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马伯庸惊悚赶尸小说:湘西航班

马伯庸很爱谐音!很爱混搭!祥瑞御免,家宅平安!备注下:阴平道,魏国进攻蜀国的一个重要地点,蜀国失守阴平以后没两天亡国了。

11559541754b6a8a72o

湘西航班

文/马伯庸

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在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有一次我去非洲的某一个小国出差,返回的时候发现航空公司临时取消了我订的那趟航班。我在国内有一个绝不能缺席的会议,只得厚起脸皮缠着航空公司的人,又是威胁又是哀求。他们大概受不了我的软磨硬泡,一个黑人办事员偷偷告诉我,说有一班飞往中国的包机计划在今晚起飞,当地中国大使馆的商务参赞亲自督办。这种包机一般坐不满,如果能拿到商务参赞的许可,说不定可以蹭个位子。

我得了指示,在这个不大的候机楼里转了几圈,还真让我找到了那位商务参赞。他正和一名秘书站在机场门口,似乎在等待什么。我走过去把自己的情况说明,参赞犹豫了一下,问我把护照要了去,转过身交给旁边的助手。助手接过护照以后翻开看了几眼,掏出钢笔在一个笔记本上写写划划,好一阵才把护照还给我,冲参赞点了点头。

我想他们大概在查我的底吧,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是计划外人员。参赞写了张条子给我,说飞机将会在晚上八点起飞,让我不要太早去。然后他握了握我的手低声道:“这是包机,你低调点,少说话,多睡觉。”

我们正说着,从远处开来一辆大巴车。这辆大巴通体黑色,车窗都被帘子遮挡起来,就连驾驶座的挡风玻璃都是单向透视膜。参赞显得有些紧张,挥手让我尽快离开,然后和秘书走了过去。我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那大巴停稳以后,车门滑开,却没人下车。参赞也没上车,只是站在门口往里张望,嘴里还嘟囔些什么。

我在候机楼找了个咖啡厅消磨了两个小时,在差不多差五分钟到八点赶到登机口。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像个山洞。如果不是没有信息屏提示,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我隔着玻璃朝外望去,看到一架国航的747-200C停在登机桥边,里面灯火通明。我觉得很惊讶,因为这个型号的飞机是客货混合型的,这一架的机身侧面还有一个货舱门,说明它平时是做货机用的。这种机型就算改客机,也不过是在货舱里安装了活动座椅的货机,坐着很不舒服,设施又老旧,唯一的好处是比较宽敞。

按道理说,包机回国不会选择这种飞机。但我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种非洲小国,航空公司才不会让新型号来飞。据说在有些邻国,运七和727甚至都还能看得到,跟它们相比,200C已经算是新锐机型了。

我走过登机桥,在舱门处看到一个身材婀娜的中国空姐。她正站在舱门外侧的操作台前,一手拿着香水瓶往身上喷,一边拿着内线电话说:“对,对,都赶上飞机了。”她说着话,忽然看到我站在旁边,“啊”地叫了一声,把话筒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我心想这空姐真是不够稳重,假装没看见,把参赞的纸条递给她。她扫了眼纸条,俯身从地上拿起电话,估计在跟机长汇报吧。她嗯嗯了几声,放下电话,冲我做了一个无奈地手势:“先生,因为您是临时增补的客人,因此只有一个位子可以选择。”

我表示无所谓,只要能按时回国就行。

“那您跟我来吧。”

空姐说完就进了机舱,我听到她转身时低声嘀咕了一句:“这人什么毛病啊。”我虽然有点想投诉她,又怕节外生枝,只好装没听见。

200C的机舱很狭小,空调开得很大,甚至都有点冷。我走在过道,望着前头空姐扭动着屁股,心如止水。

这趟飞机人坐的挺满,但出奇地安静,乘客们都穿着同样的蓝色夹克和黑裤子,头上还扣着个黄色安全帽,一个个睡的东倒西歪。我估计他们可能是哪个援建项目上的工人,从工地干完活没来得及休息,就直接上飞机了。回国如此仓促,说不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空姐走到机尾,兰花指一挑:“先生您就坐这里吧。”我一看,这是倒数第一排,并列就两个座位。靠舷窗的已经有人了,是个大胖子,装束和其他人差不多,不过人醒着,正拿着把剪子修剪鼻毛。他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我才注意到这是张大麻脸,脸上全是黑点,远远望去跟个落满了苍蝇的烧饼,大歪牙,蒜头鼻,还有两道黑粗的眉毛,总之……嗯,不太普通,也不太文艺。

大麻脸倒挺热情,我一坐下他就凑过来搭讪。我不好太怠慢了,便一边扣安全带一边跟他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还交换了名片。这人是湖南怀化的,名字叫刘挖挖,挺怪。据说是一个算命先生给他取的,说他命里土太厚,不挖就全埋进去了——所以他现在跑来非洲挖矿。

刘挖挖摸摸鼻子,一脸享受:“我跟你说,老马,挖矿可是个好营生。黑非洲这地方,一铲子下去,噗噜噜就往上冒石油,拿网兜儿提着往回走。”

我听他这话都实在不靠谱儿,就假意嗯嗯着,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情。刘挖挖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忽然问道:““老马你是临时安排进来的吧?”刘挖挖问。我点点头,说是商务参赞安排的。刘挖挖大眼中珠子骨碌一转,压低声音说:“那你这一路上,尽量多睡觉少说话,没大事儿。”

咦,他和商务参赞的话几乎一样。我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诡秘。我问他为什么,刘挖挖挠挠后脑勺,嘿嘿笑了几声,也不回答。

飞机忽然震了一下,开始缓缓移动,我注意到,起飞前的安全讲解没有了,喇叭里也没有任何提醒,只看到远处那个漂亮空姐一排一排地俯身检查着安全带。她挺认真,不是靠扫视,而是一个座位一个座位伸手去检查。

我觉得很诧异,其他空姐跑哪里去了?难道整个航班,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干活?这可不太正常,最起码的编组都是两人一班,何况这还是趟国际航班。不过我也懒得追究,随便怎么折腾吧,我只要能早点回国就好。

这么晚了,整个机场只有这一班飞机。所以它在跑道上没等多久,很快就起飞了,在脱离地面的一瞬间,整个机舱里的灯霎时灭了一下,黑暗中我听到什么人呻吟了一下,随着照明重新亮起来,声音消失了。

我临出发前知道要飞长途,所以多喝了点酒,现在有点睡意上来,就扳动座椅往后靠了靠,打算躺的太舒服点。谁料到刘挖挖眼疾手快,一把给我按住,如临大敌般地喝道:“老马,不行!”我问他为什么,刘挖挖还没答话,年轻空姐凑过来说:“先生,这个航班的飞行全程都不能调整座椅,麻烦您配合一下。”

“为什么?”我问。

空姐和刘挖挖对视一眼,都面露难色,最后还是空姐开口道:“这架飞机比较老,公司为了飞行安全,做了限制,希望您谅解。”刘挖挖也敲着边锣:“老马,你要是想躺下,我给你让个座,就别往后靠了,伤脊椎。”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来,我也只好照章办事。当空姐走开以后,我耸动鼻子,闻到她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很像是菖蒲与艾草混杂。最奇怪的是,刘挖挖身上也有类似的味道。难道他们两个有什么亲密关系?这可真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

我一抬手腕,发现刚才被刘挖挖按住的地方沾了一片红褐色颗粒,不像泥土,也不像油漆。我拿手指去噌,很容易就蹭掉了。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搬着红砖上的飞机。这时候,我觉得空调更冷了,不得不随手抓了一张毛毯盖在身上。

飞机很快爬升到了飞行高度,机身恢复平稳。我身旁的刘挖挖晃着脑袋打着瞌睡,鼾声如雷。我感觉小腹有些发涨,决定先上个厕所,再睡觉。厕所就在我的座椅后头,方便得很。我走到门口一拉门,发现里面赫然站着人。

“哎,对不起,对不起,门没锁,我以为没……”说到一半我愣住了,厕所里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这三个人前后紧贴,站得笔直,都紧闭双目,肤色惨白。他们的额头,居然还帖着几张电影才能看到的黄符。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不能随便开这个门!”年轻空姐忽然跑过来,一把将门推上,脸色吓得煞白、

“厕所里的是谁?怎么有三个人?”我有些惊慌,“他们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死了?”死这个字一出口,我一激灵,骤然想起来,那三个人裸露出的脖颈处,有斑点——尸斑?

“我不知道,你也不许问!”年轻空姐有点起急。

这句话就很有耍无赖的味道了,我强行按捺下惊慌,连声质问。空姐反覆就那一句话,被我追问到最后,都快哭了,可就是不离开厕所门。

刘挖挖这时候被吵醒了,跑过来扳住我的肩膀,把我拽回座位上去:“哎,哎,老马,老马,去去火,去去火,这又不是成人电影,你跟空姐在厕所前较什么劲呐?

我瞪着眼睛说:“老刘,厕所里那是尸体啊!而且不止一具!飞机上装了三具尸体,这到底怎么回事?”刘挖挖一点也不惊讶,反而眯着眼睛,连声宽慰道:“老马你别紧张,这事啊,和你看到的不一样。”

“还能怎么不一样!?”

刘挖挖语重心长地拍拍我肩膀:“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老马?少说话,多睡觉。你一闭眼,一睁眼,就降落了,安安心心去过自己的人生,别管那么多,不挺好吗?”

“我现在身后的厕所里有三具尸体,尸体你懂吗?死人!你还让我睡觉,我怎么睡的着?怪不得你们不让我往后靠,兄弟背靠背是吧?我大学时候早听腻了!”

我这人一紧张起来话多,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刘挖挖把我强行按在座位上:“死人嘛,很正常。文强不是说过吗?人生自古谁无死。”

“是文天强。”小空姐小声提醒。

刘挖眼睛一瞪:“我这儿讲道理呢!是挑错的时候吗?”

我耳朵听着他们胡说,身体拼命挣扎,嘴里不停嘟囔:“让我跟死人一趟飞机,这太不像话了,不像话。降落以后我要去投诉你们。”

刘挖挖面孔一板:“同志你这话我就不爱听,跟死人一趟飞机怎么了?你在座位上他们搁厕所,谁也不碍着谁。什么见到死人不吉利啊倒大霉什么的,都是封建迷信。我跟你说,封建迷信可不能讲,讲了可遭雷劈。”

他话音刚落,外头突然喀嚓一声,在飞机左侧不远的地方闪过一道极其耀眼的闪电,整个机舱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