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德国人所了解的希特勒:外表丑陋,但演讲富有激情

这是1943年由 O.S.S. (CIA前身)对希特勒所作的一项心理特征研究,用来帮助联合国司令部了解这个纳粹领导人。事实上希特勒是一个外表丑陋的人,丝毫都不会得到民众的注意,但是他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演说家,会制造气氛煽动民众。而经过宣传机构的渲染,在德意志人眼中,希特勒的品德高尚、意志坚定,他是德意志的救世主,他是全能的上帝。

阿道夫·希特勒

阿道夫希特勒

心理分析视角下的阿道夫·希特勒——德意志人所了解的希特勒

译者:对角另一面,原文作者:Walter C. Langer

当我们尝试去制定一个德意志人眼中的希特勒这个概念时,我们必须不能忘记他们对于希特勒的认识受限于一个控制的舆论环境。数千名德意志人都已经见过他本人,特别是在过去,他们可以用这些经历作为他们对希特勒个人观念的基础。

从生理的角度来看,希特勒并不是一个令人非常印象深刻的人物——当然更不像柏拉图理念上的伟人、战斗领袖、德意志的拯救者和新德意志帝国的创建者。他的身 高低于平均水平,臀部很宽,而肩部又相对狭窄。他的肌肉松弛,双腿短小瘦弱,过去他用沉重的皮靴将双腿隐藏起来,而最近则用长裤。他有着一个庞大的躯干, 而胸膛低陷,据说他要用制服来填补。从生理角度上看,他并不能达到自己的党卫军的要求。

在早期,他的穿着毫无吸引力。他经常穿着巴伐利亚山地服装皮革短裤配一件白衬衫和吊裤带。这看起来总是不那么干净,再加上他那满口黄色腐烂的牙齿和又长又 脏的指甲,呈现出一种稀奇古怪的景象。(瓦格纳)那时,他还留着尖胡子,他深棕色的头发从中间分开,并且用油粘平在脑袋上。他的步态也不像一个士兵,“走 起来就像女孩子,秀丽的小碎步,每走几步他都神经质地歪起右肩,同时他的左脚匆匆地落下。”

而且他的脸会抽搐,致使他的嘴角向上翻卷。当要演讲时,他总是穿着普通的蓝色套装,这夺去了他所有的独特性。在失败的啤酒馆政变审判中,埃德加·莫瑞尔(Edgar Mowrer)第一次看到希特勒,并问他:

这个梳着光滑的黑发、穿着圆摆外套、划着笨拙的手势和油嘴滑舌的外省花花公子会是可怕的反叛者吗?他活像一个小店的流动推销员。

他后来也没有给人更好的形象。多萝西·汤普森( Dorothy Thompson)基于他们的第一次会面,用下文描述他:

他不成体统,几乎面无表情,整副面容就像一幅讽刺画,他的骨架松散,就像没有骨头一样。他总是不合逻辑、绕来绕去,一点也不稳重和可靠,他简直是小人的典型。

史密斯(Smith)也发现他是“被神化了的小人”,外表滑稽、故作姿态、缺乏自信。

有人会觉得这可能仅仅是对阳刚美有不同标准的美国新闻记者的判断。然而,1923年作为证人的慕尼黑大学教授和德意志最杰出的优生学家马克斯·冯·格鲁伯在法庭作证时说: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希特勒,下等人的头和脸、杂种、前额低凹、鼻子丑陋、颧骨宽大、眼睛眯小、头发灰暗。他的表现不像一个拥有很好自制力行使权威的人,而是胡言乱语的激动。最后则表现出心满意足的自负。

对于他眼睛的描写已经很多,几乎用尽了彩虹的每一种颜色。事实上,他的眼睛更接近中湖蓝——与紫罗兰十分相近。但是并不是他的颜色吸引着人们,而是它们的 深不可测和似乎有着催眠性质的闪烁。人们发现下面这个故事在文学作品中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因反纳粹运动而闻名的警察被派去一次希特勒的会议上维持秩 序。当他站在自己的岗位上时,希特勒来了:

他用致命的催眠和不可抗拒的目光扫视着警官的眼睛,这位可怜的警官立刻收紧了双脚。这个早上,他立正向我坦白:‘昨晚以后,我就是一个国家社会主义者了,希特勒万岁。’

这些故事并不都是来自纳粹的宣传机构,现在在这个国家里非常值得信赖的人,也报道过在他们熟人之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即使是杰出的外交家也批评过他眼睛的特质和他与人们会面时使用它们的方式,经常会带着严重的影响。

然而同劳希林一样,有一些人发现他的目光呆滞,死气沉沉——缺乏光亮和生命力的活泼。我们不必细讲他的眼睛和它们的特征,但是因为只有很少的人可以近距离接触到他,并且受到它们的严重影响。

无论希特勒的形象过去对德意志人民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现在已经可以确切地认定这些影响已经被无数的宣传海报大大地调和了,这些海报张贴在所有显眼的地 方,将元首的个人形象展现得相当好看,态度坚定。此外,报纸杂志、新闻短片等等,铺天盖地都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图片,展示着希特勒最好的一面。这毫无疑问, 经过一段时间后,会完全清除掉他过去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可能对人造成不快的印象。现在大部分人所了解到的希特勒是一个仪表堂堂的人。

绝大多数的人真正接触希特勒的途径是通过他的声音。他是个不知疲倦的演说者,在他掌握权力之前,他有时会在同一天内进行三到四场演讲,而且经常是在不同的 城市。甚至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德意志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讲家,这是一个巨大的让步,事实上他的声音并非能让人愉快——实际上很多人发现它会令 人生厌。他的声音尖锐刺耳,当他激动时经常会变成尖锐的假音。也并不是他的发音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演讲家,在早期他的发音十分糟糕。他的发音是高地德语和 奥地利方言的混杂物,库比切克(Tschuppik)将它形容为“团子方言”。也不是他的演讲架构使得他成为一个伟大的演说家,总的来说,他的演讲又臭又 长,结构混乱,唠唠叨叨。其中的一些读起来肯定会相当痛苦,虽然如此,但是当他演讲时,它们会对他的受众产生非凡的影响。

他演讲的能力和魅力几乎完全是依靠他有捕捉到大众想听什么的能力,然后根据这些来调整他的演讲主题,调动大众的情绪。斯特拉瑟(Strasser)如此评论他的才华:

希特勒用地震仪的精度来响应人类心灵的振动……这使他能够无意识地成为整个民族的传声筒,说出人们最秘密的欲望、最不容于世的本能、遭受的苦难和个人的反叛。

在他掌控权力之前,几乎所有他的演讲都以下面三个主题为中心:(1)十一月罪犯的反叛;(2)必须打破马克思主义者的统治;和(3)粉碎犹太人支配的世 界。无论给定什么样的演讲主题,他最后几乎都一成不变地以其中的一个或者全部三个主题结束。但是民众喜欢这些,他们参加一个又一个的集会来听他的演讲。因 此并不是他的演讲内容吸引了民众,而是他的演讲方式。

即使是在早期,希特勒也是一个对戏剧性效果异常敏感的表演者。他不但把演讲安排到深夜,那时观众会变得疲乏,受生理因素的影响,抵抗力会削弱;而且他经常 会派一个助手提前做一个简短的演讲来让观众活跃起来。纳粹党冲锋队员经常会在这些集会上起到重要的作用,他们会在希特勒通过的走廊上列队。在最能达到预期 效果的瞬间,希特勒会出现在礼堂的后门。然后他会带着一小队跟在他身后的人通过冲锋队员排成的队列,走到演讲台前。当他走过这条队列时他从不左顾右盼,而 且如果有人尝试去搭话或者阻碍他的行进,他会变成非常生气。只要有可能,他会安排一支现场乐队,当他走过队列时,他们会演奏一支活泼的军队进行曲。

当他开始说话时,他经常会表现出有点紧张不安。在摸清观众的感觉之前,他常常无法说出任何有意义的话语。根据海登( Heiden )的报道,有一次他太 过于紧张,以致想不到任何东西要说。为了找些事情做,他扛起桌子,在讲台周围移动。突然他有了“感觉”,演讲才能继续下去。普赖斯(Price)用下面的 方式来描述他的演讲:

开场缓慢而断断续续,当人群的精神气氛形成时,他渐渐地活跃了起来。由于他响应这种形成上学的联系,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觉得通过个人的共鸣和他联系在了一起。

所有向我们提供信息的人都报告了这种缓慢的开始,等待观众感觉的场景。一旦他找到这种感觉,他会平稳地回忆节奏和音量,直到在高潮时大喊出来。经过这一切以后,听众似乎觉得希特勒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声音,就是德意志的声音。

所有的这些都与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所设想的群体心理一致,他写道:

广大人民群众的灵魂不会去响应任何软弱或者不彻底的东西。就像一个女人,她的精神敏感性更多由一种渴望施行权力的莫名情感所决定,而不是抽象的原因。由此,她更愿意屈从于强者而不是懦夫——同样,大众更喜欢统治者而不是布道者。

而希特勒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新闻周刊》报道:

当他面色青紫,面容扭曲地鼓吹他魔术般的演讲时,女人都晕倒了。

福兰纳(Flanner)说:

他演讲时经常使得衣领翻卷、额发分离、眼睛呆滞;他像被施了催眠术,重复地陷入暴怒之中。

耶茨·布朗(Yeates-Brown )说:

他是一个易变和疯狂的人,我们站在一个奇迹般的人面前。

这些热情洋溢的演讲对于德国人特别是那些舌头笨拙的低层巴伐利亚人来说是一种新生事物。在慕尼黑,他的大喊大叫和挥动的手势是人们愿意花钱去看的精彩表演。并不只是他热情洋溢的演讲赢得了民众对他的支持,这当然是某种新生的事物,但更重要的是他说话时严肃的神情。

他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强大能量的气流,有时就像是从这个人的心脏上撕扯下来的,引起他难以形容的痛苦。

他身体在讲台倾斜着,似乎正在设法驱使他内在自我深入到所有这些人群数以千计的意识当中,他紧紧握着这些民众,我和他们都处在一种催眠的咒语掌控之中…… 很明显,希特勒已经感觉到这种兴奋的情绪反应正在向他潮水般涌来……他的声音提升到激昂的顶点……他的话语就像一条鞭子一样。当他结束演讲时,他的胸膛还 在激动地起伏。

许多作者都已经评论过他具有催眠听众的能力。斯坦利·海(Stanley High)写道:

当抵达高潮时,他会从这边摆到另一边,他的听众也跟着他摇摆;当他向前倾,他们也向前倾;当他要结束时,他们会充满敬畏地静静听着,或者疯狂地跺脚。

作为一名演讲者,他毫无疑问会对德意志的一般民众有着强大的影响。他的集会经常人头攒动,当结束演讲时,他已经完全麻木了听众的批判能力,他们几乎愿意相 信所有他说的东西。希特勒奉承他们也在哄骗着他们。他前一刻还在愤慨地谴责他们,下一刻就创造一个假想敌,然后迅速将它击倒,以此来取悦听众;他的语言就 像一条鞭子,抽起听众的情绪;他经常会莫名其妙地设法说出大多数民众暗地里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秘密想法。当他的听众开始对他进行回应时,他又反过来受到他们 的影响。不久后,由于这种相互关系,他和他的听众开始陶醉于演讲所唤起的情感之中。

这是德意志人民所直接了解到的希特勒。希特勒,他是富有激情的演讲家,不知疲倦地从一个集会赶到另一个集会,为了民众的利益工作到精疲力竭;希特勒,他的 内心和灵魂都投身于事业当中,他无休止地与铺天盖地的不平等和阻碍民众睁开眼睛看清真实事态的势力作斗争;希特勒,他可以激发民众的情绪,带领他们实现国 家强化的目标;希特勒,他有胆色,他敢于说真话,敢于与国家当局以及国际势力公然对抗。他们觉得希特勒是一个真诚的人,这些话语已经深深地刻入了他们思想 最隐蔽的角落,使他们对自己的缺点陷入深深的自责。希特勒会带领他们找回自尊,因为他信任他们。

对希特勒的这种基础的了解,为宣传的建立提供了完美的基础。他在演讲台上是如此让人信服,他所说的话听起来是如此真诚,大多数听众都准备相信几乎所有关于他良好的一面,因为他们也想要相信这些。纳粹的宣传机构都不失时机地开展他们的宣传活动。

希特勒本身已经为宣传的建立提供了卓越的后盾。从他的政治生涯早期开始,他就已经坚定地拒绝透露任何关于他个人生活的事情,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即使对于 他最亲近的同事来说,他实际上也是一个神秘的人。在宣传开始之前,并不需要清除不快的事件。事实上,他个人的生活保持得越神秘,就会有越多好奇的追随者。 这会成为建立神话和传奇的沃土。

纳粹宣传机器全力将希特勒描绘成超人的角色。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被说成体现了他高尚的品格。如果他不吃肉、不喝酒精饮料或者不抽烟,并不是因为他有某些禁 忌或者相信这会改善他的身体状况,这些理由配不上元首,他之所以戒绝这些东西是因为他正在仿效伟大的德意志人理查德·瓦格纳,或者是因为他发现这可以增加 他的能量和忍耐力,使他可以更大程度地奉献自己,去建立一个全新的德意志帝国。

对于宣传机器来说,这样的节欲也表明元首是个具有惊人的意志力和自律能力的人。希特勒自己也在促进这种观念,汉夫史丹格尔(Hanfstangl)问他怎 样才可以决定放弃这些东西时,他回答说:“这是意志的问题。一旦我决定不做某件事,我根本就不会去碰它。并且决定一旦做出,就会永远如此。这不是很奇妙 吗?”

在性方面也是如此。正如德意志人所知,他没有性生活,而这经过粉饰之后,并不被当作一种异常行为,而是被当成一种伟大的美德。元首超越了人类的这类弱点, 冯·韦根告诉我们他“深深蔑视人类在性欲上的弱点,并由此使他们做出的蠢事。”汉夫史丹格尔报道说希特勒频繁地声明他永远也不会和一个女人结婚,因为德意 志就是他唯一的新娘。然而,希特勒对人的本能有着深刻的洞察力,意识到其他人身上的这些弱点并且对他们采取了容忍的态度。但是对于与他最亲近的伙伴,他甚 至没有谴责或者禁止。

他也被宣传机构描述成仁慈和慷慨的化身。在文学作品中,无何止阐明这些美德的故事重复地出现在文艺作品中。普赖斯引述了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迷人乡下女孩 想靠近他,但是遭到了卫兵的阻止,她哭了起来,希特勒看到她这么痛苦,便问是什么原因。她告诉希特勒说她的未婚夫因为信奉纳粹主义被驱逐出了奥地利,他找 不到工作,所以导致了他们还不能结婚。希特勒受到了深深的触动,他承诺帮那个年轻人找一份工作,除此之外,还为他们提供一套完整的公寓,甚至细微到了婴儿 小床。所有的这些都是试图去表现他是一个超人,对并人民大众的疾苦有着深刻的感受。

很多作家,无论是纳粹作家还是反纳粹作家,都写了大量关于他对孩子关爱的文字,而纳粹媒体更是充斥着大量希特勒陪伴孩子的图片。据称,他在贝希特斯加登 时,周围的孩子经常会在下午去他那儿玩耍,而他会给他们发糖果、雪糕、蛋糕等。费耶(Phayre)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中年独身男人会在孩子的陪同下 如此高兴。”奥尔加公主说,当她在柏林访问希特勒,在会谈时说到孩子的话题时,希特勒的眼睛饱含泪水。

纳粹媒体充分地利用这些,并且有无尽的故事配放在图片的周围。同时,他喜爱动物特别是喜爱狗也得到了大肆的宣扬。接着,又有无数的图片来证明这一点。就对 狗的喜爱而言,宣传机构的描述可能是接近事实的,但是在其它方面,他们又超越了这一点。一个作家甚至把希特勒的素食主义行为归因于他不能容忍屠杀动物供人 类消费的思想。希特勒被描绘成“和蔼可亲的庄园领主”,总是彬彬有礼、仁慈友善和乐于助人,或者就像奥克斯纳(Oechsner)所说的那样,他是伟大的 圣灵——他是每一个德意志人所缺乏或失去的父亲、丈夫、兄弟或者儿子。

另外一个宣传机构建立起来的希特勒谦逊和朴素的特点得到了大量的评论。他永远都不会将成功揽在头上。实际上,他建立纳粹党的时候仍然是一个朴素的领袖,他最大的快乐便是被人称为“男孩之一”。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们指出他从来都不会寻求表彰,从来都不会穿着华丽的服装,或者大肆享乐。即使是在他掌权之后,他也继续在一段时间内穿着那套旧风衣和宽 边软帽,而装饰制服的通常是简单的一个纳粹先锋徽章。很多都写到他喜欢早期的熟人来访和并且喜欢在百忙之中坐下来叙叙旧。这和他在慕尼黑时更喜欢频繁地拜 访老地方和会见老朋友或者参加他们的节日比起来,真的算不上什么。在内心深处,他仍然是一个劳动者,他经常关心那些使他有彻底归属感的工人阶级。

他同时也是一个拥有惊人能量和忍耐力的人。他一天可以十六到十八个小时连续不间断工作。当谈到为德意志和德意志未来的幸福事业工作时,他绝对是不知疲倦, 他不允许有任何的个人享乐来阻碍他实现这个使命。一个在街上行走的普通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个达到希特勒这样地位的人竟然不会以权谋私。他只会想象他自 己达到同样的地位时会奢侈地狂欢,而这正是希特勒所鄙视的那类人。他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希特勒不是一个普通人。

菲利普斯(Phillips)说有一个年经的纳粹分子一次向他透露:“我会为希特勒而死,但是我不会与希特勒交换位置。至少每个早上我醒来时,我都可以说‘希特勒万岁!’,但是希特勒这个人没有一点生活乐趣。他不吸烟、不饮酒、不玩女人——他只是工作,直到晚上睡觉!”

大量的报道描述了希特勒的决心。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指出一旦希特勒决定达到某个特定的目标,他永远都不会放弃。无论道路多么艰苦,他都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即使他遭受严重的挫折,现状是多么的绝望,他从来都不会丧失信念,最终都会达到他所追求的目标。他拒绝任何类型的强制妥协,并且时刻准备着承担他行动的所 有责任。纳粹党取得权力所经历过极大的痛苦与磨难被一次又一次地引用,而所有的这些信誉献给了希特勒和他未来狂热的信仰。

即使他不允许有任何的顾虑来阻碍他前行的道路也被当作一种他伟大的标志。他十多年来没有和家人联系也成为了一种伟大的美德,因为这意味着这个年轻人在还乡前决心要干出一翻事业!

大量的宣传称他有宽阔的视觉、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有组建政党和和为这个国家即将要征服的困难作好准备的能力。根据宣传,希特勒是一个有效率的领袖,他有强 大的力量来解决冲突,简化难倒所有前辈的问题。事实上,他的一贯正确和清廉坚定自始至终都不是暗示性的,而是用十分明确的言辞来进行公开声明。

他也是一个具有极大忍耐力的人,他不会在可以避免的情况下浪费人类的一滴血。一次又一次人们听到他对民主国家、对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忍耐。但是在他的私 人生活中,他从来都不会对自己的情绪失去控制。从根本上讲,他是一个平和的人,他没有其他欲望,他只渴望留下来制定和平和具有建设性的方式来决定德国的命 运。因为他本质上是一个建设者和艺术家,而且这些也证明了创造性和建设性的元素在他的本性中占有统治性地位。

这不不是说他是一个懦夫。相反,他是一个胆色过人的人。他生活的方式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令人羡慕的战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有很多关于他英勇的事迹特别是 他因杰出的英雄主义而获得铁十字一级勋章被人传颂着。有关他的事迹一次又一次地改变,但事实上似乎并不会对人民造成什么影响。

根据纳粹的媒体,从根本上来讲,希特勒是一个坚强的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使命,即使再多的劝说、压制、损失或者不愉快的职务也不可以改变他的进程。在面 对各种各样的灾难、不愉快的事件和必要措施时,他从来都没有片刻的丧失勇气。他在人性方面并非完全冷酷无情。他将忠诚和正义作为两种最伟大的美德,并且一 丝不苟地遵循。

忠诚对他意义重大,以至于他在贝希特斯加登住处的门上刻上“我的荣誉就叫忠诚”。他是德意志荣誉和纯洁的顶点;是德意志的末日骑士和家园;他是有史以来最 伟大的建筑师;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军事天才;有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源泉;他是活动家和新价值观的创造者。根据纳粹宣传部,他事实上就是所有美德的最 高统治者。下面一些典型的事例可以说明他们赞美希特勒所到达的程度。

下一个到来的是希特勒自己:他是一个从不妥协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与自己妥协。他只有一个指导思想:复兴德意志。这个想法是压倒一切的。他不知道什么是私生活。他对家庭生活的了解不会比恶习更多。他就是民族意志的化身。

没有人能达到的骑士的神圣目标:德意志!……希特勒……以自己的真诚亲切而令人惊奇。宁静和力量几乎都完全从这个人身上辐射出来。在他存在的 情况下,其他的一切都在生长。他对每一件事物的影响是多么巨大呀!……他面容坚毅,言语掷地有声。……希特勒和他周围的合作者具有古典的庄重,他们认为他 们的使命是世界历史上所罕见的。

……在私人事务上,他的行为也是一种典范,并且具有人类的伟大性……无论希特勒面对的是街道工人的欢呼,还是站在他被谋杀的同伴床前,内心充 满震撼,他总是具有这种庄严和最深刻的人性……这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人格……他是一个伟大的好人。希特勒的精神是宇宙性的。即使一百张照片也不可能公正地体 现他存在的多样性。在这些领域(建筑和历史),希特勒也是无可反驳的专家。或许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们会尊敬和热爱这个杰出的人,但没有人能够度量他的伟大 的深度。

希特勒是一个谦虚的人——这个世界上需要谦虚的人。因此人们热爱他。就像每一个优秀的领导人一样,他必须是一个有能力的信徒。他使得自己成为自己谦逊的信 徒,严于律已。希特勒是一个现代修士,将节俭、贞洁和服从三个结紧紧系在无形的腰带上。他是狂热信徒中的狂热者,他不吃肉、不喝酒、不抽烟。我听说他自己 从来不拿工资,他只靠写《我的奋斗》的收入来维持生活……他把多余的资金都交给了冲锋队。他经常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常常在工作最后的一个小时睡着了。他 生活中只有4个女人——但是只是服侍他生活和管理财物……他曾经在拜罗伊特作过一个关于瓦格纳和‘德意志歌曲’的演讲,音乐评论家大为惊愕,惊叹他是一个 全能的音乐学者……纯粹的机会主义永远都不能诱惑他,他永远都不会错过宣扬他信条的机会。他有救世主的品质;他有禁欲主义的倾向;他有中世纪式的反应…… (菲利普斯《德意志的今天和明天》)

希特勒不但知道这些文字,而且一直是德意志宣传的精神指引,经常计划好大致的宣传方向,所以我们可以完全认为他自己对煽动和发展这种神话般的品格负责。当 我们重新回顾这些宣传的发展历程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希特勒从一开始就计划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他在《我的奋斗》的开篇就写道:

在这个因河畔的小镇,人们流着巴伐利亚人的血而却是奥地利人的国籍,又因德国人的牺牲精神而光彩照人。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的父母生活在那里:父亲是一个忠诚的公务员,母亲完全奉献给了操持家庭事务和用亘古不变的慈爱来照顾她的孩子。

这完全就是一个神话故事的经典开篇,不像是严肃的个人自传或者政治论著。在这本书的第一句话,他就暗示在他出生时命运就已经向着他微笑,他写道:

今天我认为自己很幸运,因为命运让我出生在因河的布劳瑙。

希特勒一掌管权力就将新的自我夸耀武器交到宣传家手中,而他们也充分利用了这些新的武器。失业率骤然下降,新的雄伟建筑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建立起来。

德意志的尊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提升。希特勒遵守着他的承诺,他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每一个外交的成功,每一次社会改革都以其价值震惊世界的意义进行宣 传。而每一次成功,希特勒都谦逊地接受所有的称赞。所有的这些事情永远都是希特勒干的,假如这些行为壮观且得到公众认同,那就是希特勒干的。假如这些行为 碰巧得不到赞许,那就该责备的总是他其中的一个助手。每一个努力都是为了培养一种态度,那就是希特勒一贯正确和会坚持完成拯救德意志的使命。

不久,德意志人民就已经准备好不将希特勒当作一个普通人,而是德意志的救世主。公众会议,特别是纽伦堡会议呈现出一种宗教的气氛。所有的表演都经过设计, 用来制造出一种超自然和宗教的氛围,希特勒的出场更像是一个上帝而不是一个人。在柏林菩提树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的一家大型艺术商 店的陈列窗中央展出过一张希特勒的大幅肖像。希特勒肖像的周围摆放的是各种各样的基督画复制品,就像完全被一圈又一圈的光环环绕着。新闻媒体上面的注解更 加加强了这种效果,“当他说话时,人们会听到上帝的斗篷在屋里沙沙作响!”齐墨尔(Ziemar)说在欧登瓦德山脉的小山一侧,因有一个瀑布而引人注目, 在白帆布上写着的是这些黑字:

我们信仰神圣的德意志

神圣的德意志就是希特勒

我们信仰神圣的希特勒!!

罗伯特说:

我曾于1936年初秋在慕尼黑看到过一些希特勒的彩色照片,他穿着真正的圣杯骑士的银袍,但这些照片很快就被搬走了。他们之所以把陈列的这些照片搬走,是因为它们太接近希特勒真实的心态。

蒂灵(Teeling)写道,1937年9月纳粹党在纽伦堡集会时,有一幅巨大的希特勒照片,照片的下面有这样的题字“当初就是上帝之道……”他还说汉堡 的市长向他保证,“我们不需要神父和牧师,我们通过阿道夫·希特勒直接和上帝接触,他有很多上帝般的品格。”很快就此感想就被引进了政界,劳希宁说纳粹党 已经接受了这种信条:

在这个地球上,我们者相信阿道夫·希特勒——我们的元首,我们承认国家社会主义是唯一能给我们的国家带来解放的信仰。

1957年4月,德意志的一个莱因河团体“基督徒”通过了这个决议:

希特勒的话就是上帝的法律,这些命令和法律具有神圣的权威。

德意志帝国掌管教会事务的大臣汉斯·卡尔(Hans Kerrl)说:

说到真正的救世主和基督教义精神,一个新的权威已经出现——那就是阿道夫·希特勒。阿道夫·希特勒……是真正的圣灵。

这正是希特勒铺设他不朽道路的方式。这经过精心的策划并且一步一步地坚定执行。德意志人民所了解的希特勒是一个使他们迷醉的热情激昂的演说家,而这经过宣 传机构的大肆渲染,现在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希特勒完全是一个神。其他所有的东西都从整体中被小心地掩盖掉。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德意志人会相信它,当然,其中有 一些人会完全相信。多萝西·汤普森(Dorothy Thompson )记述过这样的例子:

我在加米施(Garmisch)遇到一个来自芝加哥的美国人,他曾在奥伯阿默高参加过耶稣受难复活表演。‘这些人都疯了’,他说,‘这不是一场革命,是复 活,他们相信希特勒就是上帝。不管你信不信,当耶稣被吊上十字架时,一个坐在我旁边的德意志女人说“他在这儿,那就是我们的元首,我们的希特勒。”当他们 将三十块银币支付给犹大时,她说“那就是罗姆(Roehm),他背叛了领袖。”’

这种极端的情况或许并不多见,但是如果从许多德意志人高举希特勒的画像中没有渗入一点这样的想法,那就奇怪了。

 


注:文中斜体为德语,全部引用程洪雁译的《希特勒的心态——战时秘密报告》,部分名称为与本文统一,略作修改。在翻译过程中对程译也多有参考,相比之下,高下立见,汗颜。(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