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做小姐的女孩儿:还没来得及成熟,就沧桑得皱纹纵横

我如今在大学里,看到那些青春逼人的情侣,互相喂饭,携手游街,口中的情话那样的动人,两个人黏腻得想要把身体长在一起,我就会想起强子和莹莹,他们的疏离与紧密,复杂与纯洁。

12784200258296

做小姐的女孩儿

文/许戎墨

请给我血,爱液与酒。

这人间还有什么哀愁?

1

强子叫强哥,但见到强子的人,总会在心里暗暗地嘀咕,这就是你们说的强哥?

高二的时候,同学们都说,我学坏了。在学校里打了十几场架后,学校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们都开始注意并警惕我。我渐渐发觉,就靠周围这几号兄弟,迟早会被别人灭了团。打折了肋骨无所谓,若是丢了名号污了招牌,这比要了我们的命还狠。所以说,我必须得结识校外势力,才能在学校的江湖里站稳脚跟。

于是我想起了一个人,强哥。

强子是我的小学同学,那时候的我呆萌可爱,三观正得堪称红领巾的模范。那时的强子,也还是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胖乎乎的肉脸让人看着就想捏,脾气好得让人佩服。我们那时关系很好,到了夏天,放学后就到他家里去啃西瓜。他妈妈招待我们小伙伴也算热情,晚上经常留我们吃饭。那种神情现在回忆起来,绝不是中年妇女假惺惺的作态。

哦,对了,他妈妈是在市场卖菜的,小时候没有阶级阶层的观念,觉得卖菜的强妈妈和自己的父母无甚差别。印象中,强哥的爸爸抽烟抽得凶,不怎么说话,总是一个人呆在油腻且烟灰飘荡的房间里,昏暗阴郁。我们也不会太在意,那时的思路很简单——有瓜的阿姨,就是好阿姨。

初中时我们分开,我在一所升学率很高的初中读书,他则去了城市下辖的一座县城上学。

直到初三,我才从原先的同学那里得知他回来了。听说他在那儿学坏了,天天逃课打架,跟着一帮混混招摇过市,干了不少硬仗。后来被学校开除,鬼知道他回来后在做什么。

当时的我,是一个打飞机后都会跪在床上忏悔到深夜的少年,对自己约定再做这种恶心的事情,就结束自己罪恶肮脏的生命。所以,对他的行为自然是充满鄙夷的,这种坏同学不按老师家长说的来,一定会成为社会的渣滓,人间的败类。虽然我第一次打飞机时面对的是性病图谱,但是瑕不掩瑜,我懂得忏悔,他却执迷不悟。

直到高二我发觉自己的生命也充满了罪恶,听说强哥在校外很有威势,手下十几个忠心耿耿的小伙伴,谈笑间掠城踏池,威风凛凛,众人谈强色变,好不痛快。“是条硬朗的汉子!”我一脸神往地对兄弟们叹道,生当做人杰。

2

强哥胖胖的,身材还不到一米七,根本不像校园小说里写得那般凶神恶煞但冷漠如冰的美少年,也不像港片黑帮里西装领带的黑老大。他声音粗哑得像是老旧的风箱。见面的第一句话,我操你妈,你这几年死哪去了?

我顿时色变振恐,说操你妈喝酒吗?

操你妈当然喝啊。操你妈哈哈哈。

我就这样和土豪成了朋友。

那晚我和他喝得东倒西歪,互相吹牛扯淡,听他说他在网吧包间里操过的姑娘,描述装逼贩被他揍得跪在地上叫爷爷,给我展示肥硕肚皮上长长的刀疤,抽着劣质的香烟,在大街上呵天骂地,声音大得吓跑了两桌人。杯子碰碎了四五个,最后换成碗喝酒。互相数落着小学时的糗事,和曾共同喜欢过的九岁的小姑娘。他说你不是个好学生么,怎么也跟个痞子似的。我说这世道不让好人活啊,当个痞子多好。有酒兄弟有姑娘,对了我还没有姑娘。强子你有吗?

操你妈当然有啊。

有那你妈不给我见见嫂子?

明儿。傻逼。

对了,你爸妈怎么样了?

我爸死了,我妈还卖菜。

……怎么回事儿?

欠债了,让人砍死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哀痛伤悲,像是说一个旁人的故事,冷如隆冬。

3

第二天我跟他一起去酒吧,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酒吧。买卡座,点酒和软饮,啤酒,伏特加,杰克丹尼。音乐声大得震散魂魄,像是一种疯狂的宣泄。那种音乐,会让人不自觉地热血沸腾,让人还未饮酒便觉得从头皮烫到脚跟,舞池里的女孩儿们穿得极少,夸张地扭动着腰肢,与男人贴着胸跳舞。

跃动的灯光让眼睛迷离,侍者穿着西装打着领结,谦恭地端上酒食。打碟的小伙子动作疯癫,DJ仿佛不会心疼吉他。在这酒气与香水味道混杂的阴暗空间里,每个人都在发泄自己,将美酒与美色咕咚咕咚地灌入肠胃,饥渴的众人。

强哥指着不远处的一位女孩儿,说,她就是我媳妇儿。

我张大嘴巴,看到一张美好模糊的侧脸。那女孩儿在陪一桌男人喝酒,坐在男人们的身旁,洁白的大腿上搭着一个男人不安分的手,她笑得甜腻湿滑,饮酒时,端着酒杯的手臂弯成好看的弧度,一饮而尽后复笑着酬答他们。

“强哥……那……是你媳妇儿?”我一瞬间接受不了这样的场景。她是强子的媳妇儿,那眼前……这是?我的心里已经琢磨出答案,但还是觉得过于不可思议。颤抖地问“那她在这儿干嘛?”

“她在这儿坐台。”

“你能受得了你媳妇儿做这个?”

“那还能怎么办?我们俩得活吧。”

我们喝着酒,他开始说起她。

她叫莹莹,是强子的初中同学,她爹得病死的时候,在家务农的莹莹妈连下葬的钱都拿不起。强子二话没说,便回家偷了五千块钱给了她。强子妈后来把他骂得不成人样儿,说不认这个儿子,让他滚。莹莹从此便跟了强子,跟随强子回了城里,从十四岁到十八岁。

“她不化妆没这么好看。”强子点上一支烟。

过了一会儿,莹莹起身,被一个粗壮的男人搂着腰,结账,走出酒吧。

“强哥,这是……?”

“看来今晚她得出台。”

“出台?”

“就是操逼,操你妈的。”强子笑着说。

强子转头,看着她的背影,吐出一口浓烟,呛得我眼睛辣辣的。

那晚,我们再也没有提关于莹莹的一字一句。强子和我都喝多了。

“你知道么,有周围的兄弟在,老子敢和天斗!”强子把酒杯摔在桌子上,溅了一手。他舔着手指,直到把五指都舔干净,那种贪婪的眼神,怎么看都透着一种毒辣。

4

过了一周,我见到了莹莹。我叫她嫂子,她随意地应答。笑容明晃晃的映在眼里,说强子说起过你,你们是发小,比他和我感情深。

莹莹不是那种美丽的女孩儿,眼睛弯弯的,弧度柔顺的鼻子,嘴巴小巧精致,脸上却道不出一句那种拒人千里的冷。不同于那天在夜店里的装束,头发随意扎成一束马尾,穿着热裤和T恤衫,脚上是一双人字拖,怎么看都像一个平凡秀气的女孩儿。

我说嫂子你和强哥才是感情真。喝酒。

莹莹说不能喝酒了,前几天夜夜喝酒,身体受不了。

我们在街边的烧烤摊上拉着家常,她说我不像强子的其他兄弟,像个学生。

我说我就是个学生,只不过爱玩罢了。

别瞎玩,好好上学。我现在最羡慕你们上学的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认真地看着我。

那晚强子又喝多了,我却清醒着。强子醉的厉害,趴在桌子上,抬不起头也说不出话,像是睡着了。只有我和莹莹在夏夜的晚风中有一句每一句地说话。

嫂子,上学有什么好的。学校里的那些人,我真不喜欢。谁也不管谁,他们都前程似锦,谁还会管我这么一个渣滓。

“你不是强子的那群兄弟,别叫我嫂子。

我就是个鸡。”

我怔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容,嘴角残笑延绵,眉目舒展开来,轻快地呼出一口气。不知为何,我感到温暖且疲惫,像是躺在酒店洁白的床上。夜幕压了下来,打烊的碗筷击碎寥落的声响,星空静寂,蝉鸣声又响起了。

5

半年后,我重新回到教室,准备高考。

那半年里,我又打了几架,有了强哥和他的兄弟照应,校里校外,余下的架也打得心安理得。

那半年里,与莹莹交往的片段,还在我的心头萦绕。强子给她买几只便宜的发卡就会开心地笑,吃一顿麦当劳便觉得浪漫,嘟起嘴来自拍素颜的自己,戴着帽子照镜子仔细端详,夜市里自得其乐的与老板讲价,买便宜的T恤衫,QQ空间里经常会发伤春悲秋的状态,说爱一个人便要一生在一起。

和他们在情人坝上夜游时,她抬起头看航标上的字,悉尼,西雅图,汉城,大阪,长滩,迈阿密……她指着航标对强子说,这辈子大概是去不了这些地方了。海风吹起她的头发,像是一段剪不断的安静旋律。

强子说,臭傻逼。

那天晚上,我和她把强子抬回他们的家。那是一座城市边缘的平房,HELLO KITTY的墙纸与麦蒂的海报犬牙交错,重叠在一起竟有一种奇妙的和谐感。就像他们两人的黏腻疏离,浑然一体却遥不可及。厕所是公用的,简陋的家被她布置得齐整。抽屉里是避孕药和套子,弹簧刀与成条的红塔山。她继续坐台,强子继续带着兄弟们在那一带的摊贩中收保护费。

我从未再过问他们的爱情。总是在夜里,假装自己是强子。我不知道该将自己想象成英雄,还是一个喧哗沉默的痞子。我也不知道强子,有多少次在酒吧里凝视着自己的女朋友,被粗壮的手臂搂住腰肢,捏住大腿。兜里的刀子还是那样锋利,却抬不起手来刺穿那人的心脏。抽一支烟,看着自己的女人被领走,被领往酒店的大床房,被别的男人用屈辱的姿势使劲操,被要求叫床声再大一些,被称作婊子和骚逼。

而莹莹幼稚的身体,老练的笑容,被无数男人进进出出,最终还要回到那个仅有的家。面对自己的爱人,那个偷了卖菜的娘的钱,那个给自己的爹打了一副薄皮棺材,那个发誓要保护自己一生的年轻男人。他是不是又宿醉在街头,等待自己搀扶着回家。

他们大抵会疯狂的做爱,在强子一身酒气地踹开木门,粗暴的扒去她夜店里的衣衫。她忍受着他心里不甘的屈辱和愤怒。让他再用力一点吧,让他揪住我的头发吧,让他骂我是婊子吧,让他心里好过一点吧。让他醉吧,这个世界里,醉了的人总会好过一点。

还没来得及成熟,还是那么幼稚的人,就沧桑得皱纹纵横。

所以说,我如今在大学里,看到那些青春逼人的情侣,互相喂饭,携手游街,口中的情话那样的动人,两个人黏腻得想要把身体长在一起,我就会想起强子和莹莹,他们的疏离与紧密,复杂与纯洁。

最后一次和强子一起聚会,他的兄弟们和莹莹都在。强子说,学校里有事儿找我就行,你这逼样当不了流氓。

在最后,强子点了一首歌。粗哑的嗓音在那一刻,突然悦耳了起来。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每一次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醒来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像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这笑容温暖纯真

来源



标签:

 

5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都做小姐了,就别想那么多了是不?

    (0) (1)
  2. 有些小姐为了生活也得活下去,如果这世界公平,会有这些不得已的群体存在么?!

    (2) (0)
  3. 我从来没有看不起小姐,生活中的我们都一样,强奸,被强奸,谁都不容易。对谁都该有起码的尊重!

    (3) (1)
  4. 我们很多人很多时候 都是被生活强奸

    (2) (0)
  5. 爱上一个大自己20岁的人。。。。也是还没来得及成熟,就沧桑的皱纹纵横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