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该下凡的时候,就收起你那公主的翅膀吧

特别想做公主的时候,给自己买瓶安娜苏,买件维多利亚的秘密,浴缸里放满水撒几片玫瑰尽情yy,其他时候,该是女公务员就是女公务员,该是女服务员还是女服务员,该是女学生就是女学生,该是女特务,就该好好做女特务。

12795523495443

公主病人请下凡

文/毒舌奶奶cc

上帝真是不让人类好过,总是设计出这种病那种病,前两天李开复的癌症让我无限唏嘘了很久,顺藤摸瓜发现薛蛮子也是癌症患者……这是不是侧面说明了一个很深奥的问题,因为太深奥了,你们自己发挥想象吧。

在这诸多病里,大部分是值得同情的,就算有人得了个重感冒拖着两条鼻涕风里来雨里去,我都会贱兮兮的递上一包餐巾纸:擦擦吧,别用袖子。

可见,我对世界是充满同情心的。

但是有一种病,犯起病来我只想举起苍蝇拍一通猛打,打完之后把药扔在丫脸上,并给个无限2循环的热线号码让她去找心理医生,这种病就是——公主病。

为什么我对公主病有这么深刻的心理阴影,大概源于我还是一只青少年期的幼虫的时候,我那个公主病情结严重的同桌。

她老不带圆珠笔,我借给她她就说我这个笔不好用,没有香味儿;她老不带课本,我和她共用她说我书没有包书皮,不整洁,这样的女生没前途;我写作业给她抄,她说我字丑,看不清。

最后我们调开座位是因为我假装不小心用圆规戳了她大腿,老师说我是故意的,其实我的确是,因为我同桌跟我说:她觉得自己是林黛玉转世,肤白胜雪人又爱咳嗽还会写诗画画,这不是林黛玉还能是咸带鱼么?她自己有这种观点也就算了,还必须强迫我予以认同。于是,圆规就上场了。

时至今日,我依旧后悔当时趁着未满18岁犯个重罪啥的也不会被枪毙,替人类消除一个祸害。

后来高考,第一次她做了录取率的分母,第二次,差两分就是分母了,但是上天不公啊!让她做了分子,去了大学。上天不公啊!和我在一个城市!上天不公啊!还离的不远!

因为同乡之情,每周都要被约出来和她AA制必胜客,我说咱能不吃pizza了么?她说我连pizza都吃不起。

每周都要被约出来逛商场,不愿意消费only,eland就会被说没钱连名牌都买不起……

后来每次都借口有事不去,她就说你是不是在打工赚钱啊?你爸妈不给你生活费么?

好在她后来终于找到了男朋友,第一时间找我来吐槽说:人很有前途,就是家里穷,是工人阶级。不过无所谓啦,对我好就行。

……

工人阶级家庭出身的男朋友,每周开着家里的大奔驰接她去郊区的“农家院”度假啊!

当然,这俩人后来分了。

工人阶级出身的男朋友被她的淫威吓怕了。而她那不是“工人阶级”的父母,组团来了北京找人家工人阶级要房要车。

当年我不知道用个什么贴切的词语来形容她,只知道捶胸顿足的咆哮讨厌讨厌讨厌!后来公主病一次广泛流传的时候,我有种菊花盛开的畅快感。

坊间有个奇怪的说法:女孩儿要富养。我姑对此有个理解:如果女儿不富养,上大学了,诱惑那么多,就会走上不正当赚钱的道路。我姑的话是不是可以概括成为:自古寒门出bitch?——这个,其实还是看个人吧,你当然可以举出一堆街头巷尾捏脚按摩的穷人家女孩儿的例子来,却也有许多兢兢业业的穷姑娘,脚踏实地的过生活。以点概面总是有失偏颇的。

就算穷会逼良为娼,那么在bitch和公主病之间,又如何做一个好的权衡呢?

我想富养闺女大概是没错的,但这个富养更应该是让她精神上富足,知道什么可以为,什么不可以为,怎样面对贫穷,如何驾驭财富,而物质上,不那么差就可以了吧,犯不着卖血去给女儿买个芭比娃娃。那么血卖光了,她还要芭比,就只能自己卖身了。

当然,基因启蒙怨父母,修行还是怪个人。

就比如我的公主同桌,一干人等疏远讨厌她,她的感觉器官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浑然不知而依旧自我感觉爆棚呢?依旧目中无人就算处处碰壁也都是别人的问题呢?

可能公主病患者也有轻微精神病。比如凤姐和芙蓉姐姐。他们的团队后期怎么去炒作他们逆袭吃苦的概念,都改变不了他们公主病患者+精神病患者的本质属性。

我想每个女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公主,万众瞩目,让无数王子跪舔而无憾。而每个女人都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公主,或者女王。

梦本身并无对错。追求也是件积极的好事儿。做梦绝不会被抓起来枪毙,追求更好也不是犯错的理由。然而大梦不醒,还试图将真实的伙伴们纳入梦中,就很有可能被蒙上被子揍一顿。不是追求而是无限意淫,意淫还要强迫别人配合,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形单影只,遗世独立,冷冷清清”。

谁都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公主啊!就算你是一滴完美的水滴,你试试离开大海自己飘在空气中自我欣赏?半分钟太阳就给你晒成水蒸气了。该下凡的时候,就收起你那公主的翅膀吧。

特别想做公主的时候,给自己买瓶安娜苏,买件维多利亚的秘密,浴缸里放满水撒几片玫瑰尽情yy,其他时候,该是女公务员就是女公务员,该是女服务员还是女服务员,该是女学生就是女学生,该是女特务,就该好好做女特务。

上周出差和一同事到了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秋风一刮饿的要死,无奈开门的小馆子卫生情况均十分欠佳。同事说这个包子她吃不下去,所有的包子她都觉得恶心,那么一大坨肉进不了嗓子眼。我吃了俩,打包了俩。半夜,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诡谲的人影晃动在房间里,悉悉索索的翻出包子,并试图用热水壶加热……

看来遇上了饥饿,公主也就下凡了。(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