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为什么骂了北京地铁的漂亮姑娘?

假如因为丢失,污损,消磁,折断原因造成10%上述类型的废卡。那北京每年就有58万张。每张20元押金。总数是1160万。意味着每年上千万的押金“死无对账”,按5400万张存量中已经发生的这种情形累计总数计算,这么多年过去,约有540万张,“死无对账”的押金就超过1亿元。

8981272477393537

文/杨万国

1

前日,我的公交卡莫名消磁了。去地铁站刷不上,赶着采访,心急火燎,一问,整个地铁站只有一个窗口卖票!我只好看着表,排到长长的队,终于到了售卡窗口。

窗口里是一个漂亮姑娘。

“你好,帮我充30块。”递进卡和100元钱的同时,我又告诉姑娘,我的卡突然消磁了,帮我刷下磁。

姑娘接到钱和卡的同时,听到后面这句话,带着一丝不耐烦和嘲笑无知的眼神,立马把卡和钱丢出窗口。

“去西单。”

尼玛,我晕了。

然后,震精了。

姑娘标志的面孔中,迸泄出这三个字,言简意赅,表情倦怠,透着冷漠,狠不得你赶快消失,最好你从来没来过,但其实最好的语言大师也无法刻画,怎么说呢,我只能叫它“国营面孔”。

“为什么去西单?”我问。

“坏卡,只有西单才能办。”姑娘说。

“我这卡没坏,就是没磁了,你帮我刷下就可以了。”我晕过后,心里有点毛了,但压住的。

漂亮姑娘嘲笑无知的面孔又出现了,这种眼神就是全中国火车站窗口中国人民熟悉的眼神——如果你不懂啥叫“国营面孔”的话,这就是标本。

“谁说卡消磁了能刷磁?”

“我的银行卡没磁了,银行柜台当场就给我重新刷了磁。”

“我们这不行。”她的眼神瞟向后面,似乎示意后面的人赶我。

我急了,提高了声调,“北京3000万人,这么一张小卡坏了都要去西单!?你们这造成了市民多大的麻烦?造成了多少浪费?这么大一个北京,为什么只在西单设了一个点?你们这他妈是在干什么……”

姑娘本来是打发我的眼神,现在看我毛了,站起身,似乎打算给我一个侧背。

她可能想表达不屑,或者最简单的心理,她不理我,我就没门。但她也可能只想避免冲突。我知道,这些姑娘,那些“国营面孔”,在家里,在朋友中,在男朋友跟前,可能都是热情的,善良的,懂得尊重的,爱惜的,负责的好人。但一旦他们进入某个体制,坐上某个垄断位子,干上一份无须市场投票的工作,他们就自动镶上了“国营面孔”,他们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灰暗人性就四处迸泄了。

“公地悲剧!”我心中不可遏制的冒出这个词。

每当我心中冒出这个词,我就格外的愤怒了。这是一个在中国四处可见的悲剧。

公地悲剧是说,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在那块公地上放羊,每个人都知道过度放牧,草场会变成沙漠,最终大家都玩完,但每个人都无法遏制自己赶快“捞一把”的心态,最终得到一个悲剧结局。公地悲剧的实质是,产权模糊,丧失,造成无须负责的结局。

为何“国营面孔”也可以用“公地悲剧”解释,因为在某种体制内和垄断行当内,有政府公权力保证生存,产权形式上全民所有,其实谁也没有,只是管理者暂时占有。于是无人真正负责,一旦不需要竞争,不需要负责,人性的灰暗自然迸泄。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骂这个姑娘,我甚至可以想象她回家的娇俏可爱。我也不想骂刘志军,李春城,或者刘铁男,他们可能都是好友人,好父亲。但我一想到那个让人性灰暗迸泄的制度,想到让漂亮姑娘镶上可怕“国营面孔”的游戏规则,我就愤怒得想骂人。

这个游戏规则是如此顽固,常见,并蛊惑人心,我知道和这个姑娘废话也无意义。我拿回消磁的卡和100元钱,给了她2元钱,买了一张临时卡,转身。

“自己骂人,还说我态度不好。”姑娘嘟囔了一句。

“去给你们领导汇报一下,我是骂你们这SB制度,不是骂你的。”——我已经对很多“国营面孔”这么解释过了。

2

北京公交“国营面孔”背后是一个什么事实呢?

检索发现,2011年5月,媒体报道就称,北京当时已经有4000万公交卡。每天发卡量约16000张。这样每年发卡量约580万张。(地址)事实上,北京公交集团只有一个非常简陋的官网,没有搜索功能框,无法查询公交发卡,押金数量。不知是懒政还是刻意遮蔽本应公开的信息。

2年5个月过去,估计发卡1400万张,估算总数在5400万张。

我的卡里有20元押金,30元储值。但我不愿耗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成本去西单排队退换卡。事实上,对于我身边的大多数朋友,以北京的拥堵和遥远,花费巨大的精力和时间成本去西单退还一张20元押金的卡是亏本的。多数人于是选择直接再办一张。

假如因为丢失,污损,消磁,折断原因造成10%上述类型的废卡。那北京每年就有58万张。每张20元押金。总数是1160万。意味着每年上千万的押金“死无对账”,按5400万张存量中已经发生的这种情形累计总数计算,这么多年过去,约有540万张,“死无对账”的押金就超过1亿元。

5400万张卡,超过10亿的押金哪里去了,我们暂且就不追问了。

我们需要追问,这故意被侵占的上亿元押金哪里去了?这些被人为造成的“废卡”中平均10-30元储值,总数也上亿元哪里去了?我们有理由怀疑,北京公交集团设置的退卡障碍是故意造成退押金不便,从而侵占市民和外地来京游客每年数千万的押金。

事实上,这和昨天“焦点访谈”曝光的北漂小伙回老家办护照跑6趟被刁难,有“异曲同工之妙”。

3

北京公交集团设置障碍,造成退卡不便,有多少积怨,多么恶劣?

在百度随便检索“北京公交 退卡不便”,便有211万个搜索结果。

在天涯社区,一个“北京普通机关干部”发帖,陈述了他恐怖而痛苦的退卡史:

我是一位北京普通的机关干部,2010年8月20日的公交IC卡退卡过程让我终身难忘。

每一个用公交卡的市民都见到过,每天北京一共可怜的十几个退卡点从早到晚均人满为患。顶着大大的太阳,排着长长的大队,汗流浃背、更能见到几个老年人颤颤巍巍。退卡窗口两个开一个,工作人员在有空调的房间里慢腾腾地办着手续,一扇小铁门和小窗户将所有退卡人员的焦虑和不满全挡在了外面。

一个小时以后排到后,一句话:“卡坏了,押金不退!里面的钱10天后再来。”扔给你一张小纸条。还可以看到。外面活动着多个流窜人员,告诉你,把卡退给他可以不排队,但收少付3元卡费;卡里有钱?没问题,手机一拨,输入一串卡号即可查询。

我是一名北京市市民,我想问几个问题:

为什么北京市多达成千上万个售卖IC卡的场所:“公交站、地铁、商场……”,退卡却只有10几个?为什么?

退卡需核实卡的真实性和卡内余额?好!为什么一个社会小混混儿手机输几个号码就可以查到?

卡的押金20元,为什么坏了就不能退回?收费标准有无国家法律和北京市相关收费标准?

再有卡坏了?为什么就你一句话就说明是客户弄坏的?你有什么证明是客户弄坏的?为什么不可能是你们的刷卡机刷坏的?医院举证倒置,你们的举证是什么?

如果不退押金,好!你是收费还是处罚?收费要开发票;处罚?谁赋予你的处罚权?

北京市政府为了北京的公共交通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上述的退卡过程和本人的上述疑点只能说明此现象背后有受益者藉此机会在捞取不义之财,但我想不应该是政府。可以想象,北京市1700万常住居民,2000万移动人口,即使人手一张卡,到底多少押金?

这些押金现在又在何处,何人在监管?政府的所作所为为了老百姓,可你么具体的执行部门到底有是何居心激化老百姓对社会和政府的不满?难道“建设和谐社会”就是你们这样去做的吗?

——一位北京机关干部。链接地址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老人恐怖的退换卡经历。

用户一卡通遭遇消磁 退卡须7个工作日后退余额

2012年05月28日 17:14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前几天公交卡丢失,由于身体不好,事情又多,没有一卡通,很不便,就到卖卡的快客店去查,结果发现卡消磁了。卖卡的店员告诉我,一卡通消磁,只有去西单一卡通公司才能解决。我说,能否买一张新的,等我修好老卡再退,店员说不行,退卡只能去一卡通公司。

26日,我赶紧去西单。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一卡通公司地址,但我两次经过,居然没有发现。它就在供销合作总社大楼的西侧,大门破破烂烂,也没有明显标志,等我再次经过时,才发现它大门紧闭,上面贴着一张纸条,说是因停电不开门。

27日,我又光临此地,以为那里一定很冷清,估计不会有多少人会像我那么倒霉。结果里面人还真不少,有的是买卡,有的是退卡,有的是取卡钱的。轮到我了,我说明了情况,营业员查了半天的卡,告诉我卡断了,我说好好的卡,怎么断了?她说是里面的芯片断了。我说那它怎么会突然就断了。营业员没有回答我。那我说怎么办呢,能否换一张新卡,把旧卡里的钱转到新卡里,她说不行,只能退钱作废旧卡、交押金买新卡。我又问,押金不能一起退吗?她又一次果断地告诉我:不能退。卡坏了为何押金不能退?她没有给我满意的答案。我只好交押金买新卡。

但问题并未到此结束,既然旧卡里有钱,你押金照扣,为何不能将余额直接转到新卡里?如果说技术上做不到,那总可以一手办理废卡手续,一手把余额退回来吧。但营业员的回答又让我吃了一惊:退款必须七个工作日后再到这里来取。

我这才明白,在一卡通公司看来,卡是我做的、我卖的,既不保修,也没有保质期,坏了跟我无关,是你自己的事,退不退押金也是我说了算,什么时候退还余额、怎么退还是我说了算,你要退余额,你就得多跑一趟。

不知这是哪门子的逻辑。

而2011年,就有政协委员提出,在发卡充值网点增加退换卡业务的建议。

我们再来看看所谓的“交通部门”是怎么糊弄政协委员的。

由于公交一卡通发卡充值业务和退换卡业务模式不同,办理退换卡业务需要配备专用通讯线路,同时退卡系统的程序执行及卡片的鉴定都需要专业人员进行操作和鉴定,因此,目前大部分发卡充值网点还不具备开通退换卡业务的条件。

一卡通公司表示,计划今年内要逐步调整发卡充值和退换卡网点的数量,以便市民更方便办理相关业务,减少排队退卡时间,并且要配合地铁陆续开通的新线路,继续退卡网点建设。相关负责人也提醒广大市民,除了公交首末站有退卡点,地铁主要线路的站点也可以退卡,市民可以分散网点办理退换卡业务。

事实上,本记者咨询了从事磁卡业务的人士,专业人士告诉我,只要能办卡的地方,后台通讯就是联通的,接受退卡没有技术难度。上述“交通部门”称要“设置专用通讯线路”,“专业人员执行退卡程序”,“专业人员鉴定”纯粹糊弄公众。

而上述一卡通公司称增加退换卡网店,在地铁主要站点增设退卡的承诺,2年多过去了,改善如何呢?上述故事不言自明。而根据本记者在北京公交官网查询,目前北京依旧只有寥寥10来个退卡点。地铁站只有复兴门可办退卡。

习总书记号召开展“反四风”,事实上,北京“交通部门”,或者“公交集团”上述沉疴烂痈积怨数年,不思改进,糊弄政协委员,人民代表,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

今年3月,本记者用一条微博,废除了北京交通部门在火车站,机场设置的不合理进场费。

现在,公交一卡通10亿押金账目不明,特别是退换卡不便,种种障碍造成上亿元押金失踪的情况,更为严重。交通部门这种官僚主义作风已经严重伤害了首都“首善之都”的形象。

本记者对此提出谴责,并要求北京“交通部门”尽快改进。否则,我将到新开通的中纪委网站举报上述部门、有关人员涉嫌侵占市民上亿元公交卡押金的事实。

本记者只要求一个公允的结果,“在哪里办卡,就可以在哪里退卡”。(来源



 

15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公交卡因丢失、消磁、污损、折断等原因变成“废卡”,“死无对账”的押金累计上亿元,这些钱哪去了?

    (29) (16)
  2. 表示,一直没想到过这块。但是说出来了,我觉得,既然叫押金,为什么退卡不能退?那么多退卡。坏卡回收后,是不是就真的废弃了?还是后面修好之后回收利用了?
    而且卡里面剩余的钱,是应该可以提出来的。

    (13) (3)
  3. 赞一个,好多地方都这样

    (2) (2)
  4. 一党专政下的积习,政体不改,诸如此类的恶习难改,因为政府的职能机关根本就不作为

    (9) (5)
  5. 基本就直接扔了 还退什么啊 卡是有押金 但是每个月就扣5毛钱 用几个月就没有押金了 公交卡都这样地 退也退不会钱

    (8) (7)
  6. 不管怎么样,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就是好的,我也对这种情况表示强烈不满。转

    (20) (9)
  7. 这只是冰山一角吧

    (0) (3)
  8. Hi! This is kind of off topic but I need some guidance from an established blog.
    Is it very hard to set up your own blog? I’m not very techincal but I can
    figure things out pretty quick. I’m thinking about creating my own but I’m not
    sure where to begin. Do you have any points or suggestions?
    Cheers

    (0) (0)
  9. Nice weblog here! Additionally your web site quite a bit up very fast!

    What host are you the usage of? Can I get your affiliate hyperlink to your host?

    I want my website loaded up as fast as yours lol

    (0) (0)
  10. 北京坐一次公交四毛钱,大连要九毛五。二等公民坐看首都群众维权。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