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牛书评:淫乱明朝的一朵奇葩,八一八金瓶梅(二)

金瓶梅本就槽点很多啦,再加上作者诙谐的段子、扎实的古文功底,非常有料!

92235FF6B3EE5D3FFD7BD1660F21118F011195454746A_1000_818

秋菊小篇

经常结交一些稀奇古怪的朋友,其中一位是个算命的,七十多岁,留着山羊胡,一副病态样子,去年冬天的时候没再见他,好像是死了,山西人背井离乡。有次闲聊的时候,他说一个人的运气会受身边的人影响,跟一些人长期相处会带给你好运气,有些人身上则是有霉运的。

如果他的话有道理,秋菊就是金瓶梅中的扫把星之神,小潘与琴童、陈经济两次偷情都是她泄露出去的,前期秋菊的霉气没有多大显现,到了后期西门家败落,只要有坏事就有秋菊的身影,西门庆死后秋菊疯狂反扑,成为小潘死亡的头号杀手。

秋日的菊花本就是带着肃杀之气的。

个人认为秋菊与曾经闭关锁国的中国很相似,她身上有中国一部分老古董(思想)的影子。

秋菊与月娘房里的小玉同时进府,小玉八面来风,最单一初效忠月娘,到了宋惠莲时代,小潘指谁灭谁,小玉摇出橄榄枝。透露宋惠莲偷情,指正孙雪娥与来旺偷情,小玉一马当先,而且孙雪娥完全不知情,小玉是所有人眼中最好的丫头。

秋菊则不然,谁也不投靠,而且专办小潘。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丫头,小潘的情报系统聋了一半,自己院里的重大秘密全让秋菊倒腾出去了。

当然,秋菊的反骨也是小潘逼出来的。闲话少说,我们来seesee秋菊的故事。

小潘的院里的有三个人,一个是至高无上的小潘,美艳绝伦,狡猾好斗。一个是志气刚强的春梅,要脸蛋,有脸蛋,要智商有智商。

第三个人就是秋菊,相貌气吞山河,与凤姐不分胜负,大家想象芙蓉姐姐被一顿胖揍后的表情,基本心中就有数了。IQ也没什么瑕疵,就是反应比机器猫转头还慢点,关键秋菊有个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优点:倔强。大家看好了,不是坚强是倔强。简而言之,她说是就是,一路拧到底。她是凭道理讲话,老师发字典的时候少了变通两个字,所以讲死理。

这样的三个人在一起,那才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葡萄架事件后的第二天,小潘坐着床上发出疑问,春梅,我的一只鞋哪去了?

春梅是个很负责的人,尤其是对小潘。

“我昨天和爹扶你回来,东西都是秋菊收拾的。”春梅了解小潘的脾气,丢了鞋这只母老虎还不知怎么追查呢,先推到秋菊身上再说。

小潘立马换了狰狞的杀气,“秋菊我的鞋呢”

笨笨秋菊的美好一天来临了

秋菊看着小潘的脚,良久终于想起来了:“是啊,鞋呢?”

小潘拿另一只鞋抽了下她的脑袋,“你问我哪?!”

秋菊恍然大悟,“娘我想起来了,你昨回来时只穿了一只鞋。”

小潘勃然大怒,“你TM被男人草晕了吧,我穿没穿鞋自己不知道么?给我找!”

秋菊有点怀疑自己记错了,在院子的每间屋里进行地毯式搜索,床底下,房梁上,茶壶茶碗里–

不敢不仔细,找不着会有痛苦的惩罚,你以为旧社会丫头好当的。终于,秋菊满头大汗回来了,“娘,暂时,还没找着。”

小潘待要发火,秋菊急忙解释:“应该是丢到花园里,娘你再think一下。”小潘一想,昨晚那种情况有可能,照着秋菊几巴掌,“叫你think,叫你捅词!一定是在屋里!不过,给你个机会,去花园找找,如果找不到,什么后果你自己想吧!”

秋菊吓得心直抽抽,找不回来,肯定又要下跪。那不是普通的下跪,是小潘发明的文明刑法。手里举着东西跪着,举什么呢?小潘担心太重了,丫头会受不了,特意让秋菊举大石头。

不能放下,只要跪着就举石头,放下就揍你,二选一够民主。

小潘吩咐春梅押着秋菊前去寻找,春梅也觉得那只鞋丢在花园里了,可是两个人找了半天。

没找着。

春梅有点害怕,她想起来,当时她送酒时开了次门,后来又出来小铁棍—-

春梅哈哈大笑:“秋菊这回你推脱不了了吧,你不是在花园么,在哪?在哪?根本没有嘛。”

“会不会,你昨天开门忘了关—-”

“我呸!”春梅一口唾沫吐了上去,“这么弱智的推测你也想的出来,你收拾铺盖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两人回报小潘,小潘也没发火,“秋菊你今天不用干活,去外边跪着去吧。”

秋菊吓的寒毛倒立,哭丧着脸,“娘,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找不到,随你处置。”(原文:秋菊把脸哭丧下水来)

春梅道:“娘,别听她的,我都找遍了,绝对没有。”秋菊忙争辩道:“我找不到,任随处置还不行吗,用不着你嚼舌。”

小潘思考片刻,又给她了一次机会。秋菊在春梅押送下,带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出去了。

此时,小铁棍拿着小潘的鞋正与陈经济白活,“六娘两腿吊着,嘛也没穿,爹—-”

陈经济的眼光,一会黄色,一会更黄色,一会深绿色,伸手上前:“先别废话,把鞋给我再说–”

小铁棍面带得色:“不行,东西呢,拿银网巾给我玩玩—”

陈经济道:“这个是当铺里的,明给你个好的。哎,嘴巴不要停,comeon”

秋菊已经不是找时间了,她在磨时间,重刑面前能拖一会是一会,万一那个巫婆心情好了呢–

“山子底下没有,我们回去!”春梅喝道。

秋菊做了个猴王眺望式,“花池那边。”

“靠,我们不是刚过来吗?!”

“那边,那边,松墙还没找过呢!”秋菊争辩道。

“秋菊,你昨天看到爹和娘往树上爬过吗?!”

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春梅看出了秋菊的心思,拉着她坚决回去。

秋菊比挨宰还要痛苦,“山洞里!山洞里!那个地方一次也没看过。”

春梅看看藏春坞雪洞,心说也叫你死心,彻底没有借口。“好吧,这个找完了没有,你马上跟我走?”

秋菊道:“马上走!”

速度!两人进去,坐床,香几,秋菊找了一边,什么都没有。春梅待要发怒,见秋菊撅着屁股翻西门庆的书箱,

“你傻了么!那里面怎么会有!”

秋菊猛然转身,“你看这是什么!”

一只鞋,一只颜色款式完全一样的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