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中国临倒企业生存实录,这个公司确实要完了

少林修女新作。修女现在做手机行业,牌子叫做“节操”,对,你没有看错,名字非常不忍直视。如今行情不好濒临倒闭……

12995035142806

中国临倒企业生存实录

文/少林修女(@顾异的)

在小米公司推出红米799之后,我们单位和深圳许多杂牌搞机企业一样,变成了一个全民售后的公司。

因为其他部门都没什么事干了。

在精神及现实的双重冲击下,全体员工迅速进入混吃等死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最闹心的当然是我们老板。

起初徐总还非常积极地开会动员说:虽然说这个行业早晚要完蛋。但是现在你们不要这么消极。红米不支持联通制式。我们跟他们还是有区别的。节操还是可以继续卖的。

一个月后小米推出了799红工米WCDMA版。

开会的时候徐总先是沉默了五分钟。

然后说:好的这个行业完蛋了。但是,小米公司一向走的是先吹牛逼后办事的政策。宣传打的响。产能跟不上。我们手持现货还是可以继续卖的。

大家都没有理他。

我:领导,还是走线下渠道处理库存吧。咱们这种没钱打广告的穷逼企业死定了。及时止损比较重要。雷军就是手机圈里的郭敬明。你斗不过人家的。

徐总:你觉得雷军是做手机的?

我:你觉得郭敬明是作家?

徐总:好的散会。

经历了效益惨淡的半个月后。

徐总:我最近一直在反思啊。我觉得昵,我们公司走不下去的原因不光是手机业的形势不好。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这人品格太高。品格太高的人做生意是拉不下脸忽悠傻逼的。

我:领导,你不是品格太高。是你搞的业务投入太高。你不是拉不下脸。你只是没钱了。

徐总:要不是你说对了我真想把你赶出去。

我:没关系领导。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徐总热泪盈眶道:真的吗?好在哪?

我:随便说说的。

徐总:好想打你。

我:你想太多了。

徐总白了我一眼。

然后抱头说:哎一一呀一一我要破产了。我不想干了。我好想倒闭算了。

我:可以啊。

徐总马上又抬头说:可以个屁啊。我还要想办法啊。不能让我的员工失望啊。真破产了你们这几十号人怎么办。看着自己的公司赔钱破产不觉得难过吗?

我:不觉得。我们又不是股东。

徐总:你给我出去。

在我们继续全体客服了几天后。

领导再次召开了全体会议。

徐总:都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群众陷入了沉默。

徐总:干嘛都不说话啊。别死气沉沉的啊。不管有什么事儿,能说就拿出来说说。做一天工作就要有个工作的样子。

媒介出头道:最近几个广告合作因为咱们赞助太少谈崩了。

徐总:哦。

架构也跟着说:因为没啥宣传嘛。最近网络关键字搜索热度降了不少。

徐总:嗯。

财务:财务方面就,还是亏着。

徐总:……

用研:最近论坛里用户的活跃度也照从前差多了。

徐总忍无可忍道:好了我知道了别说了。你们谁那有好事能说说?

群众再次陷入沉默。

徐总:有没有啊?

集体沉默两分钟后。

售后处处长:徐总,有一个好消息。

徐总马上关切道:嗯说。

处长:因为手机出厂质量监测不能完全没有疏漏嘛,所以以前我们也多少会有一些售后件处理。

徐总:哦。那好消息是什么。

处长:好消息是最近售后间题基本没有了。

徐总:啊,那是好事啊。

处长:主要是因为销量基本没有了。

徐总:……散会。

群众散去后。

徐总叫我:顾异,你去帮我把午饭热一下。在冰箱里。

我:你自己做的?

徐总:能省就省一点嘛。

我:真的假的。怎么穷成这样了。你今天早上不会是坐公交来的吧。

徐总:我又要绐你们发工资又要给办公室交房租。经济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我:不好。

徐总白了我一眼。

然后道:我最近在考虑把我现在住的房子卖了。

我:卖了你住哪。

徐总:市区的卖了,郊区还有一套。

我:哦。

徐总:就是太远了。妈的开车过来要两个小时。

我:那就别卖了。

徐总:不。我今晚就去郊区的房子往返一趟试试看。

第二天早上九点。

徐总到岗。

我:领导早。

徐总:我不行了,我太困了。昨天晚上十点多到家。今天早上六点就起来了。开车两个多小时过来的。操。早上上个班居然要两个小时,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我:我觉得挺好的,领导。公司开到现在,你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收获,过上了另一种生活。

徐总:什么生活。

我:你在深圳过上了北京人的生活。

当天开的会是我迄今为止参加过的唯一一次老板睡着了的会议。

售前售后和软件开发所在的技术办偶尔做做客服偶尔收收保修。

隔壁媒体宣传网站美工所在的艺术办继续无所事事了几天后。

徐总上班穿过他所在的艺术办。

穿过群众进了他的单独办公室。

然后又飞奔出来道:我操。你们现在连装忙碌都不给老子装了吗?为什么都在喝茶嗑瓜子啊。

群众:没有事做啊。

徐总:真就什么推广都不做了啊?媒介,上次联系的公关公司呢?

媒介:联系了。

徐总:怎么说的啊?

媒介:宣传投放方案确认过了。

徐总:方案过了怎么不做啊?这不是有事做吗!

媒介:广告费二十万。

徐总:哦。

然后慢慢退回办公室道:你。你们慢慢喝吧……

随后自己也端个茶杯出来走到前台。

此时我作为无所事事的测试科科员。

已被调任为代理前台。

徐总注视着气氛萧索三两成群喝茶嗑瓜子的群众。

突然伤感道:我恨雷军。

我:怎么了?

徐总:人家开的明明是个创业公司。结果活活被小米挤兑成了国企。

消沉了几天后。

有天中午午休,徐总突然目视远方道:我跟你说啊,我现在啊,有点想开了。我发现我跟以前真是不一样了。你有没有发现我变了很多。

我:有。变穷了。变抠了。

徐总白了我一眼。

然后说:不。我是说心态。我现在性格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特别心高气傲的一个人,现在慢慢平和多了,也能接受自己了。这事做到现在,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的。经历了这些纠结,我重新认识了我自己。真的很难得。

我:挺好的。但是千万别往外说。被你那帮大佬朋友听到了,肯定得笑话你一一“这傻逼文艺青年,创业失败了在那自我安慰呢”。

徐总:我抽你你信不信啊。

我:不是特别信啊。

徐总:我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打击我。一个比一个不靠谱。还是我隔壁软件那帮兄弟好,特别实在。你看你们这帮人,全在这儿闲着等死。人家都在那做开发昵,现在就剩这帮人还在干实事了。

然后说:我要去隔壁看看我的软件售后同志们。我觉得他们特别好,他们就是我支撑的动力。我觉得有他们在一天,咱们节操手机就不会完。真的。咱们公司就不会完。

然后去了隔壁。

徐总亲切慰间道:售后忙不忙呀?就小杨一个人管维修吗?

售后处处长:嗯。

徐总进仓库间:小杨人昵?

小杨:徐总我在桌子底下呢。

徐总:你,你钻桌子底下干嘛?

小杨把脑袋从桌子腿之间伸出来道:退这个手机的用户反映说,这台机器一到光线暗的地方就拍不了照。

徐总:那你为啥要钻桌子底下啊?

小杨:我找不到暗的地方呀,我看就桌子下面比较暗,我钻桌子底下试试啊。

徐总跟桌子腿间的小杨对视了十秒左右。

然后缓缓把仓库灯关掉。

我们在漆黑的仓库里沉默半晌。

徐总:杨工,你看这样行不?

徐总痛苦地走出仓库。

售后处处长刚接到某客户电话。

正要转交给软件科头目何工。

处长:何师傅,你来接一下这个电话。有人提改进意见。

何工过来接起电话:你好。

用户:工程师你好,我有个意见要提啊,你们这个手机震动太小了,我每天早上定闹钟都震不醒。能不能解决啊?

何工:能。你别睡太死。

徐总走出开发办后沉默良久。

然后说:好的这个公司要完了。

我:人家其实平常很正经的。谁知道你一来成这样。

徐总:你意思是责任全在我呗?

我:也不能说全在你。只能说大部分。

徐总:不行啊。公司快要死掉了大家干活都没积极性啊。你最近是不是很闲?

我:嗯。

徐总:我给你个任务。

我:什么任务?

徐总:一个月内振兴这个公司。

我:好的。我明天不来了。

徐总:不行!

我:干嘛。

徐总:要死一起死。

我:我还不想死。

徐总:给你发工资。

我:那行。

徐总:看来我确实该发展个副业了。

我:什么副业?

徐总:我有个倒腾澳洲牛排的哥们儿。这两天正联系着。我打算去给他卖肉。

我:为啥呢?

徐总:我要打工养公司啊。你们继续在这儿做机,我去卖肉赚钱养家。

我: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在人品上徐总你确实是个好领导。

徐总:什么叫人品上是好领导,嫌我不会赚钱直说!

我:你不会赚钱。

徐总:滚。你说以后我们公司改名叫深圳市卖肉做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如何?

我:你以后改名叫徐弃疗如何?

徐总:太讨厌了。当初又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也没法拉别人来投资。只能可着我自己的钱烧。我只能再想想办法。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啊。现在破产掉几百万就没有了。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

徐总:有什么不明白!

我:领导,我浑身上下就二十。你觉得我理解得了你几百万的忧伤?

徐总:去死。

我:要死一起死。

徐总:你们这种消极等死的状态实在太操蛋了。

我:领导不也一样。

徐总:放屁。现在只有我还在为节操机的未来奋斗着。

我:你干嘛了?

徐总:我前天去烧香了。

这个公司确实要完了。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搞笑的罢,笑死了…

    (3)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