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虐心穿越小说:白发皇妃(三)

一个穿越千年的异世奇女子,当满头乌发化作雪色银丝,被指为祸国妖孽,逼入绝境,她是低头认命,还是绝地反击,从此绽放一身耀世光芒……莫言殇作品,白发皇妃,全文加番外,虐到心碎。

8c0876d0jw1dtn70x796dj

红颜白发痛千般 第六十八章

猎场与行宫之间的空阔场地,众人在激烈讨论着离王与卫国大将军此刻必然十分勇猛,必定已捕获多少多少凶猛的猎物,更有甚者,竟私下里打起赌来,赌他们二人谁胜谁负?

漫夭双眉微蹙,眼睛忽然莫名的跳了起来,心里渐渐感到不安。她抬头看了看变得阴郁的天空,他们进去有半个多时辰了,为何还不见出来?

天际浮云拢聚,渐渐发鸟,似有暴雨之兆。

临天皇坐了一会儿,忽觉胸闷头晕,休力有些不支。这是最近一段时日常有的事,御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连妃见他脸色不好,连忙贴上去,问道:“陛下可是累了?臣妾扶您回行宫休息吧?”

临天皇想了想,对启云帝歉意道:“朕先失陪了!”

启云帝儒雅笑道:“临天皇请随意!!”

临天皇又对向统领吩咐道:“无忧回来,让他来见朕。”说罢扶着连妃的手,朝行宫而去,一路上闷咳了几声。

漫夭与众人一同行了恭送之礼,正欲落座,眼光扫及之处,惊见太子盯着临天皇的目光有着一闪而逝的阴狠和狰狞,继而他又望了眼猎场的方向再与身边的痕香对视一眼,似有隐隐期待和即将得逞的暗喜。漫夭心中一惊,愈发的坐立不安,恰逢此时九皇子从猎场归来。

九皇子手中拎了一只白色的小野兔,很漂亮,他一下马就冲着漫夭跑了过来,笑嘻嘻地献宝,“璃月,你看,我抓了一只活兔子,很好看吧,是特意送给你的。”他纯猝是进去玩的,一个多时辰,就为了抓一只活兔子,时于狩猎,他兴趣不大。说完话四处看了看,没见着宗政无忧,便问道:“我七哥呢?!”

漫夭接过他手中的兔子,毛茸茸的,十分可爱,只可惜她此刻半点心思也无。见他问起,便应道:“离王和将军进了猎场。”

九皇子“咦”了一声,很是新奇道:“七哥说对狩猎没兴趣啊,他怎么会进了猎场呢?”

漫夭心中咯噔一下,回想之前的情形,是太子先提出让宗政无忧和博筹比狩猎,继而曲解她话中之意,似有故意激宗政无忧之嫌,难道,猎场里有古怪?她霍得一下站起身,九皇子也起了疑心,正想问点什么,忽然听启云帝笑了起来,说道:“看你们玩得挺痛快,连朕都想进去一试。唉,可惜临天皇身体不适,不能与朕同行。不如,皇妹你代朕去猎个一只半只的回来,也好弥补下朕的缺憾,可好?”

漫夭微愣,骑马和射猎,她在启云国练习过,但技术只能算是很一般,皇兄这会儿提出让她进猎场,究竟是何用意?也罢,她正好想进猎场去看看宗政无忧和傅筹二人,希望他们都没事才好。

她站起身,放下手中的兔子,还未答话,太子已然笑道:“原来公主也会骑马射猎?本太子还真想见识见识公主的马上英姿,只不过,进了猎场毕竟是有些危险,公主金技玉叶,可不能有个闪失……香儿,你就代本太子陪公主一同去,也好保护公主的安危。”

痕香立刻起身应道:“是!妾身定会尽心尽力保护好公主,请太子放心,也请启云帝放宽心。公主,请。”

痕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边两匹马已经牵了过来。漫夭心中冷笑,却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口气不软不硬,道:“劳太子费心,容乐就是进去转转,很快便会回来,虽然容乐武艺不精,但保护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就不麻烦香夫人了。”

太子微微一愣,没想到这样的情形下,她会拒绝,且言辞犀利,指他若非要安排痕香跟着她就是看不起她。太子眸光一闪,笑道:“公主此言差矣!本太子自然知道公主武艺不凡,但公主身份尊贵,又身系两国和平大任,非同儿戏,自然要有人照应才好。启云帝以为如何?”

启云帝面色和蔼,他走过来抚着漫夭的肩,漫夭直觉想躲开,但又碍于周围的人看出她们之间的隔阂,只得由着他。启云帝笑了笑,几分宠溺几分关怀的语气,说道:“太子说得有理,皇妹就领了太子的好意吧。射猎只是个乐子,万一没猎到也无妨,但皇妹一定要注意安全。”他的手忽然使了力,眼中暗光一闪,似是在下定了某种决心。

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要痕香跟着她,一点拒绝的机会都不给她。漫夭面上浅浅笑着,眸中却并无笑意,只有无边的讽刺,道:“皇兄请放心,臣妹定会平安归来,不叫皇兄失望。”她将失望二字,说得极重。寻了一匹马,翻身骑了上去。正待挥鞭,却被九皇子拉住。

九皇子转身去拦住痕香的马,别有意味地笑道:“正如太子说的,璃月的安危关系两国和平,那么,太子让香大人随行保护璃月的安危,不太合适吧?她们两个弱女子,万一碰到凶猛的野兽,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而且,我也没听说过香夫人会武功啊,奇怪了,难道青楼修习的技艺还包括武功这一项吗?”

九皇子别有意味的一席话,太子和痕香的面色皆是微微变了一变。痕香出身青楼,大家伙都知道,一个青楼女子若有高强的武艺,不得不令人怀疑。痕香很快便恢复过来,她不答九皇子问的几个问题,只是半掩着嘴,轻轻一笑,便转移了一众人的注意力,只听她道:“九皇子很紧张公主呢。若实在是不放心,那就一起去吧。”

九皇子轻哼了一声,道:“去,本皇子自然是要去的,只是不想跟你同路。璃月,我们走。”说完不再理她,翻身上了马,与漫夭时视一眼,齐齐奔向猎场。

进了猎场,直奔密林深处,走了不一会儿,便发现跟着宗政无忧的一队御林军竟然昏倒在地,漫夭皱眉,与九皇子皆是心头一跳。

地上的马蹄印已经浅淡了许多,他们依照感觉往前走,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才找到被破坏的围栏处。

“璃月,你说……七哥不会有事吧?”九皇子忧心忡忡。他一直觉得七哥的武功那么厉害,应该没人能伤得了他,但心里仍不免担心,偏凑巧今日冷炎被派出去办事了,也没个人跟在他身边。京城里的局势微妙而紧张,如果此时有个闪失,怕是不妙。

漫夭抿了抿唇,掩下心头的恐慌,坚定道:“不会有事,一定不会。”

乌云遮日,天空黑压压的一片。

猎场之外的悬崖边,地上杂木横积,秋风猎猎,撩动村枝拍打哗哗作响。

宗政无忧目光赤猛如电,紧紧盯住傅筹,这是他多年来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对手。从北夷国的一战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人非常不简单。如果此人只专注于巩固手中的权势,没有颠覆皇权的野心,不设计娶他心爱的女子,三番四次的利用伤害,那他也许永远都不会去管他到底要干什么,也不会怀疑他的身份。

傅筹死死看住对方再度拉开如满月的弓弦,那弦上三支闪烁着寒芒随时会夺人性命的利箭与他的遥遥相对。而他们二人正中间的距离,那杂草丛生的地面,十二支折断了箭头的白羽箭杂乱的躺在那里。

这,已是第三个回合。

他们总能准确无误地击落对方疾驰而来的利箭,双方同等的无与伦比的力道使得半空相撞的箭头双双被折断,两人再迅速搭上另三支箭,张弦开弓,蓄势待发。

博筹纵横疆场多年,遇到的对手无数,千军万马当前他也没有过此刻这般的全神贯注。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绷紧,提醒着他对手的可怕。

他曾经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大狂傲,嚣张跋扈,绮仗的是帝王的溺爱,他曾对此嗤之以鼻。直到这一年来的多方试探,从宗政无忧的退敌计谋,到成亲那日现身的修罗七煞,再到这一年里的行事计划处处受到牵制,他终于明白这个他本来要放在最后对付的仇人,其实是他复仇大业上的最大的障碍,要想完成多年的夙愿,必先取其性命。但他答应了她,不利用她来伤害这个人,所以,他要堂堂正正的和他对决!取消了原定的部署。

高手对峙,比的是耐力,等的是对方分神的一刹那。

傅筹忽然笑道:“云贵妃的儿子,也不过如此。”

宗政无忧眼神冰冷锐利,嘴角嘲弄道:“想不到僖皇后的儿子,竟然真是他的种!不过,是又如何?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的人,本王还是早早送你下阴曹地府。”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