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诡异故事:老北京旧闻往事,堪比鬼吹灯(一)

帝都酒店版鬼吹灯!天涯莲蓬鬼话非常有名的巨高楼大长帖!胆小慎入哦!

1154447155f4d777e6o

兄弟我今年28了 北京人 职业曾经是一名厨师(现在已经不干了 不过不是鬼吓的) 一般大些的酒店 都会有一些闹鬼的段子在员工中传播 但是真假难辨 但是我所说的这几件确实是本人的亲身经历 说出来也想有高人来指点一二 本人文笔不好 写的也慢 愿意看的哥们莫急 我尽快更新 哥们的帖子没别的特点就是保真!

第一次遇到闹鬼的事 那得从我职高2年级说起 上职高的孩子 高2就开始实习了 当时学校是帮着分配的 但是不保证每个人都有名额 所以家里条件还可以的一般都自己找出路 老师都先紧着家里困难的先分配 我们班一帮男生 都挺讲义气的 所以这也是大家的共识 算是潜规则吧

当时老师觉得我家里还可以 就找我谈话 说想叫我自己找实习单位 不要占名额了 我答应了 但是我没急着找 想等看看同学们都分到哪了 我再找关系联系 好能和哥几个还在一起实习 再热闹半年

后来有结果了 一共是3家用人单位 和我关系最好的几个 很巧基本都分到了一个地 那家酒店在北京的三元桥 建筑风格怪异 叫ZL大厦(不说真名了 怕吃官司 住那附近的应该知道是哪家酒店了) 于是我赶紧联系家人 也要去那实习 很巧 我的一个亲戚在那承包了个夜总会 手下的一个妈咪是那酒店的副总的老婆 于是他答应我把我弄进去

事情比较顺利 老师通知了我们报道的日期 报道的前一天 我怕我不认识找不到 就和我妈提前去了一次认了认路 找到那酒店 记好了怎么走 然后坐车回家 当汽车盘桥的时候我向桥下看了那酒店一眼 好象一个坟!主楼就象个墓碑 围着它的立交桥就象是坟圈……

第2天 哥几个全都来到酒店员工通道 等着老大来领人 等了有10分钟 老大来了 我一看 擦 真TM狠 这位姓李的厨师长身高约1米9 体重目测最少230以上 黑的跟铁塔一般 面目凶恶 哥几个都是初入社会啊 心里着实打怵 李老大走到哥几个身前 没多余的话 只说了句跟着我走 就进去了

我在哥几个里岁数最大 人缘还好 大家有什么事都听我一句 我看了看哥几个 说进去吧 当时看大家那样 就跟做鸡的第一次接客是的 但是大家进去的时候谁也没想到 这里可怕的并非眼前的这个黑汉……

我们进去之后 李哥带着我们领了工作服 发了更衣柜的钥匙 就领我们来到了厨房

到了门口 就要分配岗位了 李哥站那挨个端详我们几个人 我们一共7个 头5个都分完了 就剩下我和一个姓胡的哥们了(以后我就称呼他老胡了 还一个小胡 他们也是当事人 小胡还差点把命搭上 此乃后话)

李哥走到我和老胡跟前 拍了拍我俩肩膀 说:哥俩够壮的啊 我赶紧说:虚胖 其实我是怕他给我俩分个苦差事 李哥说别废话 跟我上楼 我们跟着他来到了3楼 一出电梯我就傻了 眼前是个大厨房 太大了 得有一般酒店厨房6个大 但是黑着灯 一个人没有 我心里直嘀咕 这是什么地方啊

老李领我俩走进一间小办公室 里面坐着几个人 老李给我们介绍了下 其中一个小白脸的姓姚 是俺们未来的主管 老李介绍完就闪了 剩下我俩在那傻站着 姚哥人不错 虽然象笑面虎 脸又白的象死鬼 但是还算和蔼

他和我们说 这和楼下不一样 楼下是零点的厨房 三楼是走大型宴会的 平时呢没什么事 我们就负责进货 开单子 配宴会单子的菜什么的 算加工间和宴会厨房的合体吧 忙的时候很忙 闲了也很闲 比较自由 哥俩好好干 多给你们几天休息可以 我跟老胡一听还挺高兴

这么一天就过去了 很平静 第2天正式工作了 一上午活不少 累的半死 到了中午 可以有4个小时午睡时间 我们坐电梯 来到了宿舍——酒店顶层27楼!

我一出电梯 又疑惑了 酒店的顶楼那都是客房啊 怎么会给员工做宿舍呢 这家酒店真TM的怪 顶楼是宿舍 大型厨房平时空着 这不神经病吗 进了宿舍 到还整洁 有睡的 有聊的 有打牌的 我找了个空床躺了下去 一会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隐约的就听边上有两个人在聊天 好象在说什么 又闹了 住院了 什么的话 我一看 边上一张床坐了两个酒吧的少爷 在那砍蛋B呢 听那话茬象是说哪块闹鬼!

我来兴致了 就问他们:大哥 你们说的是咱这闹吗?

俩人看我一眼 说:你新来的吧 是咱这 就昨天的事 昨天半夜26层的一个服务员打水遇到鬼了 吓晕了被开水烫坏了 送医院了 我就问详细是怎么回事

一个少爷和我说:咱们这啊闹鬼 闹的凶的主要是26楼 3楼 1楼还有B2 所以26层腾空了 27也受连累最后改宿舍了 昨天那姑娘去26楼把口的水房打开水 说是脚被人抓住了 开了灯一看却没人 但是还是感觉被抓着 走不了 一下晕那了 具体的我们也是听客房的人传的

当时我没细听那姑娘怎么着 脑子里就想着一件事:CTM 老子就在3楼上班!

到了5点 该上班了 按说我应该在3楼办公室值班 正好老胡有点事还先走了 就我一人 我害怕啊 把门一锁 下到2楼找那哥几个去了

到了2楼 大家都在忙着 我看着也不合适 就走到门口的休息区 坐那发呆 这个时候一个老员工过来抽烟 坐在了我边上 这哥们姓刘 长的很白 但是很诡异的是长了一张耗子脸 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鼠妹 他人很好 很和蔼那种 坐我边上问我:兄弟 抽颗? 我赶紧接过来 给他点上了烟 和他说:刘哥 问你个事 咱这是闹鬼吗?

刘哥低头看着股票机 头都没抬 跟我说:你刚来就听说啦 谁跟你说的啊 我说酒吧俩少爷刚聊来的 刘哥 抽了口 跟我说:没事 别听他们蛋B 是闹 不过没什么可怕的 你一小孩没亏心事怕啥

我更好奇了 就说:刘哥 你给说说具体的被 杂闹法啊

刘哥说:咱们这啊 据说是风水就不好 以前吧 这附近都是乱葬岗子 但是吧本身过去是城外 有乱葬岗子也没什么 可是挖地基的时候 挖出一个大死人坑 后来盖完了老板请来的先生说这风水有问题 得改 所以在外面沏的水池子 养的鱼 然后按他的图还开了很多门 具体我也不懂 但是营业之后吧 生意一直不好还不说 还死了不少人 还出了不少怪事 最后这两年还开始闹鬼 你看见B2所有更衣室都没门了吗 都是挂的红色的帘子? 那都是请的先生给出的主意 那会闹的可凶了

刘哥接着说 咱们这装修期间吧 就死了俩人 一个包工头 在26楼叫了俩鸡 玩的太HI喝高了 下楼的时候按电梯 结果电梯没上来门就开了 他也没看 一脚就迈进去 掉下去摔死了 还一个是民工 从楼上摔下去了 摔到3楼脚手架上死了(我当时菊花一紧 3楼……)

刘哥看出来我对3楼这个词敏感 安慰我说兄弟没关系的 你8点就下班 你可以早点下来待着 到8点了叫几个哥们跟你上去锁门 再说8点的时候比较安全呢还

我给他又点了根烟 说:您接着说

刘哥说:后来吧 营业了 从营业那年开始 每年死一个 我记得的有一个工程部的 40多岁 在B2贴瓷砖 吐血死了 后来死前没贴完的那片砖死活贴不上去 老总请来先生 抬着乳猪元宝蜡烛去拜祭他 那片砖才能贴上 转年还是工程部一小孩 才20出头 得肠癌死了 他是煤气工 他死之后据说3楼管道间那附近老闹 对 就是你们办公室边上那

后来又死了个美容院的姑娘 脑出血死在岗位上了 她死了之后B2就老闹 据说老有敲门的 开门没人之类的 也不知道真假 反正老板后来叫把门拆了 全换的布帘子大红的 基本上每年死一个

恩 今年是咱们冷菜的主管 就前几个月的事 玩牌输了2000多 扎着没给 管家部的主管王姐挤兑了他几句 他就午休的时候拿了把刀出去抢劫了 跟一女的回了家 冲进去扎了人家20多刀 抢了钱还给王姐然后去自首了 家里托人说保他一命 孙子不干 非得求死 说是活腻歪了 上个月枪毙的

说到这刘哥就进去走单子了 我听了会觉得是挺邪性 不过也不是太可怕 就没那么害怕了 坐那抽了几根烟 一咬牙 自己上了3楼 出了电梯用电梯口的垃圾桶把电梯门挡住 高声唱着歌 把门锁了 又冲回电梯下了楼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我没事的时候也问身边的老人儿 关于闹鬼的事 但是大家说的都基本差不多的那点事 现在想想也是 这种事 爱说的都是没遇到的 遇到了的一般不爱说 毕竟想着也怕

就这么着过了半个月 虽然没那么害怕了 但是还是比较小心 到了5点吃完饭就不上3楼了 在2楼帮帮忙 耗到8点就约一起的哥们一块上去锁门 一直还比较太平 我以为 这半年我是遇不到什么了 遇到也是在3楼 没想到我想错了

出事的那天 正好是个周5 哥几个第2天全都赶上休息 就相约去左家庄的一个串店一醉方休 我下班是8点 那几个同学是10点 我一直等到他们下班 大家杀向了单位澡堂子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吓死我了,看完才知道文中没标点符号!

    (0) (7)
  2. 瞎编,你三叔了,你奶奶还怀着你爸爸?逻辑有问题吧?

    (3) (7)
  3. ,我三叔没出一周便夭折了 但是想到我奶奶当时怀着我爸爸,又带着4个孩子 一般不是叔叔小嘛?怎么还怀着他爸爸?》

    (4)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