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玄幻古风小说:沉香如屑(二)

很受好评的小说,作者苏寞,全文+番外,喜欢玄幻风的童鞋可以一饱眼福了。集毒舌、闷骚、腹黑之一体,友情提示,请勿在吃饭时点击进入。

1179953478c02b6513o

31.昆仑神树

颜淡只觉得自己不断下落,周围却是混沌,好像一条灰暗甬道,没有尽头。而下一个瞬间,眼前突然明亮起来,那亮光甚至微微刺痛了眼,她感到一种从骨子深处传来的疼痛,像是有什么硬生生地从自己身上分离开了。

只听一声尖利的风响,一道粗糙柔韧的枝条从斜里伸过来,一下子卷住了她的腰身。颜淡一惊,下意识地挣扎,只见依附于眼前那棵参天古树上的藤条缠上了她的手脚,缓慢而有力。地下一块块土堆龟裂开来,不断有粗糙的树枝从地底伸出。

她心思如电,嘴角轻动,飞快地念起咒术来,只见一道细细的火焰沿着缠住她双手的藤条蔓延开去,枝叶发出劈劈啪啪的灼烧声,而这火焰却始终避开了颜淡。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就是昆仑神树。天地间除了天庭的最南端有一棵之外,就再找不出同样的一棵。难道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天庭?

她还没想清楚,缠着她的身子的树枝突然一抖,将她重重地掼在地上,烧起的火苗顿时熄灭了。随即,又是一道树枝勒住了她的身子,立刻收紧,将她绑得连气都透不过来。她眼睁睁地看着唐周和余墨先后落下,想大声告诉他们这昆仑神树怕火,却始终发不出一点声音。

唐周只是凡人,自然不可能想到便是一棵树也会威胁到他们的性命,所以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余墨身上。

只见余墨在半空中稳住了身形,指尖溢开了点点火光,还没等他念完一句完整的咒术,粗壮柔韧的树枝挟着呼呼风势向他抽去!余墨用手臂去挡,只见那树枝好似通了灵性一般,突然一个折转,绕过他身子卷住了他的手腕。千钧一发之际,他抽出短剑干净利落地将缠住手腕的树枝斩断。只听一声长长的、愤怒的嘶吼从地底传来,尘土飞扬,地上的土层争先恐后地跳起,十几道树枝从地底探出来,将他紧紧困于其中。

余墨手上失力,短剑滑落,顺势插在土里,剑柄还微微颤抖。

颜淡不由轻叹一声:“可惜……”

转眼之间,他们三人都被昆仑神树困住,动弹不得。

颜淡看着一截粗壮的树干慢慢从地底升起半截,虽然那树干就和寻常的大树一般无二,她却有一种被紧盯的感觉。

“颜淡。”她听见不远处余墨用一种极为平淡的声音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慢慢转过头,只见余墨朝着她淡淡一笑,缓若清风拂面。都说弥留之际,才能懂得自己真正的心意。颜淡忽然想,她的心意是什么?

“似乎上面又有人下来。”唐周望着顶上,轻声道。

颜淡慢慢看向上方,只见一个人正从上面跳了下来,越来越近。那个人显然是有准备而来的,因为他不像他们一样几乎是头朝下被扔下来。待她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不觉低低嘟囔了一句。

下来的是谁都好,只要不是神霄宫主,然而现实却多半残忍。

颜淡不由想,神霄宫主之前把他们骗到了这里,为什么自己又跟着下来?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那十几根朝上向天际伸展的树枝突然动了,飞快地抽向了神霄宫主,而他却意态闲雅,不慌不乱,袍袖翩翩,周身有股沉稳而临渊不乱的气度。也没见他如何拔剑舞剑,只听嗤嗤轻响,这十几根树枝突然从中断开,噼噼啪啪地落了一地。

蓦地,地底传来一声尖锐痛楚的嘶吼,像是野兽受伤时的绝望和暴怒。

颜淡已经看不到上面的状况,只能静静地听着周围的声音,昆仑神树还在吼叫,而神霄宫主那里却始终没有太大动静。

忽然,呼的一声,一团火焰就这么砸在她身边,还卷着火舌朝她身上烧过来。颜淡只觉得捆着自己的树枝突然松了一松,连忙用力挣脱开来。可是发尾和衣角还是被烧到了。

而昆仑神树却突然向上一缩,自己将自己连根拔起,死命地想扑灭枝叶上的大火,可是火势蔓延地太快,只能在地上滚了几圈,带着熊熊烈焰和阵阵黑烟一跳一跳地蹦跶向了远方。远远看去,就如同一只巨大的火球。

颜淡用力地拍灭自己身上的点点火星,只觉得一股愤怒从头烧到脚,简直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指着神霄宫主恶狠狠地说:“我和你有世仇吗?!你这是故意的,故意几次三番地找我麻烦!”

神霄宫主掸了掸淡白衣袖上沾到的烟尘,不甚在意地瞥了她一眼道:“你想太多了。”

颜淡气得发抖,直想扑上去掐死他,立刻被余墨从身后抱住了。余墨忙伸手遮住她的眼,轻声安抚:“你就是扑上去也杀不了他,还是安分一点。”颜淡一听,立刻乖乖地任他抱着:“主公……”

余墨慢慢松开手臂,微微笑道:“消消气,毕竟他也是救了我们。”他望向了神霄宫主,淡淡地说:“虽然,我也不知道宫主好端端的怎么也跟着下来了?”

神霄宫主沉默片刻,简短地说:“陶紫炁起了异心。我就被逼进魔相。”

颜淡鄙夷地看向神霄宫主,陶紫炁那点微末本事要是能逼他,那才奇怪了:“……你编谎话也要编个能让人相信的好不好?”

神霄宫主缓缓地看了他们一眼:“不信也罢。”

唐周看着对方,静静地问:“我们所在的,到底是什么地方?既然我们聚在一起,有些事再故作玄虚也没什么意义。”

神霄宫主微微皱眉,语气平淡:“这里就是上古神器楮墨引起的魔相。”

余墨闻言,不由朝地上一看,他们站在那里,身后竟然没有影子。神霄宫主顿了一下,接着道:“的确是不会有影子,因为我们所在的是自己的意识。”

唐周顿觉荒谬,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看向余墨和颜淡。余墨略略低着头,没说话。颜淡则抬着手指叩了叩下巴,像在苦思冥想。她想了一会儿,笑逐颜开:“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神器楮墨上刻着不少仙法的痕迹,而这些痕迹也就成了和人一样的记忆。与其说我们是在自己的想法里,倒不如说我们的意识、记忆都和楮墨连在一起了?”

神霄宫主微微颔首:“差不多如此。”

唐周听了她解释的,举一反三:“这样说来,刚才那棵树妖是因为我们之中有人曾经见过,才会出现在魔相里?”

颜淡叹了口气:“树妖?你怎么觉得那是树妖?这明明就是神树嘛。”

“我的确是见过昆仑神树。”余墨淡淡道,“颜淡应是也见过,不然也不会知道用火对付得了它。”

颜淡看着他,讶然道:“你怎么可能见过?我记得除了天庭那一棵,别的地方就没有了。”

余墨没回答,反而望向了神霄宫主:“你需要魂魄纯净的人替你解开楮墨的封印,因为这样一来,魔相中可能出现的危险会少很多。”

神霄宫主点了点头:“魔相里出现的事物,至少是我们之中一半人曾经见过。本来我想等你们走到魔相尽头再进来,没想到你们连区区昆仑神树都对付不了。”他倒不是自负,语气神情都更像中肯地陈述一个事实。

颜淡嘟囔一句:“这样说来,你何必找什么魂魄纯净之人,你自己不就可以闯过魔阵了么?”

“我见过的事物太多,路途艰险只会更胜。”神霄宫主轻描淡写地说,“若是只有你们三个,可能昆仑神树已经是最难过的一关,但是加上我,这恐怕算不上什么了。”

颜淡顿时毛骨悚然。

这是一块广袤无边的大地,没有任何人迹,所过之处俱是蓟草沙石,一片荒芜。一行人在石林之间升起了篝火,火焰跳动,是这荒凉黑夜里唯一的光源。

唐周用佩剑支着地,靠着岩石坐下。走了大半日的路,除了些微疲倦,居然没有饥饿感。他觉得奇怪,便问了出来。颜淡一摊手,很是无奈:“如果我们是在楮墨的意识里,自然是不会饿的,神器又怎么会饿呢?我猜想,我们虽然走了这大半天路,其实在外面也不过是半个多时辰。才过了这点时辰,就更是不会饿了。”

唐周思忖一下,又道:“依你这样说,这里所见的都不是真的?”

颜淡用蓟草拨了拨火堆,偏过头想了一会儿:“换个明白点的说法,这里的一切是真的,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的模样了,我们所看见的蓟草、戈壁、石头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物。不过如果不幸困死在这里,那也可以当自己死了。”

“只要保住自己的性命,自然能出去。”神霄宫主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颜淡轻轻叹了口气,嘀嘀咕咕:“这都是谁害的……”她知道前路艰险,养足精神才能应对,便慢慢往后靠着石块,想换个舒服一点的姿势。可是这石块棱角尖锐,硌得她很是难受。忽听余墨轻声唤道:“颜淡。”

她转头看去,只见余墨将手搁在膝上,微微笑道:“到我这里来。”

颜淡立刻喜气洋洋地扑过去,枕在他的膝上,余墨动了动身子,让她枕得更舒服。颜淡忽然想到之前被困于昆仑神树,他朝着自己微笑,就像映出了她一直不敢再面对的心意。她这样想着,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他,突然扑哧一笑:“余墨,你脸红了……”

“我没有。”

“可是我看见了,”颜淡觉得有趣,忍不住抬手去触碰他的脸庞,“这里,还有那里……”

“都说了没有,别闹,快点睡!”

颜淡还待乘胜追击,忽然眼前一花,一道剑光正好掠过眼前,晃得她难受,转头去看到底是哪个罪魁祸首。只见唐周抽出了佩剑,正对着火堆慢慢擦拭,从剑柄的凹凸纹路一直到剑身,火光映在青森森的剑锋,当真剑光如秋水。

这是把千古难得的好剑,你看杀气含而不露,剑光明净似水,难得的好剑啊好剑。

唐周的师父把剑送给他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

颜淡被剑光晃得眼花,杀气腾腾地支起半边身子,突然眼前一暗,余墨伸手遮着她的眼,低声在耳边道:“睡罢,明日还要赶路。”

他的手指带着一股清凉之气,颜淡心绪平缓,挨在他的膝上慢慢闭上眼。不过半盏茶功夫,她已经意识朦胧,只隐约听见余墨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没发觉么,自从到了魔相,就很容易变得暴躁,连颜淡的脾气都坏了很多……”

颜淡渐渐坠入睡梦,梦中那层层白雾之后,站着一个颀长清华的身影,隐约可以看见这人一袭青衫,袍袖飘逸。只见那人握着一把匕首,在手上割开长长一道口子,血珠顺着他的手腕滴落,每一滴血都化作一只血雕,在苍穹中扑扇着血红的翅膀,突然朝着她这边扑过来!

颜淡一下子惊醒过来,只见余墨正低头看着她,黑眸幽深。他忽然低声道:“你刚才也听到了?”

“听到什么?”颜淡顿时毛骨悚然,往旁边看了看,只见唐周和神霄宫主都醒着,尤其是神霄宫主,不知怎么,神情有些古怪。

“刚才我们都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在耳边说话,可是这里除了风声,就没有别的声音。”余墨语气平淡。

只听神霄宫主缓缓道:“上古神器一共有四件,七曜,楮墨,地止,理尘。”他每说一个神器,便在地上写下一个名字,“这四件神器是盘古开天辟地时候留下的,后来归于天庭九宸帝君所有,但是在仙魔之战中全部遗落。这是一种说法,我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盘古开天的传说自然大家都知道,那么就是在后面我们不知道的部分有蹊跷。”

颜淡想了想,觉得还算有道理,就点了点头。

“九宸帝君有三位,天极紫虚昭圣帝君,东极青离应渊帝君,还有元始长生大帝。若神器真的有四件,那么就有一人会有两件神器,而这样九宸三帝的平衡就被打破了。”神霄宫主语气凝重,“如果只有三件神器,混入了其中的第四件却是什么?”

余墨淡淡道:“如果当真如此,那么三件神器是出自天庭,而第四件便是来自当年仙魔之战被灭族的魔了。楮墨很可能就是魔境的东西。”

神霄宫主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如果这样,是我弄错了。”

颜淡原本正在分神想别的事,突然听到他这句话,顿时觉得一股愤怒从头烧到脚。他们被神霄宫主用计骗到魔相里,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出去,他倒是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打发了。余墨见她这副模样,轻声道:“魔相中很容易心浮气躁,颜淡,你要沉住气。”

颜淡想了想,自己一到魔相,的确是很容易急躁,在外面她说什么都不敢去挑衅神霄宫主,倒是进来以后时常被气昏了头。

神霄宫主看了看泛白的天色,低声道:“楮墨上面的古篆文只说魔由心生,里面的一切都由心生。而这里出现的,都是记忆中有过的东西。我需要靠它想起过去的事情,这是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带进魔相的缘由。”

颜淡闻言,不由问:“你不记得过去的事?”

她第一次看到神霄宫主笑,却是带着几分淡淡悲凉的笑意:“如果可以记起过去的那些事,便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去。”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人们大多愿为对自己毫不在意的人赴汤蹈火,却又对为自己赴汤蹈火的人毫不在意。如今,她已经全然都不想对他在意了。与其奢求一个连她是什么样的人都看不清楚的男子来珍惜自己,还不如就此,慧剑断情丝。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