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第一排好学生和最后一排调皮鬼的人生,你更喜欢哪个?

1252233953

台湾王品牛排,一家号称是王永庆集团下的奢侈牛排专卖店,据说是王永庆私家餐厅里炮制出来的牛排。入口处服务员无比热情,引你走入电梯,上到二楼。和室外明亮的光线形成鲜明的对比,室内是在厚重的窗帘遮掩下的一种昏暗,他们用精致的水晶吊灯点缀,散发出柔和的光线。

我闻到一些些幽香,似乎是从那黑森森的毫无止境的室内飘过来。早早站在电梯口的领坐笑脸相迎:“请问二位有预定过吗?”我和我的朋友Jack站在那儿,环顾四周看来没有其他什么客人,就只有我俩。Jack遂回答道:“我朋友应该预定了,姓张的一位先生吧。”领坐很快查看了一下预定的信息,告诉我们没有张姓的人预定过。我与Jack面面相觑,不会搞错了吧?Jack马上又补充道:“他们是XX集团的。你再找找看,他会不会以单位的名义预定的?”领坐找了半天,终于对我们点头一笑,说:“请跟我来。”我们跟随领坐往那里面走去,经过一幕幕深色厚重遮掩得非常严密,连一丝阳光都透不进的窗帘,还有那些以白色为主题的欧式风格的桌椅。

请我们吃饭的主人还没有到,我们在餐桌前坐定,等着他。Jack告诉我这是他的一位小学同学,回国好几次都没能遇上他这位老同学,兴许是工作实在太忙的缘故。这次对方抽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就碰头聊聊吧。他的这位同学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国有企业上海分公司的老总,按说可算是不小的人物了。我心里思忖着,这样的人想必是有不同寻常之处,在中国人才济济的环境下出人头地的,都不能很简单地去看这样的人。“他从小学习就很好吗?”我问Jack。

“还好了,成绩是不错了。读书也蛮会读的。哪里像我们啊,就知道玩。”Jack说罢,很有礼貌地对端着纯水过来的服务生道了一声谢谢。

“那他小时候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也还好啦。”这几乎是Jack的口头禅,他继续回忆道:“反正从小就比较乖巧会读书咯,坐在第一排的。像我,就坐最后一个啊。”Jack是个不太高的男人,长了四五十年还是那么点身高,他最喜欢的自嘲段子就是在美国只能去童装区买裤子。

“你这么矮还坐最后?你能看见黑板吗?真是不学好啊。”

“看不见啊。但是坐后面可以玩啊。”Jack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那两撇小胡子很配合地随着上唇抖动。我暗忖这家伙小时候一定是人小鬼大的捣蛋鬼吧。他悠然地背靠着椅子,抬头望望黑色的天花板,轻松地呼吸着。

“想抽烟了?” 这个老烟鬼,一踏上中国的土地就香烟不离手。他觉得在中国抽烟简直是太方便了,美国到处都是禁烟区,憋屈得很,来了中国好像是被解禁了一般快活。他那张被岁月之刀几乎没有刻画过的脸,除了肤色较比过去要黑一些以外,压根就看不出他是个60后。Jack说他自己的处事原则是不多管闲事,一个人笃悠悠地,自在安乐,多快活啊。这个资深宅男不喜欢聚餐,不喜欢聚会,偶尔和家人去郊外度周末,其余的时间基本上是两点一线,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都花在了上网和看书上面。他说他自己从年轻时候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这不是资深宅男是什么呢?

“不抽。” 他咕噜咕噜地喝着水,然后问我:“这里你以前来过吗?”

“没有。我只去隔壁的教堂。”我摇头。说真的,中国真没什么好吃的牛排,因为原材料就略差一等。

咱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听见有笑声远来,我们转头望去,两个男人在领坐的带领下朝我们这边走来。前面一个步调款款地走着,脸上笑着,后面一个抿着嘴微笑,很有分寸地紧随其后。Jack站起来了,我想来者就是他的同学了,我也跟着站起身。

“老同学。”那男人唤了一下,已经走到Jack面前,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转而入座。待他们二位都入座了,我和Jack遂坐下。Jack的老同学穿着黑色的西装,白衬衣,没有系上领带。发型比较惨烈,属于地中海型,这样的外形看着特别有领导的架势,年纪和身份都凸显出来了。他和我见过的官员一样都有一副浑圆隆厚的嗓音,说起话来不急不慢地,好像随时随刻都在发表演说似的。“服务员,我们要点单了。把菜单拿上来。”

一人一份菜单,我们看着,挑选着想吃的食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也许和这里昏暗的光线有关吧。我随便点了一份,很快地把菜单交了回去。等他们都陆续点完,我们四人八目相对,我和Jack都没说话,这个开场似乎有种陌生的距离感。那个一看就是其手下的年轻人,打破沉闷,说了起来:“你们来了多久了?久等了哈。”他的皮肤白而油腻,戴着一副深红色框子的眼镜,可能近视的度数不太高,镜片很薄,被擦得很干净。一个精剪过的寸头,用发蜡打理过后,显得更加油腻。他开始找来一些话题,我听他们说着话。Jack并没有进入对学生时代的追忆,他们彼此问着生活和工作的近况。然后那位领导突然注意到了我,饶有兴趣地提问起来:“这位是……”

我立刻要回答他的话,Jack已经帮我回答了:“是我的朋友。这次来有幸参加他们的读书会。他们研究些经济学内容。”

“哦?经济学?”领导如我所料地提高了他的音调。

“奥地利经济学派。”我解释道:“一个非常边缘的经济学流派。崇尚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领导总有办法在你的话题里找到和他相关的领域,他说:“市场经济还有这么一个学派,我倒没听说过。经济学我以前也研究过。我们干部也需要掌握经济学常识。”

“可是中国现在大部分行业都市场经济了,有些行业还没有,比如资源类的。这些领域还是管制较多啊。”我这个时候特别在意他的身份,一个国企老总的身份,我很想知道这样一个人是如何看待中国的。

于是乎他开始长篇大论,谈了谈他对经济的见解,以及他对目前市场经济下发生的种种不良事件的担忧。“最近这个食品安全问题,为什么国外就没有那么坏呢?我认为这个是因为我们国家监管的不到位。管也没管到关键,管到点子上去……”他继续发表着他的所谓“高论”,尽管我不能同意的他的观点,但我还是很有礼貌地保持安静,倾听他说些什么,然后在适当的时候顺便提些问题,或者反驳一两句。这位领导身边的跟从总能以巧妙的方式见缝插针,适时地对他的上司表示出称赞和认同,并随时注意着为上司填满杯中的饮料。他对我们也是相当客气,为我们添酒助兴,看上去十分关切的样子,对我们之间谈论的话题保持高度的专注和兴趣,他总是看上去那样的热情怡人,他的举止行为如此得体,深得要领,在我眼里这简直是堪称一门艺术了。

我注意到Jack几乎很少提到他们共有的学生时代,可能是不曾发生过特别让人无法泯灭记忆的事情,也可能是他们的关系并非是如此深厚。一个是座位在最前排的好学生,一个是座位在最后排的捣蛋鬼,能有什么太多的交涉呢?我装出愉悦的样子吃完甜点,我不知道是只有我一个人装得愉悦,还是其他人都和我一样佯装出一种愉悦,总之这就是一种礼仪吧。当认识了几十年的人再次遇见,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却要保持适度的礼仪时,我觉得这份情感看起来也不再那么真切了。尤其是那位对市场经济发出诸多“高见”最后认为没有管一管就会出乱子的领导,以他寻常开会的讲话模式与我们分享一些他的见解时,我甚至心中抱怨起来Jack,早知道就不要来吃饭了嘛。

当然除了经济之外,那位老同学和Jack聊的唯一比较融洽的话题是打网球。他述说着自己观看过的精彩比赛,他喜欢的球星,我依然能够记得他在详细分解打球的力量和球体运功轨迹的专业知识时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得意。看来这可真是一位对网球有着资深热爱的爱好者。他恳求Jack能够从美国帮助购买他想要的球拍。Jack当然很乐意而为,他还讲了那位领导所没讲的球童,那些穿着短裙露着健美大腿在赛场上来回跑动的年轻女孩子。我想这部分才是他们都喜闻乐见的内容呢,两个男人心领神会,仿佛这一刻才回到了童年时候,不管是前排还后排,不管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都对班里的最漂亮的女生有过那么点意思吧。

我们就在讨论美貌年轻的球童中结束了饭局。从那栋黑森森压抑的房子里走出来,大街上被阳光照耀得发亮,我几乎一阵晕眩。领导的车子就近停靠着,他和我们握了握手,道别。他的下手早已为其拉开车门,Jack的老同学钻进了车子,他那张因繁忙而疲惫的蜡色脸孔终于消失在车门背后。我说终于,那是因为,我终于可以对Jack抱怨起来了:“好累啊,这顿饭。”

“我也吃的累。”他嘻嘻一笑,捏了捏我的肩膀。

“看来你和他的关系不是特别的要好。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而已吧。”

“是啊,不是特别好的哥们。”

“他是怎么一步步爬上去的?他在和我们说话的时候完全都是领导架子,我感到特别压抑。”

“那是啊,我也感觉得到。所以也和你一样不太舒服。那个牛排,也不好吃。”Jack撸着肚子,和我走在明媚的大街上,享受着重见的阳光,在这春暖乍寒的午后。

“不过他们这种人可能感觉不到自己官腔官调了。”

“他没做领导之前还不是和那个下手一样低头哈腰的。”Jack说。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没错。每一个领导都是这么过来的。这就是所谓的出人头地。在中国的语境下尤其如此。”

我们如释重负地走着,消化胃里那块不太容易被消化掉的王品牛排。但愿这样的饭局少来几次,否则连胃都有可能不健康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追问Jack:“你和你的同学,会羡慕今天的他吗?”

“羡慕个鬼了。你没看见他累得跟狗一样,他都秃顶了,脸色那么难看,简直不能和我比啊。每天开完不的会,而且钱也不太多,当然灰色收入我们是不知道啦,但和正经做生意的比起来,也不见得赚得多。我为什么要羡慕他?”Jack说,眼里流露出不屑,在美帝呼吸惯了新鲜空气,看惯了蓝天白云,当然是有种绝对的优越感。我毫不掩饰地对Jack投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因为性格是很难改变的。我很容易把性格看做是对欲望和理想的执着追求的必要手段。不过有些人天生就没有什么权力欲,随和亲切,不拘小节。我一直搞不清楚是欲望铸就了性格,还是性格决定了欲望和成就?在我看来,Jack并不是失败的人生,他过着的那种无忧无虑的中产阶级的生活背后,是初到美国奋力拼搏的辛酸,他也做过快递男,当家庭煮夫在家看过孩子。每个人看似幸福的生活背后,都有辛酸史,光从这一点来说别人的幸福生活本身就没有什么可羡慕,幸福都需要靠自己双手争取。然而在中国争当公务员的年轻人很多很多,这算不上是一条康庄大道,但至少也是一种被中国人所羡慕的成功。有专属司机,还有一大堆奉承拍马的下属,请得起王品这种难吃又贵的牛排,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发表讲话,这些都是追求所谓“成功”我们看得见的光彩,与这样的光彩相比,过去卑微过的低头哈腰与讨好、不辞辛劳造成的脱发、导致面色蜡黄的亚健康,真心算不得什么了。(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