处娇魂瘦影,向来软语柔情,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旁人笑问。”调情圣手辛大人,你好忙。

一夜情也是必备的,不然人家写词怎么能保持灵感可持续性迸发呢?说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词统统都是以政治境遇自喻,这阐释会不会太牵强了点?辛弃疾都会听不下去,要穿越过来澄清的。他的《南乡子·舟行记梦》基本上就是一次船上的艳遇实录:“欹枕舻声边,贪听咿呀醉眠。梦里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只记得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独自圆。”

另一首《霜天晓角·旅兴》则是酒后乱性:“吴头楚尾,一棹人千里。休说旧愁新恨,长亭树,今如此!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明日落花寒食,得且住,为佳耳。”

至于逛妓院,只能算是古代文人的常规活动了。据说,辛弃疾和好友刘过去嫖妓,还与一都吏令争风吃醋。辛弃疾够贱,以官大压人,狠狠地敲人家一笔竹杠——忘了说,敛财这一方面,辛弃疾还是颇有几手的,这是他被弹劾的另一个重点。

他40多岁就盖了别墅,自己搞的设计,也不算很大,面积超过十几个足球场吧。连大名人朱熹去参观,在此楼和彼楼中险些迷路,瞬间变成刘姥姥,回去还跟陈亮八卦,说这别墅华丽到闪得他眼花。貌似辛弃疾的别墅还不止这么一处,高兴了又去瓢泉旁边盖了一座,人家“智者乐水”,没有在别墅边人工造一条河,只是就着水边盖别墅,已经算很节制啦。

当他的朋友也超爽,他出手阔绰啊,和刘过一见面就送他两千贯,还要给陆游盖房子。有个同事家里穷,死了都没钱下葬,他顺手给同事家送了一笔厚礼。他还给一个死了几年的朋友花钱出版一部诗稿,当时那印刷条件,要出版一本书,跟买一辆奔驰差不多的花费吧,完全是奢侈行为哦。

香港大学罗忼烈教授还专门写文考证他的经济状况,学者们只好非常隐晦地说,也许、可能、或者、不太确定,辛弃疾有那么一点点贪污行为,至少也是利用职权搞了钱的,不然他赋闲在家十几年,凭什么过得那么阔绰?

嘘,爱国诗人怎么能贪污呢,太不符合主流历史观了。大家都捂住耳朵,假装没听见!

3、这世上,男男友情是个冷笑话

写手的职业道德之二,就是必须来点男男奸情。不然,就是没觉悟、没底线、没人性!简称禽兽不如。

陈亮,你娃再不上场作者大人我就会被骂死了。

陈亮是who啊?

辛弃疾的绯闻男友啊。陈亮形容辛弃疾的长相是“眼光有棱,足以照映一世之豪,背胛有负,足以荷载四国这重”,这叙述,这描绘,不是爱情是什么?

坦白说,陈亮和辛弃疾的关系,在所有历史评论中,都是放到友情区来讨论的——我以前少不更事,也是这样相信的。后来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才明白,这世上,男男友情是个冷笑话。好多以前看不懂的事,都懂了。比如屈原为什么失宠于楚怀王就要肝肠寸断去投江、诸葛亮为什么要鞠躬尽瘁为刘备……

其实,陈亮也不像个受,一点也不温婉啊。

他是个狂人。《宋史》上说,陈亮“生而目光有芒,为人才气超迈。喜谈兵,论议风生。下笔数千言立就。”他19岁时便写出了《酌古论》,《又甲辰秋书》、《经书发题》等论文曾在国家核心刊物上发表,被称作“国士”,约等于熊猫,国宝级人才啊。

他牛在一个普通书生,不知道吃了哪个牌子的雄心豹子胆,连续三次给皇帝上书,要求南宋雄起,废除和约,对金宣战。他还要求皇帝亲自接见他,以便当面讨论一下具体策略。这个大胆炒作很成功,轰动了整个临安城。

本来皇帝是要送他一个官职的,结果,陈亮毫不领情,说自己上疏是为了振兴国家又不是为了谋一己私利,免了,拍拍屁股就走人,够洒脱。

辛弃疾和陈梁最著名的约会是公元1187年,辛弃疾被弹劾之后赋闲在家,苦闷又脆弱,需要爱情(专家们撒娇:明明是友情)的抚慰。于是,陈亮从浙江千里迢迢赶到江西,去看望辛弃疾。辛弃疾正生病呢,看到陈亮的脸,瞬间痊愈了。这是什么的力量?请自行完形填空。

这场约会本来还有朱熹要参与的,朱熹临时说了个借口不来了,为什么?即使宣扬“存天理灭人欲”的朱熹,也懂得不能当电灯泡这条做人的基本道理嘛——偷偷说,朱熹和辛弃疾也是有点小暧昧的,两人夸起对方来,那真是浮夸又大胆。不过,这点小动静跟陈亮和辛弃疾的互动相比,太拿不出手了。

辛弃疾和陈亮热烈交流了10天,10天啊!两人在鹅湖同游、瓢泉共饮、长歌相答、你侬我侬——这就是南宋词坛上有名的“鹅湖之会”——让两个大男人的约会传为假话,南宋对同性恋的宽容快赶上荷兰了。

Happy了十天之后,陈亮有事,不得不走了,才走了一天,辛弃疾就相思难耐、伤痛欲绝,驾车抄近路,想把陈亮追回来。追呀追呀,心急如焚啊,追到芦溪河渡口的鸬鹚林,天色已晚,雪深泥滑,车马实在无法前行。辛弃疾顿时成了“心气急”,无奈之下,只能借酒浇愁,恨飞机发明得太晚。这个时候,还说二人是友情,只能斗胆说专家们装纯了……

辛弃疾连夜发了篇微博,用一首《贺新郎》向陈亮表白,字字深情。“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他做幽怨状,怪陈亮那么轻易地就和自己分别了。谁让你来的?你来了又走,害得我现在无限忧伤,讨~厌~

旅途中的陈亮也连续几天失眠,半夜看到这首词,激动不已,回应辛郎的感情,“树犹如此堪重别。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骨。但莫使、伯牙弦绝……”

辛弃疾再回:“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辛弃疾为陈亮心痛啊,亲爱的,别难过,让我们一起做女娲吧,把残缺的天修补完全。太!感!人!了!

二人情书往来,好不热烈。后来,陈亮因家仆杀人被指为主谋而入狱,辛弃疾动用了他在官场的全部人脉资源加以营救。陈亮出狱后,参加科举,被神经病皇帝宋光宗钦点为状元,命他去南京当官。陈亮正准备去呢,结果因急病而猝死,辛弃疾得知他的死讯,几乎崩溃。

不过,辛弃疾的死倒是没有什么艳情色彩。公元1207年,病中昏睡了很久的辛弃疾忽然睁开眼睛,大喊几声“杀贼!杀贼!杀贼啊!”对于他这个死前呼告,上头表示很满意,这是爱国诗人应该做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