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如何与大学女友再度见面,笑中带泪怒赞啊!

12830084739799

如何与大学女友再度见面

文/淡豹

以下是一部科幻电影。描述与大学女友多年后再度见面,在相互挤兑中获得大量微酸的欢乐,够用几年的。

喧嚣的夜晚。

[取景关键:一个傻逼城市中来往的人流太虚无了]

小丽,女,在餐馆自个坐着,玩玩餐巾,催侍者加水,看手机,把手机放桌面上,喝水,玩餐巾。

[表演关键:演出一个焦虑的傻逼]

小明,男,宾馆房间,洗手间门开着,小明穿白浴袍,照洗手间镜子刮胡子,时不时探出脑袋看电视。

[表演关键:演出一个自内而外傻逼的风貌]

1.

俩人打电话。
[表演关键:声音安定,身体痉挛]

小丽:你还来不来?我太暴躁了。
小明:你一贯暴躁,赖得着我吗。
小丽:你到底来不来。我走了。
小明:这就出去,这就出去。我进房间以后洗了个澡,时间耽误了。
小丽:洗什么澡,又没人要搞你。
小明:坐了四个小时飞机,洗个澡是尊重你。
小丽:我饿死了。
小明:你出门前没吃口猫粮补补么。
小丽:我吃猫了。你洗麻利点。虽然说胖吧,也犯不上洗太久。
小明:我洗完了。这就出门。你老实等着。
小丽:我走了。你甭来了。

2.

俩人见面。
[表演关键:小明带着十分谨慎的笑容,小丽带着莫名其妙的怒气]

小明:哎你不是走了么?你怎么还在这儿?
小丽:不跟你痛快吵一架不能走,荷尔蒙不让。

3.

俩人轻微地礼貌拥抱,立刻弹开。
[表演关键:拥抱的时候俩人脚相隔一英尺半,得往中间够着才能碰着,俩人都不往前迈步。别人拥抱是俩筷子,这俩人形成一个塔尖的锐角,几乎就是直角。请演员用心理解“僵持”这个词的含义。抱完这形式主义的半秒就立刻弹开了,舒缓、做作地坐进餐馆椅子]

小明:这些年——你磨腮削骨垫屁股了?
小丽:真会聊天,看来你是精神病治好了?
小明:你也不礼尚往来夸夸我?
小丽:你论文写完了吗?
小明:操。
小丽:你今年就该找教职了对吧?
小明:操。对。
小丽:工作肯定特难找吧。我看你这行的职位根本没有空出来的啊。
小明:操。对。操。

小丽:你导师是那个谁吧。我想也找他进我的指导委员会.
小明:操,别。
小丽:你给介绍一下?
小明:不可能。
小丽:嗯。我估计你也不能帮我。那我直接给他写信联系吧。顺便提及一下你。
小明:我走了。你吃好喝好。

4.

俩人点菜,小明决定了他的主菜,小明要求小丽快决定她的主菜,小丽要求小明的主菜与她的主菜互补,小明执著于他的主菜选择,认为可以用开胃菜互补,小丽认为用不着点开胃菜太多了,小明思考点什么酒,小丽表示她已经戒酒,小明表示那就不点酒了,小丽表示你要点你点,小明表示那我不点。
[表演关键:真他妈的烦]

5.

俩人的菜上来了。
[道具组关键:盘子里的死鱼、土豆、意粉看起来比这俩人活跃多了]

小明: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小丽:09年。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小明:早结了,08年。
小丽:你08年夏天不是还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敢情那时候你已经结婚了?
小明:我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
小丽:相当多的电话。你还给我发了首诗,上来第一节还讲的是厨房台面,乍一看以为家具文案。我问你该买什么保险,你不耐烦,特意又来批评我,嫌我太依赖你。你还说你马上就要去收养一条狗领回家。——给我打电话你忘了,狗你总记得吧。
小明:好像有这么回事…… 刚才逗你的,我记得给你打过电话。我其实是09年秋天结的。你呢,你那年几月结的?
小丽:冬天。
小明: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一直以为你结婚至少能跟我打个招呼。
小丽:你结婚跟我说了吗?——哎那你怎么知道我结婚的。
小明:有的是人告诉我。
小丽:你还挺关心我啊。
小明:他们都是抱着“小明没人要威胁你的家庭了恭喜啊”的态度来告诉我的。
小丽:你干嘛呢啊,该倒橄榄油蘸着这鱼吃,你倒醋啊。土不土啊。
小明:我平常不吃醋,今儿吃一下。

6.

吃。
[表演关键:刀叉起伏砸盘子,餐巾动不动就掉了,一首鬼胎的交响曲。俩人坐倍儿直]

小丽:哎你老实吃你pasta. 没完没了把那些clams都挑出来塞我盘子里来干嘛,还带红辣椒圈儿的,全堆我这儿跟一盘辣炒蚬子似的。
小明:那是省得你说话。

吃。
[表演关键:小明一圈一圈拿叉子绕盘子里的意粉,像个专心致志用意念抽陀螺的小孩,显得智商比较低。小丽一口接一口连着吃,脖子梗直背挺特直,可又低着头盯住盘子,紧切速吃一直嚼,显得智商比较低。]

小丽:我看没有必要见面。咱们有什么必要见面啊。你下次来出差千万别告诉我。
小明:老死不相往来。这次主要就是考虑到快老了。

7.

付账。小明签账单。
[表演关键:小丽抻着脖子看小明钱包里的内容,请演员前去动物园仔细观察刚吃饱的丹顶鹤。]

小丽:没照片啊?有照片吗?
小明:吃完了白食还进一步提要求,这种行为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小丽:给我看看呗。儿子照片也行,媳妇照片也行。都行。我不挑。
小明:说你不挑,等于是损我。起来,赶紧走。

8.

俩人吃完了。在夜晚城市的街道上疾走。
[取景关键:这街道真是没啥意思]
[表演关键:不怎么想走还非得走,那只能当成健走运动,使劲走]

小丽:你还写诗么,你还写歌么。
小明:偶尔吧。不成形。没拿出来。
小丽:甭写歌了,你的歌真不怎么样,还不如老狼还是小狼的时候写的。千万别写了。诗还凑合,你写诗吧。
小明:我现在做的就是把我的诗谱成曲。
小丽:噢,自己糟蹋自己啊。我倒是在考虑要不要认真对待写作。
小明:你开始写东西了?你写什么都。
小丽:什么还都没写——我想先决定以后用汉语还是英语写。
小明:你的英文我没看过,中文的我看过。
小丽:对啊。
小明:根据这个印象,我建议你用英文写。

9.

另一条街,好像旁边有条河。疾走。
[取景关键:这个城市也傻逼,啥都看不清楚]

小丽:你儿子多大了。
小明:不想告诉你。
小丽:早有人给我看过照片了。一岁?两岁?
小明:快三岁了。
小丽:实话实说啊,我特别难想象你都过三十了。
小明:我特别难想象你还没过三十。
小丽:居然你就已经三十了。
小明:这说明你也快到三十了。

小丽:生孩子有意思吗?
小明:又不是我生的。
小丽:那现在生活压力大吗?
小明:你就希望我说压力大吧?告诉你,半点儿压力没有,特别高兴,儿子带来的全是欢乐。
小丽:噢,看来儿子降生以前不太欢乐。那现在生完了孩子,婚姻危机解决了吗?
小明:操。你打算生孩子吗?你瞅你也这个岁数了,卵子活力下降了吧。
小丽:嘴巴干净点儿——你一个闽南人,生完儿子,生命应该就算圆满了吧。还有必要苟活着吗?
小明:不,我打算这两年再要个闺女。
小丽:……你论文写完了吗?

10.

两人问候对方家人。
[表演核心:态度微妙,以一种“一个字说不好听起来就像骂人了”的谨慎小心]

小丽:你妈妈还好?退休了吗?
小明:刚退,去年过完年,我爸爸妈妈就过去帮忙看孩子了。你爸呢?后来一直在北京吗?
小丽:没有,我爸又调回去了。
小明:你妹怎么样?章小玉,对吗。
小丽:你还记得她名字啊。她今年结婚的。结婚了。
小明:海政,后来去那儿了吗?
小丽:——她上大学了。早就上大学了,早毕业了,上班好几年了,现在都结婚了。她高中跑去考海政歌舞团,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原来咱俩都分开十年了。平时不觉得有这么久了,比对别人的生活才觉得这么久了。
[小丽表演核心:咣咣哭;小明表演核心:措手不及的熟悉无奈]

小明:你眼泪还这么大粒儿啊,这个当年我就发现了,特别佩服。眼泪还能这么大啊。
小丽:比你眼睛都大是吧。

[小明看着小丽,小丽看着小明。僵了一会儿,俩人笑了。]

11.

俩人趴在河上桥栏杆上。
[表演核心:无所事事,态度淡薄中性。如同俩偶然碰上的流浪汉,刚因为抢毒品cei过一场,但以社会主义态度分吸之后,已进入无欲无感无痛的苍茫极乐世界]

小明:你胳膊上那道儿到底怎么来的,真是猫挠的,假是猫挠的。
小丽:不是猫挠的,还是我挠的?我指头间距有那么小么。
小明:你过得到底怎么样,婚姻幸福不幸福。
小丽:特别幸福。比你幸福。
小明:不像。
小丽:干嘛没完没了问我过的怎么样。那天你第一次问我,我说我养了个猫,结果你回一句,“你这是有多寂寞”。你们三十出头的已婚有子男人,提妇挈子过日子,结果看别人全是寂寞是吗。
小明:是想说提纲挈领,还是将妇挈子?建议你还是写英文。

真有流浪汉过来。小明表示没钱。小丽表示没钱。小明表示我操咱俩跟大学时比变化不大啊。小丽表示今生无缘做慈善。

小明:我问你是关心你,怕你过的不好。
小丽:那06年你毕业怎么就突然抬腿儿去法国了?走之前还来撩我,到了法国也给我打电话,我更以为咱俩之间有默契了,还挺高兴的。我想咱俩是没说清楚但说好了——这话没语病吧?07年情人节你给我打电话,说买了花,正在去女朋友家的路上,我根本无所谓。包括那几年我也见别人。我觉得咱俩有个默契,等晚几年再在一起,你那些小的溜儿的我那些有的没的都不重要。然后情人节之后两个月,我才知道你是和再之前的女朋友复合了。一下子就觉得不一样了。
小明:你本来说也是要去欧洲读书,后来改成来美国,跟这个有关系吗?
小丽:那时才知道你原来是跟人家约好了,是双双赴法。我以为你是和新人乱搞,没想到是和老熟人有长远的未来计划。家庭计划。摇身一变成了family man,我都搞不清楚你到底哪张脸是真的。
小明:Family man,我的新身份。
小丽:真早熟。我告诉你,你这等于是诓了我两次,大学的时候你要是个打算毕业就结婚的,我压根都不会跟你在一起啊。第二次是,我是想着你跟别人怎么样也就是混混,分手以后才没管你,任你自由游荡。谁知道你啪,住一块儿了,啪,结婚,啪,儿子三岁了。大学的时候你多混啊。
小明:我是先晚熟,后早熟。
小丽:07年我真是过了一段痛彻心扉的生活。
小明:痛彻心扉的生活,嗯。你可以考虑写英文歌曲,一般来说歌词不太要求语法。

12.

俩人离桥乱走。
[表演核心:请两位演员想象没头苍蝇并积极模仿。俩没头苍蝇闻着了若隐若现的黄油味儿,往味儿的中心一劲飞,但方向准确性有限,特容易相互撞上,一撞着就怒气冲冲弹开。]

小明:哎这条街还挺有情调。比刚才那条沟强。
小丽:回忆起来,咱俩当时都没什么太浪漫的事儿,有情调的,值得记住的。也不知怎么就过了一年半,当时还觉得特有劲。
小明:分手。分手值得记住,非常有意义。
小丽:生活从分手才开始对吗?反正06年你来撩我的时候,我真后悔,想,当初不分就好了。07年就觉得是必然了。
小明:06年的事真不怎么记得了。过得比较恍惚。从非典前和你在一起,到04年分开,那一年半记得清楚,整个大学就那一年半有点过分猛烈清楚。我发现热恋这种事占用脑细胞的量有点大。04年以后的事,我好像都没使劲去记。
小丽:那一年半是热恋啊?你觉得咱俩那算爱情吗。
小明:这些年我有时梦到你,当然都是恶梦了,醒来以后烦半天。但那几天基本能写诗。
小丽:后来我总琢磨啊,咱俩那是不是属于没长大,还不算真感情,是puppy love。还是其他的什么,比如说是个误解。终于澄清了的误解。
小明:你是puppy,我当时都二十一二十二了,还puppy啊。咱俩那属于爱情,不健康的爱情,病态的。
小丽:这是你今天说的第一句中肯的话。

小丽:算不算热恋我不知道。光知道你当时擅长甜言蜜语,张嘴就来。我就是被甜言蜜语给蒙了。
小明:现在也擅长。你看你都磨腮了,状态不错,我可以现场献你一句词,颂扬你。
小丽:嗯?
小明:总是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寂寞难耐,三十岁就快来。
小丽:……

小丽:07年知道你原来是回去和前女友在一起了,完全改变了我对咱俩这破事的判断。本来我觉得咱俩以后早晚能有个结果,即使没有结果,也是最重要的感情。总之是个影响未来的关键感情吧。结果07年才知道你是复合了。敢情那一年半是你犯的一个错误。结束后我这边是伺机而动,你那边是痛定思痛。
小明:你意思是说,这么一看咱俩那一年半属于我出轨了吗?不是出轨。我是认真相处,本来打算好好的。
小丽:就是说副线、歪路。
小明:secondary?不。是primary. 分手是意料之外。你自己知道是你硬要分开,你那几个礼拜还跑回家去了,我堵你都找不到你。当时我多难受。不愿意想起来。
小丽:你能别操你那口殖民地英语了吗?不适合本地情况。
小明:够巧的,我老婆跟你一个名字,你老公跟我一个姓,字数都一样。
小丽:你是建议咱们四个死后埋一块儿?

13.

俩人问候彼此性生活。
[表演核心:丝毫不淫荡。保健医问诊老干部,某老您去照个脑CT如何。老干部表示我脑子好得很,你再咒我,我好脑子立马就要钢笔写行书,送封意见信给你们领导。]

小丽:你那一大家子老老小小闹闹哄哄的,还有机会吗。
小明:屋子多着呢。你还是关心自己的性生活吧。
小丽:我的性生活很正……确。
小明:好歹你前男友是中文系的,你当着他面这么胡用词,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小丽:但你在中文系四年中并未去上课啊。——我真没想到你能继续念书,念到现在。我想象里你现在应该是个美甲店老板,之类。
小明:我也没想到你能一直读书啊。你怎么就一路读下来了?
小丽: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你说我最好以后做研究的么,说我应该静一点,少闹腾,多看点书。专业也是你建议的。你让我改的我都改了,让我做的我基本都完成了。结果,静了,念了,找不着你人了。

14.

俩人在一个褐黄色砖建筑底下靠街角站着。
[表演关键:姿势角度介于德国精英双立人和卡帕代工背靠背之间。仍然隔特远,就好像其中一个人在抽一种由屎制成的烟丝,而另一个人时而趋之,时而避之。找不着石头踢,俩人仰头往上看。]

小丽:你还抽烟吗?这儿适合抽根烟。
小明:结婚以后戒了。你还抽烟吗?不对,你开始抽烟了吗?
小丽:我生活健康着呢。
小明:准备生育啊这是。你想没想过咱俩假如有孩子,能长什么样?
小丽:我根本不可能去那么迫害自己的基因。你太忒么丑了。
小明:这是你今天说的第一句中肯的话。对了,你还是对我的婚姻生活有影响的。
小丽:啊?
小明:因为当年跟你的沟通太差了。我结婚以后觉得沟通太重要了。
小丽:……

15.

俩人狠走,没之前快了。俩专业写论文的三十岁傻逼,狂走一个小时挺累的。
[表演关键:主要还是挑演员时注意绝不能挑好看的,千万别挑身材好的。最好挑那种一看疲劳、生来年老的。]

小明:在我这边,是04年分手,我就觉得不可能了。不可能复合。
小丽:为什么。
小明:毕竟是你把我甩了。分开时太难受,我挺过去不容易。等到挺过去了,就过去了。
小丽:我没想到你是觉得分就等于彻底分掉。我本来是觉得咱俩吵得太厉害了,那应该分开冷静一下,等成熟一点,过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看看怎么样。
小明:变化预料不到的。不该那样计划,不现实。当时要没分手就好了,其实也就继续下去了。
小丽:但要继续下去的话,肯定还是吵,最后还是分。
小明:对。
小丽:咱俩确实不合适。
小明:咱俩确实不合适。
小丽:我真是被你改造了。其实你都不是把我变成了你喜欢的样子——我现在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儿的,你是把我彻底改造成了你自己。我现在实在是挺像你的,拖拖拉拉,没什么责任感。眼高手低和胸无大志这两条居然能同时满足,也算稀罕了。
小明:对,我看到你,就像看到自己缺点的集锦。
小丽:我是到07年,听说你是和以前女朋友在一起,已经在法国过上家庭生活了,才觉得不再可能。就明白分手不是说两人各自成熟一下,等过两年再回头接着来。也知道这等于是说,咱俩那段对你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关键感情。咱俩,相当于你短暂犯了一个错误,猪油蒙心。
小明:美色所惑。
小丽:那既然不是你的关键感情,也就没法是我的了——这玩意必须得是相互的是吧。反正无论是我未来计划还是对以前咱俩那段的看法都变了。这感觉,我朋友基本都不明白,她们说,“你不是本来也知道他有女朋友吗?你不是自己也有过男朋友吗?你自己有过的男朋友不是数以好几个计吗,你也没等他啊,怎么他女朋友具体是谁,就那么重要?” 我讲不清楚,我觉得已经特别清楚了,没法进一步解释。
小明:嗯。
小丽:就我大学同寝明白,我都挺意外的,我俩是好朋友,但一般不聊情绪之类的事。知道你女友是谁的那天,我不是给你留了个言,你给我回了个电话,没说几句我们就挂了。已经挺热的了,可能四月份了,晚上我和她一起出去,穿过西操,往荷塘走。从强斋和静斋中间的小路过去,进了荷塘,我开始跟她讲你的这个电话。

小明:——别说了。我听这些地名不得劲。
小丽:还没走到钟亭那座小山呢,她就都明白了。光她懂为什么之前我觉得无所谓,为什么我知道了这个就死心了。特别快,立刻就懂了,你说多奇怪。
小明:咱俩应该什么时候一起回一次学校。
小丽:不可能。
小明:今天能知道你当时的想法,我比较高兴。分手以后那几年,有时候你找我,我觉得你大概是戏弄我,没当真。有人跟我提过一次你的想法,孤证,我当时没信。
小丽:你现在也不应该信。

16.

还说了很多其他有的没的,惊讶于这个人提起来的事,那个人都能补上后一半,虽然这些小事从来没有重要过,平时也并不想起来。好像在很年青的时候,热烈地过了一两年,之后就散散漫漫、懒懒惰惰。退隐的武士,从样子看,已经松弛成面口袋了。脑细胞藏在仓库里不见光,拿出来太阳一晒,容量又被照亮,然后就裂开,化了。

[我就这么一写,你也信啊。]

17.

在小明宾馆门口的路边,俩人告别。一个站人行道上,一个找死style站车道边上。车飞驰而过,离站在马路上的小丽特近,擦她背后过去。一辆出租车主动停在她身旁。

[小明替她打开车门。他站人行道的沿儿上朝出租车弯腰,姿势别扭。小丽往后退了一步,一只脚架在人行道上,离他,离车都远了。她把手里的包甩来甩去。没着没落的。]

小丽:哎你站这马路牙子上还挺高的啊。总算明显比我高了啊。
小明:你们这路面不行。我要在巴黎比这高。
小丽:这几年我去巴黎,到过你们学校几次。狠打扮,怕万一撞上你。哪知道你躲在郊区当寓公。
小明:家庭型儿,基本不出门。
小丽:太没出息了。
小明:每晚老婆儿子11点睡觉了,我开始写论文。
小丽:蝇营狗苟的生活。对得起你受的教育吗。
小明:用不好成语就别说了。
小丽:再见。
小明:再见。

来源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不错,
    真的很不错。。。。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