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一位风华绝代美人的陨落

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天生丽质”这个词,那份天资,好得太过明显,即便岁月也难以夺去。

4929446383806098074

明星的陨落

文/徐行徐

这次聚会上,我再次见到她,她已经老年痴呆了。

然而,那高挑的身段仍与少时无异,脸也竟然没老。我不禁想起那句老话:“脸上的骨骼生得好,就经老。”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天生丽质”这个词,那份天资,好得太过明显,即便岁月也难以夺去。

她拎着一袋夏威夷果,对每个人说:“这是我专门托人从美国买的,好吃,个头大,你尝一颗。我剥给你。”那股单纯、热情地劲儿还是跟往日一样。但很快,隐蔽着的异状便显现出来,她不断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于是再说一遍,再一遍。她的记忆似乎只能维持短暂的半分钟。

不过,当一个孩子坐到钢琴边开始练琴时,奇迹般的一幕发生了:她停下不断重复的关于夏威夷果的对白,从容地走到舞池里,随着音乐极为随性地跳起舞来。舞是跳得那样的好,舞姿是那样潇洒、灵巧,完全不像一位60岁的老人。刚才对话时那种笨拙、机械和不正常完全消失了。那种派头,那种风采,仿佛回到当年……

她年轻时候,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甚至一度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据说,现在大家数得出名字的几位天王歌后,都曾是她台下的歌迷。她与我其实是同辈人,但年龄足足差了三十三岁。全因我的祖上算是一个大家族,支脉庞杂;到我家这支,由于数代人都恰巧晚婚晚育,导致我在亲戚间辈分很大。

大人们往往是在看电视时谈起她的:“小莉当年在某某地演出时,某某某常去听呢。”然后不忘叹一句:小莉真是可惜了……

至于“小莉”可惜在哪里,大人们总是不愿与我们小孩子细说,这逐渐成为一桩疑案悬在我心头。由于堂姐远居京城,我对她的唯一了解,来自五岁时的一条样式新颖的英国裙子,那是她寄来的生日贺礼。灰色纯棉布料,回想起来,在那样一个时兴把孩子妆点得五颜六色、一团孩子气的90年代,这样素雅的颜色实在算引人瞩目了。

家里有她一张黑白照片。她的美是明艳照人的那种,母亲说,真人比照片还美,因为照片迷失了她许多重要的特质:“她的皮肤,雪白雪白、透亮透亮,黑白照是看不出来的。大高个儿、一双长腿,无论穿多普通的衣服,都那么挺拔洋气,走在街上,没人不侧目。但她最美的还是那一双眼睛,顾盼生辉,眼珠的颜色很独特,比一般人浅。在我们那个年代,没有染发剂,可是她的睫毛、头发一概微微发黄,不是那种营养不良的黄,是好看的浅棕栗色,并且带天然的卷。”母亲说,她唯一的瑕疵在于鼻子,过于窄小了些,显得福薄。

我十二岁那年,预备去北京参加一个夏令营,堂姐听闻后热情地邀我去她家住。临行前妈妈把我拉到身边:“你很久没有见小莉姐姐了,有些情况你还不知道。她有一只眼睛已经坏了,你看到不要害怕。”

“什么叫坏了?眼睛怎么会坏呢?”我大为惊诧。

“哎,瞎了,是意外造成的……”提起这件事,母亲神情惋惜,我仿佛又想起母亲说“她最美就是一双眼睛”时的样子,难道那时她就已经瞎了么?

“你记住不要盯着看,那会很没有礼貌的。”母亲嘱咐我。

可是我毕竟还是忍不住盯着她的眼睛看了。那只坏了的眼睛的瞳仁,像破碎的玻璃一样微微散开。使得她那双标致好看的凤眼,产生了一种奇异的、让人焦灼的不对称感。

她发觉我盯着看,并不以为忤,温柔地解释:“右边这只眼睛,被手表砸坏了,许多年了。”我暗暗期望看她的相册,又担心触她心事,不料她竟主动地拿出来,“给你看看我从前的样子。”

我已经到了能够欣赏美的年纪。她的美,不止于外表,是在举手投足间。正像一位文人曾说的:那种美貌,是一种爱的表情;拥有它的人没有这个意思,而美貌是这个意思。墙上有一张她跟女儿的合影:她把婴儿抱在怀里,竟也艳光四射,以至于显得怀里的婴儿蠢笨了许多。

我翻着相册,由衷地称赞:“你真美。”

她笑得可甜,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对赞美表现出推脱或谦虚,她完全像孩子般地全盘接受了。她兴致高昂地对我回忆起年轻时候怎样走在路上被星探发觉,怎样在邻里间家喻户晓,怎样第一次出国表演,怎样在纽约街头被帅哥搭讪……我也才12岁,但她并不刻意避忌谈两性、情感话题,完全把我当大人一样平等地对话、聊天,我觉得十分感激。

“小莉直肠直肚的,其实一点没有坏心眼。”我记起大人们的话。

我后来明白他们这样说是觉得她做了错事了。像她这样貌美又富于浪漫精神的人,当年自然追求者无数。在她刚刚展露头角的年代里,据说追求者中,不乏军队首长的少爷。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有军牌的轿车在她家巷口等她。她父母是世俗的人,知道拥有这样一个女儿,是可以攀上高枝的。他们属意她嫁给一位官二代,她却爱上一个穷小子,不顾一切地嫁给他,父母被气出病来。

婚后的最初几年是幸福的。她是一个简单的人,就是喜欢唱歌,就是喜欢跳舞,仿佛天生下来就是负责玩乐的。她年轻英俊的丈夫便陪她唱歌、跳舞。几年过去,她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歌舞者,丈夫却成长得成熟了,有了家庭的责任感,何况也有了孩子。他奋发工作起来,常常出差,无暇陪她玩乐了,两人摩擦日益增多。一次长期出差前,他把娇妻托付给他最好的哥们照顾。

他怎么知道,这位已有家室的哥们早就迷恋上他的妻子了。何况此人有钱有闲,能够天天陪她唱歌、跳舞。他们仿佛真的擦出了爱的火花。她将一纸离婚书寄到海外,伤心的丈夫签下了名字,自此不再回国;新恋人也信誓旦旦要为她离婚。正当他们浓情蜜意、夜夜笙歌时,断送她前程的意外却发生了:她在舞池中跳舞,一块横空飞来的手表正正击中她的眼睛,击碎了她的瞳仁。

那是在舞池边偶然爆发的一场殴斗中意外飞出的手表。上帝选中了这个宠儿,又亲手敲碎了她。

那块表仿佛带走了她此生所有的运气:她失去了那双最美丽的眼睛,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演艺事业;而那位乐于陪她唱歌跳舞的情人,选择弃她而去。

我正恍惚,聚会上的孩子们练完琴了。音乐声一停,她眼里的神采便褪去了。她重新返回她的夏威夷果旁边,仿佛要再次说那段热情的对白了。那天,她穿一件紫罗兰色的开襟式上衣,和一条质感飘逸的白色丝质长裤。

是她自己搭配的,配得真好看。令人惊异,虽然一个人的头脑已经糊涂,可是某些部分却完好无缺地保留了下来。(来源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她们是怎样 在这里发文章的啊

    (0) (0)
  2. 其实吧,偶然中有必然。穷小子丈夫外出打拼,此女子跟该遵守妇道。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