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北京实习之负能量:没有钱,你就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没有谁愿意忍受污染的空气,拥挤的地铁,高到离谱的房价。可是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些不甘和不服裹挟着我们前进,让我们“烂也要烂在这,死也要死在这”。

King-for-a-Day-9701

实习心得之负能量分享

文/费凡

还在北京的时候就筹划要动笔写点东西了,毕竟在一个城市待了半年的时间,这是之前不曾有过的。从央视到凤凰,从海淀到望京,走过北京的街道,欣赏北京的夜景……北京,从一个概念化的符号逐渐走向真实,进而演化成脑中的种种思绪。

1、这世界,没有钱你就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在学校生活,根本体会不出经济的压力会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北京,这个繁华的城市。随着人流走出繁华的景区,街边是灯红酒绿,动辄就是令人咋舌的高消费。每次走过房地产中介,看看外面的展牌,上面是你努力多少年都未必能企及的数字。

然而这些繁华是他们的,回到北京西站旁边的住处,周围是背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眼神里充满着希望的年轻人,凌晨时分裹紧衣服依偎在街角的乞丐……经济实力,让这个城市成为一些人的天堂,而因为同样的原因,他成为了一些人的地狱。

城市,他负责提供美好的幻想,并把这一切活色生香的摆在你眼前。可对于那些买不起入场券的人,你只能看着他声色犬马。在北京的时候,我经常想起石小猛,还有那些曾经跟我一起笑称石小猛就是我们未来写照的兄弟。

石小猛作为一个虚拟的角色,用自己的语言给这个城市的人做了最真实的总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你就一辈子直不起腰来,走在路上就永远有人拿手指头戳你的脊梁骨。”这个城市只有两种人,高高在上的成功的富人,和永远嫉妒那些富人的穷人。这个城市是前者的,留给后者的只有苟且生活的罅隙。

因为没有钱,你只能住在最便宜的隔断或是租一个安身的床位;因为没有钱,你只能吃最便宜的盒饭,偶尔下一次馆子也是花生米就着最廉价的啤酒;因为没有钱你必须跟周围冰冷的合租者据理力争斤斤计较;因为没有钱,你必须调整活动和出席计划只为了在走之前多上几天班,凑足那200块的饭补;因为没有钱,那些高端大气的商圈永远不会属于你,只能在中奖的时候,走近那些繁华而陌生的地方看一场免费电影。

我也曾经听过那些“没钱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幸福”的鸡汤,但是你到这个城市看看,看看那些繁华,看看那些美好,然后再回来告诉我,你可以关上门坐在自己连转身都困难的出租屋里,去感受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太难了!让我去相信能在穷苦的环境中收获幸福的概率,我宁可把这些时间拿出来多赚一点钱。

谁不曾相信努力的力量,但是要知道经济实力是会影响一个人的思维的,而思维方式会让无数机会与你失之交臂;要知道,要赚一大笔钱的前提是要有一大笔钱,在这个城市有谁会愿意给你这个入场券?

一切,不是说我努力了就可以这么简单。但是这又能责备谁呢?我们面临的是我们无法选择也无法抱怨的开局,所以万千观众只有得出跟石小猛一样的答案——我只能妥协!

这里是北京,那个北京,他们的北京,会是我的北京吗?身处象牙塔内,我们还相信有一手好牌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打好一手烂牌。可是离开校园的庇护,走进这个城市,才发现,这场牌局或许你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有。

2、这也只是份工作罢了

实习报告会上,大家也谈各个媒体新闻的专业主义,不过回归常识想一想就能知道,哪有那么多为理想而战的斗士。为了某个理想或精神而工作,要么活的很牛逼,要么活的很凄惨。很不幸,大部分人的结局往往是后者。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不专业,因为专业是可以通过利益塑造出来的。一次选题会议上,主任提到有一个对象不能采访,因为他是带着某种利益目的在接近媒体,而记者是没有利益目的的。组里最牛掰的调查记者说了一句话我至今印象深刻:“我们也有目的啊,我们的目的是完成工作量,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拿A(就是可以评奖然后拿奖金的片子啦)。”

是啊,记者也是一个赚钱养家的人,每天高喊着新闻专业主页是变不出桌上的饭菜的。当采访花费超过预算需要自己贴的时候,你还能指望他们不去抱怨?当做出来一组片子审不过被毙掉,之前的工作全部泡汤的时候,你能指望他们不骂后期?当你饿着肚子去采访社区新闻,周围还有老大爷喋喋不休的说着跟这次主题毫无关系的琐事的时候,你还能指望他们不搪塞大爷两句然后赶快走开?

我想起上学期上课的时候,我提出的一个观点:很多仗义执言很有专业精神的公众人物,受到我们的大力赞扬,那是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即使这样的正义直言会造成什么影响,也不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

而那些底层的记者们呢,或许正是多说的一句话,长久的工作全部化为泡影,这部分损失没有人会给他弥补,他们会不得不使用那个已经摔得稀烂的手机,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一个更便宜的空调扇,不得不在没有空调的闷热的房间里,思考下个月的工作计划。

是,那些大V秉持了正义名利双收,那些可怜的记者却只能被人唾弃……这决不是危言所听,即使在国家级的媒体,压一条片子也太容易了。新闻性的判断只是初步选择,背后有复杂的多的利益斗争,决定着新闻的播出与否。

所以很多时候面对臭脸的服务人员我也保持理解,那不过是份工作罢了;我也不会想到去投诉他们,因为如果有一天我处在那个位置,肯定也会说同样的话: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

正能量既不能让你填饱肚子,更不可能让你消除疲劳。所以正能量女士在熬夜加班与灾区人民共度难关之后,感慨专业精神和满满的感动,而我在连续几天的义务夜班之后,却只想对着单位和这突如其来的“大事件”说五个字——我操你妈逼。

反应力和大局观既不能给你带来广告收入,更不可能变成你的奖金。所以当我在洗手间听到有人在暗自庆幸“什么波士顿爆炸根本没人看嘛,不过还好这一地震,收视率全都回来了。”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冲水,走人。

这里是北京,是我们工作的地方。这里有关生活,有关幸福;这里无关主义,更无关梦想。

3、你远没有强大到可以凭兴趣找工作

说到底,对于工作的选择标准其实很简单,就只有两条:一、我现在能赚多少钱,二、我今后有可能赚到多少钱。当然,在面对面试官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把后者用“我更关心自己未来的发展空间”来代替。

我还记得又一次中良哥在跟我吃饭的时候痛述革命家史,说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做过大学生基本能涉足的所有兼职,打电话推销保险打到要崩溃。最重要的是最后的总结“在这个社会,我们大部分人远没有强大到可以凭借兴趣来找工作。”很简单,想想就业环境,想想生活成本,你还有可能为了一个念头而放弃一个好工作吗?

在北京的后三个月,我无时不刻不在为没能去腾讯而耿耿于怀,当然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待遇的差别。某天某位问我说“难道你是因为钱才想去腾讯的吗?”我坦诚的回答“不全是,但是这个理由很重要,起码占到50%以上”,然后他就没理我了……

最后来说点有用的,不要完全让新行业的美好前景蒙蔽了双眼。如果你想从事内容生产方面的工作,最好还是去传统媒体,长久积累下来的家业,不会在一夜之间就被新媒体的东风所吹的摧枯拉朽的。当然了,根据我们几位在北京实习的屌丝们的一致结论——做内容生产,只能永远一辈子屌丝。在无比美好的互联网行业,这句话尤其适用。

另一个观点是在跟搜狐的同学交流后得出的,如果要涉足互联网的话,一定要选择一个高起点。要知道在谷歌,搜索的工作只占到整个公司的3%,但是它却提供了90%以上的收入,正是这种结构才能保证他有持续的创新。国内也是一样,只有那些家大业大的企业,才能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和创新环境,这样的公司有几家,不用说也能数出来吧。

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把什么专业性作为选择标准之一进行参考,那就当我之前什么都没说。当然,慧眼识珠找到一个很有发展的公司投身进去,一番打拼之后成为原始股东安享晚年听起来更加美好,但是对于我等肉眼凡胎,还是不要冒险为妙。

这里是北京,你要相信有梦想远没有能盈利可靠,做对事远没有跟对人重要。

4、回不去的!你拿什么跟这个城市抗衡?

电视剧里,沈冰跟石小猛说,实在不行我们就回老家嘛,老家也挺好的。有一段时间,逃离北上广的言论也甚嚣尘上,真的能逃离大城市吗?石小猛做了回答,我们回不去的!

抛开飘渺的虚荣心不谈,大城市里有着二三线城市永远无法给的东西,那就是见识。你从小山村奋斗出来,努力又有才华,但是大城市里的东西没见过没体验过是装不出来的。另一个东西是机会,越是小的城市,人情关系的力量就越发强大,对于我们这些一无所有的人,大城市或许才是唯一的希望。(这个观点罗胖子讲的挺透彻的,我就不码了: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k0MDU3NzIw.html)

没有谁愿意忍受污染的空气,拥挤的地铁,高到离谱的房价。可是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些不甘和不服裹挟着我们前进,让我们“烂也要烂在这,死也要死在这”。

这里是北京,我生活了半年的北京。我在这里欢笑,因为这里繁华而美好;我在这里哭泣,因为这里的繁华和美好并不属于我。可是那又能怎样,我们无法与城市抗衡,更无法与城市讨价还价。因为城市永远年轻,而我们终将老去……(来源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作者2年后,再来看自己的文章,相信会别有体会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