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人还是待在他适合的位置,才会过得舒服

小中产们向听起来更美妙的生活奋力地踮脚,伸手,就这么够一够,只是没想到这姿势如此难过,悬在半空骑虎难下,而它还将持续下去,其中有人幡然醒悟,听媒体的、听周围人的有什么用,生活终究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1882796_160709035893_2

香港,出入皆围城

文/纳狄

刚刚结束的十一长假,“本港台”循环播出这条:大陆“双非”儿童的家长们,为了孩子能上香港的幼儿园,在新界北部的上水、粉岭一代幼儿园门口,通宵排队领入园申请表,引发北区居民一些恐慌,国庆节只放一天假的香港市民,也请假到园外排队,500份申请表派完后,大量没有领到表格的家长们情绪激动,迟迟不肯离去。

教育署长吴克俭出镜安抚:“今年香港幼儿园有241000个入园名额,实际需要入园的儿童有168000个,名额是足足够的,还望大家不要恐慌。”

实际上呢?港生宝宝家长心目中著名的凤溪幼儿园,10月8日才发表格,3日就有人过境去排队,小板凳上写着宝宝的名字,围着学校大门排了几圈,人人心力交瘁,狼狈不堪。更有妈妈带宝宝排队时,发生了随地大小便事件,登上当地媒体,引得港人吐槽不断。香港家长更提出抗议,要求缩减幼儿园内地生的比例,也有人为躲开愈来愈多的跨境学童,宣布逃离新界北部。

看到这条新闻时,我第一时间想到宋太。2011年十一去香港出差,在从酒店去机场的A11巴士上,遇见怀孕的宋太,大着肚子来做产检,还屯了一箱子奶粉带回北京,上巴士时我帮了她一把,途中就有了一段闲聊。

宋太是白领,先生是公司中层,有车有房,俩人按照这几年流行的定义中产的标准,替自己找到了坐标——家庭年收入30万。宋先生拿着热心媒体列出来的“赴港生子费用清单”,发现存款里拿出个20万,来给孩子一个香港身份是足足够的——那时候,港府还未发禁令,宋太申请到了床位,为了省点钱,在深圳找了月子会所。

赴港生子,令她中产阶级的标签更加浓重,宋先生和公司里的高层们也更密切了,他们热烈地讨论着孩子未来在香港的相聚。宋太说起这些时脸上都有了神采,不那么疲惫。飞机到北京,分别时我随口说了一句回乡证虽然麻烦,但和香港身份相比还是值得的,宋太睁大眼睛问,什么是回乡证?

像宋太这样把赴港生子这件事想得太简单的人不在少数。她的孩子今年也快满两岁,宋家很快要做这样的决定,是从现在起住到深圳,让宝宝开始就做跨境学童,还是在北京交一笔又一笔高昂的国际学校费用,到了中学再拼命托关系、交钱让他回到公立中学读书?对宋太这个怀了孕还拎着一箱子奶粉搭城巴的小中产来说,这个题目太难有答案。

有多少人会怀着复杂的心情,追怀自己做下决定的那个被外部因素裹挟的瞬间?那些被莫名其妙的潮流、媒体的吹风推着走到这一步的,也怅然若失。

想当年,账户里有个四五十万,收入稳定,逍遥自在按照合理的架构理着那点小财,供着房子和车子,每年都飞去欧洲、非洲、北美度假,看到人家的townhouse、大草坪也觉得离自己不远,“给孩子一个更好的身份”,“离中国内地最近的公平教育机会,最好的医疗体系”,“就当送给他一本138个国家免签的护照”,这些话给宋氏夫妇们安稳的生活带来了新的奔头,这希望达成后,他们喜爱的光环也将更加闪耀——即便财富没有巨富阶层那么多,但我们的孩子可能就没有那么大的差距——有多少人是这样想的?

不是没有人后悔。《南方周末》在今年5月,采访了一位费尽周折想放弃香港身份回到内地的梁妈妈,她最后几乎成了转换身份的指南,在转去台湾籍、东南亚某国国籍再转回国内等各种光明正大途径都无济于事时,她发现中国籍可以说是最难加入的国籍,似乎只能走灰色地带,以一个不存在的二胎给孩子造一个内地身份证——这违背了梁妈妈当初赴港生子的初衷,为孩子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生存环境。

香港入境事务处处长陈国基在接受采访时,特意强调这个问题。他指出,有内地父母来港产子后,发现子女没有内地户口,在内地升学及接受医疗服务有困难,到入境处要求取消子女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想返内地做内地人”,陈国基强调在港出生的人,港人身份永远持有,“没任何条件可以取消”,内地父母来这边生孩子。“真的要三思”。

三思只能留给后人。据统计到2013年,有近20万内地家庭的港籍宝宝出生,数目由2001年的620名急增至2011年的近4万人,增幅逾50倍。早几年没有爆发的入园排队事件,终于在今年起了头。散落在内地各个城市的港宝妈妈们,正在计算着龙年港宝的数量,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这一年必然是出生大年。

90%以上的家长曾表示他们会带孩子回到内地生活,事实上这些接受调查时的口头决定,被一些家庭改变。当他们回到内地,面对私立幼儿园国际班月均近万元的费用,和公立小学、中学不招收或极少招收港籍学生的现状,必须上国际学校时,中产们这些年鼓鼓囊囊的腰包顿时羞涩起来。家庭的人脉体系与财富数字,在这个时刻决定了孩子们的命运。

陈太和姚太是一个港妈群里的,她们从申请医院到选产后修复中心,再到给孩子准备入园简历,都是一起商量的。不同的是,陈太是地道中产,比上文中的宋太资历深点,财富多点,但逃不脱这个框框。而姚太家大业大,上个世纪末就奔上层社会了。俩人的差距在孩子刚出生的那年不明显,月子会所再贵,也就一个月。但到了入园时节,一切都不一样。

本来陈太觉得北京离香港太远,不想搬家,就带孩子回来了。可她仔细算了办回乡证每次举家去香港的费用,再查了北京幼儿园的费用,就有点犹豫了。“我一直关注私立幼儿园,双语里比较中等的伊顿、牛津一个月都得5000块,餐费、校车另算。比较高端的IVY和金宝一年都在10万以上了,乐成去年是2万美金一年,还有些其他的杂费。”陈太想,老公的收入应付这些也还ok,就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一万块以下的东西不看价钱就买了。

但又细想了下,在北京上幼儿园到小学阶段再回香港,面试到优质小学可能性非常小。两地幼儿教育差异很大,语言是问题,思维方式更是,小学面试里还有不少与香港常识相关的,不熟悉的孩子根本答不上来。况且留下来好的公立学校进不去,国际学校的学费又够陈家喝一壶的。

再者,姚太提醒陈太,“你忘了当初是为什么把孩子生在香港?医疗和教育。现在这两样你占着哪一样了?如果这样算,你还不如把生孩子的钱花在送礼上,也能保证他在国内上最好的学校。”

一番话说下来,陈太决定去深圳,租个房子,加入跨境上学的大军。好在香港幼儿园学费不贵,全日制4000港币左右,还有政府发的学券可以抵用,但前期必须经过前文所说的排序派号和面试。

2岁的宝宝,要经历陌生老师的提问,大哭扭捏的,多半会淘汰,陈太还得为他准备简历,说到这里她哭笑不得:“还有一些学校的面试是粤语,这就是变相地不想要内地孩子。”

姚太没那么大压力,“舍得花钱,就没那么辛苦”。姚家为了这第二个孩子半山买了套屋,请了菲佣。姚太说:“上水,粉岭?那还是香港吗?我还不如回北京上乐成呢。既然来香港,就要上好的。”

姚太家的老大在北京上学时,就是指哪儿上哪儿,可她厌烦了要给老师送礼的不良习俗,她希望让第二个孩子获得香港人强调的不同于内地的公平教育。她未雨绸缪为孩子找好了小提琴私教和粤语老师。

姚太住到香港去之后,陈太和她的联系少了,因为她要忙着给孩子选校车。往返深港两地有一些校车公司,车上有保姆带着孩子过关送到园中。但公司良莠不齐,今年9月,正是向港府呼吁给予校车通关权利的黄菁红女士——跨境学童的家长耳熟能详的名字——的公司的校车出了问题,中间发生调换车辆事件,把若干小朋友兜来兜去,弄得本该中午到家的到下午两点半才到家,有些孩子饿得昏了过去。陈太心惊胆战,赶紧加钱找了个贵点的校车公司。

陈太和姚太一聊天,才知道香港好的小学中学也都是国际学校,像她们这样的“双非”上不了,唯一的方式是买校债。“就类似咱们在北京交借读费,你多买校债,孩子可能就能排上号。姚太已经决定就这样做了,我们现在还没那个实力。虽然说生孩子时十多万拿出来很痛快,坐月子又花了好几万,但是生了之后,哪里止这个数目?这是一场暂时看不到头的投入。我有个朋友去香港是生二胎的,她现在后悔得要死,早知道不如在这边被计划生育罚款,还没这么多事儿。”

令陈太最难过的是与家人的分离。原本她和先生过得多逍遥,哪里想到才两年多的工夫,就沦落到这般田地,“姚太周末常带着孩子飞回去和家人团聚,她大儿子住校,也是周末才回家,和她在北京时没什么差别——唉,说来说去还是钱的事儿。”

人还是待在他适合的位置,才会过得舒服。小中产们向听起来更美妙的生活奋力地踮脚,伸手,就这么够一够,只是没想到这姿势如此难过,悬在半空骑虎难下,而它还将持续下去,其中有人幡然醒悟,听媒体的、听周围人的有什么用,生活终究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跑去香港、美国生孩子的伪中产,不要太累啊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